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怨

短篇鬼故事 2022-07-28

心怨

    一个安静而祥和的夜晚,利亚、小慧,思雨走出喧闹的舞厅……!她们谁也不知道等待她们得不是平安回家,而是让她们度过了在黑暗和。残忍和无助的一晚。
    对于一个白领来说,上班的压力让她无处释压,所以下班了和几个朋友到舞厅和酒吧去畅怀的跳跳小舞喝喝小酒,这样至少会让利亚和她的朋友们感觉轻松一点,可以暂时忘记上班带来的那些让人喘不过气压力。
    今天下班她和平常一样,回到家,换上拖鞋,有气无力的走到冰柜前打开冰柜,取出一瓶啤酒,然后关上,走到沙发前坐了下去,打开啤酒喝了一小口,然后轻轻的瞄了一下窗外,天色还有点早,利亚放下啤酒,回到卧室里,从整洁衣柜里取出睡衣,然后退去耳环之类的首饰,脱下上班时穿的又紧又难看的西服,换上宽松舒适的睡衣,然后走出卧室来到浴室里,看了看里面的自己,虽然化了妆,依然遮盖不了工作上的压力,留在脸上的憔悴之色。利亚转过头,很不愿再去看自己那张憔悴的脸,走到浴缸前,打开水龙头调好水温,然后拉上帘子,脱去宽松舒适的睡衣,静静的躺在浴缸里。


    过了一会利亚洗完澡,走出浴室,看了下时间,已是晚上7点36了,天也快黑了,她和几个朋友约好了8点去曼蒂斯舞厅跳舞的,时间快到了。利亚走到梳妆台前,打扮了一下。回到卧室仔衣柜里面取出一套休闲装穿上,在镜子里看了看。然后准备出门去会那几个朋友。
    利亚刚下楼不远包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很快的取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是小慧打来的,利亚接通电话
    利亚:“在哪呢?我都出门了!”电话传来小慧的声音
    小慧:“我们在缘河广场,你快来,我们这等你!”
    利亚:“噢!马上到,等着我!拜!”
    小慧:“拜!”
    挂了电话,利亚走到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匆匆的赶了过去。不到一会就到了缘河广场。利亚从车里响外看,寻找着小慧他们的身影,很快她便把目标锁定在一个穿红色衣服和一个穿绿色衣服身上。利亚太了解她们俩了,这是她们最喜欢的颜色。利亚告诉司机在路边停下。利亚付钱后下了车,利亚看着她们的动作表情,东张西望找寻着自己的身影。利亚心里感觉到蛮有趣!于是就想着作弄她俩一下。利亚悄悄得从她俩后面走过去,在她俩身后停留了5-6秒,实在忍不住了!


    利亚:“美女俩个在找谁呢?东张西望的,广场那么多帅哥你俩还没找到看上眼的呀!”
    利亚看着她俩那回过头的表情,一脸的惊吓样!忍不住消除了声。
    小慧、思雨:“吓死我们了,到了也不吱一声,跟鬼似的没声站在后面吓死我们一跳,我们是在等你耶!没你在我们俩怎敢提前找帅哥呀!”
    小慧和思雨脸上露出很无辜的表情,嘴角却露出一丝坏笑。
    利亚:“那好吧!这次就相信你们,下次看帅哥的时候要记得等我,要不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两个小鬼精!走吧!今天我们还是去新开的那家舞厅玩,感觉还不错”
    小慧、思雨:“嗯!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说着三个女孩就边走边笑着朝今晚的目标走去。(曼蒂斯舞厅是上个月才新开的一家舞厅,就在广场的旁边。听人说老板也不知道是哪的人,只知道她是外地来的很有钱,人也挺好说话的。因为是刚开的,所以去那玩的人现在也不是很多,但是里面每天都会有新的面孔出现,利亚她们也只是去过2次!但也算是回头客啦!)。         

心怨

    利亚、小慧,思雨穿过马路便到了舞厅门口,三人你前我后的走了进去。三人看了看里面的来的人,不是很多,还没有人取跳舞!三人便来到吧台坐下!要了三杯啤酒,三人坐在那里开始聊着一堆无聊的事情。大概过了半小时,舞厅里面的人也多了起来,这时上前找她们插话和邀请跳舞的男人一个接一个的,她们有的只是轻瞟一眼,后说不想跳,有的看的上眼的只是允许她们先聊聊,等聊得差不多了,才会答应去和他们跳舞,她们知道在舞厅里面的男人没几个是好东西,只有很少一部分和她们一样只是为了释放压力。
    在舞厅的某个黑暗角落里,一双阴毒的眼睛望着利亚。利亚正和一个男人在跳舞,对这双黑暗里的眼睛毫无察觉。
    放松的时间让人过得很快,一转眼还差十多分就快到十二点了,利亚也不知道和那男的跳了几次舞,喝了多少酒。但是她感觉很愉快,完全忘记了工作时的压力。她和小慧、思雨喝了最后一杯啤酒,准备回家,和他们跳舞的几个男士主动说送她们回去,她们断然拒绝了,因为她们只是来放松压力,并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几个男士很失落的看着她们三个离开。利亚、小慧,思雨走出喧闹的舞厅,准备回家,在门口她们拦了一辆计程车,小慧和思雨都住一起,所以也没多远就到了,利亚稍远一些。车上只剩下计程车司机和利亚两个人。利亚难免感到尴尬,所以想找点话来聊,可是因为喝了就得缘故,她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什么?这时司机就说话了。


    司机:“小姐,你不是本地人吧!”
    利亚:“嗯!对呀!你怎么知道呀?”
    司机:“听口音有点夹杂东北那边的口音。”
    利亚:“师傅你真厉害,我是东北辽宁的,在这边上班。”
    司机:“哦!”
    气氛又继续回到了,开始的状态,但是已经不打紧了,因为利亚看见了那条熟悉的街道,心里已经没那么感觉到尴尬了。这是司机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利亚立马给了钱,说了声谢谢后,下了车,头也不回的想门里走去,她看见门卫室里的保安,趴在桌子上正打呼呢!自己走过去都没能将他吵醒,她看了下门卫室里挂着的大钟,刚好十二点,她正准备转过头向公寓们走去,突然她脑子里闪过一个让自己都感觉惊讶的事情,她们三个上车没告诉司机自己住哪?可是那司机都准确的在她们所住的地方停车。利亚脑子开始混乱,她慢慢的转过身准备去看那辆计程车,当她转过去时,意外的发现原本该开走的计程车原封不动的停在她下车时的位置,这是她猛地发现车里一个人也没有,利亚吓坏了,愣了几秒,突然发疯似的转过身跌跌撞撞的冲向公寓的门,准了一个角,她来到门前,不停用力的去按电梯开关,边按边把头转向公寓的门口,这时突然从公寓门口传来了,一声声很沉闷的脚步声——喳-喳-喳-喳。。。。。利亚的心随着脚步声的接近,已经快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一样。这时电梯门开了,她正准备进去,突然她看见小慧和思雨两人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自己,利亚这一吓,差点晕了过去,


    小慧:“怎么了?你怎么会到我们这来了?”
    思雨:“对呀!你不是坐车回去了,怎么会在这里呀?”
    利亚:“我不知道,先上去了再说。”          

心怨

    利亚听着那沉闷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心里恐惧到了极点,她不停的按着电梯的开关,这时电梯门缓缓的合着,当还剩一条逢时,突然一只没穿鞋而且皮肤灰白带有血迹的脚停在了电梯门前,三个女孩子都蒙上眼“啊”的一声大叫。这时电梯开始动了,然后缓缓的上升着,她们三人蒙住双眼的手慢慢的放开,看见什么也没有。三人喘了一口气,都问这是怎么回事?她们三人眼睛已经开始模糊了,随时都准备哭出声来。正当她们三个在想发生什么事的时候,突然电梯停止了上升,在安静的夜里发出“叮”一声刺耳的声音。她们心想这都12点了,还有谁要出门?想着想着就想到了那只没穿鞋灰白色的脚,三人的心一下被提到了喉咙里一样,两只手紧紧的扯着对方的衣角,眼睛死死的盯着电梯的门,这时电梯门缓缓的被打开了,门每开一点三个女孩的心就跟着紧一点,扯得也就越紧,直到门完全被打开,外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三人慢慢的放开紧紧扯住衣角的双手。思雨离电梯的开关近一点,利亚和小慧都看着她,思雨知道是要她去按电梯门的开关,她缓慢的用已经抖得不行的手去按开关,当手刚接触到开关时的同时,突然从电梯门外拐进来一直苍白带血迹的手,一把抓住了思雨的手腕,三个女孩吓得大叫起来,思雨用力的挣脱着,哭喊着,眼神里面对这双手充满了恐惧,利亚和小慧用力的拉住思雨,可是那双手像是涂了胶水一样,任由她们怎么挣脱也无济于事,而那只手只是那么抓着,过了大概几十秒秒的时间,一个头发稀少,五官变形,牙齿暴露,白灰色皮肤阴森恐怖的脸从电梯的一侧慢慢伸了出来,嘴角流着鲜红的血,用它那凹陷的眼睛死死得盯住利亚和小慧,顿时原本拉住思雨的手被吓得松了开去,思雨一下被扯到了这张苍狞的面前,吓晕了过去,只在一瞬间,那个苍白带血的手和那张恐怖苍狞的脸,连带着思雨一下子不见了,而利亚和小慧只是流着眼泪大叫着!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利亚和小慧紧紧的抱在一起哭喊着,吓得全身都在哆嗦!谁也不敢再去按那开关。过了一会什么也没再出现,也没有什么动静,两人的心这才稍微的平静了那么一点点,利亚和小慧对视了一眼,她们准备冲出去,然后跑下楼离开这个恐怖的电梯。她们壮了壮胆做好了准备。就在这时,电梯门突然发出嗡嗡的声音开始缓慢合上。利亚和小慧刚平静那么一点点的心和胆量,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再也没勇气冲出去。两人抱在一起,生怕那恐怖阴森的脸和那只苍白恐怖的手再次出现。
    电梯门缓缓的关上了,继续着它的工作,慢慢的向上升去,电梯里面出了利亚和小慧再也没什么出现。利亚和小慧轻轻的松开两人环抱的双手,两人对着电梯不断的探视着,虽然很狭小,可是在她们心里电梯里面随时都可能出现那双恐怖的双手,和阴森森的脸。


    11——-12——-13她们看着电梯的提示灯,一层一层的往上跳着。到了14的时候,电梯再一次发出了那刺耳的提示声。两人全身哆嗦着盯住电梯的门,门不再是缓缓的开了,而是一下子就完全打开,利亚和小慧被这突入起来的开门,吓得“啊”的一声,电梯里面的等突然开始闪动着,一明一暗,一明一暗的闪着,两人同时看向门上方的灯,吓得再次颤抖的哭了起来。当她们还没回过神,电梯门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合上,然后又打开,就这样反复的合开着,利亚已经崩溃了,小慧被吓得晕倒过去,利亚用已被泪水模糊视线的眼睛看了看倒在旁边的小慧,这一看吓得利亚差点瘫倒下去,她看见的不是小慧那张熟悉的脸,而是一张发绿没有一丝表情的脸,正用一双阴冷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利亚再也受不了了,她对着电梯门冲了过去,用双手扒开关合的门,挤了出去,拼命的跑向楼梯,一直朝着楼下跌撞着跑去,14——-13——-12——-11……终于冲到了大厅中间,利亚看着外面熟悉的花坛,和过道。利亚心里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可是还未等她来得及跑向门口,突然隐约听见小慧喊着自己的名字,那声音好无助,好凄凉!利亚想起小慧和思雨平时对自己像亲姐姐一样,言听计从。她脑子里面闪过以往她们一起的日子,喝酒,跳舞……。利亚看了看外面,走出去然后离开这个恐怖的大楼,那样至少自己就安全了。接着望了望里面,里面阴森恐怖,还有那双苍白的手和恐怖的脸,利亚心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脑子里面好矛盾,好乱!          

心怨

    小慧的声音不断的叫喊着,利亚控制不住情绪了,转过头向楼梯跑去,12——-13——-14,终于到了她拼了命跑出的原点,现在有回来了,利亚停在楼梯口,眼睛无神的盯着那扇电梯,小慧的声音就是从那传出来的。利亚愣了愣,用很轻很轻的步子靠着墙走了过去,当她快到电梯门口时,小慧的声音突然消失在了空气里,好安静!那种安静甚至可以让利亚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利亚停住了脚步,死死的看着电梯的方向,过了好一会还是什么动静也没有,除了安静连一丁点声音都听不见。
    利亚正准备挪动脚步,突然感觉自己的后面好像有什么在喘着气,那气流就在利亚的后脑勺上流动着,利亚被这突然的一声喘气,吓得全身麻木,眼睛上下左右的转动着,心里怕到了极点,可是颈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面转,利亚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当她转到一半时却没了喘气的声音,那冷冷的气流也随之消失了,利亚完全转了过去,后面却什么也没有,利亚再也站不住了转过头大步的走到电梯前,当利亚看着电梯里面的情景时,她愣住了,她看见的不只是小慧,还有思雨。不,确切的说是小慧和思雨的背影,因为她们都背对着电梯门站着,一动不动的就那么站着,利亚轻轻的喊了声


    利亚:“小慧,思雨。”
    可是小慧和思雨毫无反应。利亚生怕自己的声音会引来那恐怖的东西,所以她左右看了一下,又转过头看了下自己的身后,才放心的转过头,当她转过头的一刹那,小慧和思雨的位置交换了,而且两人已不再是背对着利亚,而是用散乱的头发挡在前面站在那里。利亚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的退倒在地上,不停的往后倒爬着,眼睛看着小慧和思雨。突然后面被一个软软的东西挡住了,利亚转过头,看见了一张脸色苍白还带着点绿色的鬼脸,用阴森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乌灰的嘴唇露出一丝阴笑。利亚怕的转过身,转身的同时,她看见小慧和思雨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自己的面前,也用阴冷的眼神看着自己。利亚绝望的看着小慧和思雨,哭喊着,可是小慧和思雨跟木头一样站在那里,因为小慧和思雨站的近的原因,利亚瘫坐在地上,无意的看见思雨的眼睛一团黑色,里面什么也没有,脸色在灰暗的灯光下显得苍白阴森,利亚有看向小慧,小慧因为头发很长所以什么也看不见。正当利亚想去看清小慧的脸时。思雨得头突然掉落了下来,刚好落在利雅得怀里,利亚“啊”的声尖叫,就看见小慧的头也跟着掉落在她的旁边,正好把头发甩开了去,利亚看见了一个两只眼睛突出,眼角留着鲜红的血液,嘴巴张得跟水杯一样大。利亚一下就把思雨和小慧的头甩踢了出去,这时两个没有头的身躯同时倒了下来,利亚推开小慧和思雨的身体,拼命的爬起来,冲向电梯,突然被小慧的手拉住了脚,向前倒了下去,当利亚的头刚过电梯门,电梯门狠狠的关上了,李瑶还未来的及叫出声,只听见“咔”的一声,一个无头的身体在电梯外面的地上晃动了几下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利亚的头脸朝上的滚在电梯里面,她看见上面探出了三张苍白阴森恐怖的脸,阴笑的看着自己,嘴里还说着什么?利亚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第二天早上,一个准备去上班的年轻美女,打开电梯被里面的场景吓晕了过去,过后来了许多人,她(他)们看见一个倒在地上的是思雨,眼睛凸着,舌头伸了出来,利亚和思雨直直得站在那里掐着对方的脖子,死状和思雨一样!不同的是小慧嘴角流露出一丝阴阴的笑。
    《孽》
    酒解千钧愁,
    醉眼视鬼楼。
    不知事何故,
    命丧黄泉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