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三道门

短篇鬼故事 2022-07-31

生死三道门

    身陷死亡之门
    五年来,只要一闭眼,李桂芬就会看见那扇门。门把手上绷着一根绿色毛线,紧紧拴住李桂芬的心。心被死死勒紧,突突颤抖,令她窒息。心终于被勒破,红色的血溅到门上,凄厉的惨叫声冲出胸膛。
    女孩就躺在门边的地板上,穿着暗红领的白汗衫,她的脸是液态的。她不动,只有蛆虫在动。但她仍在叫着:“妈妈!”
    黑暗中,李桂芬从床上弹坐起来,浑身僵硬,汗水冰冷。无论搬多少次家,无论逃离多远,她夜夜都会回到这个噩梦般的房间。只是,今晚的梦更加阴森,它逼近了。
    “妈妈……妈妈……”女孩气息奄奄的哭叫声依稀可辨。
    她醒了,可噩梦中的声音却没停止──难道,噩梦变成了现实?
    借着暗淡的月光,她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张钢丝床上,没盖被子,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连衣裙。我这是在哪儿?她惊慌失措,翻滚落床,赤着脚,朝房门口逃去,却又蓦地站住了。因为,她又听到了哭声。
    “妈妈……”哭声就是从门外传进来的。门外有什么?这孩子怎么会在这里?
    李桂芬终于摸到了开关,惨白的灯光洒满房间以后,她的思绪稳定下来,终于想起:昨夜,我十点下班后,走回自己租住的小屋,在独自穿过阴暗的巷子时遇到了袭击。
    小女孩还在门外哭。五年前,如果有人能打开那扇门,就不会发生那样的惨剧。这次,说什么她也不能退缩了。她瞪大眼睛,颤抖着摸索门把手,整个心被恐惧紧紧攫住。嘴唇咬破了,她都没有知觉。


    “嘎──啦──”门开了。这一幕,酷似五年来的噩梦。
    小女孩的哭声一下子变得极其刺耳,让她头皮发麻。借着昏暗的灯光,她发现女孩躺在另一张钢丝床上。她强抑心脏的狂跳,慢慢地挪过去,看到女孩头发很长,遮在脸上,以致面目模糊。女孩身上穿着的,正是那件暗红领的白汗衫!她以不可思议的动作坐起来,同时发出尖利的一声:“妈妈!”
    李桂芬顿时魂飞魄散,头晕目眩,竭力扶着床站定,才发现这是个仿真洋娃娃,身体和衣服都是塑胶做的。
    李桂芬的心抽搐了一下,伤心欲绝──这洋娃娃长得太像她了!李桂芬忍不住伸手去抱。可洋娃娃挣扎着。她这才发现:洋娃娃的后腰处,拴着一根钢丝,原来,洋娃娃是被钢丝牵动的。
    钢丝通向床下……李桂芬倒吸一口凉气,马上想到:有人藏在床下!她本能地向后跳开,失声惊叫:“谁?”
    无人回答。李桂芬屏住呼吸,朝床下看,但床下却空荡荡的。她更满腹狐疑了──是谁在控制洋娃娃?
    她尽力俯下身子。床下很暗,墙脚却开着一个小洞,透出明晃晃的光,特别刺眼,小洞旁边,还放着一封信。展开,只见上面写着:


    下面这则新闻,相信你永远难以忘怀:
    6月4日下午5时许,某县城郊派出所的值班民警黄小丘将吸毒女李桂芬带回派出所调查。当晚,派出所送李桂芬前往戒毒所。李桂芬告诉民警王亲,其三岁幼女李思怡被反锁在卧室中无人照顾。民警却疏忽大意,未通知到相关人员。6月21日,李思怡的才被发现……
    你是不是追悔莫及、悲恸欲绝?这个噩梦让你的一生坠入悲伤与悔恨的深渊。三岁,正应该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可是,在她呼唤你的时候,你在哪里?那些渎职的警察当然难辞其咎,但悲剧的起因却是你的自私。你只顾着追求吸毒的快感,却丧失了人性,将三岁的幼女独自关在房间里!
    如果能挽回李思怡的生命,你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愿意代她去死?但是,悲剧已经发生,再也无法挽回。每个人都痛心疾首,但又有谁肯真正采取行动,来消灭这个世界的冷酷?只有我,我给你忏悔的机会。
    现在,你终于有机会身处死亡之门中。你可以看到,这里都是铁门,窗也被我堵死了。屋子里没有坚硬的工具,所以不可能撬开门窗,也不可能挖开坚硬的水泥墙。求救,只会自费力气,你和外界的一切联系都已被切断。
    在墙角里,有一部只能接听不能拨打的手机,除了接听键,别的键全是坏的。你要保管好手机,因为它关系到你的死活。
    每一步,我都会给你必要的提示,但最终选择权在你手里。现在,你应该已经发现了洋娃娃身上的钢丝和墙脚的小洞。只有作出正确的选择,才有机会逃出密室;否则,你将和你女儿一样绝望地死去。
    读着这封信,李桂芬悲痛不已。最后,颤抖渐渐平息,疑惧又占了上风──写信的人是谁?我会死在这里吗?
    她知道,她掉进了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被囚禁在与世隔绝的水泥牢房里。        

生死三道门

    第一道门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呀一二一,他们在跳圆圈舞呀……”这时,床上传来小女孩清脆的嗓音。这是李思怡唯一会唱的歌曲,一下子把李桂芬拉到回忆中。她不禁扑在床上,贴着娃娃的脸,喃喃细语:“好听,妈妈最喜欢听思怡唱歌了。”
    片刻之后,她才发现是那部手机的铃声,就小心翼翼地按下接听键。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阴鸷的声音:“我想你已经知道,不必再枉费心机寻找出路,只有遵守规则,才能逃出这个地方。”
    李桂芬大喊:“你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打电话来,是给你指条生路,不是要听你的质问。如果你再说话,我就挂掉电话,并且再也不会打来,任你自生自灭。听懂了吗?”
    李桂芬战战兢兢地说:“嗯,知道了。”
    “我告诉你:钢丝的另一端套在男人脖子上,钥匙就串在他脖子周围的钢丝圈上。你知道应该怎么做。”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她解开洋娃娃身上的钢丝,使劲把床移开,趴在地上,朝拇指大小的墙洞里张望,看见隔壁地上蜷着个人,他的手脚被死死捆住,嘴巴和眼睛都被胶带缠住了。那根钢丝穿过洞口,拴在他的脖子上。他领口露出一把亮闪闪的钥匙。
    但手根本伸不进,她不可能拿到钥匙。
    李桂芬喊:“你听得见吗?我来救你……”然后,她用手指抠着墙壁,手指流血了。水泥墙却毫发无损。百般努力之后,她气喘吁吁,心如死灰。


    “只有作出正确的选择,才有机会逃出密室……”她还有别的选择吗?
    “你会有办法的。”恍惚间,洋娃娃说话了,她心头一震:拿不到钥匙,是因为钢丝套在男人脖子上……
    她脱下裙子,裹在手臂上,再把钢丝缠在裙子上,双脚蹬墙,用尽全力抽紧钢丝。男人的脖子一下子被钢丝勒紧,徒劳地挣扎、剧烈地痉挛。她把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手臂上,锋利的钢丝切断了脖子。
    她两眼通红,握着这把血迹斑斑的钥匙,奔过去,打开大铁锁。她拿起手机,温柔地抱着洋娃娃,跨出了铁门。
    第二道门
    但恐惧并未终结,她进入了另一个密室。
    这个密室的钢丝床上,躺着一个男人。他的头被锁在铁箱子里。从小小的呼吸孔里,传出他艰难的呼吸声。
    她凑近小洞一看,箱子里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她解开他手脚上的捆绑,对着小孔喊:“你是谁?我怎么才能救你出来?”
    男人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看来他的嘴巴被堵住了,他的手朝箱子急切地比划着。
    明知不可能有工具,她还是去找。这间房的铁门装着一把更大的锁,有钥匙孔,也有密码键盘。旁边墙上写着:“开锁方法:密码,或钥匙。”


    在床上,放着一只陶制的煤球炉,里面装满煤,边上放着一盒火柴,里面有三根火柴。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呀一二一,他们在跳圆圈舞呀……”手机又响了,李桂芬急忙接听。手机里的声音说:“祝贺你闯过第一关。现在,你看到了铁箱和火炉。是不是想用火炉砸锁?我提醒你:这只铁箱的盖子是特殊处理过的,当温度超过400度时,铁箱表面就会显示开锁的密码。现在是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李桂芬陷入了极度的矛盾中──
    砸锁,火炉很可能碎,火炉碎了,就不能引燃煤球,就无法把铁箱烧到400度;不砸锁,想拿到密码,就得把他活活烧死!
    想到男人被烈火烘烤时会发出的惨叫,她就心惊胆战,颤栗不已。
    如果陶炉碎了,救出他也没用。因为打不开密码锁,两个人反正还是死路一条。死两个,不如死一个。对,我杀了他再烧铁箱,这已经便宜他了。
    想到这里,她到隔壁拿来铁丝,缠在男人脖子上。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男人拼拿挣扎,不停地指着箱子,但一分钟后,他就一命呜呼了。
    她脱下连衣裙,将它仔细地团成一团,塞进炉口,用微微颤抖的手点着了它。煤球终于燃着了,越烧越旺,就像生命的希望。
    她用力把男人的尸体翻过来,让箱盖朝下,把箱盖放在炉火上,然后扭过头去……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头来,喜出望外地看见黑色的铁盖上出现一串白色的数字,将它们输进密码锁,铁门真的打开了!
    经历了两次大悲大喜,她精疲力竭,神志恍惚,但仍然没忘拿手机。她抱起洋娃娃说:“宝宝睡着了哦。来,宝宝,我们回家了。”         

生死三道门

    第三道门
    一跨进这个房间,铁门就在身后“呼”地关上了,她被反锁进了第三个密室。
    这间屋子有很大的不同,里面空无一物。
    走六步,她就来到另一侧的铁门边。该死的,门上又是刚才那种大锁,旁边墙上仍是:“开锁方法:密码,或钥匙。”
    找到密码或钥匙,她就能逃出去!这时,手机又响了,里面说:“你已经两天没喝水了。没水,人最多只能活七天。这扇门外,就是你渴望的自由和生命,如果你是好人,就一定能出去。我不会再打电话了。再见了,李桂芬,祝你好运。”
    五天。没有水,她只能活五天了!
    前两次的经验告诉她,有些不起眼的物件,看似不重要,却是那个男人为她留下的逃生线索。
    她急切地寻找,终于发现一块砖有点异样。她用肘猛击它。它终于松动掉落,背后是一只阀门。她拼命转动阀门,听到了“哗哗”的水声。水声是从墙上的小洞传出来的。她兴奋地朝里窥视,却看到里面有个人,被捆绑着丢在水槽里。从上方水龙头里流出的水冲在他身上,使他挣扎着。
    李桂芬仔细观察,终于弄懂了这个机关:隔壁密室中有一只玻璃鱼缸,盛满了水,一根水管经过这个阀门,通向水槽。水槽被注满后,水才会从小洞里溢出,她才能喝到水。但是,如果水槽被注满水,那个男人一定会被淹死的。
    又是一个残酷的选择──只有淹死他,她才能喝到水。
    她想关掉阀门,但同时她发现,水槽底部是漏的,细小的水流不停地流到地上──太可怕了,如果关掉阀门,水槽里的水一旦漏掉,下次再开时,鱼缸里的水就不足以盛满水槽了。


    她太想喝到水了!
    那个男人反正死定了,何必同情他!
    她把心一横,任由水淹没男人的手臂、脖子、嘴巴、鼻子。她已经不在乎男人死前的惊恐万状。当水从小洞口流出来的时候,她欣喜若狂地丢掉洋娃娃,把嘴贴在洞口,像婴儿吮吸乳汁那样贪婪。
    她只喝到十几口,水流就断绝了。
    她意犹未尽地坐下来,喘息片刻,绝望重新在心中萌动。是啊,她并没有找到逃生的方法,死亡仍在五天后等待着她,怎么能坐下休息呢?
    她搜遍了房间里的每一寸地方,都没有发现生机。这里不可能有钥匙、密码,这是他的圈套!
    但是,前面的两次经历告诉她,那个混蛋不会骗她,他一定为她留下了逃生的机会──机会在哪里呢?惟一可以利用的,应该就是墙洞。洞口太小,人绝对钻不出去。她想法将洞口扩大,突然,“轰隆!”声音从背后传来,使她魂飞魄散。她抬头仰望,看见整个天花板上的石灰不断掉落,慢慢露出一片白色,密密麻麻写满了毛笔字。原来,天花板上写着一封信:
    桂芬:


    我是李邻。我们曾经相爱过,并且有了孩子。但出于自私,我狠心地抛弃了你俩。噩耗发生后,我皈依了主,但上帝不肯原谅我,也不肯原谅世间的罪人。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深深的痛苦、自责、仇恨中度过。我精心设计了五年,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让罪恶的人受到惩罚!
    你杀掉的那两个人是渎职的民警,黄小丘和王亲,最后淹死的男人就是我。我爱过你,你的堕落至少有一部分是我引起的,所以,我没有权力杀掉你。于是,我让你做了三次选择,给你三次活下去的机会:
    第一个密室。那洞口附近的水泥砖其实早就被我取出,填进了土泥砖,如果你用手机的金属外壳挖墙洞,就能救出黄小丘。他知道密码,拼命想告诉你。
    为了拿到钥匙,你却把他杀了。错就错在,你根本没想到用手机挖墙,因为我告诉过你,手机关系到你的死活,所以你不想损坏它。你只想自救,不想救人。
    第二个密室。那只小火炉,表面是陶,里面其实有个铁圈。用铁圈完全可以砸开锁救出王亲。王亲临死前用手指着箱子,其实是在告诉你:钥匙在他嘴里。但你怕得不到密码,又杀了他。
    第三个密室。我给你打完电话后,就假装成受害者躺在水槽里。如果当初我不离开你,女儿也不会悲惨地死去!我是罪魁祸首,怎能心安理得地活下去?所以,我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你来判决。若是你不淹死我,念在你善良的份上,我就会带你出去。你确实是自私到了极点,为了喝上几口水,居然就狠心把我淹死。
    你一定在想,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而非要设计这么多机关。这是因为,我想让好人活下去,让恶人受到惩罚。如果你是恶人,就让你尝尝思怡死时的滋味。你再也打不开锁。屋子全是水泥砖砌成的,再也没法用手机盖挖开。洞口有个机关,只要受到压力,就会触发震动,震下天花板上的石灰,显示这封信。躺下来慢慢看,反正你有足够的时间,边看边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