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自己

短篇鬼故事 2022-07-30

杀死自己

    陵园神偷
    大脚女是吴若东的妻子,天生一双大脚,走路一阵风,性格火暴。
    夫妻俩平时经常吵架。自从厂子关门倒闭后,吴若东失业在家,迷上了酗酒和赌博,隔三差五在外面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
    好在大脚女耳朵灵泛,不论丈夫藏在什么地方,她都有办法将他找到。她人高马大,力气大得出奇,不管在场有哪些人,她从不给他面子,当着众人的面,揪住老公的耳朵,将他拎出门外,两手一使劲,竟把他扛到肩上,将他“生擒”到家中。
    吴若东没想到自己会有时来运转的一天。
    有一次他喝醉酒跑去摸彩票,居然中了一个500万的大奖,他立刻给自己买了一辆宝马。
    就在这时候,大脚女竟然在被查出患了不治之症,半月不到便撒手西去了。
    大脚女自嫁给吴若东后,几乎没享过一天的福。她虽然厉害,但对老公是非常关心的。她死后,吴若东经常想起她平时的好,悲从中来,泪如雨下……
    那天傍晚,吴若东又来到陵园悼祭大脚女,他坐在她的坟墓前,抹着泪水念叨:“老婆呀,我们家日子刚有起色,你怎么就离开了我呢?都怨我平时不争气,害你为我操了多少心受了多少累啊!老婆,现在我才知道,我根本就离不开你啊……”
    天黑了,吴若东站起身来,拖着疲乏的双腿离开。当他走到陵园大门口时,发现自已停在旁边的宝马车不见了。


    吴若东敲开了看门室的大门,从里面走出一个瘦得像猴子一样的老头,他顿时一怔。
    老头姓张,他有个手脚不干净的坏毛病,借看守陵园的名义,多次偷盗坟墓前的供品,后来被人告发,半月前被辞退了,换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吴若东来陵园时还在门口和那小伙子聊了几句。
    “怎么是你?”吴若东盯着那老头,疑惑地问。
    张老头也一头雾水的样子:“我在这里守了大半辈子了,有什么奇怪的?”
    吴若东说:“半月前你不是被辞退了吗?新来的那小伙子呢?”
    张老头恼了:“我什么时候被辞退了?哪来的什么小伙子?”
    嗬,这老家伙是成心揣着明白装糊涂啊!
    吴若东伸手揪住了那老头的衣领口:“是不是你的老毛病又犯了,把我停在门口的宝马车给偷了?”
    “什么?”老头听了顿时火冒八丈高,也伸手揪住了吴若东的衣领,“好个王八羔子,你想敲诈也不找好对象,竟跑到我老头子的头上撒起野来了?我亲眼看你走来的,哪有什么宝马车?”


    “老家伙,你还想抵赖?快还我的车子!”他一边嚷着,一边举手要打那老头。可他手还没挨到那老头身上,那老头两手一拨拉,他竟跌出一丈开外。
    吴若东从地上爬了起来,马上跑到路边的电话亭旁,打起110报了警。
    没多会儿,一辆警车便开到了陵园门口,从车里跳出两名警察。
    那两名警察向吴若东和老头分别询问了一些情况,然后上下打量起吴若东,怀疑地问:“你真有宝马?不像啊!”
    吴若东刚想分辩,在低头的一瞬间浑身一抖——他分明穿着一套名牌西服,这会儿居然变成了粗蓝布褂子,一条黑裤还打了几个补丁。更让他吃惊的是,咱己脚上所穿的一双名牌皮鞋不见了,光着的脚上沾满了泥浆。
    “这……”吴若东傻了眼,“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衣裳……我的鞋……”他突然像明白过来似的,用手指着那张老头,气愤地吼道,“一定是他偷的,偷去了我的服装和鞋子,给我换上了这套旧衣裳!”
    那两名警察相视大笑,没有接话。
    “这老头是个神偷!”吴若东气得几乎要发疯了。
    警察收住笑,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其中一人说道:“吴若东,你说人家是神偷,有证据吗?”
    吴若东嚷道:“半月前,他还因偷盗陵园的供品被辞退了,想不到他又跑到这儿来了!”
    张老头怒道:“胡说!我什么时候被辞退了?”那两名警察也证实张老头没有被辞退。
    事后,吴若东还因报假案被那两名警察罚了款。吴若东认定这两名警察和张老头是一伙的,碰到这样的事他只好自认倒霉了。           

杀死自己

    出鬼
    吴若东觉得一定是自己在大脚女坟墓前打了个盹,被人趁机下了药,这才被偷去了身上的衣物。他暗下决心:待我查出真凭实据,一定将你们一个个告倒!
    吴若东在小区门口抬头一望,发现自己家的灯是亮着的。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五楼的家门口,伸手一推,门是虚掩着的。他一脚跨进屋内,赫然发现一个女人,披头散发地背对着自己站着。
    吴若东厉声大喝:“你是谁?”那女人慢慢转过身来,他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妈呀”大叫一声,差一点儿瘫倒了地上。
    原来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死去的老婆大脚女!
    “你跑哪儿野去了,才知道回家?”大脚女瞪圆眼睛一步步向他逼近。
    一阵风从窗外刮了进来,吊在屋顶的灯摇晃起来,她的脸也随之一会儿明、一会儿暗,显得十分诡异。
    “鬼啊!”吴若东一声惨叫,掉头跑出门,冲下楼去。
    哪知他刚跑到街心,大脚女旋风一般追上前来,一下子拦在了他的前面:“吴若东,你敢咒老娘是鬼?”说着揪住他的耳朵就要往家里拖。
    吴若东疼得叫了起来,趁她一松手的空当,一溜烟儿跑到了街对面。大脚女正要追过来,恰巧有一辆车开了过来拦在她的前面。吴若东一头钻进旁边的一条小巷,藏身在一个垃圾桶的后面。


    大脚女追过来时找不到他,站在小巷口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嘴里开始骂骂咧咧起来:“吴若东,老娘一定会找到你,到时给你好看!”
    眼见她走得远了,吴若东才从垃圾桶后面现出身来,他吓出一身冷汗,连夜赶到了住在城西的弟弟家门口,敲开了他家的门。
    弟弟发现哥哥半夜三更跑到这儿来了,觉得十分奇怪:“咦,这时候你怎么来了?”
    吴若东一连喘了好几口气,说道:“不好啦,你嫂子死后还魂了,她正在家里呢!”接着,他就将在陵园所遭遇的一切,以及回家以后发生的事一一说给弟弟听,最后叹了一口气说,“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你嫂子在上面嫉妒我过得好,宝马的事肯定是她干的!”
    “哥,你是不是发神经了?”弟弟生气地说,“嫂子平时虽然对你厉害了点,但你也不至于咒她死啊?你哪来的宝马?你怎么尽说胡话啊?”这时客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弟弟走过去拿起听筒:“是嫂子啊?哥正在我这……嗯!好的!”他将电话递到吴若东的手上,“嫂子要你接电话!”
    吴若东颤抖着手,将话筒送到耳朵边,只听得从话筒里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姓吴的,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就是跑到天涯海角,老娘也一定将你抓回来……”
    吴若东吓得丢下电话:“鬼,鬼——”
    “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嫂子也是为你好,你还是尽快回去吧!”
    “不!”吴若东面如死灰,“我不能回去……真的,我不能回去,她不会放过我的。”
    这时弟媳妇走了过来,她一向和大脚女不和,冲着弟弟说:“我看啊,平时嫂子太厉害了,整天跟只母老虎似的,你看大哥,一个大男人都吓得成神经病了,你就让他在这住一夜吧!”弟弟只好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
    吴若东迷迷糊糊刚刚睡着,忽听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他睁眼一看,大脚女正光着身子站在他的面前,她披散着头发,胸前插了一把刀,鲜血正往下滴着……
    “姓吴的,你为什么要杀我?”她伸出两手扑了过来,一把掐住吴若东的脖子。
    “我没杀你,我没有!”吴若东吓坏了,一边挣扎一边喊,“救命啊……”隔壁房间里的弟弟和弟媳妇跑了过来,吴若东大口喘着气,方知自己刚才是做了一个噩梦……            

杀死自己

    心生杀机
    吃过早饭后,吴若东一个人溜到街上,在东门菜市场附近乱逛。没想到被昔日一帮赌友给围上了,其中一人一把揪住他:“好一个吴若东,你小子欠我们的钱怎么到今天不还?”随后当胸给了他一拳。
    吴若东急了:“你是怎么回事?前段时间我摸彩票中了大奖后不是还你了吗?”
    他的话引得一旁的人哈哈大笑。
    “这小子想发财想疯了,你什么时候中大奖了?”
    另一个人踹了他一脚:“妈的,你是不是想赖账?”
    吴若东蒙了,他这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头,弟弟说大脚女没死,这些人又说他没还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当那些人又要动手时,只听得一声大喝:“住手!”大脚女突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她两手一挥,几下就把那些小混混放倒在地上。那些人掉头就溜,吴若东正想跟着溜的时候,大脚女一个箭步冲上前来,像老鹰拎小鸡似地将他拎起来,扛在肩上往家里走去。
    回到家里,大脚女将吴若东往房间里一塞,“砰”的一声把门带上,并用钥匙反锁了。“姓吴的,老娘看你还能往哪儿跑!”


    难道大脚女真的没死?不可能啊。吴若东越想越觉得古怪,不行,我一定得逃出去。
    半夜,吴若东趁大脚女熟睡的当口撬开了窗子,用根绳索系到身上爬了出去。他正在街上乱窜,突然被一个驼背老头挡住了去路。
    那老头穿了一身黑衣裳,长得尖嘴猴腮,鼻尖生了一个很大的瘤子,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味儿。老头突然开口了:“你就是吴若东吧?”
    吴若东惊奇地打量着他:“是啊,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那老头咧嘴一笑:“嘿嘿,本人是替人看相的,人称‘铁嘴神算’刁喜贵。”
    吴若东听了他的名字,感觉有些熟悉,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刁喜贵道:“我看你印堂发暗,可不是好事啊!如果刁某没说错的话,最近你一定遇上了很多怪事。”


    吴若东忙不迭地点头,把自己最近的遭遇说了出来。刁喜贵说:“你跟我来,很快就会明白一切了!”
    刁喜贵的家很破旧,一盏小灯非常昏暗,映得整个屋子鬼气森森,屋内那种死老鼠的味儿更重了。吴若东不由自主地用手捂住了鼻子。
    “跟我来!”刁喜贵将吴若东拖到一面大前。
    吴若东朝镜子里看去,大吃一惊,他发现自己那辆丢失的宝马就在镜子里。接着那面镜子像放电影似的,切换了一个镜头:在一家宾馆的房间里,一对男女赤条条地搂在一起在床上折腾着,那男的不是别人,正是吴若东自己。再看那女的,吴若东呆了:“啊?那不是我们城里最有名的舞蹈演员骆佳佳吗?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刁喜贵说:“你说得对,她正是骆佳佳,她本来是你的情人,而你过的也本是锦衣玉食的日子……可因为一个意外,使得这一切都离你而去了!”
    对于骆佳佳,吴若东曾多次在本地的电视台上看过她的演出,她演技并不好,却因长得漂亮在这个城市里红极一时。她十分贪财,只要谁能给她一万块钱,她就可以陪那人睡上一晚。            

杀死自己

    吴若东为此曾暗地里哀叹自己是一个穷光蛋。
    见吴若东发愣,刁喜贵突然又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吴若东愣了一下,说:“今天是2008年11月4日啊。”
    “错了,”刁喜贵道,“今天应该是2007年11月4日。是时间的错位,将你带回到了一年前……”
    吴若东总算明白了,当时他在陵园里因想念老婆而遭遇上了时空错乱,突然回到了一年前的大脚女身边,难怪后来发生那么多蹊跷的事。
    怔了半晌,吴若东带着些许失望的语气,对面前这个神秘的老头说:“我想问你一下,等我重新回到2008年,也就是明年的这个时候,我还能不能再一次摸到大奖?我还能拥有我在镜子里看到的一切吗?”
    刁喜贵突然大笑:“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总会让你碰到?”
    “那我的老婆大脚女会不会……”没容吴若东说完,刁喜贵不耐烦地说道,“她会活得好好的,随着时间的错乱,病魔也将离她而去,就像那笔大奖也将永远消失在你的眼前一样。好啦,事情你也清楚了,你回家吧!”说完,刁喜贵将他推出门外。
    吴若东在回家的路上,脑子里还一直不停地播放着镜子里的影像。


    想到眼下自己的处境,他突然有一种不甘心的感觉,蓦地转过身,跑回到刁喜贵家的门口,使劲擂起门来。
    刁喜贵打开门,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又跑回来了?”
    吴若东气喘吁吁,急切地说:“我知道你是一个世外高人,你一定有办法帮我立即重新回到原来的世界!求你了!”
    那老头像看一个怪物似地打量着站在面前的人,略一迟疑后笑了:“可以啊。不过只有一个办法,你回家想办法杀了你的老婆,到了明天晚上你再来我这儿,你就可以回到之前的2008年了!”
    “什么?”吴若东吓得一哆嗦,“难道就……就没有别的好……好法子吗?”
    刁喜贵冷冷地说:“没有了。”
    吴若东像个游魂似的,在街上一直转到天亮。他在路边的一个小吃摊上买了一堆大脚女平时最喜欢吃的东西,晃晃悠悠向家走去。


    见了大脚女,他“扑通”一下子跪在了她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说他在街上转了一夜,想起她平时的好处,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从今以后他一定发奋努力做一个好男人、好丈夫……
    大脚女还从没见过丈夫会这样,她脾气虽说暴烈,可在这一刹那;她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忙不迭地将丈夫从地上搀扶起来:“哎,你看你,知道错就行了,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啊?”又看到他买回的东西,更是感动了,愣是不吃,要让他吃。
    吃过早饭,吴若东突然显得一副猴急的样子,看着大脚女:“老婆,我们有大半年没在一起那……那个了吧,我想要……”
    大脚女脸一红:“瞧你说的,这大白天的……”
    吴若东凑到大脚女的旁边,贴着她的身子:“我想要呀……”
    “好吧!”大脚女叹了一口气,随吴若东走到房间里,坐到床边,脱去了衣裳……
    就在她身子靠过来的时候,吴若东将早已准备好了的藏在身下的刀子抽了出来,狠狠地扎在了她的胸前。
    “啊!你……”大脚女一声惨叫,从床上直跳起来,她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吴若东,脸上露出疑惑又愤怒的神色,“姓吴的,你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为什么……”
    话还没说完,她身子一晃,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杀死自己

    地狱之旅
    当天晚上,吴若东急急忙忙地跑去找刁喜贵。
    来到刁喜贵家门前,吴若东伸手去推门,门开了,屋里没有一个人。他连叫了几声都没有回应。屋子里布满了蜘蛛网,好像很久没人住过了。
    吴若东觉得有些怪异,他壮着胆子来到刁喜贵的房间,但是房间里也没有人。他转过身来,正好面对着那面落地镜。镜面上布满了许多灰尘,他用衣袖把灰尘抹去,镜子里慢慢显现出一个人来,正是自己。
    所不同的是,镜子里的自己穿了一身名牌服装,十分精神。他看着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发呆,镜子里的吴若东突然冲他诡秘地一笑,然后伸出一只手来,一把将他死死地拉住。吴若东吓坏了,拼命挣扎,只听“哗啦”一声响,镜子碎了,他和另一个自己竟然合并成了一个人了。
    等吴若东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家宾馆里的床上,身边依偎着一个女人,正是那个骆佳佳。
    "怎么,你醒啦?”骆佳佳向他身边贴了过来,“好啦,天亮了,你快回家吧。说好了,今天下午你开车带我到郊外兜风哦!你可别忘了。”


    吴若东抬眼一看窗外,果然天大亮了。
    这么快就搞定骆佳佳了?吴若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切都像是在做一个梦。
    从宾馆里出来,他一眼便看见了停在旁边的自己的那辆宝马,激动得差一点儿晕了过去。
    开车回到家里,吴若东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对面的墙上悬挂着大脚女的遗像,他伸手摘下来扔到了一边。
    这时身上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从里面传来骆佳佳那娇滴滴的声音:“吴哥啊,别忘了下午开车出来时再给我带些钱,我想换那个最新款的手机,我的这个太老了。”


    “行行行,”吴若东兴奋地道,“宝贝,你说什么都行,我都依你的……”
    下午,吴若东打开门正要出去,却被几名警察给挡住了去路。其中一名警官向他亮了一下逮捕证:“吴若东,现在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的妻子是被你杀害的,现在你被捕了!”
    “什么?”吴若东大叫,“我老婆是得不治之症死的,我没有杀她!”其中的两名警察冲进他的房间,搜查一阵后,在衣柜里发现了大脚女的。
    吴若东嚷道:“全怪那个算卦的刁喜贵,是他教我回到了现在的生活中,可是他怎么没教我让老婆也回到原来病死的世界啊……”
    那警官听了,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吴若东,那个刁喜贵死了有三年多了,你杀害妻子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
    吴若东冷不丁想起来,难怪那老头的名字那么熟悉。早在三年前,城里出现了一个自称铁嘴神算的刁喜贵,到处行骗,还诱奸了一个少女,案发后他在家里畏罪自杀了。这事还登在了报纸上,当时他还看到过。
    “天啊……”吴若东发出一声绝望的悲鸣。          

杀死自己

    尾声
    “咣当——”随着牢门被打开,吴若贵睁开了两眼。
    他已经在牢里待了三天,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他不知道这时候会有什么人进来。
    可是等吴若东看清楚牢里的景象时,他浑身一个激灵,他发现自己赤条条地被绑在一根木柱子上,从牢门外走进一个打扮得就像在电视里看到的的狱卒,手里捧了一个托盘,那托盘上摆了一把寒气逼人的刀子。狱卒满脸横肉,特别是他的一双眼睛,红得像炭火,他狞笑着,一步步向他逼了过来……
    “你……你是谁?”吴若东吓坏了,“这是什么地方?你想做什么?”


    “哈哈哈……”那狱卒仰天大笑,“这是我大唐的地狱之牢,对于你竟敢杀害自己的老婆,我们的圣母皇后十分震怒,特地派我每天来割你身上一块肉,与我下酒喝!”
    吴若东差一点儿晕倒。他听人说过,唐时,武则天掌权后,十分重视女权,非常痛恨天底下那些虐待老婆的男人,为此特地设了一个名叫地狱的牢房,专门关押那些男人。
    另外她还特赦了一个喜食人肉的死囚犯,让他当上了地狱之牢的狱卒,对于那些犯有重罪的犯人,令他每天去犯人的身上割一块肉吃,一直将那罪犯活生生疼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又将我带到这里来了啊?我不是已经在2008年了吗?吴若东哭着哀求那个狱卒:“求求你,放过我!我身上的肉有毒的,不好吃!”“嘿嘿,有毒的才香哩!”那狱卒抓起盘中的刀,“刷”地一下子从他胸上割下一块血淋淋的肉来。吴若东疼得惨叫连天……
    就在这天,在江南某座小城,爆出一条特大新闻,说是当地有个名叫骆佳佳的演员,夜里做了一个梦,梦中居然和一个杀人犯做上了情人。醒来后,她嘴里成天念着那个杀人犯的名字。后来有人发现她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