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骷髅

短篇鬼故事 2022-09-07

红粉骷髅

    王子杰整理了一下身上那件造价近两万的西装,意气风发地走进大楼顶层的总经理办公室。
    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王子杰才等到自己真正成为这个办公室的主人。
    也许是天意吧,公司一个月原来的一把手林总突发心脏病死去,作为二把手副总经理的他自然而然就上位。王子杰有些奇怪,林总的身体一直无比得硬朗,更没有听说过他心脏有问题,怎么会无端端突发心脏病呢?不过世事总是这么难料,正所谓阎王要你三更死,何人敢留你到五更?
    刚刚上位成为总经理的王子杰自然不会因为这个疑问败了自己的兴致。
    手捧一杯82年的拉菲红酒坐在总经理位置上那柔软的沙发转椅上,透过那落地玻璃制成的窗户整个浦东新区就落入王子杰眼中。居高临下让王子杰觉得下面的一切都是那么得渺小,却又是那么的壮观。
    浅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感受拉菲那独特的味道分子在自己的味蕾中雀跃,王子杰叹道:“顶点的风景果然是最美丽的。”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王子杰微微皱眉,显然对来人打扰了自己的雅兴不满。身体一动,王子杰便重新面对那奢华的办公室,沉声道:“进来。”
    下一秒钟,门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女人。
    只见她生得肌骨莹润,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不可不谓一个妖艳的美女!
    这个女人叫做王美丽,是林总的秘书,不过现在变成王子杰的了。王子杰还知道这个女人是林总的情妇,后来东窗事发,林总为了她更是要和老婆林太闹离婚。
    关上门后,王美丽便是缓步向王子杰行来,玲珑浮凸的身段随着步伐变得无比诱人。
    王子杰一下子就痴迷了,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林总会闹出家变丑闻,这个女人实在是个妖精!
    微微愕然后,王子杰便恢复了一副正经的模样,道:“什么事?”
    王美丽笑道:“王总,这里有份文件需要您签署一下名字。”
    王美丽一声“王总”让王子杰很是受用,接过王美丽手中的文件便是在上面龙飞凤舞般签上自己的大名。


    接回签上王子杰名字的文件,王美丽又是一声轻笑,“王总,没什么事,我先出去干活了。”
    说完,王美丽便是转身向门口走去,只留下一个婀娜多姿的背影。
    “等一下!”王子杰突然开口。WWW.GUIDAYE.COM
    王美丽停下手中开门的动作,转身对王子杰笑道:“王总,还有什么事儿吗?”
    王子杰道:“美丽,你今晚有空吗?我想请你一起吃个饭。”
    王美丽看着王子杰一阵愕然,似乎是没想到王子杰会提这样的要求。
    是我唐突了,如果不方便就算了。”王子杰以为王美丽不愿意,又道。
    “不知道王总请我去哪里?”王美丽浅笑一下,突然开口。
    王子杰微微愕然,随后一抹欣喜出现在他的脸上,道:“下班后我开车接你,至于地点暂时保密。”王子杰脸上流露出神秘之色。
    “那我就恭候王总。”王美丽狐媚地笑笑,王子杰一下子便是又痴迷了几分。
    转眼间,时间已然过了半年。这半年时间王子杰竟是硬生生地将利润翻了一番,许多董事都感慨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启用王子杰,不过现在也不晚。
    这半年来,王子杰也和王美丽打得十分火热。王子杰之所以能够在半年取得如此成绩,除了他的才华,更多的还是靠着王美丽利用美色去获得一份份合约,一个个代理。
    这半年王子杰发觉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大病小痛好似约定好一般统统都一起来了!不过这一切王子杰都归咎于自己过于忙碌以至于饮食作息都不规律而导致,只要勤加锻炼就陈丽华,是王子杰的老婆。


    陈丽华和王子杰是同乡。年轻的时候陈丽华是个少见的美人儿,当年乡里的小年轻都在追求她,偏偏陈丽华选择了当时穷得响叮当的王子杰,为此甚至还和家人决裂了关系。
    结婚后,陈丽华便跟着王子杰一起来到上海打拼。那段艰苦的日子让陈丽华从一个美人儿变成了一个大妈,再后来发迹了,陈丽华竟然开始发福,用我们的话就是一个中年肥婆,不过陈丽华对此从没有怨言。
    半年前,王子杰正式上位成为总经理,陈丽华特意做了一桌家乡菜庆祝,但是那一夜王子杰没有回来。那一个晚上,也是两人结婚二十多年王子杰第一次不回家的晚上。
    第二天早上,陈丽华询问王子杰一个晚上都去哪儿了,王子杰的神色有些疲惫,眼皮浮肿,打了个哈欠说公司临时有事需要加班。陈丽华才想起自己老公已经是总经理,自然比以前要忙。
    从那时候开始,王子杰开始忙起来了,晚上经常不回家。两人的见面交流也少了起来,在家经常待不上二十分钟王子杰就是接到电话说要出去应酬。
    陈丽华也发现王子杰这半年衰老了许多,四十出头的年纪看上去却是有五十岁,身子骨也是越发虚弱起来,不说瘦的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但也差不多了。
    一个月前,陈丽华突然收到一个电话,是银行打来的,说她和王子杰的联名账户有一笔过百万资金流动,需要她确认一下。陈丽华有些奇怪,这个账户是她个王子杰联名开的,密码只有她和王子杰知道,她没有用钱,那就只有王子杰了。好奇之下,陈丽华便查了一下,赫然发现王子杰竟然买了一栋豪宅,业主的名字是一个叫王美丽的女人。
    隐隐地,陈丽华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又一个晚上,王子杰吃过晚饭接了个电话后说公司临时有事便出去了。
    王子杰出门后,陈丽华也出门了。
    半个小时,陈丽华站在一所豪宅的门外,眼里有眼泪流出来,她多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一路跟随王子杰,她发现王子杰并没有回公司,而是来到他背着自己偷偷买的豪宅。
    接着路灯,陈丽华看见王子杰按了几下门铃。片刻后,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美丽的女人。
    两人一见面便是一阵亲热,似乎丝毫不介意也不担心四周有人,而后双双搂抱着进入了屋子里。
    看到这一幕的陈丽华如遭雷齑,心一下子仿佛死了一半。二十年!她跟着这个男人整整二十年!那一刻,陈丽华很想笑,很想狠狠地嘲笑自己一番。
    叮咚——
    陈丽华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最后还是按下这个让她有些绝望地门铃声。       

红粉骷髅

    屋子里,王子杰和王美丽正在巫山云雨不亦乐乎,突然一阵门铃声打断了两人。
    王美丽不满地说:“谁啊,这么讨厌,人家还没有尽兴。”
    王子杰拍了拍王美丽裸露的香肩,宽慰道:“可能是物业,你等等,我去看看。”
    说完,王子杰胡乱地穿上衣服便是向大门走去。
    咔擦一声脆响,门开了,一张对于王子杰来说无比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他的眼中,那是他二十多年来朝夕相处的糟糠之妻的脸庞。
    “是你?”王子杰说完,脸上神色有些惊讶,但并不慌乱。
    “是我?”陈丽华也说道。很奇怪,此刻的她竟然无比地冷静,出乎意料的冷静。
    “亲爱的,是谁啊?怎么这么久?”这个时候,衣衫不整的王美丽也出来了。
    此刻不管是屋内屋外都陷入一片寂静。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打破了这片寂静。
    陈丽华扇了王子杰一巴掌。
    “王子杰,你对得起我!”
    王子杰揉了揉自己被打的那边脸,轻蔑地一笑:“那又如何?”
    “我和你在一起二十年了!二十年!”陈丽华突然变得有些歇斯底里。
    “正因为如此我才没有和你离婚。”王子杰目光在陈丽华身上扫了扫:“你看看你自己,肥肿难分,哪个男人受得了你。”
    啪——
    又是一巴掌,随后陈丽华便是一路跌跌撞撞地远去了。
    “神经病。”王子杰看着陈丽华的背影说了一句,随后便是关上了门。
    又是一番巫山云雨后,王子杰搂着王美丽的肩膀做在床上。


    “亲爱的,刚刚那个是你老婆吧?”王美丽突然问。
    “不错,不过你放心,我对那个肥婆已经没感觉了,她哪有你这个小妖精过瘾。”王子杰笑道。
    “她说她跟了你二十年了。能不能把你们的事情和我说一说。”
    王子杰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王美丽会对他和陈丽华的事情感兴趣,但还是将自己和陈丽华的过往全部告诉了王美丽。
    “你真坏。”王美丽听完王子杰的叙述突然娇嗔道。
    “不是有句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我这种坏男人不是你们女人的最爱吗?”王子杰调笑道。“回去以后我就和那个肥婆离婚,给你一个正式的名分。”
    “那你以后会不会也像今天对你老婆对我?”王美丽问道。
    “当然不会。”王子杰连忙道。www.guidaye.com
    “我不信。”王美丽道。
    “如果你不信,可以把我的心掏出来。”王子杰开玩笑道。
    王子杰话音刚落,王美丽便是邪魅地一笑。
    胸口一阵突然钻心的疼痛透过神经直达大脑深处,王子杰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脸色大变。
    只见他的胸口竟然多了一只手。然而的是,那只手竟然没有血肉。更改骇人的是,这只手有一半已经没入他的胸腔内。王子杰甚至能够感觉到那只手已经捏住自己跳动的心脏,只要轻轻一用力便能让自己长眠不起。


    “亲爱的,你让我掏出你的心看看你是不是真心对我,所以我现在就把你的心掏出来。”王美丽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但是已经没有那种悦耳动听,取而代之的是阴森恐怖。
    再一看王美丽的脸,那还有一个美丽少妇的成熟风韵,脸上的肉这里缺一块那里掉一块,无比狰狞可怖。
    王子杰想要说话,但却发现自己无法出声。
    “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和你一个二十年且共过患难的女人都能抛弃,要你又有何用?”王美丽随机又笑道:“不过我还要谢谢你!不是你,我也不可能躲过那个茅山道士的追杀,也谢谢你给我提供了那么对的阳气让我增加修为!”
    王子杰想起自己日渐虚弱的身体,顿时满脸惊恐,拼命地摇头希望王美丽不要杀他。
    但是一切已经于事无补,王美丽一用力,那白骨手便是从王子杰胸腔中抽了出来,和白骨手一起的,是一颗鲜红色的跳动着的心脏。
    看着那颗心脏,王子杰脸上流露一抹绝望。
    王美丽嘴微微一张,那颗心脏便是缓缓向其嘴中飞去。心脏进入王美丽嘴中后便是被其毫不客气地吞了下去。
    而王子杰只觉得胸口一痛,便是眼前一黑。
    王子杰猛然睁开眼睛,全身被汗水打湿的他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环顾四周依旧是总经理办公室。
    “我在做梦?”王子杰惊魂未定。
    一阵敲门声响起。
    王子杰下意识地道:“进来。”
    下一秒钟,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女人。
    “王总,这里有份文件需要您签署一下名字。”
    王子杰突然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便抬头看去,顿时脸色大变,许久,才开口说道:“小姐,你已经被我辞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