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灵

短篇鬼故事 2022-08-09

蛇灵

    倘有陌生的的声音叫你的名字,你千万不可答应他。
    方明瑞漫步在老家的宅子里,忽然想起了这一句话。他记得是在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提到的,长妈妈曾给鲁迅讲过一个美女蛇的故事,故事的结尾,美女蛇被飞蜈蚣吸去了脑髓,末了,总结的教训是:倘有陌生的声音教你的名字,你万不可答应他。
    方明瑞之所以记得这么详细,是因为上学时的语文课本里就有这么一篇,那时候被老师命令着翻来覆去的背书:“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葚;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这一段他背得快吐了,记在脑子里多年,以至于一回到老家的宅子就能想起来。不过对于老家的宅子,他倒是挺骄傲的,因为与鲁迅家的百草园倒是有几分相似,有碧绿的菜畦,紫红的桑葚,也有树叶里的鸣蝉,菜花上的黄蜂,甚至有趣味的短短的泥墙根,他家也一样都不少。
    方明瑞小时候常常在老宅子的园子里玩耍,自然,长的草里是不去的,自打学了那篇课文,他总害怕忽然窜出一条赤炼蛇来,虽然大人们一直说园子里没有蛇,但他是不信的。不过他倒挺想见见美女蛇,虽然同是蛇,但美女蛇有颗美人头,那便与蛇不是同类的,是可以亲近的。
    不过那么多年过去,方明瑞没有见到过赤炼蛇,自然更没有见过美女蛇。
    方明瑞在外地上了大学,之后就在那座城市里找了工作安了家,后来辞了工作自己开了家饭店,挣的钱不少,也开始常常回得老家来。
    回老家一半是为公一半为私,他的老家产蛇,做成蛇羹肉质鲜美,最是滋补。蛇羹是他饭店里的招牌,所以每个月他都会带着伙计回来选蛇。别人选他是不放心的,一定要自己来选,他自小生长在这里,自然知道哪种蛇最好。托他的福,因着他饭店的名声越来越大,接着开了多家连锁,所以老家成了蛇的主要供货源,村民们也因此挣了不少钱,都将老房子推了改成几层小楼,只他家的老宅没有动,仍是先前的模样,因为爷爷留下来了遗言,这老宅是有神明护佑的,所以除非房子自己塌了,否则方家的子孙谁也不能动老房子一块砖瓦。


    方明瑞近来有些焦虑,因为老家的蛇近几年来大肆捕杀,如今每月收回来的蛇越来越少,且都是半大未长成的小蛇,做成蛇羹味道便差了许多,顾客的嘴巴挑剔,只尝一口便觉出差异,有些追求极致美味的便不再光顾,因此损失了不少客源。
    方明瑞很愁,这次是他最后一次回来收蛇,他得去寻找其他的蛇源,不能再老家这一根柱子上吊死。
    这趟回来,因为正是暑假,老婆孩子也跟着他一起,顺道让孩子呼吸呼吸乡间的新鲜空气。他们全家住在老宅的二楼,加上方明瑞年迈的父母,偌大的宅子也不过就五个人,显得有些冷清,到了晚上,这冷清的气氛就更浓烈些。
    方明瑞白天去看人捕蛇,晚上回来心情就不好,闷闷的喝酒,一个人在一楼的客厅里看电视熬夜,有时候就那么躺在客厅睡着了,若不是突然刮起凉风,他被冻醒,便会在沙发上一觉睡到天亮。
    他便是在这个时候听到有人叫他。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自园子里飘来,像忽然刮起的风,让他觉得脊背发凉。他酒醉着,以为是做梦,翻了个身继续要睡,却觉得脖子上有冰冰凉凉的东西滑过,像是头发丝,但头发丝似乎又没有这么粗壮。
    “明瑞……”
    又是一声叫唤,方明瑞一个激灵坐起了身,电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关上了,就连客厅的灯也已熄灭,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开过这盏灯。
    只园子里有悠悠的火光,幽青幽青的,像坟地里漂浮的鬼火苗。
    是谁装神弄鬼?方明瑞想也没想就往园子里走,他从不信鬼神,看到这诡异的景象自然以为是有人搞鬼,想去弄个明白。


    盛夏的园子里,有鸣虫相合,却不觉得吵闹。方明瑞看见墙头有一团影子,像是个人,像是正要翻墙逃跑。
    “往哪儿跑去?”方明瑞大喝一声,几步迈过去,站在长长的草里,仰头看墙上那团黑影。
    忽而传来了笑声,又有女人的声音叫他:“明瑞……”
    像是妻子的声音,方明瑞随口答应了一声:“诶。”
    笑声愈来愈浓,那团黑影沿着墙游走,竟是从墙上滑了下来,没入草丛里。方明瑞看得傻了眼,这什么人啊,分明是猴子吧?
    草里有窸窸窣窣的声响,方明瑞这才意识到自己是站在哪里,脑子里瞬间就想起来了鲁迅说的话:长的草里是不去的,因为相传这园里有一条很大的赤练蛇。
    赤练蛇……
    方明瑞只觉得脑袋里轰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脚已被什么东西缠住,冰凉凉的,沿着他的腿迅速而上。他穿着短裤,对那冰凉滑腻的接触很是敏感,心里顿时升腾起一种的感觉,那难不成是……赤练蛇?
    笑声从他脚下传来,长长的草漫过他的膝盖,黑黢黢的园子,他看不见腿上的东西,只能拼命蹬腿去甩,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那东西像黏在了他的身上。一点点,一寸寸攀岩而上,最后,终于露出了它的面目。
    那是一个女人的脑袋,头发长长地披散着,和长长的草融为一体。
    “明瑞……”她启唇叫他,声音很美,带着诱惑,让方明瑞不自觉回答:“诶。”
    女人笑了,她的脸在月光下非常好看,方明瑞竟觉得比自己的妻子还要好看,这么一比,妻子简直丑得要死,真搞不明白,他怎么会和妻子同床共枕了这么些年呢?
    方明瑞对女人微笑,笑得像个傻子,女人似是在站起身,方明瑞觉得腿上那东西缠得更紧了,下意识低头去看,脸上的笑容彻底僵住:那女人正紧紧缠绕着他的身子,一颗美人的头颅,一条蛇的身体,紧紧地缠绕着他。
    美女蛇是人首蛇身的怪物,能唤人名,倘一答应,夜间便要来吃这人的肉的。
    方明瑞想起阿长讲给鲁迅的故事,心中大骇,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伸手就掐住了美女蛇的脖子,那么用力,死死的掐住。美女蛇忽然变得面目狰狞,张开嘴吐出蛇信子,那么长,舔过方明瑞的喉咙,似舌间带了钩,在那里划出一道伤痕来。
    方明瑞更加用力,美女蛇挣扎了挣扎,消散了。       

蛇灵

    方明瑞惊醒,他仍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窗外的阳光透进来,照在他身上,让他感觉到劫后余生的庆幸。他摸了摸喉咙,没有伤,亦没有血,原来一切都只是他做的一个梦。
    园子里传来小儿子的叫喊声,他循着声音过去,看见儿子正站在长长的草里玩耍,心里一惊,忙叫:“儿子,快出来,那儿不能待。”
    可是却已晚了,小儿子惨叫一声,摔倒在草丛里。
    方明瑞心里一沉,赶紧跑过去,哪知小儿子冲他嘿嘿直笑:“爸爸,我骗你的。”
    方明瑞脸都吓白了,一听儿子说是开玩笑,当下训斥了他一通,把他赶回了房间,不让下来。
    小儿子委屈的上了楼去,就在这时,方明瑞看见草丛里有一道白色的影子迅速的闪了过去,向墙根儿而去。方明瑞去厨房拿了把菜刀,沿着墙根儿仔仔细细地查看,他总觉得园子里这片草丛有些蹊跷,联想到昨晚的那个噩梦,再想到《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老宅毕竟年岁长了,生出什么鬼怪精灵也没什么奇怪。他必须要把那条美女蛇找出来,不能让它再祸害人了。
    日头挺毒辣,他弯腰埋在草丛里找,汗流浃背,就在这时,他听见有人叫他:“明瑞……”
    是昨晚那个声音,那一条美女蛇。
    墙根儿有个洞,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那里传来,方明瑞的周遭,笑声不断,唤他声音的名字亦不断。


    他深吸了一口气,举着菜刀小心翼翼靠了过去。
    “老板,这回可真是奇了怪了,一条蛇都没有抓住,不会是这儿的蛇都被人逮完了吧?”方明瑞正紧张着,围墙外传来了他伙计的叫喊声。
    隔着围墙,外面就是路,应是伙计去收蛇回来,着急的没进屋就喊话。方明瑞不耐烦地吼了一句:“一边呆着去,别过来!”
    “老板,你在干什么啊,拿着把菜刀做什么,难不成那儿有蛇?”
    伙计的声音从墙头传来,方明瑞正要给他轰走,头一抬,愣住了,昨晚见到的那个美女蛇的脑袋正趴在围墙上冲他笑:“明瑞……”
    她的嘴巴动着,发出的竟是伙计的声音。
    “妖精!我砍死你!”方明瑞挥舞着刀就朝美女蛇身上砍,美女蛇的身子原本软软的吊在围墙上,却在他刀光闪过的时候忽的消失不见,而那堵围墙就在同一时间哗啦啦倾倒,重重地砸在了方明瑞的身上。
    方明瑞是在里醒来的,床边围着一群人,有他的老婆孩子,有他年迈的父母,有他的伙计和乡亲们,还有满头白发的老村长,见他醒来,众人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他没有性命危险,就是腿被砸伤了,要将养一段时间,妻子问他想吃什么,好回去给他做,他嘿嘿傻笑:“蛇羹。”
    他只记得蛇羹,因他三天前带着妻子和孩子回来的时候,在园子里逮过一条小蛇。他那时犯了馋,做了一碗蛇羹。把蛇宰杀,先摘了头,再扒干净皮,去掉内脏骨头,切成丝,热油并着葱姜丝炒过,放料酒,味精,食盐,加高汤,胡椒粉,淀粉慢慢炖,熬出来的汤白嫩,鲜美。他回老宅的第一晚便吃了这样一碗美味的蛇羹。
    可他不知道这条蛇的来历,他的园子里怎么会有蛇呢?因他家的老宅里栖息着一只蛇的精灵,就在后院长长的草掩盖着的围墙里沉睡着。他们这里盛产蛇,可蛇却被大肆捕杀,就快消失殆尽,小蛇能感应到他家老宅的蛇灵的存在,跑来寻求庇护,不料被他逮了个正着,成了盘中餐。
    蛇灵原本护佑着他们方家,可他方明瑞太过贪婪,就要将它的同类捕杀殆尽,会不会终有一天,当方明瑞发现围墙里栖息的它时,也会同样将它抽骨扒皮,做成一锅浓浓的蛇羹?
    人不要它护佑了,它也不愿再护佑人了。
    当晚,方家的老宅便塌了,幸好所有人都在医院,无人受难。只是方明瑞就此痴傻了,每天只在背课文,是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长的草里是不去的,因为相传这园里有一条很大的赤炼蛇。长妈妈曾经讲给我一个故事听……一定遇见‘美女蛇’了,这是人首蛇身的怪物,能唤人名,倘一答应,夜间便要来吃着人的肉的……结末的教训是:所以倘有陌生的声音叫你的名字,你万不可答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