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鬼话

短篇鬼故事 2022-07-28

活人鬼话

    自从黄中在古城(详情请看《》)救了我之后,我便与他做了很要好的朋友,可以说我也是他唯一的朋友。这次的故事便是他告诉我的,当他带着嘲讽的口吻与我讲述的时候,我却没有办法笑出来,原因便在于这个故事让我有了不适的感觉。
    那是发生在去年的事情,去年秋天来的很早,尽管外面依然是绿昂昂的一片,可是早已经刮起了阵阵阴冷的风,只是寒风吹不走那强留在树枝上的叶子,反而吹得人心瑟瑟发寒。
    在城市做治安警察却是很少正事,黄中也不例外,他接到上级命令去往黄石山解决几户人家的纠纷,可是去的当天却下起了大雨,雨水仿佛在天空落下一层层水瀑,打在人身上犹如锋利的刀子划过一般。
    黄中并没有开车,因为黄石山只有错综复杂的羊肠小道,而且被覆盖在茂盛的树叶当中,而黄石山因为土岩过多,遍体黄色,所以才起的这样一个名字,而土岩又一个特征,那便是软,要想在这里搭下公路,除非你有登月的科技。
    这雨倾盆而下,黄中在远处看见一个破旧的土屋,算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便迅速的跑了进去。而这件土屋却是早已荒废,并没有人居住,只是黄中走进里面的时候,才发现在他之前已经先到了五个人。
    看上去都是这里的村民,身边都放着弯弯的镰刀,只是这冰冷的天气,黄中看了刀便更加冷了。
    黄中打了个招呼便坐了下来,而对方也是招了一下手算是回应,可是这雨到了晚上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是噗噗的下个不停,虽然黄中心里焦急,可是却被这里的气氛拉到了低谷。


    土屋里一片寂静,静的可以听见其他五个人急促的呼吸,而这时外面也有了迟来的雷电,哗哗的节奏将六个人聚在了一起。黄中却不知道这五人为何如此紧张的呼吸,也不知这种渗人的气氛来自何处。
    这时黄中听见了有人说话:“看来这雨要持续到很晚了!”声音尖锐的很,像极了刀子刮在玻璃上的感觉。
    “那就讲些段子娱乐一下吧!”这个声音便更加凌厉了,黄中听后便觉得是犹如自己牙齿正在毛线上来回的挫着,身上的毛孔不觉张了开来。
    “那位城里人参加吗?”有人问。
    黄中没有回答,因为他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五个人已经说了起来,这时不知谁拿出了手机打开屏幕放在了人群中,黄中一看,只见那五个人个个面黄肌瘦,眼睛瞪得直直的,熏黑的牙齿也暴露在外。
    “我先说!”第一个人说话了。
    “好!”有人应。
    “你们知道吗?李秋死了!”那个人说话了,声音突如其来的,不过黄中却不知这李秋又是何人。


    “据说是被雷电劈死的,不知道是真的吗?”有人轻声细语。
    “先听我说!”第一个人制止其他人的插话。
    这时屋子又恢复到死寂的状态,大家都屏住呼吸等待着。
    “记得上次是一年当中最热的时候,我放工回家,却在河边遇见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李秋!”
    不管李秋是谁,而此时黄中已经深深的被对方的话吸引住了。
    那人继续说道:“我看见他摇摇晃晃的,嘴里念叨这什么,朝河边走去,我叫唤他,他却不理,只是埋着头在河边渡来渡去,然后我走近一些问他在做什么,然后他终于抬头了,我看见他眼神中渗透出十分的恐惧,他似乎看见我也非常害怕,眼睛瞪得大大的,突然他疯了一般往水里跑,很快跑到水里不见了。我还以为李秋发羊癫疯了,可是等到我回家一问才知道。”那个人停了下来。
    “知道什么?快说啊!”众人问道。
    “在我看见李秋的前天,其实他已经死了!”第一个人这样回答着,声音平淡,没有一丝波折,可是在场的都怔住了,他们眼睛也是瞪得大大的,黄中的心脏也被提了起来,屋子里的空气更加令人窒息了。
    “你也看见了?”第二个人问。
    这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眼光移到了这个人身上。
    “你也看见了?”第一个人看着那人问道。
    那人只是点点头。
    然后说道:“其实我看见的不是李秋,而是李秋的弟弟!”
    “你说的是李秋的傻弟弟,李正?”第一个人问。
    “恩,就是他!”当那个人回答后众人都聚的更紧了,而黄中却发现自己遇见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活人鬼话

    “那天快要下雨了,天气阴的很,我到山上砍些柴火,可是却在山上遇见了李正,他正漫无目的的在山上晃悠,虽然他两眼呆滞,可是我却发现他正在做一件事,因为好奇,所以我便悄悄的跟了上去。在那里我看见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李正家请来伺候李正的郭老爷子。而那时李秋已经死了,我看见李正悄悄的走到郭老爷子的身后,然后呆呆的跟在后面。
    “可是突然郭老爷子转过身来,只见李正像是看见了怪物一般,忙跪下磕头,都知道李正是个傻子,而就只有两兄弟相依为命,可是李秋死后这李正就更加癫疯了。这李正虽然傻,可是也不至于跪在郭老爷子的面前吧?”第二个人说完了。
    可是这时第三个人似乎傻了一般,黄中很明确的感受到那人紧绷着神经,呆呆的望着地面。
    这时众人才问:“难道你也看见了?”。
    而黄中却是一头雾水了。
    “看见了!可是我看见的却是郭老爷子,那天太阳下山的早,我回家时已经没有了黄昏,只是一片漆黑,月光也躲进了云里。我从李秋家门前过时,却看见了一件事!”那个人停顿了一下。
    “看见什么了?快说啊!”众人急了。
    “我看见郭老爷子被鬼附身了!”第三个人声音抖得厉害,言语中可以感受到他仍然不能忘记当时看见那一幕的恐惧感。
    “什么?”就连黄中都忍不住问了出来。
    “是的,我看见的鬼附身不是别人,一定是李秋!”第三个人语气很肯定。
    然后等到众人喉管吞下口水后,那人又说了:“我看见郭老爷子正对着麻雀划拳,是的!那人一定是李秋,因为谁都知道,这李秋有一个毛病,那便是总会在傍晚对着麻雀唱歌、划拳、说话。我看见了!郭老爷子的动作举止与李秋是一模一样。虽然郭老爷子长着满脸的络腮胡,而且总带着一个鸭舌帽,可是我依然可以肯定那一定是李秋上了郭老爷子的身。”


    这时黄中才猛地发现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那不是听完的表情,那是被恶鬼吓破胆一般的表情,表情夸张的不敢让人相信,外面的雨依然簌簌的下着,洗漱的不一定是外面的风尘,也许这寒彻骨髓的雨水正缓缓的滴进在场每个人的心脏,心脏的起伏也被完全控制,包括黄中那颗本来应该强势的心,现在这一刻空气不再是可以窒息了,而是凝固当场,只能屏住呼吸等待心脏的破裂。
    第三人说完后只见第四人也不住的颤抖了,他抬起头呆呆的望着在场的所有人,虽然手机微弱的光根本没有办法照清那人的脸,可是黄中还是看见了那两颗快要掉下来的眼珠,眼珠有些发黄,中间的瞳孔快要占据了整个眼球。
    只听那人说道:“其实我也看见了!”
    “你又看见了什么?”众人望着第四个人。
    “我看见了李秋!”第四个人这样说。
    “也是在李秋死后的日子?”众人胆战心惊的问道,其实大家都知道答案是什么,可是却还是问出口了。
    只见第四个人点点头后又说话了,声音沙哑的厉害,就像是故意为这个气氛而编出来的声音:“那天傍晚我去收牛草,那几日不知为何母牛吃的越来越多了,就在那天,李秋死后的第二天,我在我的牛圈却看见他了。他正蹲在地上摆弄这什么,我以为见到了鬼,吓得腿都软了,可是没想到他看见我却更害怕,只见他身子湿淋淋的,头发耷拉着,嘴巴咧开,可怕极了,他看见我后疯了一般跑开了。当我回过神来,他人已经不见了,后来我和被人说起,却没有人再信了。”


    “我信!”第五个人也说话了,只见那人双手放在膝盖上,似乎在用力按着膝盖骨,恐怕是因为颤栗退已经抖得不像样了。
    “这么说你也看见?”众人问,黄中似乎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
    “看见了!”第五个人并没有说多的话,似乎仍在调节自己的情绪。
    然后众人聚的更拢了,只听第五个人说道:“我也看见了,而地点却在李秋的家中。”等到第五个人话音刚落,黄中才发现自己的心脏已经受不了如此摆弄了,那个人刚才的话似乎还在耳边游荡,包括这件屋子,也是杂糅着刚才那句话的回音。
    那个人继续说道:“就在李秋死后的一个月,我为了收电费到了他家。”原来说话这人是黄石山收电费的。
    “当时我实在没有考虑那么多,也并不知情关于这家人的事情,虽说事后很后悔,可是我却真的去了,并且时间是在夜晚。那天天气很阴,晚上确实一阵凉爽,之所以记得当时的天气,完全是因为那阵凉爽的风却在事后让我阵阵发寒。我走近李秋的家门,敲了很久都没有人应,就在我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门却吱呀的打开了,然后从里面走出一个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郭老爷子。
    “郭老爷子请我进去,可是到了大堂我才发现一件事,这家人并没有灯,是的!这家人居然用的是蜡烛,摇摇晃晃的灯芯在影子下闪动,包括大堂内那些古老的雕花一样在扭动,就像是夜间的鬼魂一样,漂浮在空中,而郭老爷子那张苍老的脸竟然直勾勾的正望着我。直到我回过神来,我才告诉了郭老爷子当月的电费。
    “郭老爷子应了一声后便走进了卧室,这时我才知道那傻子李正原来早已经熟睡了,可是我等了很久却没有看见郭老爷子走出来,于是我便悄悄的进了内堂看看。
    “今天我才知道我做了一件多么傻的事情,刚走进郭老爷子的卧室我才发现那里哪有人,没有一个人影。每次去李秋家,都是看见郭老爷子起居在那间偏房,可那天却不在。那他到哪了?我当时越想越怕,越想越怕,于是我走出了房门,准备离去。           

活人鬼话

    “可是就在我走到大堂时,我却看见了一件事,就在大堂旁李秋的卧室,我看见了!我看见见闪闪摇动的烛光下,郭老爷子正看着一张白纸瑟瑟发笑,笑的脸部都扭曲了,眼睛发着光,那种笑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是如此诡异的笑容。
    “而且郭老爷子转过头来看着我时,我吓呆了,他看见我时,眼神都变了,不再是那种谦谦有礼,而是恶狠狠的望着我,只见他手里握紧了烛台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我哪里还敢留在那里,还没有等他走出来,我已经跑出了李秋的家门。”。等到第五个人说完,黄中才发现自己额头已经布满的汗液,他用手一摸才知那是一身冷汗。
    而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再也无法是刚才那种镇定了,已经陷入了癫狂。
    黄中不管雨水是否还在继续,他一个劲的冲出了土屋,后面却响起了那五个人的声音:“大碗柳树下,偌大老黑屋,那便是李秋的家!”
    这时黄中已经冒着雨跑出了土屋,在黄石山中游荡,直到他看见了一颗碗粗的柳树,和一栋黑压压的老屋才停下脚步,因为他耳边响起了刚才那五个人的话:大碗柳树下,偌大老黑屋,那便是李秋的家!
    黄中实在不想在听下去了,那种诡异的感觉太奇怪了,他甚至不想再听见那几个人的声音,对他来说,五个人的故事倒还好,可是五个人的语气与动作却活像恶鬼一样。
    当黄中到达黑屋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他看见了那栋偌大的黑屋,它就在那,整个被浓雾弥漫着,门前矗立着一根碗粗的柳树,柳树还有些叶子,只是显得有些凋零,院子里一片昏暗,看不见其他东西。
    黄中考虑了很久后,终于还是慢悠悠的敲响了大门,很久后门吱呀的打开了,从里面慢慢走出一个人,这个人黄中很熟悉,并不是见过,而是刚才五个人有过介绍,长着满脸的络腮胡,戴着一个鸭舌帽,这不正是李秋家的郭老爷子。
    这时黄中已经后悔敲开大门了,可是警察的好奇心却让他不得不保持镇定的心。
    郭老爷子说话了,声音就想是苍老的树皮一般,刮着微微的清风。
    “你找谁?”


    “不好意思,天下雨了,身上湿透了,想打扰一下,烘干衣物就走!”
    “进来吧!”声音如此低沉,黄中心里已经在抓狂了。
    黄中悻悻的走进屋内,屋子果然是古风,满堂雕着花,而且也跟那五个人说的一样,这里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蜡烛,摇摇晃晃漂浮着的灯芯。黄中却感觉到了这大堂快要令人窒息的空气。
    “你先坐一会!我给你找件干净的衣物!”老头站起身慢慢的飘走了,这老头刚走,黄中已经快要疯掉了,皮肤上的毛孔就想是受了惊的猫一样张开,而屋子也是静悄悄的,只能听见自己嗡嗡的心脏的抖动以及短促的呼吸声。
    黄中等了一会那人出来了,黄中连忙站起来道谢。
    “看来今天是烘不干衣服了,你先睡下吧!若是不嫌弃,这里还有几间空房。”老头子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黄中,黄中咽下了一股口水,说道:“那就打扰了!”。其实他实在不想在这里睡下,可是只怪他太好奇了。
    “内堂里有间空屋,你今晚就睡在那里!”声音很缓慢的进行着,就连语调也是如此悠长,就想是在唱歌剧一样。
    黄中还没来得及道谢,那人已经不见了,这时他才意识到这里就跟鬼屋一模一样,他又拍了拍胸脯给自己壮了下胆,然后滑进了内堂,可是他却不知他应该住在那间房间。
    只是觉得这里太过昏暗,太过安静,突然背后被敲了一下,黄中猛地一回头,首先看见的便是一根亮晃晃的蜡烛,然后看见满脸络腮胡的老头子。
    黄中猛的拍了下自己仍然在剧烈抖动的心脏。
    “跟我来!”老头说完走进了一间屋子。


    黄中紧跟其后,进入了一间弥漫着陈腐味道的屋子,然后那个老头又很轻易的飘走了。等到老头走后,黄中又悄悄的跟在那人的后面,直到他走进左边的卧室,黄中才回来。
    这时他端着蜡烛仔细看了看屋子的摆着,而屋子最里面有一张书桌,书桌上摆满了贴画,大概都是儿童看的一些画册,而画册上平稳的放着一张相片,黄中拿过来一看,那是一个中年男子,额头高高的,鼻梁有些塌,穿着一身卡通装,眼睛呆呆的笑着,似乎是在对黄中憨笑,可是黄中知道,这人望着的正是拿着相机的人。
    等到夜幕更深的时候,黄中悄悄的走出了房间,因为他发现一件事,这里没有看见李秋的弟弟,李正。是啊!既然家里来人了,他应该在哪?既然李秋死了,到底什么怎么死的?难不成是被傻弟弟杀了?
    黄中悄悄的走到了大堂,开始寻找李正的卧室,可是就像刚才说的,他始终没有看见李正,除了老头子那间房。他又走进了最后一间房,黄中手指摸了一下桌子,里面甚至一点灰尘都没有,然后他悄悄的摸向床边,心脏开始不停的抖了,手指会触摸到什么?鬼魂?毒蛇?蝎子?依然是床单,这张床上没有任何人。
    不对!黄中吓呆了,他不敢再呆在这里了,这干净的房间似乎藏着什么东西,正眼睛发光的看着你的一举一动,盯着你,盯着你走过去,盯着你坐到床边。然后黄中手指缩了回来,这时心脏已经临近破碎,床竟然是温热的!是的!这张床没有人,可是它却散发这骇人的热气。
    如果说老头住在偏房,他正静静的躺在那,可是所有的屋子却没发现任何人,那么为什么这张床在自己来到之前却有人睡过?
    黄中甚至不敢再想了,就在这时,黄中却发现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背后响起了悠长的呼吸声,呼吸声正慢慢飘过来,黄中猛地一回头。竟然是那个老头,那个老头端着正站在自己身后望着自己,他什么时候在这里的?什么时候?
    “你在这里干什么?”老头恶狠狠的问道。
    “没……没干什么,只是尿急而已,找不到!”黄中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就在大堂左边!”老头眼睛仍然直勾勾的望着自己。
    “好的!”黄中准备离去!
    突然黄中又转过身问道:“老大爷,请问这间房子只有你一个人住吗?”
    “是的!从前天开始就是我一个人住了!”老头说话。
    “为什么是前天?”黄中好奇的问道。           

活人鬼话

    “不为什么?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快回去睡觉!”老头发怒了,声音像只老猫被掐死的才有的 。而黄中也被吓呆了,因为他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恐怕那李正也死了。
    黄中闪了人,回到了房内,然后静静等待黎明的到来,直到一轮淡淡的太阳破晓而出时,黄中才知道原来夜晚很难熬。
    天刚刚有了气色,黄中已经开始了警察的习惯,他在这座院子周围不停的翻找,他很希望可以找到关于这间屋子的任何事情,包括他最想找到的,那两兄弟的尸首,他开始怀疑那个老头,也许正是他杀死了两兄弟的,是他埋下了他们的尸体,这样可以霸占这座古老的老房子,看上去,这座房子至少可以卖个好价钱。
    唯一引起他注意得到却是那颗柳树,早上等到一片光明时,黄中才发现一件事,这颗柳树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虽说是秋天,可是落叶却显得太多了,而柳叶也大多枯死了。如果是一个合格的警察一定看的出一件事,那便是这棵树在这几天一定被谁移动过,或者说有人在这段时间将柳树挖起来了。
    确定了这一点,黄中便不再怀疑了,只见他找来一把铁锹开始翻动这颗树下的土壤。
    这个时刻黄中告诉我,他心里有很多想法,为何早上却没有看见那个老头,甚至后来一直没有看见过他,这件事一直缠绕他的大脑,久久不能消散。


    还有就是在偏房,也就是黄中那晚就寝的房间里照片上的人到底是谁,是李秋还是李正?
    直到他将整个柳树挖起来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土壤翻开后,黄中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胃了,虽说没有进食,可是他还是吐出了一些残渣。只见土壤下面的那个男人皮肤已经浮肿,由于土壤的腐蚀,与虫蚁食咬,那人半张脸已经毁坏殆尽,剩下如同残渣一样的脸部,全身却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像极了随便埋葬的死羊,眼珠紧紧的贴在脸上。
    可是即使是这样,黄中还是认清了此人正是照片里的人。这时黄中疯了一样找那个老头,可是哪里还找得到老头的影子,偌大的屋子只剩下黄中与一具死尸。
    黄中掏出电话报告了上级,上级便派了几个人支援了黄中。
    很快便证明了死者便是李正,可是李秋到哪里去了?他们将老屋的土地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李秋的尸体。就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却有人在老屋偏房的床下找到一个地洞,应该是抗日时期留下藏粮食的地方,在那里警方找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李秋。


    这件事便确定了凶手,便是那郭老爷子,为了占有李家的财产所以杀了弟弟,然后准备饿死哥哥,而李秋死去的消息也是他放出去的,事情很符合逻辑,便顺利的定了案。唯一不妥的便是找遍了全市也没有找到这郭老爷子的身影。就像这个人凭空消失了,甚至有人相信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在这个世上,可是黄中却不以为然,因为他看见过那个满脸络腮胡,永远都是戴着鸭舌帽的老头。
    于是黄中开始询问村民,村民都说见过那个郭老头,可是却只是在傍晚见过,难道这郭老头是鬼魂不成,只能在夜晚出现?身为警察的人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样的言辞。
    可是有人却说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便是他们只看见老头与李正站在一起,从没有见过李秋与郭老头在一起过,而且从来没有见过这郭老头与任何人说过话。
    黄中听完就已经觉得很奇怪,可是当他说起他们村里收电费的大叔时,大家都是一脸茫然,村民告诉了他一件让他自己都没有办法相信的事情,那就是收电费的从来都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从来没有见过一个面黄肌瘦的老人收过电费。而当黄中一一形容那五个人时,众人却是没有听说过,也没有看见过。
    这下已经将黄中吓蒙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自己遇见鬼了不成?后来他见到了李秋本人,李秋经过修养已经可以说话了,问起凶手时,他便很镇定的说出凶手便是那郭老头,而自己已经被囚禁半个月了,而说到弟弟死了的消息后,李秋表现的很痛苦,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          

活人鬼话

    不!黄中又想了,最不正常的事情就是太过正常了,李秋的表情太过情绪化了,能够在封闭的地下活上半月的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样戏剧化的表情。
    可是黄中很快又想也许是自己太过紧张了,他自己根本无法判断李秋到底是否是在演出。
    然后他仔细看了看李秋的脸,却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却又一时想不起。
    黄中别了李秋走出了,这时外面又飘来了阵阵雨水,抬头一望,天又下雨了。就在这时黄中似乎明白了什么,两眼放出异样的光芒,直勾勾的看着洒落下来的雨帘。
    是的!这天空以及雨已经告诉黄中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了,他记起了,就在那件土屋里,也是磅礴大雨,就在角落里坐着的五人中,黄中记得一张面孔,面黄肌瘦,眼球突出,那个声称收电费的人就是李秋,黄中不能再确定了。
    后来李秋就以杀人罪被逮捕了。


    当黄中说起经过的时候,却大笑起来,我一直不懂他笑的为何如此放肆。
    原来李秋为了霸占全部家当,先是化妆成郭老头伺候李正,李正却是一个傻子,便是看不出郭老头竟然是自己的哥哥,后来说李秋死了,莫名其妙的被雷电击中了,虽说李正是个傻子,可是死亡他还是知道的。所以他在山上看见郭老头跪下的原因便是李正看见了络腮胡下的那张脸竟然是哥哥的,他以为自己看见了鬼魂,便吓死了。有人看见李秋后,李秋张皇失措的跑开也正是以为自己暴露了,在牛圈蹲着其实是正在收集尾毛,用作络腮胡的备胎。
    那晚黄中看见的郭老头不是别人,正是李秋,而这李秋一直睡在自己的房间,所以当天黄中发现床铺是温热的。


    家庭纠纷是假,而李秋故意引来警察却是真,自己看准天气预报后,便在大雨的时候等待黄中的出现,然后黄中便会发现郭老头杀死两兄弟的恶性。可是不巧的是,李秋却不知道他引来的这个警察却是一个爱管闲事的警察。
    就在黄中大笑的时候我却问了他一件事:除了李秋之外的四个人到底是谁?
    黄中一下子蒙了,他颤颤的告诉我,李秋在供词里说道并没有指使任何人跟自己演那场雨里的戏,李秋原本打算在雨中引诱黄中找出尸体罢了,不巧的是,故事也不是李秋开始的,那另外的四个人早已经为李秋的罪行判了死刑。那么说起来,那四个人才是真正的迷,谁会在大雨中静静的给你讲鬼故事?那只有一个说法,那就是那四人全部是……
    黄中呆住了,刚才的笑声完全只是他在炫耀自己办案的能力,可是现在他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他只看见四个人缓缓的走过来,一张张面黄肌瘦的脸对着他笑,嘴巴张开,正在给他讲述雨中的故事,声音悠长而经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