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浴缸

短篇鬼故事 2022-07-31

恐怖浴缸

    里德尔坐在办公室里,拿着一张当天的报纸,报纸上头版写着:“知情人爆料再现浴缸,警方延误出警致人死亡!”后面紧跟着是布鲁尔警长对媒体做出的官方解释,宣称绝无此事,一切都是妖言惑众。这些警察,没本事就欺骗民众。里德尔放下报纸,这类消息他看得太多了,没什么更新鲜的。他决定还是还是去找找乐子。
    红唇酒吧是个放纵的地方,里德尔经常来这里还有另一个原因。这里混饭吃的女孩三教九流,各种档次都有,当然他只物色最出色的,只有这种女孩他才有兴趣。
    今天运气不错,他刚进门就看到了一个新鲜的。这女孩显然是刚出来混的,还有些生涩,但身材容貌绝对一流。所以她刚坐下,一群男人就已经围了上来,争相请她喝一杯。里德尔微微一笑,对酒吧打了个响指:“给这位女士来一杯诱惑红唇。”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诱惑红唇是这个酒吧的招牌酒,但贵得,据说里面的成分含有82年的法国红酒,一杯诱惑红唇的价格足以在豪华酒店里吃上一顿大餐。不是所有男人都舍得用这样的方式接近女孩的。


    那个女孩终于抬起头来,越过围着的人群向里德尔微微一笑。里德尔并不像那些男人一样着急套近乎,而是礼貌的保持了一点距离,在女孩身边坐下。其他男人都知趣的离开了。
    里德尔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成功的套出了女孩的情况。女孩叫琳达,刚从外地来到本市,她从小父母去世,是哥哥把她带大的。可惜哥哥前几天出车祸去世了,女孩举目无亲,只好到酒吧里碰碰运气。
    里德尔十分满意,他需要的就是这种女孩,背景遥远,漂亮妩媚但又没有妖媚气。只有这样的女孩才能让男人为之倾倒,付出一切。那些在风月场所混迹太久的女人是很难让男人真正动心的。


    里德尔微笑着说:“如果是这样,冒昧说一句,我可以为你提供一份工作。轻松、体面,而且报酬丰厚。”女孩眼睛一亮:“真的吗?那太好了!”里德尔暗自得意:“不过我必须先对你进行一下测试,测试合格了,才能开始上班。”
    女孩迫不及待的说:“好的,好的,我愿意接受测试。”
    测试的地点选在了卡宾大酒店。里德尔让女孩晚上九点到卡宾大酒店的810号房,他是那里的VIP客户,常年包着该房间,作为他“测试”的场所。安排完后,他美滋滋的开车去了另一个地方。
    这是个环境优雅的别墅,但高高的围墙却和其他别墅看着完全不同。里德尔是这所别墅的实际主人,虽然他平时并不住在这里。他的秘诀就是保持低调,这也是虽然一直有人怀疑他但始终抓不住把柄的原因。他停下车后,从地下车库直接经密道走进地下室。他要处理一些事情。         

恐怖浴缸

    地下室里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一个女孩畏缩的站在一个角落里,在中间,两个彪形大汉正在用鞭子抽打一个女人,那女人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了。里德尔冷漠的看看:“就是她要报警吗?”一个大汉说:“是,结果还惹来警察检查别墅,好在他们没什么证据,也没找到人,就走了。”里德尔冲着另一个女孩点点头:“你不要学她,好好干,在钱上我不会亏待过你的?报警,哼,警察也不是没怀疑过我,可他们没有证据,拿我没办法,最后倒霉的还是你。谁有乱七八糟的想法,我会让她马上消失。行了,这两天都不要出去了,避避风头,后天再出去干活。”然后他转向两个大汉:“这个想办法处理掉,反正我也有新货了。”
    里德尔安心的睡了一会儿,然后打了两个电话,和客户约好了交货时间地点,看看表,快到九点了,他换了件衣服,精神抖擞的开车到了卡宾大酒店。
    里德尔打开房门,在房间里等了十分钟,琳达就来了。琳达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如同出水芙蓉一般,比起下午在酒吧来,她看上去更加清纯动人。而她的嘴唇鲜艳欲滴,让里德尔热血沸腾。他得意的想,一会先好好“测试”一下,然后一定要好好XX她,让她成为自己下一个提款机。


    琳达羞怯的看着里德尔:“里德尔先生,我们……怎么测试?”里德尔二话不说,直接扑上去抱住了琳达,在她脸上乱啃。琳达吓得尖叫,里德尔并不担心,这房间他太熟悉了,卡宾大酒店的所有房间都是绝对隔音的,而且为了保护VIP客户的隐私,连电话都没有安装,反正客户会自己带着手机的。
    里德尔亲琳达的嘴时,感到一阵甜香,他放肆的亲着,琳达似乎也知道自己跑不了了,任凭他亲吻,而且还主动的回应。里德尔得意万分。他正想有进一步举动时,忽然觉得头晕目眩,琳达松开手,里德尔直接倒在了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等里德尔恢复神智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麻醉药的效力让他昏昏沉沉的。他睁开眼睛,看到了卫生间的天花板,可他为什么在卫生间里呢?他觉得身上很热,然后他用手撑着两边想坐起来。他撑到了浴缸的边缘。


    浴缸?浴缸!里德尔像被一道闪电击中了一般,恐惧的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
    当里德尔倒在床上的时候,并没有完全丧失直觉。尽管全身软得像泥一样,眼前的东西也都模模糊糊的,他忽然惊恐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心里暗暗叫苦,难道这是哪个新兴的犯罪团伙?妈的老子今天算是阴沟里翻船了。不过他还是挺镇定的,他知道凡是用迷药的犯罪者,一般都是以钱为目的,估计不会伤害自己。他的神智越来越模糊了,但还是勉强睁着眼睛,想吓唬吓唬琳达,表明自己的地位。
    可惜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朦胧中看见琳达打开酒店的冰柜,从冰箱里取出很多冰块,铺满了洗手间的浴缸。里德尔被一种巨大的恐惧铺天盖地的压倒了,天啊,不会这么巧吧!
    女孩打开随身携带的小包,从里面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靠近里德尔,贴着他的耳边说:“先生,对不起,我也是生活所迫,有人出高价让我干这个的。”里德尔拼命的想喊:“让你干这个的人就是我的人!”可他什么也没说出来,哼哼一声就失去了知觉。          

恐怖浴缸

    里德尔伸手摸了摸身下,抓起了一把冰块,身上是光溜溜的,没穿任何衣服。他的全身一定冻麻了,所以他才会感觉热。他的面前放着一部电话,和一张纸条。尽管他比谁都清楚那纸条上的内容,但他仍然下意识的抓了起来,并鬼使神差的读了起来。
    “先生,请你呆在浴缸里不要动,冰块会防止你失血和感染。请马上拨打报警电话,紧急紧急!”
    里德尔用颤抖的手摸向自己腰的侧后方,他的手摸到了两个口子,由于冰块的作用,血已经不流了,他的手指上只有淡淡的红色。他恐惧得快发疯了,他抄起电话,想拨打自己人的电话,却发现电话提示花费不足,只能拨打免费电话和应急电话。他知道,他只能报警了,现在每一分钟都是性命攸关的!他可以跑出去求救,可如果他离开浴缸,一定会狂喷鲜血,也许等跑到前台他就没命了。他想高声呼救,但马上绝望的想到这间房间是完全隔音的。
    他颤抖着拨打了报警电话,电话铃响了好几声,他急得心都在抖。终于有人接起来了,他能听见接电话的警察打着哈欠,和旁边的同事抱怨:“大半夜的也有人报警。”然后才是对他说的:“喂,谁报警。”里德尔颤抖着说:“我,我在卡宾大酒店,我被人割了肾脏!我现在躺在一个放满冰块的浴缸里!”


    那边的警察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嘲笑道:“朋友,你知不知道我们这几天接了多少个这样的电话了?如果每一个我们都派人去看,全警局的人也不够用。这样你们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在街边交易毒品、抢劫舞厅小姐了是吧。”
    里德尔急得嗓子都哑了:“我说的是真的,请你相信我!”警察不为所动:“朋友,也请你相信我,我是不会上当的。别拿这故事来给我提神了,我有咖啡。”
    里德尔终于愤怒的吼叫起来:“你们这群混蛋,难怪会有人会因为你们延误而死亡!”警察也愤怒了:“没有那回事!我警告你,本市从来就没有出过什么恐怖浴缸、什么美女割肾的案子!纯属妖言惑众!”
    里德尔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似乎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衰弱了,全身都在渐渐失去知觉,他不顾一切的喊道:“妈的,你们这群废物!没有案子,老子的那些肾脏是哪来的?我是里德尔!你们不是一直在查我妈,我告诉你,那些案子都是我的人做的,你们不用隐瞒了,我说得也是真的!快来救我!”


    警察又愣了一下:“你说的还挺像回事的。你是里德尔?那些人的肾脏都是你割的?而你又被人割了肾脏?你说我会不会信?”
    里德尔险些昏了过去,这是什么世道,连认罪都要被怀疑,他简直在哀求了:“是我,是我,普斯特酒店里的案子,媒体没有报道过吧,如果不是我,我不可能知道吧?还有塔斯特旅馆,你们不是也封锁消息了吗,可我也知道啊。不信你们现在去林荫别墅区,第三栋别墅里,从地下停车场进去右手边有个密室,那里还有我没运走的货呢。对了对了,今天两点会有人到我别墅去提货,你们可以埋伏啊,我求求你,相信我,我真的被人割了肾,再不来车我就真的要死了。”
    警察忽然笑了:“放心吧,你死不了,里德尔先生。”
    房门被撞开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把里德尔团团包围在浴缸里。里德尔似乎看到了救星,高兴得喊:“救护车,我需要救护车和医生,止血装备!”布鲁尔警长看着里德尔,厌恶的说:“爬起来吧,死不了的。医生就在门口。”两个警察上前要架他出来。          

恐怖浴缸

    里德尔惊恐的摇着手:“不要这样,你们这些蠢货,我现在需要马上手术,缝合肾脏留下的空缺,并填充止血棉,否则我连都到不了就会死掉!”
    布鲁尔警长终于怒吼起来:“既然你这么清楚这些事,就该知道你给别人留下的生存机会有多小!那八个人我们只救下五个,另外三个都因为惊慌之下离开浴缸死掉了!”
    里德尔威胁说:“不管你多恨我,你都得先救我。即使你认为我罪大恶极,你也得先救我,至于我有罪没有,那是法庭和律师的事!否则我会让人告死你!”
    布鲁尔警长鄙视的说:“实话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没了肾脏,我想我会很高兴看着你在这里等死。可惜你那肮脏的肾脏还呆在你同样肮脏的身体里呢,你身上那两道口子死不了人,滚出来!”


    里德尔的瞳孔猛然收缩,他忽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狂喊起来:“那个女人呢,她是你们警方的人,对不对?你们警方设圈套取证,我要告你们!法庭不会采信这种证据的!”
    布鲁尔警长的身后走出一个人来,一身白衣上被血迹染红了一片:“我不是警方的人。我和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从小父母双亡,是哥哥把我养大的。那天哥哥回来很高兴的对我说,我可能要有个嫂子了。我听得出,哥哥很爱那个女孩。第二天夜里,哥哥出去了,他带着戒指,那是他省吃俭用买下的。可这一去,他就没有回来。
    是布鲁尔警官通知我的,我看到哥哥时,他已经快不行了。他告诉我,他不恨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曾经告诉他快跑,可他非要救她一起离开,结果两个人在打算报警的时候被人用药迷晕了。醒来时,女孩已经被带走了,而哥哥则躺在浴缸里,身上盖满了冰块。”


    布鲁尔警官看着里德尔:“那女孩的我们已经找到了。你这个畜生,连死人都不放过,她的肾脏你都要卖!”里德尔浑身发抖,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女孩会突然背叛他了。
    几个警察跑了进来,对布鲁尔敬礼:“警长,密室里的肾脏找的了,接货人也抓到了。这位里德尔先生的电话录音已经封存,存放到档案室了。”
    布鲁尔警官扶着琳达离开了,几个警察围在里德尔身边,等着他站起来。里德尔呆坐在浴缸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一动也不动,如果说刚才不敢离开是怕没命,那现在他才是真的不想离开了。
    因为他知道等待他未来的要比这个浴缸恐怖一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