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怨

短篇鬼故事 2022-07-28

灵怨

    街道上的人熙熙攘攘,可是石林却感到浑身都在冒着凉气,似乎自己的身体对天空中温暖的太阳视而不见,他感到的只有孤独和恐惧。一阵风吹过,石林被吹的哆嗦了一下,这种寒冷来源于内心,仿佛整个心脏都浸在冰冷的水中,迸发出的血液也是冰凉刺骨的。就在几个月前,他亲手把自己的父亲送进了监狱,与其说石林不愿意回想那一切不如说是害怕的不敢回想那的一切……
    又在爆发了,石林一脸冷漠的看着母亲在那里破口大骂,然后无助的哭泣。石林对这一切早已经习惯了,对于父亲的出轨,他也是见怪不怪,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每个人都在追求自己想要的,所谓责任,道德是早已无法束缚人的行为。这种沦丧,在腐朽气息的弥漫下,人性已经一文钱都不值。石林冷漠看着这对夫妻,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出手制止这场闹剧,因为他知道父亲不会动手打母亲的,可能这是父亲现存的唯一的人性了,他还懂得一丝愧疚和廉耻。
    家里的气氛实在太压抑,似乎自从父亲的事爆发开后,阴云就一直笼罩着这个家。石林有些喘不过气,他一边走在漆黑的楼道里一边自言自语着:“天天闹吧,打吧,这个家……这还能叫家吗”?


    的城市,洗尽繁华与喧嚣,卸下忙碌和面具,开始渐渐沉睡。月亮被乌云笼罩着,四周陷入黑暗之中。
    石林一路茫然的走在路上,心里已经失望到了极点,这失望对于一个刚刚初三的学生来讲,似乎太早了。他茫然的踢着路边的碎石,碎石滚落在前方石林冲上去狠命的踢了一脚,然后大口的喘着气,仿佛要把所有的郁闷全部挤压到身体外部。他抬起头,看着黑色夜幕。没有一丝恐惧,他记得小的时候最怕的就是黑夜,每当夜幕降临,石林自己一个人睡不着的,他总是嚷着要爸爸妈妈陪,爸爸妈妈每次都相互默契的望一眼,然后把小石林抱上床,放在两个人的中间,用手抱着他。那样子,就像两个天使在守护最珍贵的宝物……
    石林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了恬静的微笑,他努力的回想着,童年那一段段的美好。
    一阵细微的嗡嗡声打破了夜里的沉寂,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从石林的身边经过,石林认出那是对门的贾叔叔,因为了,只有贾叔叔才会这么晚回来。这个人一向对人热情,小区的邻居对他的评价一向很高。石林正要和贾叔叔打招呼时,车子已经骑过去了,想来是夜里太黑,贾叔叔并未认出石林,否则他一定会停下来和他打招呼的。


    就在石林看向贾叔叔的远去的背影时,他的瞳孔紧缩了一下,贾叔叔的车上坐着一个人,月亮慢悠悠的从乌云里爬了出来。惨白的月光直泻而下,石林看到那车上,是一个老头。他那惨白像是画着浓浓的妆的一张脸正诡异的冲着石林笑。石林全身的毛孔一下子紧缩起来,这似乎是一种本能的恐惧,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车子已经远去了,石林想象着刚刚看到的那张脸,感觉似乎没见过。
    他不敢再想下去。抬头看了看月光,感觉一篇冰凉。顿时他觉的心灰意冷,快速的向着小区的另一边走去,他决定不回家,去同学家过夜,然后,明天直接回,以后的都不再回家。
    在学校的日子是忙碌的,中考在即,这让石林渐渐的忘记了那些不愉快,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想。
    在好久没回家之后的一天,他的母亲打来电话,语调里透着轻快,她极力的掩饰着自己愉快的心情,想要自己不显得那么激动,可是,终究没成功。她告诉石林,她想她的宝贝儿子了,这个周末要他回家。石林在母亲的语调里听出来似乎父亲已经回心转意了,但他心里却并没有太高兴。难道自己对这个家庭的完整,对自己的幸福并不在乎吗?石林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
    这个周末,石林决定回家。       

灵怨

    周末很快就到了。走在回家路上时,石林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和高兴的。毕竟,家里不会再有战争了,那种无休止的吵闹早已让石林厌倦,吵闹一次都会让人觉得脊背发凉,更何况天天在吵呢?
    一辆警车,一群围观的人。这就是石林走到自家的楼下所看到的情景。石林挤到人群的最前面,刚好这时警察抬着一个担架,上面躺着一个人,白布蒙着那个人的脸,不知道是谁。石林的心猛地揪了起来,他感到空气似乎都凝滞了。
    人群中有人议论着,“这是7楼的小贾吧,怎么就突然死了啊,昨天我还看到他,他还很热情的打招呼来着,唉,这么好的年轻人,可惜啊”。
    “听说,他的眼睛里满是恐惧,嘴张得很大,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他是被吓死的呢”。
    “你是说真的”?
    “这还能有假?前几年他老爹就死的不明不白,死后还留下一大笔保险金。我看啊,没准儿就是老贾头显灵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石林听着这些言论,有些茫然,真的是那样吗?这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人影慢慢出现在人群中,似乎在冲着他笑,石林猛地准过了头,他看到,那晚那惨白的画着浓妆的脸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依然在笑着,看上去是在善意的笑,可是那张脸带着这样善意的笑容,依然显得很诡异。那个老头摆了摆手,身体一丝丝变淡,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石林重重的呼出一口气,那十秒中他几乎窒息。背上已经被冷汗浸湿,一片冰凉。他不敢再多想,回到了家里。
    此时,天边彩霞飞扬,暮色已是苍茫。
    母亲显得很是兴奋,做了很多菜,是为了庆祝吧。席间,石林问起关于贾叔叔的种种,母亲很愉悦回答着他。原来,贾叔叔是有个老父亲,几年前因为心脏病突发死去了。当时,他们还参加了葬礼。
    “当时,贾大爷的妆还是我找的的一个朋友画的呢,是不是,亲爱的”?母亲说着很是撒娇的问了一句。
    “是呀,妆画的还很不错,一点也看不出来是死人”。父亲满脸笑容的回答着。
    石林看着父亲的笑容,感到一丝不自主的寒栗,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第二天,石林和同学一起出去玩,这是他们约定的,在中考之前最后的一次放肆。
    晚上回到家,石林兴奋心还没有沉寂下来,他哼着BY2的歌,用钥匙打开房门。家里一片寂静,没有人。“奇怪,妈妈怎么不在家呢”?石林小声的说着。


    在他准备换鞋时,门锁动了,父亲一脸疲惫的进来了。看到石林时,他怔了一怔,然后迅速的低下头似乎在掩饰什么。接着他侧过身弯下身子去换拖鞋。
    石林的瞳孔瞬间放大,几乎惊惧的喊出来,但是似乎有什么力量控制着他,不让他喊出声。只见父亲的背上背着一个女人,那女人的双手紧紧的抱着父亲的脖子。女人的脖颈处有一道明显的紫色勒痕。
    那个女人转过了头,是他的妈妈!她正一脸恶毒,幽怨,狠厉的盯着他。然后,她朝他诡异的笑了笑。转过头盯着眼前的人微笑着,脸上恢复了迷惘。
    石林只感觉心脏瞬间要冲破皮肤,他惊慌的撞在还未完全关上的防盗门,一路跌跌撞撞,疯子一般冲下楼去……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浓重的夜色遮住远方的景象,视线已经变得模糊。
    街道上,一个身影若隐若现,如果近距离的看那个身影,会发现那个身体正在不停地颤动,时不时的还会摔倒,然后又会不知疼痛般的爬起来继续狂奔着,没有人知道那个人要去哪里,只是知道他在不停的狂奔着。这个人正是逃出家里的石林。
    石林不知道自己跑出来多远,在他再一次跌倒之后,他抬起头看着前方,那张脸几乎血肉模糊了,显然是这一路上摔的,脸上的皮肤被磨掉了。
    在他面前是一盏霓虹灯,那是一块蓝色牌子,牌子上写着几个庄严肃穆的大字——XX公安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