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皮枕头

短篇鬼故事 2022-08-07

人皮枕头

    蝶谜。一、迷路
    暑假,几个大学生结伴去云南大理旅游。他们是生物系的学生,来蝴蝶泉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捉美丽的蝴蝶做标本。
    游览了一上午,他们准备在泉边野餐,文哲带来了两只鸡,准备做他最拿手的叫花鸡。
    两个女生主动去捡柴禾,她们一个向西一个向东,分头行动。
    午后金色的阳光顺着树影照在孟玲珑的脸上,暖洋洋的让人困意,她揉揉太阳穴,继续朝前走。
    一股奇特的香气袭来,醉人心脾,有带着不可遏制的魔气,灌入她的每条血管。前面出现了两条岔道,最吸引她的是左边一条奇异的小道,地上铺满了嫩绿的小草,两边种满了她从没见过的七彩花朵,花瓣很大,带着一种神秘的色彩。
    一群色彩亮丽的蝴蝶飞舞过来,每一只都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在花丛中蝶舞翩翩,最后斟在了紫色的花藤上。
    孟玲珑从来也没见过这么美这么大的蝴蝶,这幅画卷不像是在人间境地,置身与花海之中,她有一种梦幻的感觉!


    她悄悄的来到花丛旁,想去捉那只金色带黑边的蝴蝶,蝴蝶灵活的飞走,她又转身去捉粉色闪着银光的蝴蝶,蝴蝶们来来往往的和她捉迷藏,不是飞到她的头发上,就是飞到她的衣服上。
    她快乐的像蝴蝶一样转来转去,后悔没有带网套来,可以将这些蝴蝶一举捕捉,制作出最美丽的标本来,生物创意可是她的强项,她制作的蝴蝶标本都与众不同,她得过三次生物创意特等奖。
    真遗憾没带相机来,不然可以拍下了壮观的场面来给他们看,要是文哲在他一定又有诗可写了,不如现在就把他叫来观看奇景。
    这条小道就像一个迷宫,朝哪个方向转就又回到原处,孟玲珑又往回走,怎么走也没能走出这片花海,也看不见一个人。


    她着急的拿出手机拨文哲的电话,传出滴滴的声音,提示无信号。
    她喊破喉咙也没听到一个人回应,相反她的回声却怪异的提高了八度,让她有些惊心,心脏在胸腔跳跃般起伏,她不停的拨手机,都是提示无网络信号。
    夕阳烧红了天边,天色渐渐暗下来,孟玲珑还困惑在谜一样的花海之中,她疲惫的坐在地上,眼泪扑簌往下掉落。
    一只紫色闪亮的蝴蝶落在她的手心之上,她没有力气捕捉蝴蝶,将求救的眼光转向了它,轻抚着它的翅膀问:“蝴蝶,我迷路了,能给我指引路吗?”
    紫蝴蝶抖抖翅膀,用奇怪的眼光望着她,停留了一分钟之久,张开翅膀缓慢的像前飞。
    她跟着它像前走,这条小道仿佛不着边际的长亭,看不到尽头,她感觉脚步越来越轻,好像整个身子都飘了起来。
    夜色沉沉,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的泻在大地,薄薄的轻雾浮起在旁边的池塘里,荷花仿佛在水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罩着轻纱的梦,处处都是虫鸣鸟叫的声音。         

人皮枕头

    二、紫云阁
    在薄雾中,出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庭院,紫蝴蝶在门口旋转三圈,飞过花墙不见了身影。
    庭院上挂着一个牌匾“紫云阁”,很雅致的名字,总算找到有人的地方了。孟玲珑兴奋的准备敲门,门自动打开了。
    眼前伫立着一个紫色长裙,头戴金钗,容貌不凡的女子。
    她以为自己眼花了,揉过眼睛后发现对方的神采却更加清晰了。
    “客人是不是迷路了?如果不嫌弃可以来寒舍一坐。”紫衣女子的声音就像竖琴轻弹出来的音调,细腻,流畅,动听,她伸出洁白的纤纤玉臂拉起了孟玲珑的胳膊。
    孟玲珑着魔般跟着她踏进了屋,屋里的摆设和家具更是古色古香,从陶瓷到装饰品都弥漫着浓重的古味,都就像在古代电视剧见到的差不多。
    “姐姐,贵客来了!”紫衣女子对着里屋喊。
    “贵客光临寒舍,欢迎!”
    从里屋走出一位身穿紫色纱裙的女子,杨柳细腰在纱裙中摆动,划出一个迷人的弧度。她肌肤似雪,明眸皓齿,装扮和刚才那位女子差不多,只是发髻上多了一只紫色的小蝴蝶,整个人如画上的人儿一般,


    孟玲珑瞪大了眼睛,这么标志的美人如同画上走下来的一般,真是养眼!
    “我叫恋依,这位是我妹妹恋心,现在就我们两个人,还有几个姐妹都外出了。你饿了吧?恋心,去把饭菜端来。”
    紫衣佳人轻启樱唇,声音是那样的委婉动人看的玲珑入了迷,她不由自主的坐下。
    恋心端来一个大托盘,摆出了四菜一汤,可谓真是色香味俱全。
    “寒舍饭菜简陋,还请姑娘不要嫌弃,请用膳吧!”恋依把一双精致的银筷子递到她手里。
    孟玲珑早就饿的饥肠咕咕了,她接过筷子说:“姑娘,叫我玲珑好了,我已经两顿饭没有吃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大口大口的嚼着食物,真是美味,比特色小吃还好吃,她比平常吃的都多,也没一注意雅观,她看到恋心在掩口发笑,恋依瞪了妹妹一眼。
    饭后,恋依送来一块紫色飘香的手帕,在她接触到嘴唇的一瞬间,感觉到一种令人镇定的舒适感觉,有些像昙花的香味,她疑惑地问道:“谢谢两位仙人的盛情招待!请你们送我回去好吗?”
    恋依的笑容非常动人:“玲珑姑娘,我知道你一定累了,你先去休息,明天我自会告诉你事情的缘由。”
    孟玲珑着急,她拉住了恋依的袖子哀求:“我如若今天回不去我的同伴们一定会着急,还请姑娘发发善心送我回去。”
    恋依笑笑拍拍她的手,“你是怕你的心上人着急吧?放心,他会等你!通过这件事,你就会确定你自己的感情。”
    说起心上人,玲珑想起了四年一直都陪伴在她身边不离不弃的文哲,而她始终不能确定自己的感情。
    “恋心,带玲珑姑娘去休息!”
    看着恋依飘逸的紫裙走向里屋,她更加的疑惑不堪,她们到底是仙是妖?为什么非要等到明天?明天的命运是善是恶?
    恋心拍拍她的肩膀,眉宇之间带着令人费解的笑容:“玲珑姑娘,跟我去歇息。”          

人皮枕头

    三、惊悚之夜
    她跟着恋心走进一间小厢房,环顾四周,房间里有一张雕刻着龙凤图案的大床,放着整整齐齐的绫罗被褥,挂着紫色的纱帐;梳妆台上放着一个椭圆的铜镜;书桌上的墙上挂着一张美人吹箫图,两边用篆体写着“不知天上宫阙,何似在人间”。
    她自言自语道:“我现在不正是不知天上宫阙,何似在人间吗?”
    “玲珑姑娘,请早点就寝!”恋心带上门出去了,将浑身写满疑问句的孟玲珑留在房间。
    软绵绵的古床就像一个柔软的沙滩,躺在上面她的四肢都陷了下去,带着一种无法自拔的危险气氛,她突然感觉此地不宜久留,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
    大门突然响了,一阵纷沓的脚步声传来,仿佛每踩一下地面就跟着微震,孟玲珑吓得蜷缩在被子里。
    恋心的声音出现:“你们这群丫头,怎么疯到现在才回来?万一遇到歹人怎么办?姐姐都生气了。”
    好奇心上来了,孟玲珑从床上爬起来,用手指捅破了格子窗纸,看到院子里有二十几个身穿五颜六色长裙的少女,个个都很美丽非凡,光彩照人。


    一个穿蓝裙的少女说:“姐姐,还有猎物吗?我们的肚子好饿。”
    听到“猎物”两个字,孟玲珑吓得双腿发软,难道她们是一群妖魔?
    恋心压低了声音:“虚!大家小点声,那屋有客人在休息。”
    “我定要让她死无全尸!”一个青衣少女眼冒火光向孟玲珑喷射过来,她猛然踢起一块石头,以手掌当剑在空中翻飞,很快石头被削成了碎片。
    “青儿,休的放肆!”如果不是恋心拉住青衣少女,她恐怕会将格子窗碾成碎片,把孟玲珑揪出来同样对待。
    孟玲珑吓得心脏悬在空中,在她一回神间,一张的鬼脸突然穿透了窗户,伸到她面前,长长的绿舌头几乎触到她的鼻尖,她吓得瘫软在地上,双手护住了心口。
    墙壁开始疏动,从砖缝间伸出一双血淋淋的手臂,箍住了她的脖子,她的瞳仁放大,想喊救命,喉管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的脚踝被一个毛茸茸的东西缠住,她惊恐的掉转头,差点没吓晕过去,一个长发、面目全非的人头正一点点向着她的身体蠕动,发出怪异的声音:“孟玲珑,你还我命来!我今天就让你偿命!”
    “你是谁?”孟玲珑挪动着身体,瞳仁放到最大,长这么大她从来没有伤害过谁,居然还有人找她偿命?
    “孟玲珑,你是一个刽子手,一年前你无情的杀死了一条灿烂的生命,我在地下很辛苦,我要让你陪我下地狱!”
    “你不要过来,我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孟玲珑浑身的血液凝固,手臂四肢都跟着颤抖,紧闭上了眼睛。
    “我现在就要让你给我偿命!”人头猛然间蹦地三尺高,吐出绿色的长舌头缠在她的脖间。
    一阵强大的窒息感让孟玲珑晕厥,她的眼前浮现出文哲的影子,想起文哲对她的种种的好来,在这一刻她能确定自己是爱文哲的,可惜已经晚了,她的生命马上就会被魔鬼带走……
    地板开始摇晃震动,她的身体正一点点的沉沦,塌陷,她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刺痛,仿佛来源于生命的最后边缘……
    突然,一阵悠扬的琴声传来,时而万马奔腾,时而小河轻流,就像是在催眠,她闭上了眼睛……          

人皮枕头

    四、蝴蝶家族
    晨曦从窗口透射过来,孟玲珑侧卧着身体靠在墙角。
    恋心正端着一个铜脸盆站在她床前,她笑容可掬,没有一点邪恶。
    “玲珑姑娘,昨晚睡的好吗?”
    昨晚发生惊魂的一幕,是梦境还是现实?从自己完好无缺的四肢分辨,应该是恶梦一场。
    她坐起来,擦拭浑身的冷汗,恶梦醒来依然心有余悸,她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离开这个可怕的鬼屋。
    “恋心姑娘,求你马上送我回去!”
    恋心的眼神怪异,送给她一个琢磨不透的笑容:“别着急,你先去梳洗,我带你去见姐姐。”
    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孟玲珑梳洗完毕,就跟着恋心来到正屋。
    恋依坐在中间,两边站着昨晚看到的那几十个靓丽的少女,两排雪亮的眼光“刷”的转向她,她周身发冷,腿脚都开始颤抖。
    青儿的眼睛中冒出绿光,伸出绿色的长舌头,她又感觉到了昨晚的那股窒息感,只在一瞬间青儿的脸部就恢复了正常。
    “孟玲珑,你害死我妹妹,我今天要为我妹妹报仇!”青儿从头上拔下金簪扔在空中,金簪变幻成一道金光,变成一把宝剑,向着孟玲珑飞过来。
    恋依的脸变得严厉,手中的长袖卷住了宝剑,呵斥道:“青儿,给我住手。”
    青儿气鼓鼓的退到一边,用雪亮仇恨的眼睛来意杀孟玲珑。
    恋依开始讲述往事:“玲珑姑娘,我现在就来解除你的疑惑。实不相瞒,我们都是修炼千年的蝴蝶,一共有赤、褐、黄、橙、青、蓝、紫七个家族,我们采集花粉、玩耍、无忧无虑快乐的生活着,就是因为你们人类的捕杀,我们的家族日渐衰败,我是紫色家族,我收留了其他家族的蝴蝶,我们千年的蝴蝶家族,就剩下姐妹几个相依为命了!青儿之所以那么恨你,是因为你捉了她的妹妹素素,你把她制成了标本。”


    青儿的神色黯然,眼眶中溢出了泪水,其他几个女孩都跟着流出了眼泪。
    孟玲珑拼命转动大脑,猛然想起上一年她来蝴蝶泉游览,发现了一只青色带银边,很大很漂亮的蝴蝶,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捉住它,制成了标本,获得了全校的创意奖。难怪青儿说让她偿命,原来被捕捉的蝴蝶是她的妹妹!
    “对不起!我只知道蝴蝶就是蝴蝶,从来不知道你们都是有情有义修炼的蝴蝶。”
    她就像是一个等待判决的罪人,惭愧的将头藏到锁骨下,她杀了那么多她们的同类,她们一定会杀了她报仇,看来她今天难逃一死!
    “不知者不为罪,玲珑姑娘不要怕,我们不会伤害你!我们只想求你一件事,从此以后,你们人类不要在捕杀蝴蝶了!”
    世间万物一切皆有灵性!看着恋依祈求的眼神,她的心就像被刀尖划过。
    “我郑重的答应你们!以后绝不再捕捉蝴蝶!”孟玲珑神态庄严,她为那些被捕杀过的蝴蝶而痛心。


    “玲珑姑娘,我们还有一事相求,请你把素素给我们送回来。”
    孟玲珑想起被自己制成了标本的素素,是自己一手扼杀了它年轻美丽的生命,顿时无限的伤感涌上了心头,她郑重的点点头。
    “恋心,送玲珑姑娘回去!”
    恋依将长袖甩在空中,一股紫烟过后宅院消失了,恋依和少女们不见了身影。她周身变得轻飘飘,紧追着紫蝴蝶,它飞舞的旋转了几圈就不见了。
    五、是梦是幻
    孟玲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昨天的那条紫色的小道上,一群蝴蝶正抖动着美丽的翅膀对着她蝶舞翩翩。
    难道昨晚的奇遇是南柯一梦?
    她站起身轻松走出了小道,来到了昨天捡柴禾的地方,午后的阳光依然暖洋洋的照耀着她。
    “玲珑,你跑哪里去了?知不知道我为了找你已经围着蝴蝶泉转两圈了,我的叫花鸡都烤好了,就等着你品尝了。”
    文哲的神情焦急,薄薄的汗珠在午后的金阳下闪烁着金光,一只美丽的蝴蝶轻轻斟上他的头顶,很创意的一副画面,让人遐想翩翩!。
    回到了,孟玲珑写了一篇“呼吁爱护蝴蝶”的文章,提倡学校今后不要在捕杀蝴蝶,得到了全校的认可。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她和文哲又来到了蝴蝶泉边,她捧着一个透明的大玻璃盒子,里面躺着一只青色带银边的美丽蝴蝶,栩栩如生,鲜活如昨。
    “素素!当初我不是有意捕杀你,我像你道歉,也像你保证,以后我们绝不再捕杀蝴蝶!现在我送你回家,送你回到姐姐的身边!”
    孟玲珑把盒子放在蝴蝶泉边,深深的一鞠躬,在泉水喷射成蝴蝶形状的一瞬间,出现了一道绚丽的彩虹,盒子里的蝴蝶消失了,她似乎看到青儿在对她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