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头

短篇鬼故事 2022-08-05

美人头

    那是10年前的一天,正在午休的我,忽然被手机电话惊醒,我有几分愤恨的打开手机一看,是爸爸的电话。“小壮,你二奶奶没了。当时心里立马一凉,在我脑海里,对二奶奶的印象也就是停留5、6岁的阶段。爷爷是东北人,年轻的时候随着党闹起了革命,由于从小识文断字,不久就在部队里担任了教导员的职务。解放前随部队南下,来到这个小镇。不久,小镇和平解放了,爷爷也作为了入城干部留在了这里。当时老家的奶奶和父亲十分开心,每天在家盼着爷爷过来接自己娘俩。结果没想到的是不久之后爷爷就抛弃了家乡的发妻,也就是奶奶,另娶了当地一个年轻的地主家的小姐为妻,那个女人就是我这个二奶奶。事情发生后,父亲很愤怒,当时据说和爷爷闹的很僵,差不多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我爷爷执意让我爸跟他去南方生活,可我爸死也不愿意舍弃我奶奶,毅然决然的留在了东北。从此爷爷和父亲的关系就越来越淡薄,直到爷爷去世的那年,我才跟着爸爸去了那一趟。那年我6岁。印象中,二奶奶应该长的很美,因为爸爸提起二奶奶就说,那个女人是个狐狸精,在我幼时的印象中,狐狸是很美丽的动物,所以我认为二奶奶也是个美人。自从爷爷去世后,我们就和二奶奶再也没有往来,这十多年过去了,就算是电话也没打过几个。对爸爸来说,二奶奶是让自己父母分离的元凶,因为她,才让他们父子远隔千里,让爷爷抛弃了奶奶。爸爸恨二奶奶,这点我清晰的知道。不过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对二奶奶倒是有点同情,这个女人并没有错,她没有勾引我爷爷,只是爷爷应该是被她的容貌所吸引,主动娶了她而已。二奶奶和爷爷结婚没几年,爷爷就去了,没给她留下半个子女,从此二奶奶就一个人孤苦的过着日子,也没有再嫁,就凭这点,二奶奶也算是对的起我爷爷了。只是没想到她这么年轻就去了,更没有想到是她临死前,委托人一定要找到爸爸,说留下了遗产给我爸。


    虽然父亲与二奶奶的感情并不好,但是总归也算是有这么一层关系在这,或者是说父亲对那笔凭空而来的财产更感兴趣,无论如何,父亲决定带着全家老小,去给二奶奶奔丧。
    来到二奶奶家的时候,她已经下葬了,老爸知道后没有什么反应。在二奶奶家呆了几天,把她的后事草草料理完。一天晚上,二奶奶的堂弟把大家召集起来。
    “大侄子,你不要过多的伤心,俺姐走的时候也没受多少罪。只是嘴里老是念叨你。你可算是老张家的独苗苗,你二妈这辈子无所出,你也算是她的儿子,俺姐走的时候,留下点钱,指明说给你留着,你快收下吧。”爸爸摸了摸那个满厚实的纸袋子,红着脸收下了。“对了,还有,你也知道你二娘祖上是地主,她走之前,把祖上留下的东西都拿出来了,一本诗集和一个玉石酒杯,这些都是在**的时候用油布包起来藏在屋顶砖瓦下面保存起来的。姐说这两样东西,咱俩平分,她大侄子,你先选吧。父亲看了一眼破了半边的书册,再瞅了一眼光华水润的酒杯,默默的选了酒杯,然后递给我,让我放起来。我随手放在我的旅行包里。


    接下来的几天,父亲带着我们看了看这个城市景点,小城没啥大景色,一两天的功夫就逛完了,没到,爸爸就以单位有事为由,带着我们一家老小踏上了回程。当时我唯一有深刻记忆的就是当我和父亲离开的时候,二奶奶的堂弟一脸阴沉的看着我们,那种表情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在回去的路上,父亲不停的抚摸着这个玉石酒杯,越看越喜欢。尤其是在晚上,这个玉杯在月光的照射下竟然发出了七彩的光泽。这可是个宝贝呀,爸爸一路上不停的嘟囔着。
    回家后,父亲像中了邪似的,天天用这个玉杯喝酒。而且不准任何人碰,记得有次母亲拿这个杯子看了一下,父亲立马大发雷霆,暴跳如雷,把我吓了一大跳。后来我偷偷的问母亲,这个酒杯有什么魔力把父亲吸引成这样。母亲抹着眼泪说道:“你爹是被杯子里的女人给迷住了。”后来我也偷偷的趁父亲不注意的时候,研究过这个酒杯,果真当有酒水倒进酒杯的时候,玉杯底部会映射出一个古装美人的倩影,我也知道了为何父亲对这个玉杯爱不释手的原因了。       

美人头

    10年后的一天,父亲突发脑血管疾病猝死。我也继承了父亲的一切,包括那个酒杯。当我迫不及待的把酒慢慢的倒进这个美人杯的时候,一股白色的水气轻轻的围绕着这个杯子,它是那么的神奇,那么的与众不同,当酒水满杯的时候,那个多年未见的古装美人头像浮了上来,白皙的脸蛋,一双丹凤眼,红红的小嘴,是那般的诱人。我猛的一口气干了这杯酒,淳厚的啤酒顺着我的嘴滑入食道,在慢慢渗进我的五脏六腑,舒坦,那种感觉令我欲罢不能。再来一杯,再一次见见这个美人,再来一杯,不久后我完全沦陷到这种色香味俱全的酒杯之中。
    在那段时间内,我不知道是中了邪还是怎的,一下班就扑到了酒杯上,妻子每每劝我,我都十分不耐烦,大声斥责,后来竟然到了动手的地步,虽然我也知道那样不好,可是每次当我和美人零距离接触的时候,妻子就喋喋不休,我的无名怒火就立马窜了上来,压也压不住。终于有一天,老婆带着我的儿子离开了我。没人管我,偌大一个家就剩下我一个人。我当时开心急了,因为终于没有人阻挡我喝酒了。为了让自己更加随之所欲的生活,我给办了个停薪留职,从此整日泡在家中,与杜康为伍,有美携伴,日子也倒过的逍遥。只是钱不经花,没到一年的功夫,家里的存折全都提空了。这时我才有点担心,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单纯的想,这不以后没酒喝了。
    为了钱,那一日我在家翻箱倒柜的忙活着,就是想看看家里还有哪些存货,找了一上午,除了床底的几个硬币之外,没什么值钱的。我沮丧的坐在地上,不经意的发现了我左手边的一个旧相册,这时刚才我刚刚从床底的柜子里翻出来的。百般无聊的我顺手拿起了相册翻看起来。这个相册里的照片满久了,应该是当年爷爷去世时,父亲从爷爷手中继承下来的,我一页一页的翻着看着。忽然,我的视线被一张老照片吸引住了,那是爷爷的一张全身照。照片里的爷爷一身军装,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手上拿着一个玉杯,照片里的爷爷一脸病容,神情呆板僵硬,最让人害怕的是爷爷的双眼——-全是黑色的,没有一丝眼白。我的手慢慢的开始颤抖起来,一股冷气慢慢的从脖子后面升起,因为我清晰记的,当时父亲临死前也照过这样类似的一张照片,一样的姿势,一样的眼睛。当时那张照片是我从照相馆取出来的,当我看到照片后,以为是焦距没对好,引起曝光了,后来怕父亲见到这张照片害怕,就偷偷的把它撕了。没想到事情这么巧,父亲和爷爷都有这么一张类似的照片。我看着看着,忽然想到了什么,我神出鬼使的也找出个照相机来,对好焦距设成自动拍摄,然后自己也找了个椅子坐上,手里也端着那个酒杯。


    砰的一声,一道白光闪过,我的眼睛有点不适应。良久,我慢慢的走上前,拿起相机里翻看起来。啊————,我把相机摔在了地上,发疯似的跑出了家门。
    场景转换—警察局审讯室
    嗯,你跑出去后,又做了些什么。鲁警官问道。
    我冲出了家门,一路狂奔,当我跑累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光跑了,忘记了带美人杯出来,正当我万分慌张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了她,那个美人就在我身边不到五米处,我不能丢下她一个人跑,我不能抛弃她。
    那你又做了什么?鲁警官继续问道。
    我没有做什么,只是抱着美人头一路狂奔,后来就来到了这里。
    鲁警官慢慢的合上了卷宗,转头对身旁证务科的衣警官说道:“你怎么看,小衣。”
    衣警官道:“我认为他就是个疯子,喝酒发疯了,犯癔症了,然后把他对街的小卖铺的女老板活活掐死了,掐死还不算完,又用锯把那个女人的头割了下来,带着跑,总体来说,他就是个疯子。”
    “我也这么认为,对了那个酒杯里的美人头像和这个女死者长的一样吗?”鲁警官问道。
    “一点也不像,所以我说他是疯子呀。”衣警官说道。
    “嗯,那好,小衣呀,今晚把那个酒杯借我用用,我想好好研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