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

短篇鬼故事 2022-08-01

冥婚

    刘大明接到父亲的电话,要他回家一趟,帮忙打理哥哥刘大军的婚礼。
    刘大明的哥哥刘大军在两年前就病逝了。
    按照家乡兴宁的风俗,刘大军是未曾娶妻而死的男子,需要配“。”“阴婚”也叫“”,即未婚男子死后,找一位死亡的未婚女子葬在一起,完成形式上的婚礼。不给死去的未婚者“成亲”,家中便会闹鬼,使得家宅不宁。受当地风俗的影响,一般老人认为自己的孩子死后尚未娶亲,坟墓也就成了孤坟,对自家的风水不好,也会影响家宅后代的繁荣。所以某家若有未曾婚娶而死的子女,家人都会托周边的风水先生或者媒婆帮忙找未婚配个阴亲。
    大儿子死后,刘老头一家都差点哭断了气。好好的一个儿子说没就没了,刘大妈更是伤心得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月。
    刘大军死时有23岁,也到了该娶亲的年龄。刘家老人就寻思着要给儿子配个冥婚,免得儿子一个人在地下孤单,也算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事。


    可是这两年来都碰不上适婚的姑娘。刘老头和老婆也是心急如焚,整天盼着哪家的姑娘突然有个不幸,也逢人便打听哪里有未婚的女尸可买。
    前两天,邻村的张媒人敲开了刘家大门,告诉他们,丰县有一家的姑娘马上就要病死了,家中很穷,母亲也在治病急等用钱,所以愿意将女儿许配阴亲。他问刘家要不要这姑娘,还带来一张姑娘的照片。刘老头看到照片中女子模样清秀、年纪也轻,便满心欢喜。双方谈妥价格3万元。虽然这笔钱数目不小,但是刘老一家爱子心切,还是咬牙答应了。
    第二天刘老头就按照张媒人的吩咐到镇上置办好了冥婚的用具,只等着“新娘子”进门了。
    刘大明虽然已在城里工作,但对家乡的这套风俗还是熟悉和理解的。他匆匆向老板请假,回去帮忙几天。


    到家后,他从父亲手里接过未来“嫂子”晓霞的照片,一看便愣住了。照片中的女子竟然和原先的同事李秋燕长得极为相像。李秋燕是一名会计,原先两人在一家时,刘大明就对她有点意思,还时常约她出来吃个饭。去年李秋燕在工作中出过一次纰漏,被老板辞退,她就去了另一个城市工作,后来两人联系就渐渐少了。
    看到照片中这个和李秋燕长得极为相似的女人就要成为自己未来的“嫂子”,刘大明感到一阵惊心肉跳。他便向父亲询问女方的情况。听说女方是丰县的,他稍微安下心来,因为他记得李秋燕家乡是在庆水。可是,过了许久,他还是疑虑重重,放不下心来。照片中这姑娘和李秋燕实在长得太像了,而且年龄也相似。迟疑了许久之后,他还是拿起了手机,拨打了李秋燕的号码。
    听筒那头传来职业化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声音让刘大明心底涌起阵阵寒意。除了这个手机号码,他就没有李秋燕其他的联系方式了。
    天底下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何况只是看到一张照片,刘大明宽慰自己。
    给哥哥刘大军配阴婚是第二天晚上。当晚7点过后,张媒人和两名男子带来了晓霞的尸体。       

冥婚

    刘家人上前查看了尸体,尸体倒也完好无损,没有发现什么伤痕。倒是刘大明心里直发怵,这晓霞和李秋燕长得也实在太相像了,只是躺着的晓霞惨白着一张脸,没有一丝血色,也令人难以把她和自己原先认识的那个面色红润的李秋燕联想成一个人。
    当晚一行人趁着夜色上山,挖开了刘大军的墓地,将晓霞的棺材放进去,这就算给他们结了“冥婚。”
    刘家父母对着坟头老泪纵横:“大军,爹妈帮你把媳妇娶过来了,以后你有伴了,和媳妇以后好好过,爹妈也就放心了……”
    上完香,烧过纸钱,仪式也就全部结束了。张媒人和运尸过来的陈姓、黄姓男子一起向刘家告别,说有事先走一步,刘家知道他们是要去分配那3万元,向他们道过谢后双方就分开了。
    刘大明掺扶着父母回到家中,两位老人睡下后,刘大明却睡不着,这一晚上他心里都堵得慌,眼前总是不断浮现出李秋燕那张红润的脸和晓霞那张惨白的脸。如果不能找到李秋燕,确认她目前安然无恙,估计自己以后是不会睡得安心了。毕竟,人家和他以前还处过朋友啊。


    刘大明想起去年李秋燕刚刚离职去新公司上班时,他还过去找过她一次,那天他也存下了她新同事小夏的电话号码。现在时间虽然已经很晚,刘大明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匆忙掏出手机,拨打了小夏的号码。
    电话那头小夏告诉他,前几天倒是听她说过要去宁德见一个网友。刘大明问及那个网友的信息,小夏说她也不清楚,只听说两人是约好周末在宁德见面。不过今天都周一了,李秋燕却仍旧没有回来上班,电话也是关机的。
    刘大明听后惊起一身冷汗,他基本上已经可以断定哥哥冥婚的新娘晓霞就是李秋燕,他连忙拨打了报警电话。


    刑警火速行动,迅速抓捕了分赃后正在宾馆休息的陈海和黄世雄。
    被捕后他们向警方交代:由于当地“冥婚”盛行,男方一般要给女方彩礼钱,一般一具年轻的女尸都可以卖2、3万元。他们2人就做起了偷盗尸体再倒卖的行当。可是女尸越来越难弄到了,两人便动起了杀人卖尸的念头。
    一天,陈海在网上认识了李秋燕,两人在网上聊了数日,李秋燕还发了自己的照片给他。陈海觉得可以杀这名女子,卖尸骨赚钱,就叫来了黄世雄共同商量。
    陈海将李秋燕骗至宁德某僻静地,让她喝下了掺了农药的饮料。李秋燕毒发身亡后,陈海和黄世雄将她装在一只化纤袋子里,打车赶到兴宁,找到张媒人,请他帮忙卖出这具女尸。事后,他们分给张媒人介绍费5000元。
    李秋燕的父母得知女儿死亡的消息后,赶到了兴宁,接回了女儿的尸骨,一家人哭成了泪人儿。警方将买尸支付的3万元追回来退还给了刘家父母。虽然这次没能为儿子配到阴亲,但是两位老人还是非常赞同刘大明的做法,因为这样买回来的凶杀案尸体和儿子葬在一起,儿子在九泉之下估计也是不会安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