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艾的长发

短篇鬼故事 2022-08-06

美艾的长发

    消失的生命
    美艾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她总爱在凉凉的夜里起身梳洗,然后打开窗子,任夜风吹来,肆意抚弄她的长发。发丝融在黑暗里,犹如鬼魅在游荡。
    同室的晴苒起夜,在黑暗里看见这样的美艾,吓得惊呼一声。
    美艾回过头,冲她邪邪一笑,然后纵身从窗口跃了下去。
    风呼啸着从她的耳畔掠过,她感觉她的长发欢欣极了。这样的自由,让它们快乐地欢畅地在空中起舞。
    美艾的身下漾出一滩还带着余温的鲜红色花朵,发丝杂乱无章地覆盖在上面,又像是匍匐在地,饥渴地汲取着最后的养分。
    饮了美艾的血的长发犹如重新有了美艾的意识一样,冷冷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警车呼啸而来,同样冷漠的警察在美艾的身边画着警戒线,然后将她盖上白布,拖走。
    被盖了白布的美艾无法看到周围的状况,只能感觉到有人的呼吸。美艾拼命地挣扎着,她不想被束缚在这里,她还要在黑夜里起舞,让她的发丝在夜空中自由地绽放出一朵玫瑰来。
    不知过了多久,美艾感觉自己被抬了起来,可仅仅也是从这个床板拾到了另一个床板上。
    美艾感觉到有彻骨的冰凉从脊背处传来。美艾喜欢这样的凉意,她觉得这样全身都舒畅透了。


    周围很安静,美艾喜欢这样安静而静谧的时光,但这时,一阵细谧的脚步声传了过来。美艾感觉自己被拉了出来,蒙在脸上的白布被揭开。
    “哦,美艾,你怎么就那么傻?我不要你离开我,呜……”
    一个男子扑在美艾那冰凉的身上号啕大哭起来。
    那是美艾的爱人陈时。
    美艾想要拥住他,让他不要难过,可是,美艾颓丧地发现,现在的她连一个简单的拥抱都不能给予。
    美艾有些悲伤,可她现在连眼泪都流不出来,只能任由那头青丝在爱人的手臂上缠绕。那样的温度,美艾异常留恋。她记得,陈时总爱用温厚的掌心抚摸她的长发。
    这时,站在旁边的晴苒拉起了悲伤的陈时。那缠绕的发丝瞬间从陈时的手臂上跌落下来。
    美艾被送进了火葬场。烧尸工在看见那头长发后,心里想着,长发拿去换钱,不知能换到几百块呢?
    事实上,烧尸工也是这么做的。(: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烧尸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找出一把剪子,把长发齐根剪了下来。


    美艾愤怒地望着烧尸工,要知道,她亲爱的陈时最爱的就是长发飘飘的她。现在她的长发竟然轻易地就被别人夺了去,没了头发的她,陈时一定不会再爱了。
    美艾的愤怒就连那些发丝都感觉到了,一根根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慢慢地滑向了烧尸工。
    烧尸工正在搬运着美艾的,准备丢进炉内,并没看见那些诡异的头发已攀向了他的腰迹、爬向了脖子处,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脖子一紧,肺腔再也感觉不到空气的涌进。
    烧尸工的脚胡乱蹬着,那缠绕脖间的发丝却越来越紧。终于,他停止了挣扎,被那些头发拖进了焚尸炉内,和美艾的尸体一起烧着了。
    哐当——
    炉门被关上了。
    美艾的所有感知意识都依附在了那长发里。她有些悲哀,以后她再也没有身体了,但既而,又有些欢欣,没了那承载着欲望的身体,她可以没束缚地在这广大的空间里游荡,随心所欲。
    过了一段时间,有工作人员进来,却寻不到烧尸工的身影。于是,工作人员自行去扫骨灰。扫完,工作人员有些诧异,明明那么瘦弱的女人,怎么烧出来的灰像两个人的分量?工作人员想起了那位怎么也找不到的烧尸工,难道他和这女人一起被烧了,随即又笑自己想多了,没人会想不开地自己跳到焚尸炉里吧。
    美艾的长发最终被毫不在意的工作人员扫进了垃圾堆里。        

美艾的长发

    卑微的灵魂
    苍蝇飞舞着在美艾的长发上“嗡嗡”乱叫着,更有可恶的蟑螂爬进了头发深处。
    美艾觉得又脏又恶心。于是,趁着夜色,她钻出了垃圾堆。美艾想起了陈时,她不想他那么难过,她想再看一看他,可现在的她实在太脏了,所以她决定先回去洗洗。
    一束头发就这么在街边匍匐着前进,如果此时被人发现了,一定会大声尖叫着“见鬼了”,可是夜晚很好地掩盖了这一见鬼的行为。
    如果不是头发臭烘烘的,美艾是很喜欢这样的夜晚的。
    到了生前租住的地方,屋里的灯还没亮,看来同室的晴苒还没有回来。美艾从门缝下溜进了屋里。
    水气氤氲着在浴室里荡开,美艾的头发在浴缸里舒服地伸展开来,热水浸透了发丝,让人的身心都愉快极了。
    哦,不,现在的美艾已不是一个人,只是一束头发而已。
    “咔哒”一声,是外面的屋门被打开的声音。
    是晴苒回来了吗?美艾想着。这时,客厅里传来一阵嘤咛的喘息声。
    美艾拖着湿漉漉的头发游到了客厅里。沙发上,两个赤身裸体的人正在纠缠着。那两人对于美艾来说,是如此的熟悉,那是她最爱的陈时和她的室友晴苒。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美艾觉得既悲哀又异常的愤怒。她努力克制住了那些躁动的发丝。她那么爱他们,怎么会去伤害他们呢?
    过了一会儿,晴苒去了浴室。陈时仰身躺在沙发上抽着一根烟。火星明明灭灭,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啊!”晴苒尖叫着蹿出了浴室。
    “怎么了?”陈时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头发,头发……你看,浴缸里的水没放,而且还是热的。一定是美艾回来了。”
    美艾有些惊慌,刚刚她怎么会忘了把水放掉呢?他们会不会发现她回来了呢?


    “你胡说八道什么?”陈时恼怒地吼道,然后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来到浴室里看个究竟。
    浴缸里的水面上漂浮着一根细长的发丝。晴苒哆嗦着站在陈时的后面。
    陈时转过头瞪了一眼晴苒:“一根头发你也大惊小怪的。这水是你忘记放了吧?”
    “不,肯定没有……”
    美艾缩在角落里望着水面上漂浮着的那根孤零零的头发,承载了她的意识的头发,犹如有了生命一般,怎么还会遗落下一根呢?是不是因为没有依附的养分,它们也会一根根地死去?那时,自己就该真正地彻底消失了吧……
    陈时的眼里突然闪出一抹凶光,他狠狠地掐住了晴苒的脖子,咆哮道:“是你心里有鬼吧?说,是不是你把美艾推下楼的?”
    晴苒的脸被憋得通红,想要挣脱开他的钳制,无奈,她哪里是陈时的对手。
    “不,是我自己跳下去的。”美艾急切地喊着。可她只是一束头发,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
    陈时最终还是松开了手。晴苒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失而复得的空气。
    “要是让我知道是你下的手,我一定会杀了你!”
    说完,陈时就摔门而去。晴苒则趴在地上,“呜呜”大哭着。可是,这样的夜里,没有人来安慰她,只有阴影里的那束头发同她一样悲伤着。
    美艾悲伤地想,陈时还是在乎着自己的吧?那他为什么还要背叛自己呢?一次又一次,和不同的女人,甚至还和自己同室的好友搅在了一起。


    伤心的黑发从门缝里溜了出去,融进这无边的黑夜中。
    街上的霓虹灯闪烁,人们在灯红酒绿中唱着情歌,说着虚伪的话。美艾想,毫无疑问,这些人一定和她一样,热烈地喜爱着夜晚;可她又和他们不一样,她只喜欢安静的夜晚,喜欢那夜凉如水的怡然自得。
    黑发专挑没有人的黑暗道路往前游走。发丝游过逼仄的巷道,甚至还从一只趴卧着休憩的猫的身上越过,惊得那只猫一下就弹跳了起来。
    美艾在心里轻笑了一下,真是只胆小的猫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但好在,长发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陈时的家。
    屋里,刺鼻的烟味夹杂着酒味。美艾皱了皱眉头,哦,她忘了自己现在只是一束头发,怎么会皱眉呢?
    陈时躺在床上,怀里抱着美艾的照片,嘴里喃喃地道:“美艾,美艾……”眼睛落下了成湿的泪来。床下是一堆空酒瓶及烟头。
    看着这样的陈时,美艾难过极了。陈时,你是真的爱着我的,对吧?美艾想爬上床去拥住陈时,可现在,她只是一束头发。如果陈时看到这样一束有生命的头发,一定会被吓t坏的吧?她就这样望着他就好,就这样静静地陪伴着她亲爱的陈时。
    咚咚——
    有人轻敲着屋门,隔了很久,还在敲。终于,陈时醉醺醺地去开门。
    刚打开门,一个女人便扑进了陈时的怀里。陈时要推开她,可是女人吻着陈时,手在他的身上游弋。终于,陈时一把将女人丢在了床上,扑了上去。
    美艾的心绞痛得难以忍受,但更多的是愤怒。她终于明白,她的陈时从来没有背叛过她,是这些该死的女人在勾引她的陈时。
    女人离开时,美艾的长发尾随着她跟了出去。女人就像是猎物一样在前面走着,长发则像那躲藏着的猎人,亦步亦趋,等待着一找到绝佳的时机就出击。
    女人觉得脖子那儿有些痒,就用手去摸,摸到的是几缕长发。女人有些疑惑,自己留的明明是短发,哪儿来的长发?但不容女人再思考,如瀑的长发便环住了她的脖子,紧紧地勒住了她。失去了呼吸的女人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美艾觉得有股畅快的感觉袭遍全身,不,应该说是长发因了这阵畅快颤栗了起来。         

美艾的长发

    疯狂的报复
    美艾的长发回到了陈时的身边。这时陈时已熟睡了过去,那沉静温和的脸让美艾迷恋不已。长发注视了一会儿,就挤进陈时的臂弯里,那温暖的温度让她觉得舒服极了。
    美艾记得,当她还有着鲜活生命的时候,她总是这样依偎在陈时的怀抱里,听着他的心跳,听着他的呼吸,甜腻而幸福地睡着。
    想起这些,美艾又有些生气,因为那些可恶的女人总是想要来剥夺属于她的温暖、她的幸福。不,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陈时只能是她一个人的,她不会让这么美好的陈时被那些肮脏的身体玷污。
    白天,陈时会去上班,美艾只能静静地在偌大的房间里等待着陈时。
    在这样空谧的时间,美艾欢欣而雀跃,游走于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让发丝的每一处都沾染上陈时的气息。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在等待丈夫归来的小媳妇。
    但,总是有那么些讨厌的女人出现在她眼前,她不得不去碰那些让她恶心而令人作呕的躯体。
    有人“咚咚”地敲着门。又是那些讨厌的女人吗?美艾这么想着。
    陈时打开门,发现是几位穿着警服的警察。
    最近被勒死的女人都和陈时有着亲密的联系。陈时被带走了,美艾拼命地呐喊,那些都是她做的,和陈时无关。
    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听见一束头发的声音。
    美艾觉得自己的天都快要塌了。长发围成一团,像失去了生命一样,就这么藏在房间的角落里,终日悔恨交加。
    还好,三天后,陈时又回来了,警察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指证他。


    望着这样憔悴的陈时,美艾的心都纠结在了一起,陈时一定在里面吃了很多苦头吧。
    陈时坐在沙发里一根又一根地抽着烟,烟雾缭绕,似要把他整个人吞噬一样。美艾心疼地想要上前摸摸他的脸,可她只是一束头发,什么慰藉都给不了他。
    突然,陈时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那样骇人的样子美艾还是第一次见。于是,她悄然地跟在他身后。
    陈时来到晴苒和美艾租住的房屋。
    晴苒打开门,见到是陈时,立即悲喜交加地扑进了陈时的怀里,哽咽道:“陈时,我忘不了你。你也是喜欢我的,对吧?”
    陈时的眼里露出一股凶光,狠狠地掐住了晴苒的脖子。
    “你这个变态的女人,那些女人都是你杀的,对吧?美艾也是你推下楼的,对不对?”
    陈时越说越激动,头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而晴苒的脸也已成了青紫色。
    有人迅速地冲了进去,美艾想制止也已来不及了。
    陈时被便衣警察抓了个正着。陈时愤怒地挣扎着、怒吼着,可没人会听他的解释,所有的人都认定了他就是一个恶魔。


    晴苒被迅速地送往了。美艾的长发更是无法抑制地痛苦颤抖着——都是因为晴苒这个女人,若不是她,陈时就不会被警察抓起来。
    永恒的眷恋
    “呜……我也不知道。我一打开房门,他就冲上来想要杀了我。他就是一个恶魔……”晴苒哭诉着。警察在一边记录着,美艾的长发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冷冷地看着。
    警察记录完就关上病房门离开了。
    美艾从角落里游弋出来,爬上了晴苒的床。晴苒的瞳孔瞬间放大,这是什么?只见洁白的被单上有一束长发正向她移动过来。
    晴苒惊吓得想要跳下床离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束长发已紧紧地缠住了她的脖子。晴苒痛苦地跌下了床,她想叫人,可是喉间却进发不出一个音节。
    美艾望着那扭曲而痛苦的脸,兴奋得缠绕地更紧了。
    哦,我亲爱的陈时,你的宿愿就是杀死这个女人吧?即使,她曾是我的好友,可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当我的朋友。
    “亲爱的,哦,亲爱的陈时……”美艾在心里轻快地哼起了歌谣。
    晴苒停止了挣扎,手也无力地垂了下去。由于缠绕得太紧,发丝都嵌进了她脖颈的血肉中,殷红的血液一点一点地浸了出来。
    长发松了下来,美艾觉得很恶心,她要回去好好地洗干净,等待着她的陈时回来。
    美艾的长发天天在陈时的房间里等待着、寂寞孤独着,却又充满了希冀。时间等得越长,美艾就越绝望,因为她的长发一点一点地失去了控制,一根根地躺在那里,如一具具尸体一样。
    屋里的每一处角落都有着美艾长发的尸体。美艾悲伤地想,陈时回来的那天,看到这到处可见的长发,会不会想起曾有一个留着一头柔顺长发的名叫美艾的女子曾是那么温柔而绝望地爱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