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蝇

短篇鬼故事 2022-08-04

白头蝇

    1
    “……警方正在全力寻找今天下午从精神病逃出来的病人,该病人在杀死一位医院警卫并抢走其来福枪后逃走,我们再次重复先前的警告,该病人具有很强的攻击性……近日,本地发生多起持枪杀人案件,经调查为同一人所为,截止至昨日,受害者多达七名,凶手外号白头蝇,身份尚在调查中,体貌特征如下……”
    现在已经接近傍晚,太阳迟迟没有落山,使人感觉时间过得有些慢。我的车已经超速了,不过好在这条路上车辆很少。从十分钟前开始,我的副驾驶座位上多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满头白发,我并不为此大惊小怪,现在的孩子想法都很怪异,老年人想方设法让头发变黑,他们却非要反其道而行,年轻人的审美观已经畸形到了盲目追求与众不同的地步。
    十分钟前,他站在路边向我招手,他要到前面的城区,而这条路上很难打到车,我做了一个警察该做的事。
    “作为搭便车的回报,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他一上车我就后悔了,我讨厌话多的人胜过苍蝇。
    “从前有一个绝世高手,他的剑法天下第一,从来没有人和他交手以后活下来,但据看到死者的人说,所有败在他手下的人都是被一剑封喉。也正因为这一点,他越来越神秘,剑法越来越高超,挑战的人也越来越多,死去的人也越来越多……那么,你觉得他到底用的是什么样的招数呢?”
    “不知道。”老实说我根本不想搭腔,如果他说完这个故事还有下一个故事我一定把他撵下车去。
    “哈哈,其实那个高手只会一招,他一辈子只练那一招,那就是拔刀收鞘,所以他的拔刀速度非常快,而刀收鞘这个动作也练得十分精准。他每次与人决斗都故意弃剑认输,对手被胜利击昏头脑,想随便一剑解决他。就在这时,那个高手忽然出鞘,用刀鞘收住了对手的刀,然后顺势一转,刀便回到了自己手中,紧接着,在对手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使出了世界上最快的拔刀斩。”
    “真是狡诈。”


    “嗯,狡诈的家伙,然后没过多少年,那个高手被一个用飞刀的菜鸟给杀了。”
    “哦?这是一个冷笑话?”
    “没错,哈哈哈哈哈。”
    我们的车经过了一片土丘,少年一直不太老实,扭胳膊动腿的,看得出他很急躁,仿佛不说话就会死一样,直到收音机里再次发布通缉消息,我觉得很吵,顺手关掉了收音机,但显然他对此很有兴趣。
    “啧啧,才短短一星期时间就死了七个人了……”他拍了拍僵硬的脖子,冷笑了一声。
    “你看上去一点也不害怕。”
    “哦,当然,我干嘛要害怕。”
    “身边出了一个杀人狂,害怕是理所当然的吧。”我看了少年一眼,他还是一脸冷笑的模样。
    “那可不一定,老实说我挺喜欢他的,聪明、果断、勇敢,你们肯定抓不到他。”他舔了舔嘴唇,像一个贪婪的吸血鬼。
    “那可未必,这附近所有道路都被戒严,他根本插翅难逃。”
    “哼,我不信,他有能耐连杀七人不被抓,想必第八个也不远了。不过,你说他为什么要杀人?”
    “不知道,他就像个侩子手,逮到谁杀谁,没有动机吧。”
    “未必,我觉得他在收集,收集不同的受害者,有大人、有小孩、有老人……”少年说完沉默了一会,再次开口,“他的体貌特征你听到了吧?”
    “当然,我听了一个星期了。”
    “你就不怕我是那个杀人狂?我的体貌特征很符合他。”少年看着我挑衅地笑了笑。


    “不,那个家伙非常疯狂,如果你是他,你肯定不会在这和我啰嗦,而是在刚上车时就把我杀了,然后把车抢走。”说到这里我看了一眼时速表,这个速度已经有些危险了,可少年好像丝毫不在意。
    “哈哈哈,有道理,你知道吗,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一定很好,就像那个杀人狂,当他出现在人们面前,所有人都会惊慌失措。之前我被你的同行当做嫌疑人抓过几次,后来又被放了出来,从那以后,我们同村那个经常欺负我的人每次见到我都绕道而行,我要感谢那个杀人狂才是。”少年说完,发出了爽朗的笑声。我觉得这小子心理有些扭曲,便没有搭理他,以我现在的速度,再开五分钟会到达一个加油站,在那里我将把车停下。此时,少年正对着车窗玻璃端详自己的牙齿,我的手有些颤抖,我快忍不下去了。
    2
    没过多久,我们来到那个路边加油站,我把车停在三个加油机旁,一个老人从屋里走出来,步伐有些颤抖。
    那孩子摇着腿,“这老头真是慢死了,这么老了还活这干嘛,不如死了干净利落。”
    真是扭曲的想法。
    我没太注意那个老头,尽管他看上去有些神情紧张,此时我心里正盘算着另一件事。我摇下车窗,递给他两张整钞,“加满!”我说。这时我又回头看了看那名少年,他正无所事事地看着风景。
    “我去上个。”我回头对那少年说,顺势打开车门准备下车,然后,猛的一回头,拿出手枪对准了那个年轻人。
    我笑了笑说:“小子,把身份证给我。”
    他好像并不惊奇,只是一瞬间的惊讶,过后就恢复了原样,扭了扭身体说:“啊呀呀,我都说了我只是长得像而已嘛,不然我干嘛傻到自投罗网啊。”
    “这可难说,你杀了我再假扮成警察的样子,这不是最好的逃跑方式吗?只是我的车速一直很快,你没有机会劫车,现在又被我先下手为强了。”我挥了挥手示意他下车,现在这小子可笑不出来了。
    少年一脸无奈,他想了想,伸出两只手,“我身份证没带,你把我抓了吧,反正等你打电话核实过后还是要怀着愧疚之情把我放了。”
    此时我光顾着和少年说话,丝毫没注意一旁的老头,就在我把那小子拷上的时候,老头身旁的加油机后突然窜出一个黑影,我还没来及转过身,脑袋就被对方用枪抵住了,冷汗划过的同时,我用余光瞟了一眼——看不到相貌,因为他戴着面具,但我分明看见,他有着一头白发!        

白头蝇

    3
    我顿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老头刚刚一直在给我使眼色,可我丝毫没注意,少年也被吓了一跳,小声嘀咕道:“就说了不是我……”
    不管是身高体型还是发色,这个蒙面的家伙都符合白头蝇的特征,不过我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内心充满兴奋。所有的警察都想抓你,你却主动送上门了。对方没立刻打死我,说明她还不想立刻置我于死地,只要我离他再近些就有机会放倒他。
    蒙面男责令我们下车,一手紧紧抓着老头的肩膀。这令我感到很奇怪,因为一个嗜杀成性的杀人魔是不该如此紧张的,当他手中握着枪,他会把自己当成一个藐视一切的神。可他紧紧抓着老头更像是把他当成了人质,他明明有枪为何还怕我?这不像一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反而像一个蹩脚的小偷,于是我顿时有了信心。
    蒙面男见我迟迟不动,便把老头推到一旁,伸手拖我下车,我窃喜,幸亏他是个笨蛋。
    这种情况时有发生,警校就有这么一个训练项目,你说是嫌疑犯开枪的反应速度快,还是警察的出手动作快呢?答案当然是后者。
    他伸手来拉我,我故意使劲向后靠,紧接着他猛力一拽,我假装没站稳一个趔趄扑向他,一把抓住他拿枪的手使出擒拿术,他的力量比我想象中要大,我拽着他倒进车内,由于空间狭小,我和他在车里僵持不下。少年被我挤在副驾驶上动弹不得,没办法抽出手帮我,这么耗下去我肯定按不住他拿枪的手。就在这时,老头用扳手从后面击中了他的脑袋……
    我捂着后脑勺站起身来,由于刚才用力过猛,我和少年撞在了一起,“可恶,差点就没命了。”坦白说刚刚我第一次遇到这么危险的情况,现在想起来还在为刚才的盲目出手后怕。
    那个少年显然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他慌张地看着我说:“现在怎么办?”
    “帮我把他抬进屋绑起来,然后打电话报警,”我走到老头面前握了握他的手,明明是可那双手却十分冰凉。“多谢了,老先生。”我笑了笑说道,又弯腰捡起地上的枪。


    “先进屋吧。”老头的语气显得十分镇定。
    我摘下了那个蒙面男的面具,是一个沧桑的中年人,实在看不出这样一张脸居然隐藏着一颗杀人成性的心。
    我们找来麻绳,把他绑在了加油站里屋的一个椅子上,紧接着准备打电话报警,可电话打不出去,我拽了一下电话线,原来在我们来之前就被蒙面男切断了,“我的手机放在警车里。”我边说边往外走,少年也跟着我走了出来。
    “别急,年轻人,先喝口水吧。”老头在里屋门口喊道,转身进屋里去倒水,我叉着腰站在原地,少年则瘫坐在地上,全没刚才的锐气。
    “真是抱歉,刚刚误会你了。”我瞥了少年一眼,他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说起来,你干嘛闲的没事把头发染白?”我问。
    “是天生的……”少年无奈的叹了口气,“从小到大一直这样,总是被周围歧视。”
    这种事情我深有体会,小孩子说话总是口无遮拦,或许他小的时候就是在同龄人的嘲笑中长大的,难怪他之前要刻意装出很强大的样子。我撇嘴笑笑,没有嘲笑的意思。
   
    没多久,门开了,这时我才想起来老头进去倒水时还把门给关上了。可门开了,人却迟迟没有走出来。倒杯水干嘛要关门呢,我还在想这件事的时候,忽然传出“砰”的一声枪响,我被吓了一跳,而此时,蒙面男的胸口已经被洞穿,这一枪打断了绑在他身上的绳子,蒙面男倒在了地上,血呲呲地喷在地板上,老头端着来福枪从屋里走了出来。
    “你干嘛杀了他?”少年惊讶地跳了起来。


    “现在还问这种问题实在太蠢了。”我看着面前这个满头白发的混蛋对少年说。
    “没想到白头蝇居然是个老头……”少年哆哆嗦嗦地说。
    老头笑了笑,“他假冒我的样子到处抢劫,难道我不该打死他?”
    “那么,他是第八个?”我低头看了看那个蒙面男,他的身体还在抽搐着。
    “不,是第九个,第八个是这个加油站的主人,在屋里躺着呢。”老头说完后,我倒吸一口凉气。
    我被老头用枪指着,盘算着该怎么办,但我离他太远,夺枪根本不可能,看来这次是死定了。年轻人在我旁边吓得直发抖,瞪大了眼睛时不时看向窗外,期盼有其他人经过,只可惜天色已晚,外面只有一辆孤零零的警车。
    “嘿,听我说,你没必要杀我,杀警察会惹来很大麻烦的,这和杀普通人可不一样。”我企图拖延时间,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老头熟练地上了一下子弹,“我当然要杀你,我杀过男人女人小孩,杀过工人、白领,杀过乞丐,杀过加油站老板,杀过冒充我的人,可就是没杀过警察,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我的收藏品,我在收集不同的受害者。”
    少年听到这话后差点跪倒在地上。
    “可恶!”我情不自禁地叫道,“居然真有这种变态!”
    “别担心,年轻人,待会你就没这么多感慨了。”老头戏谑的笑着。
    恐怕我的一生就要在此结束了,还以这么一种荒诞的形式收场,冷汗在我的脸上滑动。少年仍不肯放弃似的,一时看看我,一时看看老头,好像还在期望着我冲上去夺枪,然后,他不再左顾右盼,而是瞪大眼睛盯着老头的身后。在他身后,一个黑影正慢慢蠕动着。
    是那个蒙面人。刚刚那一枪并没把他打死,反而把他打醒了。他忽然怒吼一声爬了起来,从后面抱住了老头,老头还没来及反应便被他扑倒在地,我立刻从怀里掏出手枪,一秒钟后,老头的胸前红了一大片。
    少年腿一软,再次瘫坐下来,他被吓的面如土色。我检查了一下地上的老头,他已经死了。
    “这下终于结束了。”年轻人长舒一口气。
    “不,还没呢。”我回答说。
    “是是是,还要等警察来。”
    “警察?警察不会来了。”说着,我用枪对准苟延残喘的蒙面男,扣动了扳机。         

白头蝇

    4
    “你……你这是干什么!他可是救了我们的命!”少年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没错,换了谁都不会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他假冒我的样子到处抢劫,难道我不该打死他?”我故意学着老头的语气说道。
    “你到底是谁?”少年瞪大了眼睛。
    “其实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第八个是一个老警察,那老头是第九个,而你,是第十个,或许那些白痴警察会把加油站老板和这个蒙面男也算在内,不过,无所谓啦。你之前说要感谢我,现在我是不是要说,不用谢?”我微笑着舔了舔双唇,今天发生的事让我兴奋不已。
    “怎……怎么可能,你要是杀人犯的话,那老头是谁?”少年惊恐万分。
    “你没听广播吗,据我所知,这附近只有精神病医院的警卫们才用来福枪。”说完,我向少年挑衅似地挑了挑眉毛。
    “不!不可能!哪有人会傻到冒充杀人犯!”少年似乎还不太相信眼前的景象。


    “ 哦?你之前不就冒充了吗?”我微微一笑,看着少年惊愕的脸接着说道:“至于那老头干嘛冒充我,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干嘛要揣测一个精神病的想法,搞不好他在电视上看到我就把自己幻想成了杀人犯。你要是真想知道的话,那我建议你……去另一个世界亲自问他吧。”我走近了一步,用枪抵住少年的脑袋。
    “别别别,千万别杀我!”少年几乎带着哭腔,“我之前说了你坏话,真对不起,我们无冤无仇不是吗,求你千万别杀我。”
    “不,你之前说的很对,我在收集,收集受害者们,但我收集的不是不同类的人,而是相同的人,你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你们都有一头白发。你说的故事有一点我不认同,那个高手之所以会被飞刀杀死,是因为他的拔刀术还不够快!”


    “哄”的一声枪响后,我从屋里走了出来,不禁再次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我被打的鼻青脸肿,那个高了我两个头的家伙骑在我的身上。
    “你干嘛盯着我看?因为我的头发是白色吗?连你个垃圾也敢歧视我?”他说。
    那不是一个小孩应该承受的屈辱,他以为躲进被窝这一切就会结束,可第二天太阳依然会升起,他来到,有一个白色头发的混混站在角落里向他招手,他走过去,会挨揍,他逃走,会被揍的更惨……
    从小到大一直这样,直到有一天我杀了他。我看着少年尚未僵硬的脸,即使我闭上眼,依然会看到一个白色的阴影,他摇晃在角落,对我兴奋地笑着,好像我是他一手造就的产物。它就像是一块霉斑在我的心中扩散,当我的身上沾满他的鲜血以后,便再也无法停下脚步。杀死白色头发的人,它成了我活下去的理由。
    “啊,麻烦死了。”我摘下了警帽,戴上每次杀人时都会戴的白色假发,接下来,是继续当警察好呢,还是当加油站的主人好呢?
    斜阳透过窗户洒在地板上,我走了出来,仿佛一个得到救赎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