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魂还尸

民间鬼故事 2022-08-06

借魂还尸

    烈日炎炎,五个带着沉重枷锁衣衫褴褛的犯人,被绳子绑缚成一串,在两个身穿官衣的衙役的驱赶下,步履蹒跚的向前一步一步的行走着。
    其中有个犯人叫长喜,原本是个杀猪卖肉的,因与人发生争执失手打死了人,所以才吃上人命官司。
    县老爷倒也是一个清官,念长喜是误伤人命,判了个发配边疆留了他一条小命。
    连日来的高温天气,在加上身上戴着的沉重枷锁,这长喜和几个人犯身体可就有点吃不消了。
    天气燥热,押送他们的衙役心中也是很烦闷,所以一路上对他们几个连踢代打一路的摧残。
    几个犯人裸露的肌肤都被烈日晒得快熟透了,嘴唇干瘪,几次的哀求衙役给口水喝歇歇脚,可是换来你的确是一顿暴打。
    长喜仰天长啸,想想自己如今竟落得这个下场,这样下去,就是自己侥幸不死也得扒层皮。
    眼见着旁边有条小河,饥渴难耐的长喜趁着押解的衙役不注意,给前后的人一声召唤,一串的人齐齐的跳进了小河里。
    等衙役醒过腔来的时候,五个人齐齐的没入水中没了踪影。在水边等候了好久也没看见这几个犯人的踪影,衙役只好悻悻的离开,打道回府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长喜悠悠的转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水粉色帷帐的大床上,床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女人水粉的香气。
    长喜不禁感叹了一句“早知道死了以后地府里这么舒服,何苦白白的遭受了那么多的折磨。”
    长喜的话引来了一阵清脆的笑声“哥哥可真会说笑,你明明在奴家的床上,怎么说起地府来了!”
    长喜一惊,赶忙的光着脚跳到了地上,慌乱的不知该怎么样才好。一个女孩走了过来,吃吃笑着扔过来一双男人的鞋子“这是我父亲的,穿上鞋请跟我来。”


    长喜没有敢抬头,用眼睛的余光看出来了女孩右腿是个跛脚。赶紧的穿上鞋跟着女孩来到了外屋厅堂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闭目依靠在一把藤条椅子上,悠然的小睡。
    女孩来到老者身边,轻轻的摇晃着老者的胳膊“爹爹,蝉儿把他带来了。”老者微微的睁开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长喜,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长喜不明白自己这是到了何处?只是知道自己还活着,一定是眼前的父女两个救了自己的性命!
    想到这里不敢怠慢,双膝跪倒拜谢救命大恩!老者身子没动,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恩人不必言谢!说起来你也是我的恩人,今日我救你也只是还你当日救命之恩。”
    看着长喜不解的神情,老者抚摸着胡须乐了“恩人也许忘记了,十几年前,我遭受天谴,被雷公追杀,慌不择路之下我躲藏到了恩人的杀猪案子下面。恩公看见不但没对我不利,反而用身躯遮挡,这才使我躲过了天劫。”
    “此恩情我一直记挂不忘,一直想着有朝一日来报恩公当年护佑之情。今日得知恩公有难,这才使小女玉蝉前去搭救恩公回来。”
    长喜一听,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那眼前的老者和这个跛脚的女孩就是狐类了!


    想到这里心里很是感触,不禁落下泪来“想我失手害死人命,又被衙役一路虐待,不行今日得老丈父女相救,想来也是缘分。”
    老者一听哈哈大笑“我身边只此一女,生来脚有残疾,不过容貌倒还是说得过去。如若小哥不嫌弃,就收在身边做个枕边人吧!”
    长喜一听,心中暗喜“想我一落魄之人,能得到老丈父女抬爱,心中以是感激不尽了,哪里还有资格嫌弃不嫌弃!”
    长喜暗暗抬起头偷偷的瞄了喵跛脚的玉蝉,不禁大喜过望。原来这玉蝉生的粉肌玉唇,瑶腮悬鼻,目如清水,眉眼如画,身材婀娜,要不是跛脚,还真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坯子。
    就这样在老者的主持下,当天晚上长喜就沐浴熏香和那跛脚的玉蝉成就了美好姻缘。
    一黑一白两个戴着高高的尖尖的白帽子的人,押着四个衣衫褴褛的用锁链锁住的人,摇头晃脑的四处寻摸着“我说奇了怪了!明明是五个一起的,怎么的就少了一个呢?”
    原来这一黑一白的两个人是地府里的黑白无常两个活宝。今个明明的有五个一起的人寿禄已尽,可是到了这里一勾魂却发现少了一个。
    平白的少了一个,这两个活宝不敢回去交差,只好押着那四个被勾了魂的家伙,到处的在寻找那个叫长喜的人。
    找来找去还真被他们找到了,黑白无常一看明白了,感情是被这山间的狐狸精给救了。
    黑白无常两个人一商量,这要是打起来,两个人也不一定是那狐狸精父女两的对手,还不如偷偷的把长喜的魂魄勾走就是了。
    这天夜里,熟睡中的长喜做了一个梦。梦中长喜依然被衙役押着走到了那条小河边,见到小河,长喜毫不犹豫的飞身跳了下去,慢慢的沉入了水底。
    等候在屋外的黑白无常,挤眉弄眼的看着长喜的魂魄在睡梦里飘出了体外,高高兴兴的上前用锁链锁住,打道回地府向阎君复命去了。       

借魂还尸

    清早一觉醒来,玉蝉发现身旁的丈夫竟然没有了气息。掐指一算,玉蝉明白了,自己当初从死神手里把长喜抢了回来,现如今长喜的魂魄又被小鬼给勾了回去。
    玉蝉把长喜的身体托付给父亲保管,别让蚊虫鼠蚁给咬坏了,自己之身一人来到了地府。
    果然在阎王爷的大殿上,长喜正跪在那里惊惧的大声呼喊着玉蝉的名字,连着声的喊着冤枉。
    玉蝉来到殿前也不答话,直接上前拽着长喜就往出跑。阎君一看这还了得,一个小小的狐狸精竟敢前来地府索取生魂。
    一声令下,地府里霎时阴风阵阵,一群群的小鬼就把玉蝉,里三层外三成为了个水泄不通。
    玉蝉一见只好松开长喜的手,分身全力的对付这些个拦路的小鬼。无奈寡不敌众,不一会就累得香汗淋漓,被阎君扔出来的捆仙绳捆了个结结实实。
    玉蝉心里又气又急,无助的眼看着长喜被押上了往生路,喝了那孟婆的忘情水。阎君哈哈大笑“小狐狸精你回去吧!这个人应经忘记了前生的一切,你已经没有再救他的必要了。看在你修行一场的份上,今日放你回去吧!”
    玉蝉怎能甘心刚刚新婚的丈夫就这样永世离自己而去,不死心的跛脚来到长喜的面前。端详了良久,玉蝉知道一切都无望了,从长喜那木讷的表情和陌生的眼神里,玉蝉知道长喜真的不认识自己了。
    “长喜你记住!我等着你轮回转世长大的那一天,我等你,绝不言悔!”玉蝉悲戚的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地府回到了家中。


    事情已经这样了,父女两把长喜的尸身安放在了后山的山洞里。这个山洞中年冰冷异常,长喜的尸身放到这里可保终年不腐。
    时间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玉蝉掐算着时日,算来长喜的轮回今年也到了弱冠之年了,于是辞别父亲,之身一人来到千里之外的德正县一户大宅院里,寻找丈夫的今世。
    长喜的今世是一个大户人家正妻所生的长子,姓李名字唤作官儿。这官儿生来不但样貌出众,而且聪明异常,四书五经一学就会,所以深得老爷的独宠。
    又加上是长子,将是李家的未来府邸的掌门人。这马上到了该娶亲的年龄了,上门提亲的络绎不绝,但挑来选去的一直就没有中意的。
    这一日府门口来了一个跛脚的姑娘,她言说有要事求见府里的大少爷官儿。姑娘穿着华贵,脸上带着面纱,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下人不敢怠慢,通报了进去,官儿一听心中很是奇怪。自己并莫有认识过什么跛脚的姑娘啊!况且男女授受不亲,怎可前去见一个姑娘,所以告诉下人一口回绝了。
    听了下人的回禀,玉蝉也不答话,幻化身形像一阵风一样来到了官儿的面前。伸手摘下面纱,露出满头的青丝和姣好的容颜“相公,可还认识玉蝉吗?”


    官儿吓得倒退了好几步“你是人是鬼?怎么看着一溜烟的就到了跟前了?”玉蝉上前一把拉住官儿就要把官儿带回去。官儿拼命的一边挣脱一边大声的呼喊救命。
    玉蝉一听,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个滋味“相公莫叫,我真是你的结发妻子玉蝉,我已经等了你一个轮回了。”
    官儿一听,叫的更欢了“有鬼啊!快来捉鬼,救命啊!”趁着玉蝉不注意,从靴子里偷偷的拽出一把尖刀,照着玉蝉的咽喉就割了下去。
    血喷溅染红了地面,玉蝉圆睁着杏眼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苦心等了一个轮回的丈夫的手里…
    松开了拉着的官儿的手,玉蝉痛苦的蜷缩在了地上,化作一只火红的小狐狸死不瞑目!
    官儿上前用脚狠狠的踢了两脚“原来是只妖狐,来人啊,把她的皮给我剥下来,我要做一件披风。”
    谁也没看见,一颗闪着光晕的白色的珠子,从小狐狸的尸身里徐徐的升了起来,飞到了官儿的身边,缓缓的从官儿的头顶心没入到了官儿的身体里。
    官儿倒下了,一个跛脚的女人带领着官儿的魂魄,影影绰绰的飘离了这里。狐狸的没有了,地面上只留下了官儿冰冷的尸身。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面前摆放着一人一狐两具尸身。老者笑了笑“魂魄都回来了,还不快快起来,更待何时?”
    玉蝉,长喜翻身扑通跪倒在地,叩谢爹爹再生之恩!
    老者哈哈大笑“人家都是借尸还魂,我们这个就叫借魂还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