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熟人

短篇鬼故事 2022-08-03

同一个熟人

    1、铁锁吴青天
    明月山断魂崖,午时三刻,万籁俱寂,鬼火起伏。忽然从山崖下传来一两声狼嚎,划破长空,惊起几只野鸟四处扑腾。一辆汽车悄无声息的驶到崖上,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大高个子,月色很淡,看不清他的脸。
    男人下车后从后备箱里拎出一个袋子,解开袋子,里边装的是一个女人。男人把女人拎出来后,柔声说道:
    “你就放心的上路吧,山崖下狼群已等候你多时了。不过你放心,等你落地的时候,早已成了肉泥,别说被狼群啃,就是拿锯拉也不会有痛苦。”
    女人全身发着抖,惊恐地问道:“为什么,我们素不相识?”
    男人说:“咱们是素不相识,可你我都有一个共同的熟人?”女人诧异地问道:“谁?”男人嘿嘿一笑:“钱!我的委托人出了一千万要打赢这个官司,你这个证据消失了,我们不就成功了吗?随便告诉你一声,你是一个人出来的,在世人的眼里,咱们俩从来都没有见过。”女人说:“你是吴天。”
    男人说:“不错。”话一说完,一抬脚,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了上来,女人在半空中嘶叫:“我做鬼都不会饶过你!”好半天山崖下传来一声沉闷的落地之声,紧接着崖下狼嚎此起彼伏,在夜空中传开来,听得人撕心裂肺、头皮发麻。吴天却不以为意,拍了拍手,上车回城了。
    两天后,吴天的案子果然胜诉。出了法庭,他的委托人紧握他的双手说:“果然不愧是铁锁吴青天,传言连这场官司你一共打了一百场,只有一场没胜,可是真的?”吴天谦虚的摆了摆手:“小意思,小意思,要不是起诉方主动拆诉,那剩下的一场我也赢了。”
    2、夜走麦城
    吴天送走委托人,跟往常一样直接去了歌厅狂欢,直到两点的时候他才出来,打了一个车回家。由于酒还没醒,稀里糊涂的在一个地方就下了车,等计程车开走后他抬眼一看,这哪里是自己的家呀,是城南的一条小巷。
    冷风一吹,吴天清醒了不少,抬头一看,前面的路灯又没有亮,吴天禁不住在心里直骂市政。还好,天上繁星点点,借着星光,吴天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去。


    那天晚上,大街上除了吴天,一个行人都没有,静得连自己的呼吸都听得真真的。吴天素来胆大,也不在意,继续走着。
    忽然吴天听到背后传来了脚步声,他回头一瞧,就在他后面的不远处,一个短小的黑影立在夜幕下,那黑影见吴天停了下来,他也停了下来。不言不语,只用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他。已经是五月了,一阵风刮过来,吴天觉着从未有过的寒意,对面的人影居然在这寒风中迎风晃了起来。
    吴天壮着胆子打了一个招呼,对方却似浑然没有见着,一点反应都没有。吴天见他不理自己,有点发毛,转过身来,壮着胆子继续朝家走。没想到吴天走,他也走,吴天再次停下来,他也停下来。吴天有些急了:“你是谁呀,要再这么跟着我,我可不客气了啊。”
    那人还是不答话,吴天火了,提着胆子走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照着那人的胸口就是一拳。吴天人比那人高了一个头,直拳打不着他,只能用往上的勾拳。可令人奇怪的事发生了,他的拳头本应击在那人的胸堂上,可那人的胸膛是空的,吴天的拳头顺着那人的胸膛就穿进去了,直接打到了后面的脊柱骨上去了,那人好像还得过骨质增生似的,脊柱上长满了刺,直接刺进了他的拳头里。吴天的拳头、小臂凡是与那人身体接触的地方都突然被一股粘粘的液体包裹着,那些液体顺着他的手臂往他的手肘处流,并从手肘上往地上流,掉到地上滴嗒直响。
    吴天现在是面对面的跟那人站着了,他低头一看,那人冲他嘿嘿一笑,吴天这才注意到,那人的眼睛周围没有肉,就是两个黑黑的肉球嵌在两个黑洞里,好像随时准备掉出来似的。饶是吴天平时胆大,此时也觉亡魂都快吓出来了,拼命的往回撤他那只在对方胸腔中的手,可无论如何也撤不出来,不但撤不出来,居然连动都不能动了。吴天平时的气力挺大的,按理说一使劲,手不能出来,也能把那人拉倒,可那人却像生了根似的,任凭吴天如何用力,就是纹丝不动。


    吴天打人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现在胆没有壮,手却拔不出来了,对面还是这么一个怪物。吓得他张嘴就要大叫,更可怕的事发生了,他嘴张得大大的,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此时,不知哪个地方忽然传来了几声猫头鹰的叫声,森森鬼气,吴天再也站不住了,双腿发颤一屁股坐在地上晕过去了。
    吴天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了,全身发疼,肚子饿得发慌。此时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个子跟吴天高差不多的男人,说:“醒来啦?”吴天应了一声问这是哪里,那人也不答话,继续问道:“饿了吧?”吴天确实有些饿了,那人端进来两盘菜,一盘小炒的肝,一盘是红烧肘子。当时吴天就觉得那不太像肘子,只是天黑看不清,他又饿得慌,也没多想,端着就吃。
    吴天填饱了肚子才问是什么肉。给吴天送肉的那人嘿嘿一乐,说:“我的左手,你现在算是怀着我的骨肉了。”说完又是傻傻的一阵笑,吴天觉着鸡皮疙瘩都起来,说:“你开什么玩笑呀。”那人说:“我没开玩笑,你看这是我的手掌,还没来得及炖呢。”那人边说边从后面又拿出一个盘子出来,确实是一只人手,还在滴血。吴天这才注意到他是一个独臂客。他的胃里一阵翻滚,一阵狂吐。边吐边问:“那……些……炒……肝呢……”“是我们的。”这时又进来几个人,拿灯把屋里照亮了,吴天只见他们的胸口都剖开了,还流着血。
    “该送他回去了。”此时屋子里又走进来一个人,吴天认得,正是他最早在大街上见到的那个。这几个人见他进来,齐声施礼,叫了声:“郭大哥。”这位郭大哥依然冷眼的打量着吴天。
    好一会儿,那位郭大哥才对吴天说:“我们也有一个共同的熟人。”吴天颤声问:“谁呀?”郭大哥说:“我暂时不能告诉你,时候到了你会知道的。另外,你上次从断魂崖推下去一个人,不要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我们全知道。”
    “你们是她的朋友?”吴天更害怕了。
    “不,我们不认识她。”
    “那你们逮我来要干什么?”
    “是我们那位共同的熟人要我们逮你的。”
    “你们想对我怎么样?要杀了我?”
    “杀你,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同一个熟人

    3、死是件幸福的事
    吴天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了,老婆告诉他是一个长得很矮小而结实的人送他回来的,根据老婆的描述,吴天记起来了,就是他昨晚在巷子里遇见的那个人。
    吴天从回来的那天开始,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一闭上眼就是那血淋淋的胸膛和红烧的人手,还有那些诡异的笑脸。十天不到,整个人就瘦下了一大圈,他老婆拿着他以前的衣服笑着说:“老公,你这次减肥真成功。这些衣服咱们现在就可以合穿了。”
    吴天看过去,他的老婆的那张慢慢变成了那个被他推下断魂崖的女人的脸——一张扭曲了的脸。张着血盆大口:“我说过,嘿嘿……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吴天大叫一声,直往被子里缩,他老婆过来抱着安慰他,吴天再也不敢看她的脸,把头埋在他老婆的怀里,缩成了一团。
    晚上他老婆有事回娘家了,要第二天才能回来。吴天等老婆出门后,从厨房拿了一把刀放在枕头下。睡到半夜的时候,刮起了大风,吹得外面的树枝乱颤,发出呜呜的响声,吴天起来关窗户。刚把手往外一伸,就有一只手搭着他的手就进了屋,吴天一看,又是那位郭大哥。
    吴天早让他吓破了胆,再见他,只觉下身一热,双腿打颤,尿到裤子里了。郭大哥装着没见,冷森森地问道:“你知道,比死更可怕的是什么吗?”“不,不知道。”吴天牙齿都打颤了,原来准备在枕头下的刀,本想等他们再来就杀了他,可现在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勇气去拿了。


    “那叫活——受——罪——。”那位郭大哥说完从窗户中飞出去了。只是声音在夜空中盘旋着,久久不散,好像有无数的人在说一样。
    第二天中午,他媳妇回来了,提着一个盒子,说道:“老公,你看我给你带来什么了。”说着从盒子里端出一盆红烧肘子出来,这可是吴天平时最爱吃的。可现在吴天一看见肘子,禁不住阵阵恶心,狂吐不止。
    吴天的老婆忙问吴天这是怎么啦,吴天也没法回答,一回答可能就牵出他的那些丑事了,所以他只能说没事。他老婆过来帮他收拾吐的东西,吴天看过去,他老婆又变成了那个掉下悬崖的女人,张着青面獠牙对着他。吴天对郭大哥是很害怕,可对这个女人却不怎么恐惧,拿出枕头下的刀就朝他插去。
    吴天的老婆,柔道七段,一伸手就把他的刀夺了过来,同时一拽就把他从床上拉了下来,这时只见吴天的身上掉下来一个包,包里满是照片,全是吴天跟歌舞厅那些女人鬼混的照片。可吴天从没就没有拍过这样的照,他自己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面对老婆的审问,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这样,不到一个月,他老婆就与他离婚了。


    接着是他的律师事务所,天天出事,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吴天都快疯了,一想这样天天生不如死的日子还不如死了算了。一天晚上他打开窗户,从上面就往下跳,按说他们家住在十七楼,别说是人,就是东西也摔坏了。可吴天除了腿摔断外,啥事也没有。
    躺在的病床上,吴天又依然是夜夜噩梦,平时吃饭只能青菜萝卜,见肉就吐。他又想到了那位郭大哥那天晚上给他说的话“活受罪”,他现在才知道死反而是件痛快的好事。
    出院后,吴天等到晚上,买了无数的纸钱在自家的屋子里边烧边磕头,说:“求求你,让我死了吧。”半夜的时候,那位郭大哥又出来了,对吴天说道:“别人为什么叫你铁锁吴青天呀?我一直搞不明白。”
    “那是因为我善于钻法律的空子,还心狠手辣,碰上我就像被铁锁锁住了一样,无处可逃。至于说“吴青天”嘛,这三个字得连起来念,意思是我走到哪儿,哪儿见不到青天。”吴天有气无力的答道。
    “好,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吧,你把那个女人推下山崖的时候对她说你们有一个共同的熟人,是金钱。我今天也告诉你,我们俩的共同熟人,他叫‘侠义’。”
    第二天,报纸上头版刊登了著名律师吴天再一次跳楼自杀,临死的时候,他的左邻右舍听到他晚上高声大叫“我终于可以死啦。我太幸福啦!”那声音透着无比的喜悦。
    同年著名的考古学家考证,汉代大侠郭解,生前门人弟子无数,后被汉武帝下令杀死,他死后,他的徒弟们就把它埋在这明月山的断魂崖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