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拼凑

短篇鬼故事 2022-08-04

人体拼凑

    疯子
    大多数的故事都会发生在夜晚,而这样的夜晚肯定是月黑风高,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出现……
    今天就是这样一个夜晚。
    徐咩从网吧回来,此时已是,这条路他很熟悉,每天都要走上几遍。前面是小树林,从小树林中穿过去,再绕过一个小湖,就到楼下了。
    可当徐咩走到小树林的时候,就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树林两旁的草丛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哗哗”作响。徐咩不敢多想,加快脚步赶路。
    一只黑猫出现在徐咩前面,不断地用爪子挠着树下的泥土,应该是在挖东西。
    徐咩的注意力被黑猫吸引住了,他看向黑猫,想看看黑猫能挖出什么来,是半截老鼠,还是一根胡萝卜?
    黑猫挠着挠着,果然,一个东西露了出来。夜色有点暗,徐咩看不太清楚,不过当黑猫完完整整地把那个东西叼出来的时候,徐咩看清了。


    那是一根手指。
    顿时,徐咩感觉脊背发凉,他甚至可以想象到下一刻黑猫会拦在他面前说:“既然你已经看到了,把你的手指也留下来吧。”
    这事太怪了,徐咩不敢再看下去,他想跑时,四周出现一群野猫,有几只猫的嘴里都叼着一截手指,其中一只猫嘴里叼着一只耳朵。
    徐咩的腿在发抖。
    我感觉我该出现了。
    我从树后走了出来,猛地抓起一只野猫,一把夺过它嘴里的手指头,然后一只接一只地将所有猫嘴里叼的东西拿过来,这个过程中,没有一只猫逃跑。
    徐咩瞪大眼睛看着我骂了一句:“你这个疯子!”
    我瞪着通红的双眼朝他走去,“嘿嘿”一笑说:“晚餐还不够,要不你送我一些?”


    徐咩跑了,跑得很快。
    不过我明天还要去找他,我要揍他一顿。
    我拿着从猫嘴里抢来的那些手指、耳朵,转向了树林深处,拐了几个弯之后,停在一棵歪脖子树前,像敲门一样,敲了敲树干。
    突然,我感觉背后一阵发凉,猛地转过身,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女人只有半个脑袋,另外半个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啃掉了一样。一边挂着一个胳膊,另一边少了一条腿。而仅剩的那一只手上也是光秃秃的,没有半根手指。
    我说:“又找到了几根手指。”
    她说:“你帮我就是帮你自己,因为害我们的人是同一个人。”
    我离开了树林,回到食堂外的那个草堆,这儿是我的“家”。
    徐咩没有说错,我是个疯子,至少在全人眼里我就是一个疯子,每曰疯言疯语,到处乱跑。有学生告发,校领导知道了我,想把我送进精神病院,但送进精神病院这笔钱谁出?我是个孤儿,况且我也没干过什么坏事,只是到处走来走去,所以时间久了,大家也都习惯了。
    没有人生下来就是疯子,当然我也不是。一年前我还是一个大一的学生,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人体拼凑

    疯子的调查
    我睡得正香,感觉有人碰我,睁开眼睛一看,是以前的同学——张良。
    我傻笑起来,对他装疯卖傻。
    “别装了,我知道你没有疯。”
    我还是“嘿嘿”地傻笑。
    他说:“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帮你。”
    我再次摇头。
    他说:“你不相信我?”
    我抬起头,看着他说:“我就是一个疯子,疯子和正常人的区别就是他们看到的世界不一样,疯子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
    他走了,而我也要起来,我还有事要做。
    再次见到徐咩,他的脚踩在一个男生身上,那个男生很瘦,在他的脚下没有半点儿反抗。
    徐咩看见我走来,先是一愣,紧接着恶狠狠地说:“你这个疯子,快滚,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揍!”
    我继续向他走去。
    他抬起踩在男生身上的脚,露出不可一世的表情,冲着我挥了挥拳头。
    下一刻,我飞快地冲过去,一把揪住他的头发,猛地向地上甩去,他的头随着我那一下猛甩,重重地磕在地上。接着我一脚踩了上去,就像他踩着那个男生一样,踩在他的身上。


    我冷笑一声:“以后不要再欺负人了,不然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我转身刚要走,那个被他欺负的男生拦住我,说:“谢谢、谢谢你,你是好人。”
    我笑道:“我只是一个疯子。”
    今天的“工作”完成了,我还要去解决自己的事儿。
    我来到405,进去的时候,教室里一群学生在聊天,我的出现破坏了他们聊天的兴致。
    一个同学站起来说:“疯子,你来我们班干什么?快滚!”
    紧接着站起来的人越来越多,都在喊“疯子快滚”。
    我没有理会他们这种不屑的表情,疯了这么久,我见得多了。我说:“我找李伟。”


    一个矮个子男生站起来说:“我就是李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点点头:“我们出去说吧。”
    李伟正要跟我走,有同学说:“李伟,别理他。”
    李伟笑了一下说:“我去去就来。”
    走到外面,我看四下无人,便对李伟说:“你是茅山弟子吧?”
    他一愣,有些惊讶,随即点了点头。
    我说:“可以给我写几个字吗?”
    “写什么?”他问。
    “就写‘今晚八点’。”
    他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按我说的做了。
    纸上写着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今晚八点。
    我看了看,点点头,说了声谢谢,转身就走。他不知所措地看着我,最后也没说什么。
    我还要去见一个人,他叫赵尚。
    见到了赵尚,他对我的态度和别人不一样,挺随和的。我问:“你是龙虎山的弟子吗?”
    他点点头。
    我让他写几个字。
    他写了,我看了,谢过之后我转身离开了。
    回到家,我要好好休息,晚上好继续行动。
    可草堆上有张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字:你在调查我!信不信你会死得很难看?            

人体拼凑

    马铃薯蛊
    夜晚,我来到那片小树林,四下无人,偶尔有几只蝙蝠飞过。
    我打开包,拿出几条死鱼扔在地上,然后又掏出几张符纸点燃,纸灰散落在死鱼身上。我念完几句生涩难懂的咒语,没一会儿,一群野猫跑了过来,争先恐后地抢着地上的死鱼。
    野猫吃完死鱼后,迅速地散开,跑进了林子里。
    不能只靠这些猫,我自己也要去找。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手指闻了闻,深吸一口气,然后把手指装进口袋里。
    我不停地用鼻子四处闻来闻去,不一会儿果然闻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味。
    那是一棵树下,明显有挖动过的痕迹。我用手扒开上面的土,挖了进去,挖着挖着挖到了一个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截断臂。
    我一笑,又找到一部分残肢,离真相又进了一步。
    还是那个地方,歪脖子老树,我敲了敲树干,那个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又出来了,我把找到的胳膊扔给她,然后转身就走。


    今天的事做完了,我该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我是被人叫醒的,还是那个人——张良。
    他看着我说:“这几天我在跟踪你,发现你到处找人,而且是找懂得道术的人。”
    我点头:“那又怎样?”
    “我只是想帮你。”他说。
    “谢谢,我很好。”我推辞着说。
    他依然没有放弃.说:“你要相信我,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我想了一下说:“我被人控制了。”
    “控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知道蛊毒吗?我中了蛊毒。我中的这种蛊毒叫‘马铃薯蛊’,有人在马铃薯上下了蛊,我吃了马铃薯,就中了蛊毒。中了蛊之后表面上看不出异常,但只要下蛊的人念动咒语,我的全身就会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咬一样,痛痒难忍!


    那个人一直利用我帮他办事,只要我不从或者没办,他就会念动咒语。他让我去做的那些事都是打人,我经常会接到他的指示,去帮他打不同的人。最重要的是被谁控制,听谁的命令我都不知道!”
    “那你就这样到处排查学校里那些会一些道术的人?”
    “没错,想要下蛊,一定会道术,所以这半年来我一直在查这事,虽然已经查了很久,但还是没查到是谁在控制我。”
    张良听后笑了,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说:“如果我告诉你,我也会道术,你信不信?”
    我有些惊讶。
    他笑呵呵地说:“我确实会一些道术,我可以帮你。”
    我点点头,刚才的顾虑变成了惊讶。我笑着说:“要不你也写几个字?”
    他点点头。我说:“你就写‘见到徐咩’就行了。”
    他在纸上写了出来,我看着纸上歪歪扭扭的字,皱起了眉头。片刻,眉头舒展开来,我也一笑,说:“我相信你。”            

人体拼凑

    杨柳封阴阵
    昨天“那人”交给我的任务就是揍徐咩两顿,第一顿已经揍完了,今天还要去揍他一顿。
    见到徐咩的时候,我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他的脚下还是踩着昨天的那个男生,看到我转身就要跑,我连忙喊道:“你别跑,我不揍你。”
    他站住了,回头说:“大哥,我错了,别打我了。”
    我笑着走过去,说:“我不是说了嘛,不揍你。”说着一个巴掌就扇了上去,他的脸上顿时留下一个红红的手印儿。
    他倒在地上,哭着说:“你不是说不揍我了吗?”
    我说:“昨天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欺负人了吗?”说着我一顿猛踢,他的身上、胳膊上、头上,到处都留下了我的鞋印。


    我离开了,那个被欺负的男生紧跟着我,说:“大哥你真是好人,以后我不给他保护费了,我把保护费都给你。”
    我笑着摇了摇头,那个男生又说:“一看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猜你是警察,来做卧底的,所以才装成这样。”
    我问:“你怎么天天都被欺负啊?没想过要反抗吗?”
    他咬牙切齿地说:“不,我一直在反抗!”
    我转身向我的“家”走去,他一直在跟着我,他说以后跟我混了。
    我想了想,说:“好吧,这两天我确实有些事儿,正好需要个帮手。你叫什么?”
    “我叫黄琦。”他说。
    傍晚,我带着黄琦走进树林。和昨天一样,我扔出死鱼,烧了符纸。猫吃了鱼,再次散开。
    等了半天,一只猫跑了回来,好像是示意着我什么。我跟着猫走去,来到一棵大树下,猫停了下来。
    不用挖我就知道里面埋的是什么。
    还剩最后一条大腿。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个部位我都是从树下挖出来的,而这些树……
    我抬头仔细地看了看眼前这棵树,是杨树,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杨柳封阴阵!
    杨柳封阴阵是一个夺魂守魄的困灵大镇,恶毒无比,那么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要用这种大阵对付她?
    我把那条腿收好,带回了草堆。
    这一次我没有把腿给她。
    好像快接近真相了。           

人体拼凑

    这是真相
    我让黄琦去告诉张良: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了,让他今晚八点去302教室找我。
    黄琦回来后,我对黄琦说:“今晚,你要是看到我发生什么意外,就冲进去帮我。如果没死,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黄琦点点头,我要闭目养神,迎接今天晚上的大战。
    晚上八点,我已经坐在了302教室里,所有的灯都开着,而黄琦则躲在教室外面。
    果然,八点一到,有人推开了门。
    开门的那一刻,从门上掉下来一堆黑乎乎的东西,是纸灰。
    果然是张良,他看到一堆纸灰从天而降,显得有点儿措手不及。趁着纸灰还没有落尽,我抽出木剑冲了过去,一剑刺在他的胸口,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我就把一张符纸贴在了他的头上。
    这时,他撕下符纸,怒气冲冲地问:“你这是干什么?”
    我冷笑一声:“我已经查到了,控制我的人就是你,我也不想怎么样,你解了我的蛊毒,我们从今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他摇头:“不是我,我是来帮你的!”
    我没有听他说的话,而是拿出一根绳子,迅速地将他的手脚捆了起来。其实昨天我看到他写的字时,就很怀疑了。他写的字和我接到的纸条上的字迹明显不一样,但我看得出,他是故意改变了字迹,我查了一下他以前写过的字,明显不一样。


    绑好后,我掏出一把刀,说:“如果你不给我解咒,我就杀了你!”
    还没等他说话,我浑身就如同爬满了蚂蚁一样,痛痒起来,这种痛痒是钻心的。我痛得满地打滚,边滚边大喊:“黄琦,快进来!”
    门开了,黄琦走了进来。
    “快,快打晕他!”我喊。
    黄琦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拿出木棒打在张良的头上。张良头一歪,晕了过去。
    可我身上那种痛痒的感觉还没有消失,很多皮肤都已经发黑了。我艰难地抬起头看着张良,他的确昏过去了,那么是谁在念咒语?
    我回头,发现竟然是黄琦,此时他的嘴唇轻微地颤抖着,我敢肯定,咒语是他念出来的。


    他得意地笑了:“没想到是我吧?”
    身上不痛不痒了,我狼狈地趴在地上,喘着粗气问:“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他冷哼一声:“你们所有人都欺负我,我被欺负的太多了,我要报仇!”
    我摇头:“我不是帮你了吗?我没有欺负过你啊!”
    “哼,你们没有一个是好人!你帮我,那也只是你的任务。还记得你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吗?那时候你不认识我,但我经常看见你,你带着一群小弟,看谁不顺眼就揍谁。我只是在路边看了你一眼,你就让你的小弟揍了我一顿。你肯定早就忘记这件事了,但我记得。我要报复,不止要报复你,我还要报复那些欺负人的坏人!我的道术不能直接对付人,却能控制人,所以我选择了控制你。养一条好狗,可以帮我做很多事情。”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以前我确实是那样的人。
    我说:“放过我,我已经改过自新了。”
    “等到失去后才知道珍惜,这样的人是不值得可怜的。”
    在他眼中,我只是一个可怜人。
    “我要在你体内再下一个蛊,以后你将会完全服从于我。”说着他拿出一只黑色的甲虫,放在了我的嘴边。
    甲虫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一步步地朝我嘴里爬来。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个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人体拼凑

    又是谁
    没想到张良站了起来,不知道他的头怎么那么硬,挨了那么重一下还一点儿事都没有。而且绑着他的绳子就像腐烂了一样,被他轻而易举地挣脱了。
    “我在少林寺练过铁头,所以没事儿。”他回答了我的疑问。
    他接着说:“黄琦,那些人欺负你是他们的不对,但如果你和他们一样,用卑鄙的手段去控制他们,那岂不成了和他们一样的人了吗?”
    “这……”黄琦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说,“如果我不这样做,他们还会欺负我的。”
    “我保证他们已经改过自新了,放他们一马,也放自己一马。”
    我从前怎么没感觉到,张良说的话都是这么有道理。
    “我、我不知道!”说着黄琦抱着头,一脸痛苦的表情。此时他不是魔鬼,而是个被欺负的小男生。
    “解了他的蛊吧,我保证以后不会有人再欺负你。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把蛊下在我体内。”
    “不用了,我信你。”黄琦咬着牙说。
    说完他从身上拿出一个布包,打开布包,里面是一块木块,顿时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他把木块拿到我的鼻子前,一股刺鼻的味道钻进了我的鼻子里。紧接着我一阵恶心,胃里翻江倒海,猛地吐出一大堆东西来。
    那堆恶心的东西竟然是一堆黄乎乎的虫子,虫子还在蠕动着,好像不习惯暴露在空气里一样,很快就冒起了白烟,紧接着不动了。


    “你的蛊已经解了。”他说。
    我笑了笑,想要说感谢,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看向张良,问:“你之前为什么不解释?”
    他苦笑道:“你给我解释的机会了吗?”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以后大家就都是兄弟了。”说着,我将手伸向黄琦。黄琦犹豫了一下,握住了我的手。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办。说着我和他俩告辞,一个人回到了草堆。
    今晚,还有一个重要的事,就是我要把她的身体拼凑起来,也算有个了结。
    她是一个可怜的女生,死了多少年、怎么死的谁都不知道,而且她的很残破,全身不知道被分成了多少块,每一块都被藏了起来。尸体不全的人灵魂也是不完整的,这样的灵魂投不了胎。要不是我用通灵术去搜寻她的残肢,她的身体将会很快腐烂掉,那样她就彻底完了。
    本来,我拼凑她的尸体并不是想要帮她,或者是让她转世投胎,而是我需要一个傀儡,替我卖命、干活的傀儡。


    不过我现在不需要了,我要把她拼凑好,让她去投胎,然后我去过我的崭新生活。
    进入树林,那棵歪脖子树前,我见到了她。我把她那条腿扔了过去,她捡了起来,安在腿的位置。我看见她全身冒出一股黑气,紧接着,一个崭新的她出现了。
    “可能害你的人和害我的人不是同一个人,一切怨念都放下吧,我超度你去投胎。”我说。
    她笑了:“我说过要投胎吗?你这个傻瓜,难道不知道之前为什么有人把我的身体拆散,埋在各处吗?”
    还没等我回答,她接着说:“我刚复活,需要补补,你就给我吃了吧!”
    笑话,大爷我是天星派的,没等她动作,我几张符纸就扔了过去。
    可没想到,符纸扔出去后竟然都被她接在手里,符纸失效了。
    她狰狞地看着我:“当初我死后变成怨灵,有一个死和尚封印了我,你却好心把我放了出来。此时我的怨气更重了,你这点儿道行怎么能打得过我?”
    她阴笑着朝我扑来。
    晚了,棋差一招,跑,估计也来不及了。
    突然,我的旁边闪出两个人影。
    “加上我们呢?”
    尾声
    一番梳洗过后,我呆呆地看着里的自己,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样子了,这是我新生活的第一天。
    我走到外面,看着明媚的太阳露出了笑容。
    “老子揍死你!”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我回头,有一个男生在欺负一个比他弱小的男生。
    “最强‘英雄联盟’在此,你还敢欺负人?”我们三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