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客栈

民间鬼故事 2022-08-10

吃人客栈

    1.雾林客栈
    弥漫的雾气中,裴云成背着包裹步履维艰,不久前他得知关北军队招兵,因为待遇很好所以去应召,谁承想刚走到这里,便被雾气所困迷失了方向。
    裴云成浑身酸痛地在雾里摸索了许久,朦胧中看到几家灯火,他快速地向那里走去,可是当他开口问附近哪里有旅店时,众人纷纷像见鬼一般地关上门。
    最后还是一个路过的小孩子告诉他,前面左拐有个雾林客栈。
    “你可以带我去吗?”裴云成拿出一颗糖给他。
    小孩子接过糖却一溜烟儿跑了,只有声音远远地传来:“……我娘说那个客栈会吃人,去了就回不来了!”
    原来凉山有一片林子天材地宝繁多,只可惜每当有人靠近这个林子,原本还是阳光照耀的林子就会突然弥漫大雾。
    世代在这里居住的村民都说那是山神庇佑的地方,轻易不能靠近。
    对于这种说法有人却嗤之以鼻,这人是村里的孤儿,从小就在凉山林子里生活,村民所说的大雾弥漫他一点儿都不怕,常常在林子里猎来许多难得的野味。
    后来他娶了妻,妻子和他商量了一下后,觉得山林里的野物是个不错的卖点,于是两人就在凉山山脚下开了家客栈。
    十几年间,两口子的客栈开得风生水起,甚至还有不少达官贵人来此地专吃野味。可凉山附近的雾气日渐加深,惹得村民直呼这两个人得罪了山神。


    裴云成独自在寒风雾气中又走了许久,才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山脚下,一栋简陋的小客栈。
    客栈门前挂着的两个红灯笼,在雾中透着那么一丝诡异,外面围着的栅栏,因年久失修而极其的破旧。
    裴云成快步地走向客栈,只见暗红的灯光里,古旧的院落残败不堪,仿佛多年没有人住。
    裴云成推开门时,只觉得眼前一阵白雾,四下看去竟无一人。朦胧中,一片血红让他心里一惊,他急忙伸手去揉眼。
    “客人?客人,您是吃饭还是住店啊?”
    裴云成放下手,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张大脸骇得连退两步。待看清是店里的老板后,才暗笑自己一定是眼花了,他随即说道:“先给我上几个热菜,再来一壶热酒。”
    “好嘞,您请坐吧!”说着便匆匆跑向了后厨。
    裴云成找了张无人的桌子坐了下来,没一会儿工夫,酒菜全都上了桌,裴云成看着桌子上四道香味浓郁的菜皱了皱眉:“老板,这都是些什么?”


    “这都是本店的特色野味,我昨天冒着雾气刚在后山的林子里捉到的。”
    裴云成一听脸色微变,他并非不食荤,只是对于那些非同寻常的山野之物抱有一些怜悯,所以他从来只吃平常容易吃到的肉类。
    “这些菜你给我撤了吧,换些素菜来。”说着,裴云成倒了杯热酒一口饮下,想要冲掉鼻尖淡淡的味道。
    老板悻悻地准备将菜端下去时,旁边那桌有人说道:“这么好的菜都不知道好好享受,看来不是傻子就是穷光蛋。”那人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老板,这些菜都给我们那桌上了,别糟蹋了这么好的东西。”
    裴云成看了眼说话的人,是旁边那一桌的年轻食客。随着这个年轻人的话音落下,几声哄笑响起。裴云成皱了皱眉,对站在一边想要劝和的老板说了几句,就让他带自己去房间休息。
    裴云成跟着老板,绕过客栈中间的楼梯向后院走去,门一开,细凉的雨丝就飘洒在脸上。
    “客人,我们客栈楼层都住满了,只好委屈您在后院住几天,这个院子除了我家婆娘和我会来拿些东西外,一般不会有人进,您可以好好休息。”老板的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
    后院和前院一般的萧索破旧,在充满雾气的夜色中格外凄凉,好在房间还比较干净。
    “客人您今晚就先在这里休息,如果觉得冷,隔壁房间放有厚被子可以自行取来。明早的饭菜我会给您做好端来,如果您不喜荤,我就端些后山特有的山野菜来让您尝尝。”
    老板说完便笑着离开了房间,空留疲惫不堪的裴云成躺在床上准备休息。          

吃人客栈

    2.老道
    这一夜,裴云成早早便胡乱地洗漱了一下躺着休息了。可不知怎的,他翻来覆去,大半夜都没睡着,好不容易即将睡去时,突然“咚”的一声将他惊醒,顿时睡意全无!
    过了一会儿,一股淡淡的,说不上来的味道传来,同时还伴着奇怪的声响,像是涓涓细流流淌着的声音。
    不是外面要发山洪了吧!裴云成看了眼对面那扇半遮半掩的窗子,隐隐有了一丝担忧。
    就在这时,本应空无一人的对面厢房却突然闪烁了几下亮光。裴云成揉了揉眼睛,再去看时亮光却熄灭了。
    “真的要休息了,眼睛都花了。”他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躺下翻了个身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裴云成早早地起身走出了院子。雨已经停了,窗外面的雾气也消散了。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这个略显萧条的院子里,一切看起来都有了生机。
    “裴先生您醒了啊,我这就招呼我那婆娘给您准备饭菜去。”


    “哟,穷先生起床了。真是可惜,只能在这里闻着香味吃野菜!哈哈哈!”昨天的男子看到他嘲讽道。
    老板连忙在一旁小声地劝和道:“齐少爷,这裴先生看上去并不像个缺钱的,只是个人口味不同,想来是个不喜荤的人,您别伤了彼此的和气……”
    “哼,谁要跟这种人和气。老板,你只管拿着我的钱安生做你的生意,其他的你少管。”
    裴云成没有说话,他深知这个所谓的齐少爷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傻子,而那老板却是个处事圆滑,又会隐藏情绪的人精。裴云成无言地笑了笑,并向老板点头道了谢。
    饭才吃到一半,原本已经晴朗的天突然变了脸,雨再一次“哗哗”落下,雾气也卷土重来,这让原本打算吃完早饭就离开的裴云成不得不继续留了下来,齐少爷一行也被这雨给困住。


    客栈的帘子被人掀开,裴云成看过去,只见一个瘦小的白胡子老头儿举着把破油伞缓步走了进来。他先是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径直朝裴云成走来。
    “老板,给老道我加一副碗筷,我要跟这位先生一起用饭。”说着便在裴云成面前坐了下来,“这菜不错,老板再给我来一壶热酒。”
    面对眼前这位道士,裴云成心里多少有些不悦。他面上并未表现,只是示意老板再上些酒菜。
    这时已经下手去抓菜的道士又一次看向裴云成,眼睛眯着:“小伙子不错,比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要不错。”
    裴云成笑了笑,动手给这老道倒了杯酒。道士笑着将酒一饮而尽,再次上下打量着裴云成,道:“小兄弟,这间客栈近日怕是要招惹大麻烦,这种地方还是不要住的好。”
    说完老道起身,再次看了下客栈,然后叹了口气:“这都是因果报应,有因就有果啊……”然后就离开了。           

吃人客栈

    3.怪事
    雨又是下了一天,客栈大厅内的光线暗了下去。老板和老板娘匆匆把每桌的油灯挑亮,齐少爷一行也没有下来用饭。
    这天半夜,裴云成又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
    随着一股淡淡的味道伴着雨气飘进房间,外面传来几声惊呼,裴云成眉目一蹙起身推开了窗,这一眼竟叫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有人浑身是血地倒在了后院的泥地里,黑发凌乱,雨水糊在他脸上,根本看不出是客栈里的谁!
    裴云成急忙看向旁边的二楼,大开的窗户里,有人已经在对着窗外作呕,有的满脸惊恐,还有人已经冲下楼来到了院子里。
    突然,一阵“嘭嘭嘭”的敲门声响起,裴云成猛地睁开了眼睛,他有些昏昏沉沉的,目光下意识穿过窗户看向院子,却被老板挡住了视线。


    第二天一早,裴云成起床后,老板送来了饭菜。
    “老板,昨晚可有什么事情发生?”裴云成状似无意地问道。
    “没有啊,裴先生,可是昨夜没睡好吗?”老板轻笑着询问,裴云成摇了摇头,他站起身来到门口,发现昨晚所看见的鲜血全都消失不见,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他惊疑不定地吃完饭,走向冷冷清清的大厅。
    “今天怎么没看见齐少爷那群人啊?店里的客人好像也少了很多。”裴云成疑惑地看着空荡的客栈。
    老板娘放下手中的账本笑着道:“齐少爷天未亮就带着他的人往关北去了,说是收到了父亲的家书催他快回。好在当时雨已经停了,也不会多艰难。”
    裴云成的脑子有些混乱,昨晚的事难道是自己做梦?可是那梦也太了!
    裴云成决定早点离开,只可惜他刚收拾好行李,就听店老板说前面的官路因为接连几天大雨的缘故,被从山上冲下来的山石挡住了,怕是要等上几天才能走。
    没有办法,裴云成只能再次住了下来。           

吃人客栈

    4.黑店与活命
    这一夜,裴云成如往常一般,早早准备休息,突然一阵大风把窗子吹了开来,打在墙上“啪啪”作响。
    裴云成忙上前去关,一阵白雾突然被吹了过来,裴云成的视线变得一片模糊。
    “穷鬼!喂!穷鬼!”裴云成猛地打了一个冷战,这不是那已经走了的齐少爷的声音吗?
    裴云成揉了揉眼,就见那齐少爷满脸狼狈地向他跑了过来:“穷鬼,快跑!这里是个黑店!”
    他衣衫褴褛,上面还沾有许多血迹。裴云成看得心里一惊,还未说话就听齐少爷又说道:“穷鬼!不,裴先生!快点走吧!那老板现在已经在磨刀,准备取你性命夺你钱财了!”
    不会是做梦吧!裴云成用力地掐了下自己腿上的肉,疼痛感一下子袭来了,可面前的人还依然存在。
    这下子裴云成有些蒙了,他走出房间问道:“你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怎么会又出现在这里?”
    “裴先生,那老板和老板娘都是黑心的人。他们昨晚给我做了带有迷药的饭菜,然后趁机夺了我的银钱,还把我关了起来,我的那些朋友也被他们毒死了。”


    “还好我留了个心眼,刚刚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跑了出来,裴先生,我之前多有得罪,可现在大难临头,我们一定要一心啊!”齐少爷紧张地道,裴云成却皱了眉。
    “裴先生,你要是不信就跟我去厨房,那黑心的老板和老板娘正磨着刀呢!”说完他抓着裴云成的手就往客栈的厨房走去。
    两人小心翼翼地摸到厨房边上,果然看见有两个人正在“咔嚓咔嚓”磨着什么东西。
    昏黄的光线折射在那东西上,反射出的光线照得裴云成眼睛都是疼的。那果真是一把刀子!
    “当家的,你说这裴先生是不是真如那齐少爷说的是个穷鬼?我看他这几天住在咱们这里,一口荤菜都没点,净吃些那劳什子山野菜。”老板娘边磨着刀边看向老板,语气中颇有些不满。


    “你懂什么!我今天跟他说山路被堵让他住下也没见他有什么意见,要真是个穷鬼就算天塌了照样也要上路。而且你见哪个穷鬼会请一个不相干的老道士喝酒?好好磨你的刀,等会儿杀起来会快一些。”
    这话一出,裴云成惊出一身冷汗。他刚想跟齐少爷商量两人逃跑的事情,就见齐少爷“嘭”的一声将厨房的门踹了开来。
    里面的两人猛地回头!
    “你们两个黑心的店家,杀了我的人,还想绑了我勒索银钱。现在还想杀裴先生,我跟你们拼了!”齐少爷说着就扑了上去。
    三人顿时扭作一团,裴云成也急忙冲了进去。裴云成又一次闻到了那淡淡的味道,眼前也变得有些模糊。
    等他清醒过来时,齐少爷和老板娘都已经倒在了地上,而老板正举着刀,恶狠狠地看着他!
    不行,自己不能死在这里!
    裴云成不甘心地朝一旁的柜台摸去,刚一把抓住刀柄就见老板扑了过来,两人顿时滚作一团!
    几个回合之后,老板躺在血泊中不动了,裴云成慌张地扔掉手里的刀,摇摇晃晃地跑出了客栈。          

吃人客栈

    5.真相
    就这样逃跑了半个多月,裴云成总算是到了关北。他入了军队,还有了官职。
    一日,裴云成坐在一家酒楼里喝酒,旁边一桌人说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们听说了没?凉山那边有个客栈半个月前出了命案,那边的官府派了几个老总去查,说是店里的老板和老板娘被刀砍死,但是客栈没有一个客人,所以找不出凶手。真是奇了怪!”
    裴云成听到这话,心里一惊!
    “咦?这不是裴先生吗?”一个声音突然打乱了裴云成的思绪,他抬起头,只见对方笑了笑,“想来裴先生也不会记得我,我是齐少爷身边的人,来关北参军的,没想到在这里也能见到裴先生。”
    裴云成心里的疑惑更大了,齐少爷身边的人不是被杀了吗?
    “唉,齐少爷的命也真是不好,居然被滑落的山石给压死了。”来人边说边摇摇头叹息着。
    这句话简直就如同晴天霹雳,激得裴云成坐立不安。
    那晚他看到的齐少爷是谁?说是被绑票的是谁?杀了老板娘又被老板砍死的又是谁?一连串的疑问狠狠地拍打在他的心上。


    裴云成告别那人,慌乱中走到了一个巷子口。
    “小友终究是逃不过命数啊,这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啊。”那日的道长突然出现在裴云成面前。
    “道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裴云成脑子混沌一片,此时看见道长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
    “那间客栈里充满了怨气,而那老板周身更是充斥着死气,这老板怕是生前杀了不少有灵气的动物才会变成这样。那浓雾都是凉山地仙散出来的恨哪!唉……因果报应啊!”
    “那我看到的齐少爷又是怎么回事?”裴云成不死心地问道。
    “你看到的所谓的齐少爷就是那地仙的化身,而那真正的齐少爷也因为杀害生灵不得善终。只是可惜了那地仙,本是想要保护林中之物,却害了人命,最终不得轮回。”老道说着摇了摇头,颇有一番惋惜的样子。


    听完这些,裴云成才明白自己杀了人!
    老道叹了口气:“那地仙害人害己,你未曾伤害那些灵物,不应该被伤害。可惜你走得太迟,那晚看见有灵物被杀,却毫不理会转身去睡,这才惹得地仙大发雷霆,并且牵连了你……”
    裴云成看着老道从石阶上起身要走,急忙叫住了他:“道长,我已经双手沾了血,虽不是本意,可终究难逃其咎。所以我想跟着道长走,来洗刷自己的罪恶。”
    “小友可要想清楚,毕竟你上战场也要沾人命,这一条两条的也没什么区别。”
    “不!不一样!道长,杀敌和杀人不同。杀敌是必须要做的事,可是杀一个普通人……我……”裴云成说不下去了,他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却觉得满是那浓郁的血腥味。
    “罢了罢了,前尘往事随他,你就跟着老道我一起云游去吧。”老道说完,起身便走。裴云成看了眼不远处喧哗的大街,也转身跟上了走远的道士。
    因果因果,有因才有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