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蘑菇

短篇鬼故事 2022-07-30

血蘑菇

    莫离居住的小村庄很美。尤其傍晚的时候,晚霞的余晖洒满整个的渔水村,就连碧绿的庄稼地也变了模样。莫离总是喜欢在这个时候在河边呆一会儿,她的目光略过小木桥,落在了对岸的一颗粗壮的柳树上,莫离记得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关于那颗柳树的。
    特殊时期期间很多地方都闹饥荒,当年的渔水村也没能幸免,那个时候能有吃的,饿不死就算不错了,而在那颗柳树的草地上生长着一些蘑菇。据说为了抢那些蘑菇吃,闹出了人命,有人就死在了长蘑菇的地方,怪事就这样发生了,第二天,那地方长出了新的蘑菇,普通的小伞菇模样,只是透着殷红,感觉怪怪的,刚开始没人敢吃,后来实在饿的受不了,野菜,树皮,草根,能吃的全吃光了,终于有人受不了,摘了一个吃下去了,感觉没什么异样,接着他又摘下第二个,第三个,其他人也受不了跟着吃起来……据说后来那些人全都得了种怪病死掉了,在他们的背上长出了一模一样的血色的蘑菇,有人整个背上都长满了那东西,死相可怖,只剩下皮包骨头……而旁边的那棵柳树最后愈发的茂盛,树干上裂开的树皮,十分醒目,感觉像要渗出血一般……莫离曾经也去过那柳树附近玩耍,但始终没见过什么蘑菇,更没有什么血色的蘑菇了。随着时间流逝那过去的传说也被村里人淡忘了,只当是个故事罢了。但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那颗柳树的时候莫离总是有种强烈的不安……今天白天发生了一件事,印证了她心中不安的由来。一直纠缠她的冯风当着她和阿胜的面,在那颗柳树旁割破手腕,“阿离,下辈子你一定要嫁给我!”,莫离看到顺着冯风手腕上滴出的血,落在了柳树旁的草地上,但很快那些血迹就干涸了,不!准确的说,是消失了!叫他疯子真是一点儿没错,莫离这样想着……丢下身后的阿胜和冯风,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正当莫离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被一双手捂住眼睛,莫离先是一惊,随即又放松下来。”阿胜,你来了。阿胜一脸阳光的笑容出现在莫离面前,莫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低下头说,”疯子怎么样了?他还好吧?你知道,我不想你们兄弟之间因为我而不愉快……希望他早点找到自己喜欢的人”,阿胜似乎有意避开这个话题,“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吧,我会处理好的,你都答应嫁给我了,他不会再纠缠你了。我也不会允许!”“走吧,回家了。”
    莫离、阿胜、冯风他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阿胜和冯风同时爱慕着总是安静略带忧伤的莫离,最后莫离选择了了阿胜,冯风的个性和莫离有些相像总是有些阴郁的样子,那种冰冷的感觉让莫离无所适从,平时一起玩的时候都感觉他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么,偶尔阿胜对自己开开玩笑做一些亲密的动作,冯风就更显得郁郁寡欢了。而相反阿胜的阳光让莫离觉得温暖,她喜欢和阿胜在一起的感觉,尤其他笑的样子,莫离总会忍不住要去揪他的脸……咯咯笑个不停。


    晚上,冯风家。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一想到莫离拒绝自己时那决绝的眼神,一想到莫离亲口承认他已经答应嫁给阿胜,心里一阵绞痛,他将头深埋下去,双手揪结住头发,顺手扯过被子裹住自己的头,这时的冯风已经完全失控了,他重重的一拳打在床上,手腕的伤口崩开,鲜血染红了纱布。看着伤口,渗出的鲜血,冯风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他的脸上阴晴不定,最后定格一个残忍的微笑,他对自己说,“阿胜,是你逼我的!”
    第二天一早,冯风去了阿胜家。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的样子,阿胜见了道:“想通了?我早跟你说过了,这世上不知莫离一个好女孩,何必非要在一颗树上吊死,如果她选择你,我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胜哥,真心的谢谢你,昨天要不是你,或许我已经不在了。以后我不会再打扰莫离了。我打算离开村子去城里发展。”
    阿胜见冯风带着一个包裹,心知他已经决定离开了,“好男儿志在四方,胜哥我支持你!,来来先别急着走,咱哥两好好喝两杯。”
    冯风以赶路为由没喝多少酒,倒是阿胜突然觉得痛快,有些贪杯。趁着阿胜小解的时候,冯风将昨天准备的东西放入了阿胜的酒中。
    阿胜看起来确实要醉了,“来,胜哥我再敬你一杯,祝你和莫离白头偕老,永结同心!”说完,一饮而尽,阿胜身体有些摇晃,举起酒杯,喝了下去。终于不胜酒力,阿胜醉倒在桌上……          

血蘑菇

    冯风的确辞别了父母,去了城里。关于血蘑菇的传说,冯风也听人说过,但那东西究竟管不管用,他就不知道了。
    莫离上午帮家里打点了一下,就去了阿胜家。当她看到阿胜醉成这个样子着实有些生气,一大早喝这么多酒,太不像话了,叫也叫不醒,看上去睡得很沉。莫离收拾了碗筷,就去地里帮忙了。
    中午回家的路上,莫离听见有村民议论,”哎,你看见没,那大柳树旁边,居然又长出血蘑菇了。”,“是吗?千万别碰那玩意儿,可邪门了……走了走了,别说了。真是晦气,好好的,咋又长出这东西……”
    莫离加快脚步,径直去了阿胜家,他居然还在睡觉,莫离推了他一把,阿胜缓缓睁开了眼。他看到莫离焦急的样子,笑着说,“喝多了。”
    ”莫离脸上的一丝紧张马上散去,换上了淡淡的冷漠,“你干嘛要喝那么多酒?”,“你知道吗?疯子走了。我早上就是陪他喝的酒,就当是给他饯行了……”说着说着,阿胜用手挠自己的背,“阿离你帮我挠挠,够不着。”然后他转过身,撩起上衣,背对着莫离。
    等了一小会儿,没反应。阿胜扭头看了一下,发现莫离皱着眉头看着自己背后,“怎么了,我背上有什么?”,“阿胜你是不是上火了?背上起疹子了……”,“先别说了,快帮我挠挠,痒得难受。”莫离伸出手,小心的挠着长红斑的位置,“对对就是这,稍微用点力。”莫离有些心急,毕竟他们还没结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如此让人看见不好。她于是使出感觉适中的力量挠了几下,忽然觉得红斑的位置有些凸起,好像会长大的样子。“感觉好多了。谢谢你,阿离”。阿胜转过身握住莫离的手看着她的眼睛,微笑着说。“你……感觉还好吧?阿胜。”莫离低下头,微微的有些脸红。气氛很好,阿胜俯下身准备亲她,莫离感觉有些不妥,撒开手退到一边,“我有些不舒服,阿胜我去外面等你。”阿胜非常了解莫离的个性,也从来不会勉强她。”好吧!”


    一路上冯风的心情很复杂。阿胜死了,莫离会和我在一起吗?村里除了阿胜,就只有我会对她好了,对!她一定会属于我!!可阿胜的死,她会怀疑到我吗?应该不会吧,我没留下任何线索,对!她没理由怀疑我。阿胜,你放心的去吧,我会替你照顾莫离的,冯风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小河边。
    “阿胜,疯子他真的走了吗?为什么都不跟我告个别?虽然我拒绝他,但我们毕竟还是朋友……“阿胜很喜欢现在的感觉,尤其再没有人来打扰他们,他觉得一切都平静下来了,过阵子娶了莫离会过上简单幸福的小日子。而现在他不想再提那个人。虽然一起长大,但冯风毕竟曾经想要抢走他心爱的女孩。这点阿胜非常忌讳,“放心吧,阿离,我听说疯子的叔父在城里做生意,他去了,一定会安顿好的。而且他临走的时候让我跟你告个别。人各有志,或许疯子在城里会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吧。“
    莫离和阿胜的婚期订在下月初一,还有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之后的日子里,莫离和阿胜各自准备着,中途没再见面。
    莫离每天都在幸福中憧憬,她想象着婚礼那天的场面该有多热闹,是啊,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真的是上天的恩赐。然而她不知道,可怕的事情在等待着她……
    关于莫离和阿胜这对新人的婚礼,村里人都是知道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庆的笑容,默默的祝福他们。可是有件事情大家觉得很奇怪,莫离的家里已经开始张罗,准备着迎嫁。而新郎家里。。。毫无动静,也不知道是搞神秘还是怎么的,从他们家门外经过的村民都会发现大门紧闭着,而且阿胜的父母也没见他们出现过。           

血蘑菇

    婚礼的前天晚上,莫离试穿了自己的出嫁的衣服,看着镜中自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忽然她听见门外有敲门的声音,父亲出去开了门,“啊?!老李,你这是怎么了?”,莫离一听是阿胜的父亲,脸上喜不自禁。一定是来商量明天婚礼的事情,不对呀。这样的事情应该提前做好准备呢呀。“亲家出什么事了吗?”过了一会儿莫离听见关门的声音,他们出去谈话了。
    半个小时后,父母回到屋里,莫离跑过去问。“爸,妈,出什么事了?”。看着父母一脸凝重的表情沉默不语,莫离心里很不舒服,她要马上知道发什么事了。良久,父亲叹了口气,“明天的婚礼取消了,阿胜他病了。”“病了?什么病?”父母对视了一眼,莫离的眼睛湿润了,她知道一定是阿胜出了大事才会影响到婚礼,她忽然冲出门外,“我要去看看阿胜。”父亲赶紧拦住了她。“阿离那你不能去,阿胜他得的是传染病。你还记得我给你讲过多年以前关于血蘑菇的故事吗?阿胜他的背上长满了蘑菇一样的东西,人已经不行了。”莫离突然想起那天帮阿胜挠背的时候看到一些红斑,起初以为只是起了疹子,没想到……夕日那个阳光的少年在自己脑海中出现的一幕幕如电影一般回放着,莫离已经泣不成声,不管阿胜变成什么样,她都要见他最后一面。但父母无论如何也不然她出去,将她软禁在家。她整整哭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阿胜的事情传开了,阿胜的父母怀着悲痛要为自己的独子下葬,村里人知道和血蘑菇有关,都没人敢上前帮忙,甚至有村民抗议:“这孩子不能下葬,必须火化掉,否则会像瘟疫一样传播的,我们全村都可能遭殃。”此话一出,阿胜的父母强忍的悲痛化作无尽的泪水,哭得死去活来……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我想没有人可以体会。因为关系到村民的安危,最后选择的火葬。
    村里的老一辈的人已经不多了,没人见过“血蘑菇”这个病到底会怎样,村子里人人自危,都担心染上这个病,阿胜的父母几乎被隔离起来,村民都绕道而行,不敢从他家门前经过。甚至隔壁的住户直接搬走了。


    莫离的父母担心村里人会因为莫离和阿胜交往过而被怀疑携带病毒,恐怕会出乱子。“阿离,你的好朋友冯风不是去了城里吗?要不你去找他吧!”此时的莫离已经稍稍冷静下来了,阿胜的死几乎带走了她的一切。但是现在事情还没完,阿胜的父母被隔离起来的事情,她也知道。村民迟早也会找到自己。父母的决定她完全理解。“让我去找疯子?”莫离想起那个被他拒绝的男人。
    S城,某个小区,房间内。冯风收拾了自己的行装,准备告辞。
    渔水村没有通信设备,冯风根本不知道那个村子现在的状况,同时他也很想知道喝过掺杂血蘑菇酒的阿胜怎样了?当然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朝思暮想的莫离。于是他决定以参加婚礼为由回家看看。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莫离不知所措。“爸,妈我们一起离开村子吧。”莫离恢复以往的淡定,将那份痛悲默默的掩埋在内心深处。“阿离啊,我们世代居住在这村子,怎么能说走就走呢,这里是我们的家,等这事过了,你再回家看望我们吧。”
    “咚咚咚……”门外响起敲门声,两位老人担忧的对视一眼,“我去看看。”
    “伯父,你还好吗?”
    “风儿,是你啊?阿离正念叨你呢?快进来坐坐。”
    正是冯风。           

血蘑菇

    听二老说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冯风带着伤感和怜悯看了莫离一眼,“阿离,对不起,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莫离还是和从前一样忧伤而又美丽。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在冯风的意料之中,“伯父,现在该怎么办呢?”
    “现在这个血蘑菇已经被当成是传染病了,我担心村民们会对阿离不利。我希望你能带阿离去城里避避风头。”
    “没问题伯父,您和伯母也一起走吧。”
    “我们不会离开村子的,风儿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和我们家阿离也是多年的朋友,伯父现在把我唯一的女儿交给你,请你一定好好照顾她!”说完老人跪在了地上。
    冯风顿时眼泪夺眶而出,赶忙扶起老人,同时心里也默默的自责,他起初只是希望阿胜消失掉,没想到会连累这么多人。
    “伯父,请您放心,我就是不要自己的性命,也会保护好阿离的。”
    莫离听到这句话,忽然想起那天疯子在柳树旁为了自己差点自杀,心中一动。
    说话间,门外一阵嘈杂。


    “莫先生,最近令千金可好啊?大家伙几天没看到她了,非常担心呐,特地来拜访。”
    隔着窗户,冯风看见五六个壮汉站在莫离家门口,来者不善。
    “我去应付,你们不要出去”莫老先生收拾起悲伤的情绪,一脸的凝重迎了出去。
    “小女现在很好,不劳各位挂心。如果没什么事还请各位离开。”
    “是这样的莫先生,阿胜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们都为这事感到难过,但是我们更为活着的渔水村村民的安危担心,令千金和阿胜曾经是恋人,我们担心她被染病,危及其他人。如果令千金没什么大碍,还请出来一见。我们决不为难”没等莫老先生回话,莫离出现在大家面前,“我很好,多谢大家的关心。”这几人仔细的打量了莫离一番,发现并无异常,为首的说道:“莫先生,打扰了,告辞。”


    回屋以后,莫离的父亲担忧的说道:“只怕他们还会再来,风儿,你们必须尽快离开,今晚就走。”
    冯风的心情有些复杂,莫离眼中的悲伤勾起了他无限的回忆,他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在河边玩耍,不慎落水,大呼救命。阿胜远远听到自己的呼喊声奋力跑过来不顾一切跳入河中救自己。而莫离有什么好吃的总不会忘记自己……如今木已成舟,他只能趁着莫离还不知道真相,带着莫离离开村子。
    好好的村子怎么就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阿胜为什么会染上血蘑菇?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阿胜一定是吃下了血蘑菇才会发病死亡,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莫离和冯风各自怀着心事沉默不语。
    晚上冯风和莫离简单的收拾行装,告别二老趁着夜色出门。走了一段路,莫离停住了,”走吧阿离,过段时间我们还会回来的。”
    “疯子,你等我下,我要还有件事情要做。”说完,不顾冯风的劝阻跑回村子去了。
    在这个熟悉的小村庄,莫离从来没有这么担心过,有种做贼的感觉,他悄悄来到阿胜家门前。事发那几天因为父母阻拦,她没能见到阿胜最后一面,如今自己要离开村子了,她心里有些愧疚想来看望两位老人。而且她坚信所谓的“血蘑菇”绝不是什么传染病,那么阿胜的父母也一定没事。          

血蘑菇

    莫离发现阿胜家的门开着,也没点灯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她壮着胆小心的走了进去,“伯父,伯母你们还好吗?”
    “阿离吗?”黑暗中从里屋传来沙哑的声音,莫离看见一星火光明灭不定,是阿胜的父亲在抽烟,屋子里有股怪味,阿胜小心的打开了灯,她惊讶的看着抽烟的男人,“伯父,真的是您吗?”莫离不太确信眼前的人是阿胜的父亲,满脸的胡渣子灰头土脸,衣衫褴褛的样子,分明一个拾荒者的模样。屋子里很乱,桌上的碗筷和残羹冷炙散发着难闻的味道。“孩子,你都差一点就是我的儿媳妇了,怎么就不认得我了呢?“还好门开着要不然,莫离非给熏死不可,她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阿离来了吗?“躺在床上的那个人起身了,摸索着朝阿离走来,莫离看着眼前的一切,想起和阿胜在一起的日子,不禁泪如雨下。”伯母,您的眼睛怎么了?“
    ”阿胜走了以后,她哭了三天三夜,之后眼睛就看不见东西了。“阿胜的父亲回答道。
    莫离迎上去握住老人的手,心中不忍,她本来是来告辞的,但现在看来,两位老人非常需要人照顾。阿离仔细看过,两位老人根本没有发病的迹象,莫离松了口气。她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村民,向大家证明所谓的”血蘑菇“根本不是什么传染病,大家不用担心会被传染,要像以前一样相亲相爱,互相帮助。”伯父,伯母你们受苦了,为什么你们不跟大家解释,告诉他们根本不是传染病呢?“


    ”伯母您能告诉我那一个星期发生了什么吗?“老人深深的叹了口气,陷入了回忆。
    第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阿胜的脸色很难看,表情很痛苦的样子,说他吃不下,一直的咳,然后吐了一滩血,我当时问到一股酒气。可把我吓坏了,村里也没有大夫,只有等到明天去城里看,然后我给他倒了杯茶喝,让他躺下休息。后来就没再咳过了。当时我以为他没事了,说到这儿,老人又开始哭泣,


    第二天一早,我和你伯父准备把阿胜送去城里,结果一看,阿胜已经断气了。当时他整个人就像变了一个人,好像浑身的血都被抽干一样,而在他的背上竟然长着许多血色的大蘑菇!
    莫离的眼睛早已湿成一片,她忽然想起发现阿胜背后有异常的那天,阿胜说过,他和疯子一起喝过酒。而阿胜当天晚上难受的时候吐出了酒,难道。。。是疯子在酒里放了血蘑菇?故意害死阿胜?除了我和疯子,阿胜那一天几乎没有接触过别人。而有理由害死阿胜的人,就只有疯子了。想到这里,莫离暗暗握紧拳头。
    当时还来不及悲伤就面临了其他的问题,阿胜的死太过于突然,首先你和他的婚事没法谈了,然后村民们如果知道阿胜是得了”血蘑菇“而死,势必要引起动乱。这传说中的东西,都只是听说过,从来没人见过,我和你伯父也担心会传染,因此在家焦急了好几天。心里那个痛苦呀!别提多难受了,阿胜的躺在床上,不敢动。很快就有了味道,这样终究不是办法,终于被隔壁人家发现了,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说话间,门外来了一群人。
    ”大家快看,莫离那丫头就在里面。“带队的矮个村民说道。未完待续(作者:龙云风,QQ:41097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