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

短篇鬼故事 2022-08-03

谎言

    大山中的飞机
    骗子太多,傻子明显不够用。为了遏制这种不均衡的状态,我决定揭穿同学陈小山的谎言。这小子吹牛说,他家有一架飞机,邀请我去他家观光做客。根据陈小山这个土得掉渣的名字,我猜测,他说的一定是纸飞机。
    暑假期间,我跟随陈小山,来到了他家乡赣南山区。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我就知道上当了。这种鬼都不生蛋的地方,有飞机也没有飞机场啊。
    陈小山信誓旦旦地说:“如果你见不到我家的飞机,我把头割下来给你玩!”
    他家所在的村子很偏僻,只有零散的几户人家。小山妈妈双目失明,据说小山爸爸失踪以后,她就哭瞎了双眼。老人家非常好客,看着她摸摸索索地为我们做饭,我心里很过意不去,因为贪玩,给人家带来了多少麻烦?


    晚饭后,小山神神秘秘地说:“牛昊,昊哥,我带你去看我家的飞机。”
    虽然我非常困倦,但是想到自己肩负着揭穿谎言治病救人的艰巨任务,还是强打精神,跟着小山一起,踏着月色,走进了村庄前的大山。
    树影婆娑,夏虫唧唧。走了两个多小时,一片树林挡住了去路。小山说:“飞机就在树林里。”
    “走,进去看看!”
    绕进树林,转了几个圈,明晃晃的月光下,一架飞机停在眼前的空地上。
    真有点邪门了!我皱起眉头,问:“小山,这飞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
    小山龇着白牙笑道:“猜对了!抗战时期,日军的飞机坠落在这深山老林,无人问津。走,进去看看。”
    “好吧!”我抬脚要走,心里却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看腕表,刚好十一点。我示意小山稍等一下,紧了紧腰带,爬上了飞机顶部。
    月在中天,我的影子缩成一团,匍匐在脚下。
    仰观天象,南天紫薇暗淡,北斗七星无光,我心头一跳,一个后空翻跳了下来。小山扶住我:“怎么了,昊哥?”
    “按风水学来说,这是三煞之地,阴气太重。要想长命百岁,你以后少到这儿来!”我拽着小山的胳膊,转身就要走。
    “扑通”一声,小山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腿泪流满面地说:“昊哥,我求求你了,只有你能帮我!”
    我睁大5。76亿像素的眼睛看着他:“你跪着干啥?要我帮你什么?”           

谎言

    飞机下的秘密
    小山擦擦眼泪,说出了一个惊天秘密:飞机下面,竟然是一座唐朝古墓!
    几年前,小山的父亲为了给小山筹学费,铤而走险下了古墓,可是再也没有回来。小山求我,就是希望我打开古墓,找到他父亲的骸骨,好让他人土为安。
    我叹了一口气,人怕出名猪怕壮啊!我要不说我出生在古玩世家,小山就不会找上我了。我所在的考古系虽然人丁兴旺学生众多,但是像我这样家学渊源文武双全的青年才俊,实在是绝无仅有凤毛麟角!这两年盗墓小说流行,小山整天看得人了迷。每当他唾沫横飞地演讲那些精彩的盗墓情节时,我都会用渊博的知识,将他的谬论一一驳倒。然后在他和室友们惊羡的目光中蒙头睡去,深藏功与名。
    现在看来,小山接近我,和我讨论盗墓小说,与之后的请我来做客,都是有目的的。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小山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我怎忍心拒绝他?


    我把小山拉起来,说:“哥们儿,关于盗墓掘坟,我的确略知一二。但是我们现在赤手空拳的,一点准备都没有,你叫我用九阴白骨爪把这古墓刨开啊?”
    小山面露喜色地说:“昊哥,所有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都放在机舱里,黑驴蹄子、墨斗、一糯米、桃木剑、罗盘、八卦镜……”
    “得得得!”我打断他,“你看盗墓小说看傻了吧?现在最需要的是工兵铲和手电筒。”
    “有,都有!”
    走进机舱,里面出奇的干净,一尘不染。小山掀开一块圆形铁板,地面上现出一个圆圆的盗洞。打开手电照了照,洞口仅容一人通过,四壁光滑,斜向南方。,


    “这个盗洞挖的挺专业啊,你爸是个盗墓高手?”
    小山摇头:“这个洞是别人挖的,我爸无意中发现了,五年前,他就是从这里下去的。”
    我不再言语,拿着手电,慢慢地滑进了盗洞,小山背着他的百宝囊,跟在我后面亦步亦趋。
    地洞向下方斜伸,越往前越觉得阴冷。爬行了近一百米,终于接近了墓门。一尺多厚的大理石墓门已经被破了一个洞,我侦察了一番,猫腰钻了进去。
    钻进墓门,顿时觉得豁然开朗别有天地。举着手电筒四周查看,没发现棺椁,乱七八糟的石器和陶器摆了一堆。四周有壁画,都是一些大脸圆腰的唐代宫装美女。可以确定,这的确是唐代古墓。我们身在的地方,应该是古墓的北耳房。
    小山爬进来的时候被墓门一绊,摔了一个狗吃屎。他站起身对着墙壁踢了一脚泄恨,谁知道一脚踢出,侧后方的墙壁上竟然悄无声息地转出一个金甲武士,举着开山斧对着他后脑勺劈了下来。            

谎言

    杀入明殿
    来不及细想,我一脚把小山踹到了一边。开山斧砸中地上的石板,火星四射。小山转过身来目瞪口呆。再看那个金甲武士,也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我打着手电筒上前一看,松了一口气。这是一个陶俑,穿了铠甲立在墓壁的暗门内,小山一脚踢出,破坏了他的平衡,所以倒了下来。我回身警告小山:“你别再毛手毛脚了,想活着出去,就听我的!”小山擦了一把汗,连连点头。
    转了十几圈,也没有找到耳房和主墓室之间的通道,我不禁焦躁起来。小山突然叫了一声:“昊哥,这开山斧有问题!”
    我蹲下身看了看开山斧,斧柄扁扁的,而且犬牙交错。再回头看看那扇暗门,心里暗叫一声惭愧!暗门的侧壁有一个小孔,而这斧柄,就是打开暗门的钥匙。
    我把斧柄插进小孔里,果然天衣无缝。轻轻地转动斧头,耳房西侧的一块石壁裂开了一条缝。


    “成功了!”小山一声欢呼!
    小山闪身就要进入明殿,我扯住了他:“想死啊?墓室里封闭了那么久,不怕气体毒死你?”我脱下衬衫,当成扇子对着明殿挥舞,加速空气流通。十几分钟以后,才带着小山小心翼翼地踏进了明殿。
    “这里会不会有粽子?”小山缩着脑袋问。我又好气又好笑,“粽子?还月饼昵?就算有僵尸,也是在寝殿里。这里是明殿,相当于客厅。”
    明殿面积足有一百多平米,富丽堂皇,三彩瓷器、楠木桌椅、大小鼎炉应有尽有,奇怪的是没有看到金银器皿。我暗自感叹,这些贵族,生前极尽奢华,死了还要霸占这些宝物,简直没天理!


    根据现场的凌乱状态来看,这间明殿曾经有盗墓前辈进入,莫非就是小山的爸爸?
    我和小山背靠着背,一步步向明殿中央走去。盗墓,最危险的不是寝殿里的粽子,而是明殿中的机关暗器。出乎意料,我们并没有遇到任何机关。估计,那些机关已经在几年前被小山的爸爸破解了。
    明殿正北的墙壁上,有一块巨石,颜色花纹和质地都与四周壁石大不相同。我研究了半天,对小山说,“你爸就在巨石后面!”
    小山一脸惊愕:“你能确定吗?”
    “确定!这里本来没有这块巨石,是一个通道。我分析,你爸进入寝殿以后触动了机关,这块巨石落了下来,堵死了通道。”
    小山看着巨石,潸然泪下。
    我摸着下巴:“我想不通的是,明殿里这么多古董,你爸随便拿一点,都可以富贵一辈子了。他为什么还要进入寝殿?”
    “这个……我也不知道。”小山支吾了一声,“昊哥,你有办法进入寝殿吗?”            

谎言

    公主幽灵
    我一边查看四周一边卖弄:“根据墓室的规模和壁石上的龙凤花纹来看,这是唐代皇亲之墓。三煞之地,葬女则吉葬男则凶,所以,墓主极有可能是某一公主!既是公主之墓,寝殿上必有十二重楼。现在通道已经被封死,要进入寝殿,只有通过十二重楼了。”
    “昊哥果然高明!”小山一脸崇拜。
    震住你了吧?我心中一乐,看了看腕表,走到明殿西南角。西南角上并无异常,一架红木屏风靠墙而立。我招呼小山:“把这个屏风移开。”屏风沉重,我和小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移开了二尺。
    不出我的所料,屏风后面现出一道楼梯!
    楼梯可容两个人并行,向上蜿蜒盘旋。台阶用鸡血石铺成,在手电筒的光照下,猩红诡异。
    “昊哥,你真神了,看~看手表就知道这里有楼梯?”
    “我的手表是多功能的,里面有个罗盘,笨蛋。”我指着楼梯,“从这个楼梯可以进入十二重楼,走吧。”
    小山迟疑了一下:“你能确定吗,昊哥,会不会搞错?”
    我踏上楼梯头也不回地说:“三煞之墓,唯有明殿西南角才属于生门,如从其他地方进入寝殿,则非死即伤。你爸被困死在寝殿,就是个例子。”


    小山跟了上来,说:“好吧,我就跟着昊哥走,大不了,我就死在这儿陪我老爸。”
    我气急败坏地转身:“闭上你的臭嘴!这里也可以乱说话吗?你想陪你老爸,我可不想。”
    小山讪笑着想说话,我却向下冲了过去,把他撞一个踉跄。
    还是迟了一步,人口处的屏风,被人推回了原位。“咔嚓”一声响,屏风竟然和石壁铆合在一起,我用肩膀顶了顶,纹丝不动。虽然我神目如电,也只看到推屏风那人的一个侧影,来人蒙着脑袋,身躯娇小,似乎是个女人。
    墓室里怎么会还有人?难道是公主幽灵?她把屏风推过来堵死出口意欲何为?
    “怎么办,昊哥?”小山一脸惊恐。
    我冷笑一声:“一道屏风就想把我堵死?走,上楼梯,进了寝殿以后,我自有办法!”
    小山胆气大壮,跟着我拾阶盘旋而上。走了几十步台阶,一转角,抬头,却发现一个人居高临下坐在台阶上,两只黑洞洞的眼睛瞪着我们。


    小山惊叫一声转身就逃,我也是头皮发麻双腿打颤。
    但是那人却一动不动,对我们的出现熟视无睹。我举着手电筒一步步逼近,看清楚了,原来是个死人。
    这人虽然保持着坐姿,但身上的皮肉早已荡然无存,彻底白骨化了,因为他还穿着衣服,戴着帽子.所以刚才才会把他看成一个人。
    小山哆哆嗦嗦地折回来,凑上前看了半天,突然跪在台阶上叩头不止:“爸,儿子不孝!今天终于找到你了……”
    “这就是你爸?”我问。
    “是的,是我爸,昊哥你看,我爸左手断了两指,右手大拇指上有个玉扳指,他一直都戴着的。”
    我看了看那具白骨,确实如小山所言。
    小山抹了一把眼泪:“昊哥,既然我爸的遗体已经找到,就回去吧,这里毕竟有些……”
    我点点头:“回去吧,我们先想办法弄开那个屏风。然后我守着出口,你回来背你老爸。”
    “就这么办!”小山答应一声,率先往下走去,我看了一眼白骨,眼中一阵湿热,叹口气,跟了下来。
    往回走了三分钟左右,一转弯,前方又有个人,背对着我们,坐在台阶上。
    小山惊叫着转身,差点把我撞倒在地。“稳着点,别怕!”我大喝了一声,顺便给自己壮壮胆。            

谎言

    千转悬魂梯
    我和小山轻轻地绕到那人身前,两人同时呆住了。
    那人,还是小山的老爸!
    “怎么会这样?”小山几乎要哭了,“我爸不是在我们身后吗?”
    我揉了揉太阳穴,隐约知道怎么回事了。我皎咬牙说:“先别管这个,往下走!”
    往下又走了三分钟左右,一转弯的前方,还是小山的老爸,背对着我们,坐在台阶上。
    小山“扑通”一声跌坐在地,直愣愣地看着我。
    我反而平静下来,说:“小山别怕,这楼梯是墓中的机关,叫做干转悬魂梯。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也是最复杂的迷宫,更是古墓中最棘手的机关。踏上悬魂梯的人,很少有能走出去的,只能在这里转圈,力竭而亡。”
    “那怎么办?你能破解吗?”


    我摇头:“就算把写盗墓小说的都找来,也破不了悬魂梯。”
    小山哭了出来:“那我们岂不是死定了?你说西南角是生门,这下,变成求生无门了。”
    “那也不一定。”我“嘿嘿”一笑,“有两种办法可以出去:一是出口处有人接应,移开屏风,用灯光指引我们;二是在悬魂梯上找到寝殿入口,从寝殿里逃生。”
    “可是?”
    “别可是了。出口已被堵死,第一种方法不行,只好用第二种了。”我把小山拖起来,“走,上去找你老爸。”
    小山不解地指着下方他老爸的脊背:“我老爸不是在这儿吗?”


    “你爸给你指路,肯定是面对你的吧?所以,我们必须从正面去请教。哈哈。”
    往上爬了几十阶,迎面又遇上了小山老爸。我跪下来拜了拜:“老人家,保佑我们,给我们指一条出路吧!”盗墓界中有一种,死于悬魂梯的人,死后会指出悬魂梯的破解机关所在。后来者如有福禄,就可以逃离生天。
    白骨的左手搭在膝盖上,食指指向西侧的石壁。顺着他的手指看去,石壁上镶嵌着一面小小的铜镜,铜镜中央有一个小小的锁孔。
    我从脖子上取下一面小小的八卦铜镜。这枚铜镜与众不同,它有一个一寸多长的柄。我爸请博物馆的朋友们鉴定过多次,谁也看不出端倪。倒是我二叔坚持认为,这是开启诸葛八卦锁的钥匙。可惜我二叔失踪很多年了,要是他在这里,或许能破解这个悬魂梯。
    我把铜镜钥匙拿在手中,冷汗淋漓,举棋不定。八卦锁奥妙无穷,万一开错了,就会引起连锁反应,整个墓室将轰然倒塌。           

谎言

    诸葛八卦锁
    “怎么了,昊哥?”小山问。
    “有硬币吗?”我说。
    “有。”小山摸出三枚硬币递给我。
    “丢在地上。”
    小山把硬币丢在地上。
    “捡起来再丢。”
    小山猜不透我的心思,只是照做。反复十二次,我让他停了下来。从硬币上看,运气不错,得了一个下坤上坎——比卦。比卦的卦象说:顺风行船撒起帆,上天又助一蓬风,不用费力逍遥去,任意而行大亨通。
    这样,我还等什么?
    我轻轻地将铜镜之柄插进了锁眼,在镜面的坤位和坎位用力一按。
    石壁上光影缭乱,一阵细碎的轻响,眼前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三寸多深的凹洞。
    凹洞内,依然是一面铜镜,镜中有锁眼。只是这个比刚才的要大的多。


    如法炮制,反复开启。
    当我开启第九个八卦锁时,一声巨响,眼前的石壁轰然坍塌,露出一块人形洞口。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隔着洞口朝内望去,一口巨大的白玉石棺,横在寝殿当中。
    “可以进去吗?”小山问我。
    “进吧!”我挥了挥手,和小山一前一后跳下寝殿。寝殿面积不大,三十来平方米,除了一口巨大的玉石棺,别无一物。我们慢慢向前移动,打量着四周。
    眼前一花,石棺后面突然跃起一个长毛怪物,手持砍刀扑向了小山。我心里大喊糟糕,还真的遇上僵尸了!


    “当心!”我大喝一声,抡起工兵铲迎了上去。谁知道那怪物砍向小山的一刀竟是虚招,身形一转,砍刀对着我脑袋劈了下来。
    避无可避,我双手举起工兵铲向前一挡,同时飞起一脚踢向怪物的前胸。怪物中我一脚,惨叫一声向后倒去,他手中砍刀把持不住,也飞到了一边。
    会叫唤?原来不是僵尸,是个人!看在跌坐在地的怪物,我抡起工兵铲朝他头上削去。小山却猛地扑过来一把抱住了我:“昊哥,我怕!”
    我顺势一扭一带,将小山掀翻在地,膝盖顶着他的脊梁,倒背他的双手,撕了他的衬衫,把他捆了起来。整套动作,迅雷不及掩耳,一气呵成。
    “昊哥,,你疯了?”小山挣扎着大叫。
    怪物捂着肚子,费力地爬起来,我补了他一脚,他很不情愿地又坐下了。我把小山拖到怪物身边,冷哼着说:“装!接着装!我看看你们父子俩,能耍出什么把戏!”          

谎言

    本是同根生
    小山哭丧着脸:“昊哥,你都知道了?”
    我点点头:“一进明殿我就知道!那么多瓷器,随便拿一件都够你学费了,你爸进寝殿千什么?悬魂梯上你对着白骨认爹,我就更加怀疑。那具白骨是谁你知道吗?那是我二叔!二十年前,我爸逼着他自断两指,要他发誓永不盗墓。没想到,他竟然死在这里了。”
    “昊哥你原谅我吧!我也是救父心切啊。”小山泣不成声,“我爸五年前被困在寝殿,不见天日。我和我妈想尽一切办法,从南耳房打了一个一寸粗细的虫洞,用软管传送食物和水,来维持我爸的性命。五年来,我们不敢声张,只好默默地寻找奇人,想着有朝一日打开寝殿,救出我父亲。刚才抱着你,我不是想加害你,而是怕你伤害我父亲啊。”
    我沉默一下说:“小山,我俩的相貌,是不是有些相像?”
    小山一愣:“是啊,很多同学都这样说,说我们像亲兄弟。”
    “你是不是B型RH阴性血?”我又问。
    “你怎么知道?”小山的嘴巴张成了0型。
    我苦笑道:“我也是。其实你是我二叔的儿子,我来这里不是为了看飞机,而是调查你的身世。”我掏出一张照片,“这是我二叔年轻时的照片,你看看你,是不是跟我二叔长得一模一样?”
    “咳……”
    那怪物开了口,含糊不清地说:“小山,外面那具白骨的确是你父亲。”他咳了几声,“十八年前,你父亲带着三岁的你,来到我们村子,跟我做了朋友,合伙盗挖这座古墓。可是他却死在悬魂梯上,咳咳……我在这里一关五年,守着死公主过了一千多个日夜,终于想开了。能活着就好,要那么多金银干什么?”


    “扑通”一声响,人形洞口又跳进来一个人,却是小山的瞎眼妈妈,我手持工兵铲冷眼以对:“老人家,你这副隐形眼镜,价格不菲吧?”
    小山妈妈“嘿嘿”一笑,揉掉了隐形眼镜,犀利的眼神看着我连连点头:“小伙子好眼力,不愧是盗墓世家。”
    “过奖!”我谦虚一声,“推上屏风堵住悬魂梯出口的也是你吧?”
    “是的。”小山妈点点头,“置之死地而后生,不这样,你们进不了寝殿,我也就救不出老头子。”
    我看了看小山,又看看他的养父母,问:“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办?”
    老头子颤巍巍地爬起来:“能再见天日,粗茶淡饭就是天大的幸运了。小伙子,墓里的财宝全给你了,我分文不要。”
    “家父严令,不取分外之财。”我摇摇头,“走吧!”


    小山的养父母带路,我在后面看着他们。爬上洞口,我和小山又对着二叔的尸骨拜了几拜。小山说:“哥,把我爸……不,把我父亲的尸骨带上去?”
    我垂泪道:“就让二叔在这里长眠吧。今夜寝殿已破,三煞风水荡然无存。二叔埋骨此地,你日后必有福荫。”
    小山养母进悬魂梯之前,在入口处放了一只电筒,顺着灯光,我们走出了悬魂梯。回到北耳房,我把开山斧插进暗门侧壁,从小山的百宝囊里取出长绳,栓紧了斧头,顺着盗洞回到机舱。此时天已拂晓,我一拽长绳,地下雷鸣一般的响动!
    “快跑!”
    我带着他们跳出机舱,冲进了树林。
    跑出百米开外,再回头看时,那架飞机在巨响声中陷入了地底。
    尾声
    我识破了小山的谎言,却隐瞒了另一个谎言。
    我猜测,二叔进悬魂梯之前,和小山的养父母有约定,让他们在入口处接应。但是小山的养父母为了独占宝藏,推屏风堵死了悬魂梯,害死了我二叔。
    我不能让小山活在仇恨和纠结之中,所以,我只好沉默。
    我打电话告诉老爸,老爸给我说了另一个秘密:小山的头顶上有一颗血痣,俗称天目。如施法得当,天目一开,就可以洞察地下所有宝藏。长有天目的人就是盗墓天才,千年不遇。
    这么说,这对夫妻害死我二叔,就是为了得到小山,利用他的天目?
    回到学校,我趁小山不注意,在他头顶上拍了一砖,拍得他头破血流。医生给他缝针的时候,顺手割了他的血痣。这样,他就做不成盗墓贼了。
    “哥,你为什么要砸我?”小山问。
    “嘿嘿,这个嘛……”我挠挠脑袋,看来,还要编一个谎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