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桶里的尸体

短篇鬼故事 2022-08-04

木桶里的尸体

    1.认尸
    正在上班的孙国民突然接到市刑警大队打来的电话,说是他老婆宋歌可能遇害了,让他赶紧来警局一趟。
    来不及细想的孙国民很快赶到警局。市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老张很客气地跟他解释道:“因为死者身上的手机卡是用你太太的身份证办理的,并且死者没有任何能证明其身份的东西,所以我们只好请你来了。”
    当孙国民看到那具时,整个人惊呆了,没错,这是陈丽沙,就算几年未见,他也能一眼认出来。
    老张发现孙国民的神情不对,急忙问道:“这是你老婆吗?”孙国民矢口否认,并问老张这个人是怎么死的?
    老张解释道:“死者是溺水死亡,死在自己家的浴缸里。现在不排除他杀的可能。”孙国民想不明白的是,陈丽沙怎么会在自己家的浴缸溺水身亡。
    孙国民带着疑惑,刚出警局,就看到一个女记者上前问道:“我知道您是孙老爷子的儿子,您知不知道今天这个死者的身份?”孙国民突然听到孙老爷子这个称呼顿时浑身哆嗦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就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孙国民回到家,显得有些不安,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人跟他提过孙老爷子了。
    已经去世的孙老爷子是孙国民的养父,孙老爷子死后,他名下的财产都由孙国民继承。现在孙国民也算千万富翁了。


    可这样富裕的孙国民依旧觉得自己过得并不如意,看着睡在身边的宋歌,不禁想起五年前他和陈丽沙相遇的情景。
    那时陈丽沙还是个小记者,自己也有了一定的事业,他们两个男才女貌,被朋友们看好,可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陈丽沙怎么会淹死?陈丽沙的手机卡为什么会用宋歌的身份证办理?
    第二天,孙国民鬼使神差地来到陈丽沙家,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却依然保留着她家的备用钥匙。
    上楼之后,孙国民发现屋里的陈设和五年前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书房,书房里有一整面墙上全是自己和宋歌的照片,而且都是偷拍的。她为什么要偷偷调查自己呢?
    就在孙国民发愣的时候,房门猛地被踹开了,几名警察将他按倒在地,副大队长老张冲着孙国民问道:“你不是不认识陈丽沙吗?”有些恍惚的孙国民是百口莫辩,最终狼狈地被警方带走了。
    到了警局接受审讯时,孙国民如实地交代了两人曾经是恋人的关系,他反复跟警方强调,自己之所以不说是怕妻子宋歌会多想。他已经五年没跟陈丽沙联系了。


    而警方告诉孙国民,陈丽沙在临死前最后一条短信是发给他的,上面只有一句话:“国民,我真后悔了!”
    警方从孙国民的手机上没找到那条短信,不过在通信的记录里显示,那条短信孙国民确实收到了,应该是被删除了。警方最终证实了短信是宋歌删的,她以为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要勾引她老公。
    这时老张却突然问道:“你知不知道陈丽沙为什么会说这句话,她在后悔什么?”
    孙国民一听到这话顿时满头大汗,表示不清楚,老张一字一句地说道:“那是陈丽沙最后一条短信,她应该确信你能明白,你再好好想想,这很重要。”
    孙国民却还是不停地摇头,老张无奈地叹了口气。
    警方虽然并不相信孙国民的说辞,但没有任何证据,所以只能释放孙国民。
    孙国民在警局门口又碰上了之前那名女记者,那名记者再次开口问起孙老爷子的事。孙国民只觉一阵刺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着她歇斯底里地大吼:“别再提我爸了,都五年了,你们不累吗?”说完便发疯似的跑开了。
    自从陈丽沙出事之后,孙国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而且非常强烈。回到,孙国民像大病了一场似的,躺下没多久便睡着了。
    早上迷迷糊糊间,他听到妻子在帮自己请病假,之后宋歌就上班去了。昏昏沉沉的孙国民只觉得自己怎么也睡不醒,好像永远都被那些噩梦纠缠着。        

木桶里的尸体

    2.被困
    当孙国民再次睁开眼睛时,整个人竟被刺骨的凉水包围着。惊慌失措的孙国民只见周围一片漆黑,他发现自己竟然被关在一个大木桶里,桶的高度刚刚超过他的头顶,周围是齐腰深的水,孙国民拼命地叫喊,却只是听到自己沉闷的声音。
    孙国民瞬间明白了陈丽沙是怎么死的了,那种震惊程度让他快发疯了,他拼命地在桶里挣扎,但都没什么用。
    原来,陈丽沙最后是在提醒自己,但是自己却没注意到身边的危险。孙国民冷静下来立刻在想自己应该怎么出去,他先是发现头顶上有一块木板有些松动,于是他使出全身的力气去撞击那块木板,希望能把那板子给撞开。
    最后,他终手成功地撬开了一块木板,孙国民欣喜地把手伸到外面,摸了半天竟然摸到一个手机。
    就在他兴奋地准备打电话报警时,却发现外面开始喷水,可能是他撞开木板时,撞破了某根水管。
    突然一声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孙国民激动地按了接听键,电话中传来冰冷的声音:“想活着出去就让人准备三百万。”
    孙国民苦苦地哀求道:“我在这里没法给你,我老婆不知道我的银行账户,更不知道密码。这样,你先放我出去,我立刻就能给你钱。我用我的人格担保。”
    “你的人格不值钱,听着,现在就打电话给你老婆,让她准备好钱,之后听我消息。总之我明天看不到钱,你就等死吧!我决不会让你像现在这么舒服的。”那人说完就立刻挂了电话。
    孙国民挂了电话立刻报警,当说明了一切情况之后,对方寻问他在哪里,孙国民却傻眼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儿。110的指挥中心很重视,表示需要报告上级领导,随后让他等消息。


    孙国民又给宋歌打电话,告诉她自己被绑架了,让她准备三百万,他听出了电话那边宋歌犹豫的声音,随后宋歌敷衍他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孙国民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他想起来那时,绑匪也是要三百万,他也同样迟疑了。这算不算报应?突然他又想到了陈丽沙,或许是有人回来报复吧?
    孙国民一遍又一遍地打电话到110,结果接线员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警方正在研究解救办法。无助的孙国民终于明白,为什么绑匪让他拿着电话随便打了。
    孙国民放声大哭,他已经感到了死神在一步步地逼近。
    3.奇怪的死亡
    突然,孙国民想到了一个人,就是之前负责陈丽沙案子的老张。老张知道孙国民此时的情况后,告诉孙国民。警方一定会全力营救他的。但要求孙国民必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他认为绑匪并不单纯地为了钱。
    孙国民痛哭流涕地说出了当年他和陈丽沙的行径。
    当时还是小记者的陈丽沙很想出名,就想到了报道白手起家、热衷于慈善事业的孙老爷子。
    孙老爷子的事迹一经报道,立刻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尤其是他曾冒着生命危险,闯入大火中,救出一个奄奄一息的孩子。如果不是孙老爷子,那孩子早没命了。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因为报道,拥有千万资产的孙老爷子竟被犯罪分子盯上了。
    孙老爷子被绑架之后,绑匪向孙国民索要三百万的现金,这时,孙国民犹豫了。他认为即使交了赎金,绑匪也未必会放过老爷子。而当时他的女朋友陈丽沙,依旧希望报道一件更加轰动的事。
    刚好当时陈丽沙认识一对开养老院的母女,她们养老院有一个被儿女遗弃的老人,长期拖欠养老院的费用,这对母女正愁没办法解决呢。
    就这样,各怀鬼胎的他们制定了一个令他们都满意的计划。
    三天后,穷凶极恶的歹徒在知道拿不到赎金后,放了一把大火,孙老爷子在大火中面目全非,受了重伤。
    陈丽沙在第一时间报道了这件事,一时间电视上尽是孙老爷子被救出火场的感人画面。与此同时,养老院里的那个拖欠费用的老人也突然被家属接走了。
    因为有家属孙国民的确认,所以没有入去怀疑在大火中变得面目全非的老人究竟是谁。
    从火场救出的老人最终死在了里,此后陈丽沙一炮而红,孙国民如愿保住了三百万,从此再没有人追问孙老爷子的下落,这些人的麻烦都解决了。
    至此,孙国民和陈丽沙谁也不愿再想起这件事,两人没多久就分道扬镳,从此再也没有了来往。
    孙国民知道陈丽沙跟踪自己,一定是觉察到有人在对付她,陈丽沙怀疑是自己或是宋歌做的,所以她才会复制了宋歌的手机卡,五年前他就见识过她的本事。只是聪明的她也没想到,想对她不利的另有其人。
    老张听完这些,只觉得骨头里透着冰冷,他尽量镇静地问孙国民:“还有什么人和你父亲关系特别好?或者最近有谁问过你关于孙老爷子的事?”
    “你们局门前的那个记者问过我。”孙国民在电话里无力地说道。
    老张没再问什么,而是告诉孙国民一定要坚持住。现在他想办法用卫星定位来查他所在位置。         

木桶里的尸体

    4.谁来救救我
    不一会儿,电话再次打来,是一个干练的女声:“你好,我是刑事侦查科的负责人,刚刚接到值班人员的紧急汇报,请你跟我详细地说一下现在的情况。”
    孙国民再一次仔仔细细地交代了自己的情况,甚至包括当年那起绑架案。
    那个女负责人听完后,说道:“你现在仔细回想一下,谁有绑架你的动机?”
    “我爸帮过不少人,他们知道了真相都可能来找我算账!”孙国民边说边拼命地撞着头顶上的木板。
    电话那端的女人说:“我们正在商量营救方案。你要做的就是保持清醒,坚持下去……”可就在她这句话还没说完时,孙国民猛地将头顶的木板撞开了大半。
    随后孙国民头顶的水如同瓢泼大雨一般倾泻下来,孙国民对着电话撕心裂肺地大喊:“他是故意的!他就是让我全力撞开木板,同时把上面的水管撞裂!那个绑匪就是个变态,他是想淹死我!”
    女人同时也大声地说道:“所以你必须跟我们配合,只有这样,你才可能活下来。现在你看看,能不能出来。”
    此时,孙国民抓着木桶的边沿,拼尽全身的力气向上跃起,头却重重地撞在了坚硬的水泥顶棚上。
    痛苦的孙国民借着手机的亮光,才发现这是一个被砌死的封闭空间,孙国民绝望得说不出一句话来,这里只比他所在的桶大那么一点点,就好像是为他潜心打造的坟墓一样。
    在一片死寂之中,电话那端传来了声音:“你在封闭的空间里,有没有看到下水管?”
    孙国民看着丝毫不见减少的水,知道底下根本没有下水管道,突然,他看到顶上一个小角落有一根排水管探出来。绑匪是准备在水注满整个空间之后,让水从那里流出去,那样就算孙国民在里面泡得腐烂,也不会被人发觉。
    突然,孙国民反应过来,对着电话反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是封闭的?我从来没说过……”接着只听到电话那端一片寂静,孙国民终于明白,“你就是那个绑匪吧?你根本就没想过要放我出去!”


    “你比陈丽沙聪明多了,不过我还要多谢陈丽沙,要不是她配了你们家的钥匙,我又怎么能这么轻易地进入你家,用乙醚把你弄出来。你猜得没错,我就是绑架你的人,但真正送你进去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那人冷冷地对孙国民说着。
    “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孙国民疯狂地大吼。
    “你将你父亲丢弃在冷血的绑匪手里,有没有想过他遭受了什么?”那个女人有些颤抖地说着。
    “……你究竟是谁?我不想到死都不知道你是谁。”
    电话那边说道:“你见过我,在警局的门外。”孙国民想起来了,是那个女记者!而电话那边接着说道,“我就是当年的苗苗。”
    孙国民记得,当年孙老爷子从火场里救出的那个小女娃就叫苗苗,他不知道这孩子这么多年依然和孙老爷子保持联系。半晌,孙国民才开口说道:你……你找到我爸了吗?他怎么样了?”
    “你现在才想起来问,会不会太迟了!他被绑匪丢在深坑里,寒冬腊月,他被活活冻死了。人在长时间的低温下,会出现肺水肿,死的时候肺里充满了水,所以……”
    苗苗还没说完,孙国民就哭着说:“所以你才设计了这个封闭的储水室,我也会被淹死吧?”他知道自己已经没希望了。


    5.真相
    孙国民绝望地挂了电话,可就在这时电话又响了,接通后,传来老张急切的声音:“孙国民,你还活着吧?我们已经逮捕了这起案子的绑架犯,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赶来救你。”
    孙国民难以置信地问道:“你真的是警方的人?”
    老张无奈地说:“你不是去过警局找我吗?我们在陈丽沙的指甲里发现了一种进口防水涂料的成分,顺着这条线索才找到了苗丽英,就是当年的苗苗。她告诉了我们你的位置,我们马上去救你。”孙国民再次燃起了求生的希望。
    不知又过了多久,孙国民终于等到了救命的电话铃再次响起。这时电话里传来一阵敲砸声,孙国民的头已经被水没过了。
    电话因为进了水而夹杂着“噬噬”的声响,嘈杂中只听老张大声说道:“我们正在挖掘,你放心。已经快了,再坚持几分钟。”
    孙国民已经没办法说话,水马上就要注满整个空间了。而电话那边的声音也越来越急,只听老张说道:“差不多了,马上就挖开了。”
    随后,孙国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快点,已经看到木桶了。”
    之后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他的神志渐渐模糊,冰冷的水开始涌进他的肺。在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父亲,此刻他真的后悔了。
    而与此同时,在一座废弃大楼里,老张带着人在顶楼管道间里砸开了封死的水泥墙。可是他们没有看到孙国民,看到的却是一对已经死去很久的母女。
    这对开养老院的母女,为了摆脱那个被家人遗弃的老人,硬是把他烧成重伤去冒充孙老爷子。以至于所有人都放弃了寻找真正的孙老爷子,从而间接害死了孙老爷子,所以苗苗没放过她们。
    终究还是一个都没有放过,苗苗让所有参与害死孙老爷子的人都得到了报应。
    审讯室里,老张背对着监控镜头,刚好挡住苗苗,苗苗两眼含泪,只用口形说了句:“谢谢!”
    老张也同样用口形告诉她:“这是为孙老爷子做的。”
    原来,老张也是孙老爷子资助过的孩子,他一直没放弃追查当年的案子,才最终使孙老爷子一案的真相水落石出。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老张完全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不知道孙老爷子如果泉下有知,他真会同意他们这么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