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牵鬼绕

短篇鬼故事 2022-09-06

魂牵鬼绕

    刘强最近整个人都脱了形,面色憔悴枯黄,眼睛空洞无神。自从他女友叶紫死后,他就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他的好哥们德子试图劝慰他,可是任何安慰的话,他都听不进去,甚至避开朋友、家人,经常独自在叶紫遇难的那条街上游荡。车也不避,恨不能把心中所有的无奈和惋惜都化成一股怨气狠狠地发泄在自己身上……
    一年前,刘强和叶紫同期考进了一所大学,而且同班。
    刘强第一次见叶紫时,是在上第一堂课的时候,她姗姗来迟,就坐在他的身边。刘强扭头看去,只觉眼前一亮,她白皙的脸上镶着一对明亮的大眼睛,正含着笑向他看来。他无理由的面红心动,回之一笑。
    然后悄声说:“你迟到了。”
    女孩点点伸伸舌头,样子调皮可爱。从此刘强的眼睛经常追逐着这个女孩,得知她有个很美很有诗意的名字叫叶紫,知道她的学习成绩很好,处处透着聪慧机敏,导师曾经当众夸赞叶紫,玩笑地说她是个文武双全的侠女,在学习上永远不知道疲惫。
    可刘强的学习成绩一般,他经常默默地坐在离她不远的座位上,除了笔记,就是在纸上涂画着叶紫的表情,一瞥一笑尽在他的笔下。
    一次无意中,叶紫知道刘强擅长画画。那天离上课时候还早,刘强早早来到班级,坐在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叶紫来了。悄声趴在他身后,看着他细细地画一张脸,像级了她。她一把夺了过来,大声说:“刘强……你画我?”她的声音惹来了不少目光。
    刘强红着脸要抢回画,心里更紧张,怕叶紫恼了。
    叶紫却嘻嘻笑着,附在他耳边悄声说:“你喜欢我?”
    刘强的面更红了,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早有同学瞧着他们窃笑。
    就在他尴尬的时候,叶紫眨着眼睛说道:“有机会你替我画个全身像好吗?”
    刘强立刻点点头,见叶紫一蹦一跳拿着他的画跑出了班级。他才虚脱一样坐回了座位上,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紧张中又带着几分喜悦。


    ,没课,刘强躺在寝室的床上假寐。忽听门卫大爷叫他的名字,他懒懒地跳下床走出去,男寝的门外,叶紫迎着阳光站在外面,衣袖随风而动像个仙子,他看呆了,要不是叶紫扑哧一声笑出来,他还以为是在梦境。
    那天叶紫是来找他画肖像的,他当然很开心的答应。俩人来到后院的小树林里,树林的尽头有一眼喷泉煞是好看。她就坐在喷泉的边上,让他画。
    他拿着画笔,一边看她一边用心在纸上画着,每画一笔都像是画在他的心里。
    那天以后俩人的关系亲近了许多,换句话说是叶紫总来找刘强,在没人时还主动的抓住他的手。她的手细腻柔软,刘强一牵上就再也不想放手。俩人的情感不言而喻。可他们不敢公开恋情,毕竟这是学校,是不允许谈恋爱的。
    上大二的这一年,俩人悄悄的住在了一起,因为关系过于亲密,他们的关系被叶紫的父母发现。叶紫父母强烈的反对他们在一起,原因其一是他们还在上学,其二刘强家是的。
    迫于叶紫父母的压力,俩人暂时不方便在学校以外的地方相见,就算是在学校见面,刘强也会默默走开,这是他的自尊。叶紫瘦了,刘强的脸上基本失去了笑容。俩人就像两只斗败的公鸡,再也对生活提不起来拼搏的精神。
    看着他们一天天的消沉,德子拉着刘强去散心,路上遇见一位算命的先生。无聊中俩人蹲在路边让先生给看姻缘。


    先生让刘强写下一个字。
    他随手写了个“恋”字。
    先生看了说:“一横分开一人心……看字面你……最近失恋了,两竖代表着你们的关系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无法交界,还有一种解释,就是你们当中一个将不久于人世。还有心在下,说明你们俩人一心,在机缘巧合又会相见……”
    刘强听了心里很不舒服,他说自己失恋倒是很准,其余的他将信将疑,特别是说他们中有一个将不久于人世,让他反感,于是扔下十块钱,拉着德子走了。
    一路,德子见他阴沉着脸,劝他道:“算命的都是看脸色瞎说,哪就那么准了。你看看你那张脸。不用算就知道是失恋了。”
    那天回去之后,叶紫的噩耗就传来了。她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人当场就没救了。
    刘强听了这个噩耗,在椅子上惊得跳了起来,呆呆地望着外面,脸色煞白,浑身冰冷四肢无力,心如针扎,从此悲伤过度的刘强经常在晚上去叶紫出事的路上徘徊。
    一个午夜,无月。风声似哭,催人泪下。就在这时,刘强听见了呼救声,他扭头去看。见一女子被人拖入小港,他飞奔而去,不顾自己的性命和歹徒拼命,在激烈地打斗中,歹徒的刀向他刺来,女人惊呼一声,扑到他身上,替他挨了这致命的一倒,血流了一地,歹徒惊恐,弃刀而逃。刘强顾不上去追歹徒,忙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打完电话后,他放下女子,悄悄跑回了学校,他不想当英雄,也不想让人关注,所以他没有送女子去。
    不久学校调来了一个新生,是个漂亮的女孩名紫萱。她经常坐在刘强的身边,对他微笑,似对他有好感。刘强却很反感,他的心里还除了叶紫谁也接受不了。
    一日紫萱又坐在刘强身边,不住的在纸上画着他的肖像。刘强低声道:“别浪费时间,去注意别人吧!我的心已经死了。”
    紫萱笑一笑说:“我是为你而来的,还记得有天晚上你救了一个女孩吗?”
    刘强一怔,然后缓缓地摇头说道:“你认错人了。”
    紫萱听后嘻嘻笑着伸伸舌头,那模样像极了叶紫。刘强看着发呆,眼睛里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魂牵鬼绕

    紫萱就在这时抓住了他的手,眨着眼睛,样子有几许委屈。
    刘强在她的注目下,再也说不出绝情的话,这一刻他就像被蛊惑了一样,没有甩开她的手。
    她就这样慢慢地走进了他的生活,她不在乎学习,不在乎任何事,眼睛里只有他,不管他走到哪里,她就像跟屁虫一样缠着他粘着他。他有时烦躁地赶她走,她不走,有时暴怒地骂她,她只是微笑以对。
    就连他午夜去路上徘徊,她也不离左右。
    那一日是叶紫去世的一百天的忌日,刘强忍着悲痛,想要独自静一静的时候,她来了,上前抓住他的手,他就这样被她激怒了,甩开她的手大声嘶吼着:“滚……你给我滚得远远的……”他的怒吼声引起了学校里不少同学的顿足。
    紫萱在他的怒吼中,留下了眼泪。她不顾一切扑在他怀里,刘强推开,她再扑上来,一次一次……
    突然有人拍了刘强肩膀一下,刘强大吼:“干嘛!”德子站在刘强身后,困惑地问道:“你……你在干什么?”
    刘强愤愤地说:“紫萱……她……”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德子打断,惊讶地问:“什么紫萱,你认识新女生了?”


    “什么呀!咱们班新转来的同学,你忘了,她老烦着我……”
    德子听完脸色变得极差,他磕磕巴巴地说:“你别吓我,咱们班根本没来新生,你前面更没有人……”
    刘强听完,猛回头,他面前果然没人,他一惊出了一身冷汗。
    从此紫萱彻底在他的生活里消失了,可他却因此坐立不安。一夜,他又去那条路上徘徊,见有人在小港里烧纸,嘴里念叨着:“阿紫,收钱吧!”
    刘强闻声走过去,见一位白发老婆婆在那里边哭边烧纸。嘴里叫着阿紫,他忍不住问道:“阿紫,是紫萱吗?”
    老婆婆点点头,然后问道:“你是她的朋友吗?哎!这孩子可怜,被人活活刺死……”
    刘强听完只感觉浑身乏力,冷汗直流。他咧咧跄跄地往回走着,路上一个女子站在路旁轻轻地哭泣,刘强不敢逗留,急忙往回走。
    女子叫道:“强……”


    刘强浑身一震,是叶紫的声音。他大叫道:“叶紫是你吗?”
    女子点头,可是刘强看清相貌却是紫萱。他惊恐地喊着:“你……到底是谁?”
    女子哭着说:“强!是我,叶紫呀!这些天一直陪着你的人就是我,紫萱那日被人刺死之后,身体未毁,我便借她身体和你相会几日,可我们终究是阴阳两隔,我还是要走了……”说着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模糊。
    刘强激动万分,想要抱住她,可她在他的冲击下,变成了一块块的碎片,随风而逝。一时间,那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又包围住了刘强,这些日子的痛苦和思念让他心灰意冷,他一步一步走向路中间,闭上眼睛,感觉着车在远处呼啸而来……
    一阵尖锐的刹车时之后,他失去了直觉,很奇怪他似乎没感觉到痛。
    不知过了多少,他昏昏沉沉地醒来,身体渐渐地恢复了知觉,浑身剧痛难当。他困难的睁开眼睛,只听有人轻轻的说:“他醒了。”这个声音温和平静,熟悉得令我毛骨悚然,是叶紫的声音。
    他急切的睁开眼睛,一个白衣的护士站在他的面前,那相貌……活脱脱就是叶紫。
    她看着他宛然一笑,说道:“我去叫医生。”说完她扭头走了。
    “不要走。”刘强的大喊声,变成了呻吟。
    门被轻轻地推开,又被轻轻地阖拢。
    “别走……”刘强继续大喊。
    可没有人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