荒唐赶尸人

民间鬼故事 2022-08-05

荒唐赶尸人

    凛冽的寒风让刘傻子不由自主的裹紧了身上那件已经冒出好多棉絮的破棉袄。回头看看还在一步一挨的慢腾腾的蹦蹦哒哒的兄弟,刘傻子是哭笑不得。无可奈何的抹了抹嘴边被冻得直流的鼻涕,望着满天的星斗心里如打翻的五味瓶不知是啥个滋味。
    一个月前,刘傻子和一起长大的发小大彪子随着招工的人来到距家千里之外的林区干体力活,打算在寒冷的冬季赚点过年的钱给一家老小添置几件新衣裳。
    可来了还没几天,这刘傻子的发小好哥们大彪子就突发一场疾病一脚就踏进了鬼门关就再也没回来。
    这刘傻子一下子就真是傻了,这人死在了外面了,老家的规矩是人不管死在哪里那都是要落叶归根的要回到故里的。
    再说了以他和彪子的交情,说什么也要把彪子给弄回去,怎么也不能让彪子落了个流落在异乡做一个孤魂野鬼的下场,也好给彪子人一个交代。
    可是回头想想这刘傻子可就犯了难!背井离乡的这么远,摸摸口袋里又没有什么钱!怎么才能把彪子兄弟运回家?
    这一天两天过去了,刘傻子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好歹是冬天不会腐烂发臭,摸摸兄弟那冻得硬邦邦的尸体,这刘傻子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一夜久久睡不着的刘傻子想着白天东家找他谈话的事情,让他赶紧的把死人的尸体弄走,放在林场上放久了是很晦气的事情。
    正唉声叹气愁得不行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在用脚轻轻的踢自己的屁股蛋。刘傻子心中正烦着呢于是没有好气的问了一句“谁呀?闹什么啊?烦着呢躲开。”
    没有人应声,可是那踢着刘傻子的屁股的脚可还是没停下。刘傻子心里这个气,拽起棉被就坐了起来“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话还没等说完,刘傻子还真被眼前的人给吓傻了!
    借着微弱的月光一看,一个高高壮壮的大个子,穿着一身露着棉花絮的破棉袄棉裤正在一脚一脚的还在兀自的踢着刘傻子。
    “我的妈呀!”刘傻子一个猛子就爬了起来跳到了门边。你道是谁在用脚踢刘傻子?原来是已经死去快三天的好兄弟大彪子。
    这活着的时候两个人再是好兄弟可现在已经是死去的人了,而且已经死去多时了,这刘傻子可真给吓坏了!


    扑通一声就给大彪子跪下了“彪子兄弟!不是我不带你回家去,实在是你也知道咱们哥们穷啊!身上没有银子这也运不回去啊!你再等等,等哥哥我想办法。”
    谁知这彪子竟然开口说话了“大哥,我知道你为难!这不,咱们不用花钱,我陪你一起走回去。”
    刘傻子一听差点哭了出来“我说好兄弟啊!你别逗哥哥开心了好不好?你已经是死了的人了要如何能走回去?你放心哥哥我正在想办法,哥哥绝对不会把你扔在这里不管的,我一定会把你带回老家去,兄弟你就安心的去吧!别在吓唬哥哥了好吧?”
    屋子里的油灯莫名的被点亮了,“哥哥你看,我真的能跟着你一起走回去。”刘傻子炸着胆子向前凑了凑借着灯光一看,大彪子除了眼睛有点浮肿以外,还真的和活着的时候没啥两样的。
    “我说大彪子,你这是闹的哪一出啊?你是又活了还是怎么地了?”这刘傻子怎么都觉得不对,这死了的人怎么又活了?
    “大哥,我是死了!可是看你为了我回家的事情想不出辄来,我这一着急说什么也要靠我自己的双腿和哥哥一起走回去。”听着大彪子说得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这刘傻子慢慢凑到大彪子跟前伸手按了按大彪子的脸蛋子,还是硬邦邦的,是死的啊!
    又细看看大彪子的眼睛,基本都是白眼仁看不见黑眼珠子。这刘傻子挠挠头虽然事情是蹊跷了点,但是这样一来到是解决了眼前的难题。        

荒唐赶尸人

    就这样一人一鬼半夜三更的就起了程,直奔老家的方向走去。可是走着走着这刘傻子可就傻了眼了!
    这大彪子是自己能走了,可是那是一个慢,一蹦一蹦的磨磨蹭蹭。走起路来东瞅瞅西望望,见啥都要琢磨琢磨,怎么看也不像兄弟大彪子的性格。
    在刘傻子的一再催促下这一天下来好歹是走了五里路不到。刘傻子是叫苦连天“我说兄弟啊!照咱哥两的走法,就是走上一年也到不了家啊!”
    无奈这个大彪子还真是有个好脾气,你急你的我还是照样晃晃悠悠的慢慢蹦跶。再催促也没有用这刘傻子也就耐住性子和彪子一起晃悠。
    这一日就来到一个小镇子上,虽然大彪子那蹦蹦哒哒的样子引来了别人异样的眼光,但顶多是认为这个人是个精神病而已,倒也是没让人想到这是个活死人。
    摸摸干瘪的肚皮,刘傻子掏出两个大钱买了几个玉米面饼子打算好好吃饱了好上路。可是等一回头发现死人彪子没了。
    刘傻子也顾不上吃东西了,一路边打听边向前面寻找。半街筒子都找遍了,愣是没找着大彪子。
    这刘傻子可就有点急了,这死人能上哪里去呢?正琢磨呢,耳听得前方一大户人家的门前一阵嘈杂的吵嚷声,几个黑衣大汉在死命的用脚踹着倒在地上的人。
    刘傻子一眼,那躺在地上被打的不正是那死人大彪子吗?快步的上前就去拉仗“别打了!别打了!再打一会把死人打活了。”
    这刘傻子的意思是大彪子本来就是一个死人,如果真把他打急了怕大彪子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可是这话别人听不懂啊,一听倒是急了“好啊!那我们就看看死人是怎么活的?”这噼里啪啦的打的更欢了。


    刘傻子一看这不行啊,这要是真给打的缺少个零件,这回去也不好和彪子家里人交代。这刘傻子算是豁出去了,趴在大彪子身上护着彪子的尸体替彪子挨打。
    正乱着呢,彪子一摇晃脑袋起来推开眼前的几个人奔着这家院里就蹦了进去。院子里搭着白色的灵棚,一口大红的棺材前跪着几个烧纸钱的人。
    彪子一把掀开棺材盖从里面拽出一个穿着一身黑色丧服的女人就双双蹦了出去。这下可热闹了,彪子拽着女人在前边蹦,后面跟着一群死者家属拼命的追。
    刘傻子一看,这彪子蹦的也不慢啊!一群人追都追不上。这死人可能和活人不一样,应该是只有一根筋。眼看着前边就到了一处悬崖的边上了,彪子拽着女人还在向前蹦跶。转眼什么都没有了,彪子和女人都倒栽葱的下去了没了踪影。
    死者的家属一见,趴在深不见底的悬崖边上望了望也就自认倒霉的回去了。刘傻子可不干了,这不行啊!说什么也不能把彪子扔在这远离家乡的地方。
    经过几天的摸索,刘傻子愣是找到了悬崖底下把彪子的尸体给找着了。那个女人的尸体已经摔的不成样子了,看看彪子勉勉强强的还能拼吧拼吧。


    拿出针线,把彪子身体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缝了一遍,又把那颗差点完全摔断的脑袋给缝到了脖子上。缝完刘傻子一看还勉强凑合,把被树杈刮得稀烂的破棉袄又给彪子套在了身上。
    拍了拍彪子那僵硬的尸体刘傻子是悲从心中来。“彪子啊你说说你,好不容易的咱哥两个能一起走着回家了。你说说你嘚了吧搜的拐人家小媳妇干什么?这下好了,你又死翘翘了。你可让哥哥我咋办啊?”
    “哥哥不要担心,我们现在就走吧!”彪子又睁开了他那白白的肿胀的眼睛站了起来。刘傻子是又惊又喜,哥两个是蹦蹦哒哒的又上路了。
    就这样几天过去了,这回刘傻子长了个心眼,怕死人大彪子惹不必要的麻烦,白天的时候找个僻静旮旯的地方休息,等到了晚上才急急的赶路。
    这一日眼看着天色擦黑了下来,刘傻子招呼着死人彪子起来赶路了。走了大概两个时辰左右就来到了一处繁华的闹市。
    只见满大街上是灯红酒绿好不热闹,哥两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被拥挤的人群推来搡去的刘傻子好不容易才从人堆里挤了出来。
    原来今天是过小年的日子,怪不得大街上这么多的人!等刘傻子挤出人群一回头“坏了!”他那个兄弟彪子又不见了!
    刘傻子脑袋是嗡的一下子,“坏了!这么多的人到哪里去找去?”一直找到了十分也没能找到大彪子的尸身。
    夜深了,人们渐渐的散去了,刘傻子走在冷冷清清的大街上越想越难过。为了彪子能够回到故乡,自己是忍饥挨冻担惊受怕的一天天的挨着,哪成想眼看着都挨过去了一半的路程了,彪子尸身又被自己弄丢了!
    唉声叹气的在大街上晃悠,眼看着一家家的灯都灭掉了,只剩下一家怡红院的门口还灯火辉煌来来往往的人流不断。
    借着怡红院里面传出来的灯光刘傻子心想就在这找个旮旯蹲一宿明个早上再琢磨寻找彪子的事情。         

荒唐赶尸人

    就在刘傻子刚刚要眯着的时候,一阵嘈杂的叫骂声把刘傻子吓了一跳。前面怡红院的门口,一个高大的人影被推了出来。
    几个黑衣男人后面还跟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一窝蜂的在捶打着倒在地上的人。太乱了,只听得大概意思是这个被打倒在地的男人在怡红院里面满屋子的乱串吓坏好多的嫖客。
    怡红院里面的不管是嫖客还是窑姐都纷纷的跑出来看热闹,围了一大圈的人。等到一群人打累了够了都转身离去的时候,刘傻子这才看清楚地上那个被打得破破齿烂的人竟然是彪子!
    刘傻子这个气啊!心里说你说说你都死了还想着去找什么窑姐!头些日子弄了一个死的你拽着跑,现在倒好又开始弄活的了。
    可是这气归气,刘傻子连拽带拖的把彪子尸体给弄到了旮旯。摸摸还好都是些皮外伤,全身的零件检查检查还倒是没缺啥。无奈等天亮了拿出针线缝吧缝吧一人一尸体又上路了。
    这一天两个人就来到了一个小村子头上,刘傻子怕彪子进村子会吓坏村子里的人,于是就在路边上找了一段破绳子把彪子稳稳的捆绑在了树上,自己进村子找些吃食。
    前后也就一个多时辰,等刘傻子从村子里回来再一看地上扔着被咬断的绳子,树上哪里还有彪子的身影!刘傻子快要气疯了,树林子里都找遍了,一点彪子的踪迹都没有。
    正坐在地上犯愁呢彪子蹦蹦的回来了,来到刘傻子面前就是一顿傻笑。刘傻子抬头一看“我的妈呀!”跳了起来!
    彪子是回来了,可身后又领一个回来。个子不高,全身上下的零零挂挂的腐烂不堪。肤色黑紫,躺着尸水的身体腐臭难闻。


    一张脸浮肿的像倒扣的面盆,两颗长长的獠牙支出嘴唇。十指张开露出森森白骨。凌乱的头发纠结成一团耷拉在脑后。
    看着彪子幸福的拉着眼前的腐尸,刘傻子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彪子。本来一个彪子把个刘傻子折腾得颠三倒四的还不知啥时候能回到老家,这下倒好又给弄回来一个。
    刘傻子恨恨的指着彪子眼泪可就下来了。你说狠狠心扔下他吧于心不忍,可现在怎么弄?先别说这两个活宝自己怎么弄回去,就是回去了那彪子媳妇还不得把刘傻子给吃了呀?
    不行,算算路程还有十几天就能到家,弄好了能赶上回家过年。咬咬牙先走一步看一步再说了,就这样一人两个尸体继续上路了。
    这一路上彪子和那女腐尸两个死人一顿的秀恩爱,几次都让刘傻子恶心的呱呱狂吐不止。好歹的昼伏夜出带着两个死人眼看着就要到家了,这刘傻子停住不敢走了。
    不行,这要是让彪子媳妇看见彪子又带回来一个还不得把我给吃了!虽然彪子现在是死人了,可那对一个女人来说那也是宝贝儿,等着百年之后一起圆坟在阴间结伴过日子呢。
    这左想右想刘傻子还是决定让这两个死人在这里等着,他先回村子看看情况再说,最起码先探探彪子媳妇的口风。
    刘傻子转回身告诉彪子先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带着,自己一会就回来接他。看着只顾秀恩爱的两个死人刘傻子摇摇头大步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当刘傻子把彪子客死他乡的事情跟彪子媳妇一说,女人是嚎啕大哭寻死觅活的说什么也不活了。
    好说歹说总算在大家的帮助下劝住了彪子媳妇,刘傻子这才把彪子怎样的又变成行尸和他一起走回来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没敢说彪子在路上干的那些荒唐事。
    听说刘傻子把彪子尸体给领回来了,这彪子媳妇疯了似的往村外跑,刘傻子和老亲少友一看都纷纷的跟着跑了出来。
    彪子媳妇跑的太快了转眼就没了踪影,等到大伙找到她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大伙都啼笑皆非愣在了那里。
    乱套了!全乱了!两个女人打到了一起,确切的说是彪子媳妇和一个腐烂的女尸打到了一起!
    地上满是零碎的烂肉和一缕缕的头发,凶悍的彪子媳妇把那个女尸抓的浑身更是没有好地方了,露出森森的白骨。
    一开始彪子还在观望着在一旁茫然的看着两个女人打架,不一会嗷的叫了一声上前对着自己的媳妇就是一顿胖揍。
    那一见喋喋怪笑着也上前来帮忙!众人一看这可不行,齐刷刷的上前又开始撕扯那个女鬼。
    刘傻子一看这是要出大事情了,急的大喊让大家都别打了!可是任凭刘傻子怎么喊战斗依旧继续着…
    等最后大家都停了手的时候再一看,那个被彪子带出来的腐尸就别说模样了,就连骨头都被拆了个七零八落丢弃在地上。
    彪子嗷嗷嚎叫着拿起女尸的白骨呜呜的发出瘆人的悲戚声,眼里淌出猩红的血泪恨恨的看了大家一眼转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彪子!”彪子媳妇哭着就奔着彪子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没有人知道死了的彪子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去追彪子的彪子媳妇去了哪里?到底追没追上彪子?反正是夫妻两个谁都没有再回到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