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烟火

短篇鬼故事 2022-07-30

中元烟火

    1、
    其实这个女孩究竟叫什么,小林是不知道的。只知道在七月七日那天,一场烟火,让他们相识。
    那天,懒懒的小林坐在街上,身后是一片湖水,身前是来往的行人。残阳在薄暮里渐渐消沉。
    七夕对小林来说,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日子。
    因为没有另一个人让他想念,也没有另一个人会去想念他。
    小林懒懒地坐在街边。
    所以,他只是一个看水的家伙。
    然而世事难料,你越不经意的时候,便越有故事缠身,对么?就象此刻的小林,突然被一个柔软的声音,惊入了幻梦。
    “能帮我点燃烟火吗?”


    “能帮我点燃烟火吗?”如果一个好看的女子这样问你,你会怎么答复?如果是我,一定会很乐意地效劳。可恨那天的小林,实在是懒得可以,所以他头也没抬地回答:“不能。”
    大约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拒绝吧,女孩委屈地走到一边,举着烟火,想自己燃放。
    但骨子里的胆怯,又让她一直犹豫着。
    斜眼瞧了她许久的小林,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站起身,走了过去,从她手中轻轻接过烟火和火柴。
    靠在湖边的栏杆上,小林低头一边打量着手中的烟火,一边随意地问道:“我叫小林,你叫什么?”
    那女子站在小林身边,看着小林,侧着脑袋想了想,突然古灵精怪地一笑,回答:“我叫七月。”
    “七月?”小林疑惑地念叨着。
    “嗯。”女子肯定地点了点头。
    “七月,你这个烟火很奇怪啊,上面怎么有佛像?”
    “当然奇怪啦,这个是我从天花宫偷出来的,是那些小尼姑做道场用的呢。”女子笑嘻嘻地回答。
    “汗 ̄,这也能偷出来玩?”小林抬头,湖对面的小坝上就是天花宫,每年七月,那都会有一场法会。小林回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曾进去偷过烟火。嘴角漾起一丝微笑。
    “往后站一点,我要点燃了。”他转过头冲女孩喊道。          

中元烟火

    2、
    那晚的湖边很多情侣。放完烟火后,这两个家伙也象情侣一样靠着栏杆聊天。
    “小林,你没有女朋友吗?”
    “嗯。”
    “嗯是什么意思?”
    “嗯就是没有。”
    “那你怎么不去找一个?”
    “这不是找到了吗?”大约觉得女孩的废话太多了吧,小林小小地调侃了她一下,
    “我才不是你女朋友呢。”女孩的脸悄悄红了。
    “七月,你的真名一定不叫七月吧?”这次轮到小林提问。


    “你叫我七月就是了,名字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对么?”你看,女人狡猾起来,也是很厉害。
    “你也没有男朋友吗?”
    “是的。”
    “所以一个人出来放烟火?”
    “我不知道该干什么。”
    两个家伙就这样互相提问着,并肩趴在栏杆上聊天。
    在他们的脚下,月光投影到湖面,闪烁出迷离的光彩。
    3、
    第二天小林晚饭后,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湖边。他躺在湖边的椅子上,仰望头顶的星空,七月八日的星空,灿烂明亮。小林的心里,忽然有点期望。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摇晃着脑袋,念道。
    “在求什么呢?”女孩的声音突然从椅子背后响起。
    “啊,你来了。”小林慌忙翻身坐起,头顶树木的阴影,恰好遮住了他的脸红。“还来放烟火吗?”他笑着问道。
    “没带烟火出来呢。”女孩绕过长椅,坐到小林的身边,肩膀轻靠着小林,微微地喘息。
    “走了很远的路?”小林关怀地询问。
    “不是,是因为偷偷溜出来,跑得急了点。”女孩看着小林,狡黠地做了一个鬼脸。           

中元烟火

    小林心中一荡,转过头去,不敢看她了。“你住在哪?”他问。
    “喏,就住在那。”女孩抬手,指向对面的小坝。
    “你住在天花宫里?”小林惊讶地问道。
    “是啊。”女孩笑吟吟地看着他。
    “俗家弟子?”小林小心翼翼地继续询问。
    “什么啊。我只是暂住在那。”女孩好笑地回答。
    九江的夏日湖边,总有许多卖花的孩子。就在小林和女孩闲聊的时候,一个孩子盯上了小林。
    “大哥哥,给姐姐买一朵玫瑰吧?”孩子把一只玫瑰递到小林面前。
    小林看了看玫瑰,又看了看在一旁微笑不语的女孩。“多少钱?”他问道。
    “15元。”孩子利索地回答。
    15元买这么一朵小花,小林有点肉疼。但他还是掏钱买了一枝。
    等孩子走远,他把手中玫瑰递给女孩:“送给你。”


    女孩伸手接过,在湖灯的掩映下,她脸色微红地笑着问道:“这算是什么?”
    小林装模做样地想了想,看着女孩的眼睛,回答:“第一,不能算是求婚,因为太早了;第二,也不能算是订婚,因为还是太早了;第三,也不能算是求爱,因为也是太早了,我们只认识两天。”
    “那究竟算是什么呢?”女孩摆弄着手上玫瑰,放到鼻端轻嗅了一下。
    “算是一场约定。”小林鼓起勇气,问道:“好不好?”
    “一场约定?”女孩停下手上动作,抬头看着小林:“约定什么呢?”
    “约定我们做朋友,然后再慢慢地……”


    “慢慢地什么?”女孩紧追不舍地询问。
    “慢慢地相爱,或者慢慢地忘却。”
    女孩的脸刹那艳红,眼波盈盈。她在湖灯的阴影里面,轻轻点了一下头。
    4、
    此后的几天,小林会在每天傍晚时分到湖边去。
    有时候是小林先到,有时候是女孩先到。每当女孩蓦然出现在小林视线中的时候,小林的心总是不由自主的跳快半拍,或者跳慢半拍。
    然后两人便在湖边漫步,或无言,或嬉闹。殷色的夕阳光影之中,两个人的身姿渐渐亲密。
    小林也几次询问过女孩的姓名,女孩却总是笑而不答。后来小林也懒得问了,七月就七月吧。
    只是总有那么一点不安,隐隐地埋在小林心中。
    小林觉得,这女子就象是一阵微风,来得莫名,恐怕也会去得莫名。
    而女孩显然也看出了小林的不安,每逢这种时刻,她便悄悄握紧了小林的手。
    轻轻地握着,温暖地握着。           

中元烟火

    5、
    这段微妙的感情,一直维持到阴历七月十五。
    每年七月十五这天,天花宫都会做盂兰法会,要放灯。湖边一落暮就围满了观看的人。
    有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叫‘放灯’吧?放灯就是把蜡烛塑成很多小小的莲花模样,然后点燃中间的灯芯,把它们放到水里漂流。据说,每一盏灯里,都承载着一个亡魂。
    每年天花宫的放灯,都是很大的盛会,成千上万的灯火,璀璨地浮满一湖。
    这天小林早早地就去了,依然站在他和女孩初相见的地方。
    灯还没有放,身边却渐渐挤满了人。
    小林在人群中东张西望,寻找女孩,偶尔踮起脚尖四下张望。
    就在他急得满头大汗、几乎以为女孩不会来了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小林回头,看见女孩七月正笑吟吟地站在自己身后。


    女孩握住小林的手,牵着他挤出人群,向湖边安静的坝下跑去。被女孩握着手小林,没好气地边跑边问:“带我去哪里?”
    女孩没有回答小林的疑问,一直把小林拖到坝下的湖边草地上,才松开手。
    她坐到草地上,对小林说:“如果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你要离开了吗?”小林心中隐隐一痛,眼睛紧盯着女孩。
    “我要离开了。”女孩偏过脸去,抱着双膝,眺望着对岸的天花宫:“我有非得离开的苦衷,不是我要忘却。”


    “其实我很喜欢你,真的。”女孩低声说。
    细心的小林,看着女孩的侧影,从那长长的睫毛上,他看到点点的星光。
    那是眼泪,他知道。
    “我爱你,也是真的。”他也轻声说道。
    “我也爱你。”女孩伸手按住了小林放在她肩膀上的手。
    “你现在还想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吗?”她问小林。
    “不是很重要了。”小林微笑着回答,忽然心疼。
    “不是很重要了 ̄?”女孩喃喃念着小林的这句话,眉头微微一皱。大约,她也感觉到了小林的心疼吧。
    这时岸上的喧哗声突然安静下来,对面的天花宫,传出一阵清幽的梵唱。
    一片繁密的星光,从天花宫后的水道涌向湖中,然后扩散开来,开满一湖……
    女孩和小林,静静地看着这片星光在湖波中荡漾。
    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都不再说话。          

中元烟火

    6、
    良久,湖面上的星光渐渐黯淡。
    在小林和女孩的脚下,一瓣莲花飘来,徘徊不去。女孩垂下手腕,把它捞起,递给身后的小林。
    “送给你。”女孩说。
    小林伸手接过,把它托在掌心观看。
    一刹那,象是幻觉一般,小林透过摇曳的灯影,看见烛灯的花瓣上,隐约刻着‘七月’两个字。
    小林疑惑地抬头,看着女孩的侧影:“这灯上有字。”
    “嗯,有字。”女孩回避着小林的目光。
    “是‘七月’两个字。”
    “是的,七月。”
    “为什么它上面会刻这两个字?”
    “因为这是我的名字啊。”


    “你的名字为什么会刻在这烛灯上?”小林不解地追问。
    “你这个傻瓜,到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吗?”女孩突然笑了,流着眼泪笑了:“时间到了,我要走了。如果你现在赶到天花宫,或许还可以见我最后一次。”
    说完,女孩的身影突然变得透明,随着小林掌心摇曳的烛光,一起消逝。
    7、
    “七月~!!!”小林突然象是明白了一点什么。
    他撕心裂肺地大喊了一声,伸手向女孩消失的地方抓去,却什么也没抓到。
    这时对面的天花宫,烟火染红了整片天空———法事到了最高潮。


    小林沿着湖边,跌跌撞撞地向天花宫跑去,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如果你现在赶到天花宫门口,或许还可以见我最后一次。”
    在湖边赏灯的人看见这个年轻人发狂般地奔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小林也不顾他们的指指点点,任由自己泪流满面。
    终于,他赶在法事结束之前,跑到了天花宫。
    他剧烈喘息着,扶着宫门向里面张望。透过熙攘穿梭的僧尼和善男信女,他看到,佛前密密摆放着被送来超度的骨灰坛子。
    角落中的一个坛子上面,摆着一枝已经干枯的红玫瑰。
    “算是一场约定。好不好?”
    “一场约定?约定什么呢?”
    “约定我们做朋友,然后再慢慢地……”
    “慢慢地什么?”
    “慢慢地相爱,或者慢慢地忘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