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楼第四个窗户

短篇鬼故事 2022-07-30

三楼第四个窗户

    1、
    安生活在这个城市,这个尘土飞扬的城市里。每天的日子平淡而又安静。
    清晨懒懒地起床,然后梳洗,然后去楼下用一块五的早餐,多半是一碗豆浆,一根油条。到了8点,安准时迈进办公室,坐在自己的桌子后面,有人进来,就冲他们笑笑,安知道自己的笑很好看。没有人的时候,安就捧着热茶,假装喝茶,从杯沿上面悄悄地、仔细地观察王科长的耳朵。
    那双耳朵仿佛有生命,会偶尔动一下。这是安观察三天的结果,安现在把观测课题深入了一步:在观察它们弹动的规律是否和情绪有关?当然,这些观测是秘密的,不能被任何人察觉。一个女孩老是盯着一个中年男人的耳朵看。传出去是笑话。
    安有时候也加入科室里燕子和大刘的流行前线讨论组,津津有味地侃侃服饰和发型。安对王科和张科暗地里勾心斗角的闲话也很感兴趣,偶尔也参与几句,怂恿几句。
    但更多的时候,安喝茶,悄悄地坐在窗子边,象她的名字一样———安静,并且隐藏着自己。
    安透过灰蒙蒙的玻璃看外面的城市风景,看远处如眉的青山,也看楼下叫卖的小商贩。冬天已经很深了,深得城市的行人都缩着脖子走路。


    但安发现有一个人例外,那个人不缩脖子,他抬着头,抬着眉,懒懒地舒展着身躯,站在人群中,四处张望。
    “如果说那些人流象水,这个抬头抬眉、四处张望的家伙象什么呢?对了,象一个水边的钓者。或者是在垃圾堆中寻找宝贝的小孩子吧?”
    安‘扑哧’一笑,觉得自己的比喻真是形象。
    深冬还有一些落叶。那个人伸手夹住肩头的一片,放到口袋里。
    大约是安的视线灼疼了那个人。他转头,望向了安的窗子。安仿佛看到他笑了笑,眉毛弯了一下,洁白的牙齿闪亮。
    “我被发现了吗?”安问自己,但转瞬又为自己的担心好笑,一个街上的行人,怎么会注意街边三楼的一个窗后呢?“他不过是偶尔望向这边而已。”安对自己说,并且更加放肆地打量那个人。


    那个人额前的头发很长,有一缕老是被风吹下,挡着眼睛。
    望着望着,安有点不安了。那个人并没有移动视线,一直这样望着窗子这边。
    “真的被发现了?”安低下眼眸,不敢再看他。但是那个人的奇怪举止,又吸引了安的视线。那个人斜靠着一块街道路牌,伸出一根手指在虚空中比画着什么。
    安仔细凝视,发现原来是一些字:三……楼……第……四……个……窗户,……偷窥……我…哦
    真的被发现了!安脸上一红。迅速低下头去,但女孩好胜的心又让她不甘心这么认输。她看到科室的人都在忙碌,没有人注意自己,于是悄悄伸出手指,在窗玻璃上写了一个“哼”字。不过她忘了,她写的字从外面看是左右颠倒的呢。
    那个人又笑了一下,继续写到“哼什么?”
    “不是偷窥,是观察。”
    “未经主人同意,悄悄观察就是偷窥。”
    “好吧,就是偷窥吧,你想怎么样?”
    “呵呵,偷窥到什么没有?”
    “觉得你是外地人。”
    “凭据?”
    “本地人没有你这么不怕冷的。”
    安和那个人,就这样在冬季的一个清晨,用这种奇特的方式开始交流起来。        

三楼第四个窗户

    “你叫什么?”那个人突然问道。
    “安,你呢?”安回答。
    “叫我牛牛好了。”
    “象个小孩的名字。”安笑了。
    “在悠长的岁月面前,我们都是小孩呢。”那个人也笑了。
    “你说话的口气象个哲人。”安嘲讽道。
    “哲人有什么不好?”那个人继续笑着。
    “你到这个城市来干什么?”安转移了话题。
    “来看看,找一个人聊聊天。”
    “找到了吗?”安有点好奇。
    “找到了,三楼第四个窗户。”


    “油嘴滑舌!”安的脸又红了,但心里却莫名地有丝高兴。
    “找到以后呢?”安继续问道。
    “让她陪我聊聊天啊。”那个人回答。
    “就这样聊?”
    “就这样。”
    他们之间沉默了一会,安又继续问道:“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等会就要走了。”
    “这么快啊!”安有点遗憾。
    “不过我会再来的。”那个人站直了身子,望着窗后的安,笑着写道:“不过我再来的时候,你大概会忘记了我。”
    “不会的!”安急急地写下这三个字,这么惶急,她自己都感到惊讶了。
    这时科室忙碌起来,王科递过一份资料,叫安送到局长室去。安匆匆反手在玻璃上写下一个“等”字。就离开了窗边。
    局长是个唠叨的人,接过资料后,拉着安,又闲扯了一通。等安心急火燎地回到科室。趴到窗子上一看,楼下的街上虽然依然热闹,但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走了?”安有点惆怅。
    接下来的一天,安没有再观察王科的耳朵,也没有和燕子大刘讨论流行趋势。她呆呆地坐在窗前,老是不停地往窗外看。         

三楼第四个窗户

    2、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瞬春天来了,窗外的街树也茂密起来,绿荫一片。
    街上的行人不再缩着脖子走路。安的生活平淡而又安静,在这个尘土飞扬的城市里。但在平淡之中,安的心中却多了一个人,一个抬头、抬眉、懒懒地舒展着身躯,四处张望的人。
    安后悔那时忘了询问他的联系地址和电话。但安又不后悔,问了又怎么样呢?不过是隔着玻璃的两个陌生人而已。
    真是矛盾的心态啊。
    安不知道这是不是,或者是一见钟情?安给自己心中埋了一个影子,淡淡的,却很难抹去。每天上班,坐到这扇窗前,安就会想起他,一个和安曾经在空气中,用文字交谈的人。
    这种想念莫名地让安温柔,大刘和燕子现在都说,只要安坐到那扇窗前,人仿佛就变了样。一下从散漫女变成一个小妇人。身上会散发温柔的光泽。对他们的发现和疑惑安总是笑笑。他们发现了现象,但一定发现不了那个故事。安知道。


    “这个故事,会多久才能淡忘呢?会跟着我一辈子吗?”安有点恐慌,又不恐慌,有点惘然,又有点幸福。
    她终于是有故事的安了。
    安的父母担心女儿的婚事,老喜欢给安介绍对象,以前对于这种应酬,安并不反感,可是现在,安就不喜欢了。她总忍不住拿那些人和心中的那个影子对比,然后兴趣索然。
    然而这个影子却不再出现,任由安一个人思念。
    带着这份思念安熬到了夏季,这时安远在J市的表妹来看望她,和她住在一起。
    安的表妹在工作,经常对安讲一些工作中的趣事。
    这天,表妹告诉安,不久前他们医院曾接治了一位奇怪病人,这病人临死的时候嘴里不停念叨着一句话。


    “什么话?”安好奇询问。
    “三楼第四个窗户。”表妹笑嘻嘻地回答,却没有注意到安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你说好笑不好笑,别人临死的时候都记挂着亲人,他却记挂着一扇窗户。咦!姐,你怎么了?”
    不顾表妹的惊疑,安当天就跳上去J市的火车,在J市表妹工作的医院里安查到地址,几番辗转周折,安找到墓地。
    站在冰凉的墓碑前,安没有哭泣,她静静地站着,低声说道:“希望你记得你的诺言,要来看我。”
    3、
    第二年冬天比去年更寒冷了,城市开始下雪。
    赖床的安被闹钟吵醒,推窗看见了一城的雪白。匆匆梳洗后,安在楼下吃了一块五的早餐:一碗豆浆,一根油条。
    来到单位她有点迟到。幸好王科今天不在。大刘和燕子对她努努嘴。安对他们一笑,走到自己的桌子后,例行地泡好一杯绿茶后,安坐下,向窗外眺望。
    在那块路牌下的雪地上,安突然看见大大的七个字:
    “三楼第四个窗户”。
    憋了一年的泪水,从安的眼中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