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家大院

民间鬼故事 2022-08-06

史家大院

    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小巷子里的灯光昏昏暗暗的洒在巷子里,到处一片湿漉漉的景象。
    程文撑着一把破旧的雨伞急匆匆的走在雨中,踩在水里的双脚溅起一路泥浆。有点冷,程文不禁把手插在上衣兜里裹紧了已经被雨打湿了的衣服继续向前行走。
    这是自己每天上下班都必须经过的小巷子,可是今天的这条小巷子的路却让程文感觉到了特别的漫长。
    “这鬼天气!”嘴里不禁的咒骂了一句,抬眼望望还没有尽头的巷子心里不禁产生了疑惑“不对啊!自己每天都会在这个小巷子里来回走一趟,小巷子里的一景一物自己都了如指掌,可是今天自己怎么就感觉那么迷茫,似乎小巷子里的一切事物都突然间变得很陌生,除了雨声和自己的喘息声一切都静得有点可怕!
    停下身形皱着眉头四处的看了看,可能是夜太深了,巷子里好多的人家的灯都已经关闭了。抬眼看了看天,黑漆漆的满天看不见一点亮光,只有细雨在灯光的照耀下像银针一样纷纷洒落下来。
    程文注意到前面不远处的一家人家的门厅上挂着灯笼,一只白色的纸灯笼。”这是刚死了人了!早上过来的时候还没有看见。“摇摇头程文不禁感叹世事无常。
    看了看腕间的手表,却发现自己那块已经戴了二年多的电子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掉了。程文很沮丧,没办法只好拖着疲惫的象灌了铅的腿继续踩踏在泥水里。
    当走到那家门厅上挂白灯笼的人家的时候,程文耳边就听见古老的大门开启的声音。是那种不堪重负的沉重,吱呀呀的像被撕扯要断裂的藤条发出折磨人的声音。
    程文好奇的停住了脚步,只看见那扇开启的大门里走出来一个年龄大概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女孩红衣绿裙头上扎着两个小抓髻,瞪着大大的眼睛面无表情的快步的来到程文的面前”先生,我家姑娘有请!“说完头也不回的向门里走去。
    程文没有迟疑,似乎这个门里有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在召唤着程文一样,程文顺从的跟着小女孩的身后就走进了门里。
    随着程文走进门里,那扇木门又发出磨牙般的吱嘎嘎的声音缓缓的关上了。
    进了院子一看,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院落。院落里到处荒草凄凄残垣断壁一派衰败的景象!程文趟着齐腰深的荒草向前费力的行走着,只感觉腿上湿漉漉的,裤子基本上都被荒草上的雨水都给打湿透了,贴在腿上好难受。


    再一看前面带路的女孩,行走的非常的快,身体似乎就像是在漂移一样忽隐忽现的的飘在前方。
    程文好不容易走出了这个缠脚绊腿的院落,眼前出现了点点的灯光。原来是来到了一所更大的院落。
    院落里收拾得干净利落,青砖铺地,两颗高大茂盛的榕树挺立在院落中央。前面是一排高大气派的琉璃瓦砖房,房门前的滴水檐下并排挂着十几个白色的纸灯笼。
    纸灯笼在夜风里轻轻的摇曳,里面的烛火随着灯笼的摇曳忽明忽暗,给人一种以神秘诡异的幻象。
    琉璃瓦房的正中间的门敞开着,里面的灯光不是太明亮。那个红衣绿裙的小女孩站在门口,轻轻的对着程文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自己径直的走了进去。
    一把很陈旧的藤条椅子上坐着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是那种碎花的丝绸料子的旗袍。旗袍恰到好处的裹在女人那凹凸有致的躯体上,彰显出女人的玲珑身材。
    女人长相端庄,容颜秀美,只是脸色略微显得有一点点苍白。一缕秀发盘在脑后,鬓边斜插一个珠花,左手拿着一方丝帕优雅的斜靠在藤椅子上打量着刚刚走进来的程文。
    屋子里的光线有点暗,程文抬起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优雅的像一幅画一样的女人。
    程文今年不到三十岁,身材高瘦面色白皙,虽然谈不上是那种让女孩情伤的帅哥,但是也不失为一个五官端正的有型的男人。
    穿旗袍的女人端详了良久暗暗的点了点头,回头对站立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红衣绿裙的小女孩说:”带他进去吧!我想芸妹应该看得上。“


    小女孩答应一声走过来扯住程文的衣袖”跟我走吧!一会就看你的造化了。“程文没有听懂小女孩话里的意思忍不住反问了一句”你要带我去哪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史家大院,小红带他去见小姐吧!“穿旗袍的女人慢慢的站了起来转身走进了内堂,消失在程文的视线里。
    ”快走吧!到了这里除了服从你根本就没得选择了。“那个叫小红的女孩不由分说拉扯着程文就往后面内堂走去。
    程文忍不住的上下打量了这个宅子,他发现不管是屋子里格局的样式,还是屋子里所摆设使用的家具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古老陈旧,陈旧的就像是一座被埋在土里好多年的前的宅邸。
    女人的旗袍,小红身上的红衣绿裙似乎都说明了这一点。屋内无一列外的点着煤油灯,冒出缕缕的煤油味道的黑烟。
    程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自己很痛快的跟着这个叫小红的女孩,走进这个什么史家大院的,只知道心里有一种感觉一种强烈的想进来的感觉。也许是自己在雨夜里走的时间太久了吧,太累了想找个地方好好歇歇脚。
    也许是这样吧!程文一边想着一边在小红的拉扯下就来到后厢房。一扇虚掩的小门,门前两个和小红年龄相仿的小女孩静静的站立在两旁。
    看见小红带着程文走了过来,门前的那两个小女孩走上前伸手把门轻轻的推开了,示意小红带程文进去。
    这是一间很大的厅堂,屋子里的摆设多以帷幔轻纱居多。一走进屋里就闻到一股古老的檀香和胭脂水粉的味道。
    大堂的正对面一张桌子的两旁各摆放了一把椅子,椅子上分别坐着两个人。右手边坐着的是个年迈的老头,左手边椅子上坐着的是一个年迈的老婆婆。
    老头身穿一袭黑色的福字绣字的绸缎长衫,身材佝偻干瘦。面色土灰满脸皱纹,毫无生气的双眼泛着过多的白眼仁看着就像一条缺了氧气的要死了的鱼。
    手里拿着一个水烟袋,咕噜咕噜的在他那像干瘪的茄子一样的嘴里吐出一串串白色的烟雾。
    再看那个老婆婆也是年逾古稀,白发苍苍,酱紫色的脸上眯着一双浑浊的小眼睛,额头上带着一条宽宽的黑色发带。身穿斜襟宽边的紫色夹衣,绿色的裤子打着绑腿,露出一双不足三寸的小金莲。
    两个古董一样的上下打量着被小红带进来的程文,足足看了有好一会,两个人相互的点点头,看那意思是对程文的外表还是很满意。       

史家大院

    程文有些迷糊,心想着这是要干啥呢!刚进来的时候是一个女人相看自己,现在又换了两个老古董来相看自己,莫非是给那个什么叫芸妹的招赘女婿?
    不对啊!这个大宅子虽然有人居住,又叫什么史家大院,可是到处都是一片昏暗暗的,一股发霉潮湿的气息。
    你再看看这些个人穿衣打扮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程文大脑里开始有了思绪,为什么刚才自己却一点思维都没有就跟着进来了?
    完了,看样子自己今天是遇见鬼了!想到这里程文就暗自的想着该怎样的逃走。椅子上的老头看见程文的眼珠乱转说话了”鹊娘呢?过来看看你怎么迷惑的人,这个人现在已经醒了。“
    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穿旗袍的女人,程文一看正是刚才外屋藤条椅子上的那个美丽的女人。叫鹊娘的女人来到程文的面前冷漠的看了一眼程文”活该你倒霉认命吧!本来芸妹已经看上了你,你就可以和芸妹好好的生活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没想到你竟然冲破了我的迷障恢复了人的本性,那我们可就留你不得了。“
    女人回过身盈盈的跪倒在地上”二老在上,鹊娘今日办事不利,让生人知晓了我们的身份,鹊娘这就亲手毁了他,把他永远的留在这里以保守我们家族的秘密。“
    说完鹊娘转回身来轻笑着一步步的向程文走来”我们史家在解放前是一个大户人家富甲一方。在一次鬼子扫荡村子的时候老爷和太太带着我们全家老少三十二口躲进了地道里。“


    ”让我们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一枚炮弹落在了地道口,地道瞬间坍塌了,一家人全部被埋在了地底下等待死亡。“
    ”当时老爷的二姨太也就是我的二姨娘正身怀六甲马上要生产,可是我们谁也没有躲过死亡的命运。“
    ”二姨娘在临死的时候使出全身的力气生下了一个女婴取名叫芸妹。由于我们史家大院的全家人都死在了这里,所以没有人来寻找我们的尸骸。“
    ”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下生活着,我们都是死了的鬼魂,可是芸妹她不是,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我们这些鬼魂抚养长大的人。“
    ”眼看着芸妹一天天的长大了,我们想着给她找个好男人带着她离开这里,去过正常人应该过的生活。“


    ”于是我就开始留意每天从这里经过的人,每天看着你从我们这里经过,慢慢的感觉你的人品应该会不错。所以我今天才回使出鬼打墙把你迷进了我们史家大院。“
    ”本来打算只要芸妹能看上了你,我们就送你和芸妹出去,并且把我们史家大院老宅子里埋藏的金银财宝都送给你们两个人,做芸妹的嫁妆,让你们今后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可如今你看破了我们的真身,想来你也不会好好的待芸妹,所以留你不得了。“鹊娘说着手里的丝帕瞬间无限的伸长冲着程文的脖子缠绕了过来。
    ”不要!“随着一声叫声,一个一身粉色衣裙的女孩冲了出来。女孩冲到程文面前也没说话,拉起程文就向外面跑去…
    在女孩的拉扯下踉踉跄跄的也不知跑了多久,突然程文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雨过天晴,程文被发现躺在小巷子里的一户破旧宅院的大门前。程文想起来昨晚雨夜里的史家大院,于是带领着一群人在史家大院里凭借着昨晚上的记忆在大院的后院挖出了好多具白骨。
    程文好好的把这些白骨成殓起来,打算找个地方好好的给予埋葬入土为安。可是让人惊奇不已的是在这所已经荒废了二十几年的老宅子里,竟然发现了一个穿着一身粉色长裙的女孩……
    还是那条小巷子,一座大宅院的大门上横书一块匾”史家大院“。
    大院里面明明只住着一对小夫妻,但过往的邻居行人总会听见大院里面人声鼎沸,仿佛生活着一个大家族,一片繁荣昌和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