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空间

短篇鬼故事 2022-08-03

盗墓空间

    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窗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四个猥猥缩缩的男人在其中一个单身公的密谋今晚的神秘行动。一只昏黄的灯泡在雨风的劲吹下不断摇晃,窃窃细语的4个人围坐在一张老掉牙的烂木桌边,桌子上是一眼的残羹冷炙,还有一坛喝了半截的浓烈米酒。
    贼眉鼠眼的“浪子”问结结巴巴的“扯子”:“扯子,你确定黄丝江大地主的女儿就葬在青龙山的那颗大槐树边吗?”“我—-我—-我当—-当然可以—-可以确定,我跟我爹—-在—-在她坟墓的隔壁—-走了几十年的—-清—-清明祭扫了”。彪形大汉的“宏胖子”狠狠推了一把正昏昏欲睡的“牛眼睛”:“喝不了一斤酒就装死猫了,醒来,醒来准备工具,把那电光的电源再好好充足些 ,再找4个小塑料袋子,把4个电光包起来,今天晚上雷光火炮,既没有夜行的闲杂人等,也会让大雨冲刷我们的脚印痕迹,最适合下手了,都给我机灵精神点!”
    且说这个在民国时期富甲一方豪极一时的黄丝江大地主,不但钱庄商号数不胜数,而且良田千顷,话说他府里的牛马畜生只要从他家一直到老祁阳县城,凡是一路啃掉的稻草作物,都不要提心吊胆的,因为那都是他黄老爷的地盘,无需考虑赔偿的。可是他即便如此春风得意,可是他们两夫妻偏偏结婚十年都没有开苞生育,直到第11个年头总于盼来了一个小孩,一个秀气可爱的贵千金—–取名红菱。自打黄老爷喜得千金,每天视如掌上明珠,疼爱有加。时光荏苒,转眼又过去了十六个春秋,红菱长成了一个招人看了便蚀骨销魂的小美人,不但冰清玉洁,而且聪慧过人。加之在地主家养尊处优,气质天成,可羡煞了很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男子。
    本地有一邹姓保长,相当于现在的镇长,也独生一子,取名邹豪。此人将近而立之年,依然没有婚娶。专横蛮野,依仗“我爸是保长”,欺民霸女,作恶多端,四处拈花惹草,游走于烟花巷弄之地。老百姓恨的是牙痒痒的。在一次偶尔的路过中,她一瞧见了正在阁楼上依窗远眺的红菱,顿时失魂落魄,色心遂起。回家后,他向老爹说道自己要成家立业娶媳妇了。邹保长自然欢喜,想不到儿子这些年游手好闲,看来是在外玩腻了,这次诚心想讨老婆了。邹豪:“爹,我看中了一姑娘,我想娶她做老婆!”“谁家的女儿呀?”员外饶有兴趣地问道。“刚刚叫二狗子打听回来了,就是黄丝江地主黄老爷的女儿—-红菱!”“哦,黄老爷的女儿,本来前几年我和黄老爷是交往甚密的,只是因为一点税赋的小事两人闹得不开心,如今你要娶人家的女儿,加之你们年龄悬殊相差很大,我看事儿难办!”“爹,我就看中她了,我不管了,我也这么大了,我非她不娶,要不,我就终生不娶,断了你的香火。”邹豪在父亲面前还是一副流氓的作风,令保长是又急又气又拿他没有办法。“好,好,好,赶明儿我带你到黄老爷家提亲去。”


    过了几日,保长托一媒婆去黄老爷家探探风声和口气,可是没有想到,意外地碰了一鼻子的灰,不但红菱坚决不同意嫁给邹豪为妻,而且黄老爷破口大骂保长昔日的落井下石,为了从税赋中私吞公款,竟然串通另一地主联手加害于他,要不是他借钱消灾,那次非进了牢狱不可。“你回去跟保长大人说一声,我黄某的女儿就是嫁不出去在家养老女了也不会嫁给他那个败家子!说严重点,我女儿就是嫁个结巴也不会嫁给你为非作歹的小流氓!”媒婆自讨没趣,夹着尾巴回到保长家添油加醋如此这番看不起保长等等的话,如一根根钢针扎在保长和邹豪的胸口。保长大手往黄花梨的茶几上狠狠一拍:“你这个老家伙,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爹,要不,我现在就带人去干掉他!”邹豪见风使舵地补上一句。“畜生,这事情得从长计议,这口气一定得出的。”是夜,他们父子在书房密谈了很久—-


    时间在一天一天地平静地过去着,某日艳阳高照,空气清新宜人,红菱在征得父母的同意后,带一个贴心的丫鬟“小桃”到镇里赶圩去了,只见一路春风拂面,桃李竟开,绿意满目,好不愉快。二人难得一次来集市,看琳琅满目的商品和胭脂水粉,这个试试,那个买买,不知不觉就过了晌午时分,二人干脆在镇里一上等酒馆吃了中餐,再又转了一圈才返程回去,话说他们路过一青石铺就的石板桥时,还特意放下行李下到水流踹急的河流边好好洗了一把脸,当她们正起身上岸时,一声怪笑刺耳传来:“哈哈哈,红菱姑娘,我等你好久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保长的公子邹豪。只见他用一把扇子叼起红菱购买的东西色迷迷地冲红菱淫笑着。“你是谁?我们不认识你,小桃,我们走!”红菱见来者不善,也顾不得那些东西了,可是独木桥一根,被邹豪和几个手下早就埋伏好,断了前后的进退之路,邹豪逼近红菱的面前,冷不防用他的手托起了红菱的下巴,红菱一把甩手打掉了他厌恶的手指。“小姐,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我就是要娶你的邹保长儿子,远看不如近看,小姐果然国色天香,令人心花怒放呀!”哈哈哈—-哈哈哈,后面的走狗们也跟着瞎起哄。“你给我放尊重点,让开,我们要回家了!”这时丫鬟小桃站在了小姐的前面大声怒斥,她也知道东家可是方圆百里的大地主,没有什么害怕的。“幺—喝,你这小丫鬟还挺冲的呢,来人,给我把她们都绑了,带回家今天晚上一起洞房!”邹豪一声令下,几个男仆立马张开了绳索和大麻袋就逼来。这时小桃张开双臂挡在小姐身前,不料邹豪早就在小姐身后一把抱住了红菱,红菱挣扎不脱,就张口狠狠地咬了邹豪的虎口,他惨叫一声,用力一甩手,红菱一个趔趄在青石板上没有站稳,像一只美丽的断线的风筝直落而下,“扑通”一声,坠入春水涨潮的河流之中,小桃见小姐坠入江中,她也奋不顾身纵身一跃,追随小姐而去。两人在河流的激浪中只露了一下头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把邹豪一行吓蒙了,几人匆忙回府,而他们的这一抢亲行动却没有任何人发觉,邹豪连哄带吓用银元封住了几个仆人的口,他们轻而易举地逃离了这一命案!        

盗墓空间

    次日,一条特大的消息传遍了半个祁阳县城—-黄丝江大地主黄老爷家的千金小姐和丫鬟昨天在赶圩回家途中坠入江中溺水而亡了。更多的猜测描述就是说小姐先不慎失足,丫鬟跳下去救小姐,结果两人双双结伴而去。红菱在几里开外的拦河堰找到了,可是小桃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估计也已经溺亡了!听到外面的风声与自己毫无关系,邹豪和他的走狗们都松了一口气。可黄老爷一家是哭得死去活来,特别是黄夫人是几度晕厥。可惜了一朵豆蔻年华的绝世貌美之花,无端地陨落在他人的迫害之摧花手中!黄老爷一家身处民国之中,解放之前,家境富豪一时,加之爱女心切,痛不欲生,唯有厚葬自己的女儿才能稍解悲痛之念。于是,他购置了最上等最厚实最宽大的楠木棺材,里面陪葬了女儿生前最爱的高档胭脂水粉和大量金银玉器,用最精致的绸缎把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到合棺之前的最后一端祥,黄老爷夫妻二人终于心痛不支,都昏了过去,众人连忙抬回牙床掐人中刮痧才清醒过来,那边的族人仆人已经把红菱抬出了府第上山埋葬了!事情的预期是的变迁,20年后的土改,黄老爷夫妻被批斗得不成人样,在折磨中接踵而去,而保长和他的儿子为国民党干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没能逃离人民的审判!
    且说子夜来临,外面的风雨不见停歇的迹象,那“浪子”“扯子”“宏胖子”“牛眼睛”四个盗墓贼已经等不及了,一个个在单身公扯子的屋里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走,不等了,再等雨停就要鸡叫了,大家把电筒和工具带齐了,上山去!”有统帅风度的浪子带领他们冒着电闪雷鸣和倾盆大雨直奔青龙山而去。约莫半个时辰,他们就心急火燎地爬到了那颗大槐树的傍边,随着“向导”扯子的精确指点,他们确定了墓葬的大少方位,四人齐上阵,一阵挥汗如雨的刨进,翻挖,深铲,担土,接水,半个时辰后,他们发现了白色石灰粉末的一个层面,大家知道离棺木不远了!一个时辰后,他们把坟墓挖进去足有两米深,随着铁锹撞击木板的一声“嘣”的闷响,宏胖子大叫一声,“哥们,我撬到棺材了,大家把墓边修宽一点,等会好打开棺材盖。四人心里一激动,活干得更有劲了,也忘了闪电的耀眼,也忘了雷击的危险,也忘了擦拭自己头面部的雨水还是汗水,在他们财迷心窍的眼里只有这些触手可及的像《华豫之门》和《寻宝》里的珍宝和国宝。四人加快了盗墓的进度,不多时,他们终于到了掀开棺材盖的关键而激动人心的时刻了,四个人心跳加速怦怦怦怦地狂跳着,甚至有点紧张还是害怕地有点冷冷地哆嗦了起来。事到如今,胜利在即,他们四个人的手同时抓住了棺材盖,并在一二三的齐声吆喝声中齐力打开了令人不可思议的通身涂满黑漆的楠木棺材—-


    随着“吱呀”一声闷响,棺材盖终于被掀开在一边,借着排放在一起的四个电筒和夜空中时闪时不闪的闪电夜光,他们都瞪大了贪婪的眼睛,只见一个女子身着华丽的衣裳安详而冷艳地躺在巨大的白色棺材内壁里,她像是在刚刚沉睡的大家闺秀,没有半点的死人面容,一头梳理得别致的发髻显示了那头青发的柔美和光泽,脸庞上淡淡的胭脂掩饰不了她年方二八的花容月貌,看她全身上下珠光宝气,和生前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她的肚子鼓胀,犹如身怀六甲的孕妇。四个盗墓贼一时间目瞪口呆,不知是惊讶几十年不腐化的少女真身,还是惊讶中美若天仙的红菱之棺中容颜,抑或是惊讶挂在红菱耳朵上的一对硕大精致的耳环,和那根插在发髻里的白而粗大的和田玉钗,特别是她脖子上的那根金黄的项链,还有她平放在棺侧的两个手腕上的玉手镯,也许还有更多压在她身体底下的黄金白银,古钱宝物!总之,四个人矗立在那里良久都不敢说话,没有人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雨水顺着头发滑落下来都不会去擦拭一下朦胧的眼睛。忽然一声炸雷,终于惊醒了四个人,这时,浪子战战兢兢地发话了:“兄弟,动不?大家敢动不?”“动,怎么不动了,挖都挖了,到手的天鹅怎么可能给飞了呢?”宏胖子接上了话。“我—-我—-我有点怕了,她,她像活的一样,我看—-看到那大肚子—-就—就怕!”扯子结结巴巴地说!“没用的家伙,来,不管他,大家一起下去,要不,我先下去拿宝贝,你们在上面接着!”眼睛红成了血丝的牛眼睛一说完就果断地跳了下去,“咚”的一声回响,他的双脚正好跨在红菱的腹部两边,他140斤的体重跳下去的力度似乎震动了棺材里的红菱,天空中洋洋洒洒的一阵雨打湿在红菱的身上,当其他三人用手电筒全神贯注地照着宏胖子用右手去扯红菱的项链时,恰巧3滴硕大的雨珠打在红菱双眼和嘴唇的正中央,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随着三滴水珠的滑落,原先纹丝不动的红菱突然张开了双眼,那双灵动而惊恐的大眼睛深藏着愤恨和杀气,与此同时,她那樱桃小口的嘴唇两边慢慢地长出了两根又尖又长的獠牙,足有3寸长!“哎呀—-有鬼呀!有鬼呀!!三个在上面的盗墓贼比正弯腰拿宝贝的宏胖子看得更清楚,都吓得惊慌失措屁滚尿流,而他们这齐声的一尖叫,可吓坏了正跨在红菱身上的宏胖子,他于是定睛一看:妈呀!红菱正凶巴巴地睁大了眼睛瞪着自己,而嘴角的獠牙似乎在越长越长!他吓得差点立马晕去,结果更不幸的是,他一屁股恰好坐在红菱圆鼓鼓的肚子上!“扑哧”一声,从红菱的口腔里坐得挤压了一股冰凉的水喷洒在他的脸上,而这股水就像一股装在红菱露着狰狞獠牙的嘴唇边的自来水永不停歇了,冰冷的水从她的口里喷涌而去,射在宏胖子的脸上和身上,落在这个密闭的楠木棺材里,水,一公分一公分地越涨越高。宏胖子一时吓得每一根头发都竖立了起来,但他的求生欲望告诉自己,他必须要逃离这个坟墓,必须要爬上去。可是当他想拔腿往上攀爬时,才发现自己的双脚已经被红菱带着华贵玉镯的双手死死掐住了,任他怎么用力也不能拔动一丝一毫,他咆哮了起来:“浪子,浪子,你们三个快来呀,我的脚被她掐住了,我上不来了呀,你们快来拉我,快来!”         

盗墓空间

    水,没有停歇地从红菱的獠牙口里喷涌而出,而棺材里的积水正一寸一寸地涨高,当宏胖子大声呼喊同伴来救他的时候,他不但没有等到他们三人的任何回应,他更不知道那三个人正面对了一个赤身裸体的的纠缠,这个女鬼不是他人,正是红菱的丫鬟小桃!那一年的那一天,当她纵身一跃陪小姐而去时,她没有什么挣扎就被急速的河水吞没了,不多时,她魂飞魄散,一命呜呼,可怜了她的肉体一路上被河水冲击,被巨石和树枝割扯,她那一身小姐赠与她的好衣裳全部被冲刷得一丝不挂,结果她被水流冲进了一个水底的石头岩洞里,所以没有任何人能找到她的尸骨。后来,她几经周折终于探索到了小姐的葬身之地,她只能隔那么久想小姐了才光着身子还只能在狂风暴雨的子夜时分来小姐坟前说说话。而今夜,她凑巧来看小姐,没有想到刚好碰到了四个盗墓贼来打小姐的主意。当那四个人刚看到红菱张开了眼睛长起了獠牙的时候,他们已经顾不上宏胖子的呐喊求救了,三个人只想弃甲逃命,可是当他们刚转身的时候,“哈哈—-哈哈—你们来了还想走—-哈哈—哈哈”一阵邪恶而苍白的叫唤从那棵老槐树上面传来,他们四处张望,没有发现什么动静,正当他们再次拔腿就跑的时候,忽然一个满头湿发的少女白花花的胴体背影站立在他们面前。他们一怔,谁都不敢贸然前进一步。“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盗墓贼,竟敢打我小姐的主意,通通受死吧!”这句之音刚落,那个一丝不挂的女子转过了身,只见她一身的湿漉,水珠不断从头顶滑落到面颊到胸脯再到那汇聚点而滴落!再仔细一看,面色苍白的脸庞上,居然只有一只眼睛,另一个空留着白骨凸显的眼眶,血水,淡淡的血水从那个眼眶的边角连绵不断地流出来,正面的躯干虽然很丰满,但是遍体鳞伤,一些被石块划开的口子长大着嘴巴,她那空洞着眼眶的面孔看不到表情地抽搐着,当她那双白骨悚然的爪子刺向三个吓懵了的盗墓贼时,小桃忽然发出了一声凄惨痛苦的嚎叫,同时的一瞬间从红菱的墓穴里汹涌而出滚滚洪流,漂浮在最前面的是那个已经气绝身亡的宏胖子,随即而来的就是飞跃而起的红菱立于老槐树之巅。原来“水鬼”的神奇法力就是只要它身边有一滴水它就可以变戏法似地浩瀚成汪洋大海直到把它要杀灭的人杀灭为止。而与此同时,浪子和牛眼睛也被洪水卷入了老槐树底下50米的涛涛大江之中,从此,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行踪,从此他们便在人间蒸发了!!


    而在这令人不寒而栗的盗墓现场,在深更半夜的青龙山脚下,风和雨依然在吹打着哀号,山脚的白虎河又一次吞噬了三条贪婪的生命。在雷电的闪耀下,只有三方人鬼在此了结一段。且说小桃用她毒辣的鬼爪刺进了浪子和牛眼睛的左心房掏出了他们的心脏,正欲刺向扯子时,只见一道金光从扯子的胸膛射出,瞬间尘烟四起,不一会就粉碎了小桃的右手白骨,小桃的惨叫源于他爷爷送他的一块老铜“阿弥陀佛”,有了这块法宝,就实践了“水鬼怕铜,看到眼红!水鬼怕铁,看到眼血!”的蛊术。而早已经双腿发软的扯子正抱着老槐树的躯干不敢放手,虽然无风起浪的洪流早已经退去,可是面对两个女水鬼的身影,他不敢睁开眼睛。这时已经筋疲力尽的小桃呼喊着小姐:“小姐,快下来,我是小桃。”!红菱听到此言,甚是诧异:“你是小桃,不,不,你的眼睛呢,你的手臂呢,你的衣裳呢?”,红菱飞跃而下把小桃抱在怀里,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当红菱听完了小桃把她如此这般的经过全部告诉红菱后,红菱顿时面露凶光,张牙舞爪想把扯子杀死,要帮小桃报断臂之仇。“不,不能杀死他,姐姐,他虽然是个扯子,但是他是唯一能拯救你重返人间的人,而且,他就是你未来的男人。”小桃强忍住痛疼地说道:“姐姐,当年我投江卷入水底的一个岩洞里,幸得一修炼成精的千年老龟收留,保全了我的骨骼之身,如果再漂流出去,我就成了孤魂野鬼,永无与姐姐相见之时!我跟随它打坐修炼,也与他谈起了我们遇害的渊源,结果千年老龟用龟甲卜了一卦,无意中说起了你还有返回人间的可能,但是你必须找到一个在阳间正是本命年三十六岁三月三日子时出生的男人结为夫妻,但是这是天机不可泄露,所以,惩罚的代价就是你只能找到一个口吃结巴的扯子为夫君。后来,我查实了正是这个有点小坏但眉清目秀的扯子正是合适的缘分之身。红菱听到此,将信将疑,由于害怕他身上的附身符,于是在10米开外大声质问扯子:“你今年多大了?”“我,我—-今年三—-三十六了!”“哪月哪日哪个时辰的生根八字?”“我妈曾—-曾经说了—-我是三月—-月—初三子时生的!”红菱再看这个结巴,一身泥尘背靠在老槐树边,谈不上美男子,倒也有棱有角,有几分味道!“可是,可是他身上的附身符我怕,同时我这个模样他也怕!”“小姐,我在千年老龟的修炼洞府里偷得了一颗还阳丹,仅此一颗,我给你服了,你就獠牙可褪,生命可活!”“不,小桃,姐姐不要,你自己服用吧,你为姐姐受尽了委屈和折磨,姐姐对不起你!”“不,姐姐,我想过了,我现在没眼没臂,全身残缺不全,皮肤破烂撕裂,惨不忍睹,我就是重返人间也不能抬头见人,何必如此自取其辱呢?,姐姐,我走了,唯有我和那块护身符同归于尽才能让你们过上幸福的人间小日子!姐姐,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一定会!”小桃话音未落,立马把口张开,从嘴里滑落出一颗闪耀着神奇光彩的有小土鸡蛋那么大的仙丹一把放在红菱的手心里,并拼命挣脱了小姐的怀抱,迎着扯子胸前挂着的那块护身符埋头冲去,刹那间,金光闪闪,惨叫连连,不多时,一切的声光电闪烟消云散,连那个扯子也昏厥了过去。红菱匆忙奔过去一看,小桃已经无影无踪,但是在那昏迷不醒的扯子左胸上,一朵粉红而鲜艳的桃花深深地烙印在那里幸福地笑着!!


    后来,红菱在服仙丹之前,在鸡叫天亮之前用她水鬼的最后法力打扫还原了自己被四个盗墓贼挖得一片狼藉的墓穴,一切都和盗墓前的景象一模一样,然后,他一手搂起吓昏了并失忆了的扯子纵身一跃上了老槐树的树梢,深情的一回眸,然后迎着无情的风雨飞向了一个很遥远的再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到了那里,她口服还阳丹,从此与对过往的历史全部失忆的扯子过起了幸福而平静的平民百姓生活。而在遥远的那个神不知鬼不觉的有一个惊险“盗墓空间”的小镇,大家纷纷在议论怎么无端地失踪了四个男人,同时,这个小镇又多了三个盼夫回家心切的寡妇!盗墓空间—-盗的不是墓,盗的是良心的迷失和人性的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