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在你身边

短篇鬼故事 2022-09-08

鬼在你身边

    黑夜里的山坡上格外地寂静,秦晖在这山地里一步一步地走着,虽然是黑夜,没有任何灯光,但是还有月亮,所以周围还是很亮的,此时,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也不知道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到了这个鬼地方。
    荒山野岭中不见一个人,他仔细地搜寻者周围,突然,一阵冷风吹过,秦晖不寒而栗,紧接着,他听见了旁边传来了“窸窸窣窣……”地声音,他害怕地慢慢地转过了头,他隐隐约约地看到旁边的地里慢慢开始爬出了一群手,然后是一群胳膊,最后是成片成片地凄凉叫声,秦晖吓得满头是汗,他看到眼前是一群丧尸,从地里爬出的一群丧尸,有的没有胳膊,有的缺少了身体上的肉,还有的没有脑袋,靠双手向前摸索着……
    秦晖看见他们过来了转身就跑,整片山岗只能听见秦晖地脚步声和他身后的那群怪物的叫声,尽管他拼命地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是他仍然感觉身后的那群家伙已经越来越近了。
    突然,秦晖看见面前站着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宋琳,秦晖确定是她后问她:“你在这里干什么?”
    她说:“我等你回家啊。”她的声音格外地清脆,秦晖刚要跑过去却忽然看见她身后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在她身后慢慢地站了起来,那是一个满脸腐烂的人,黑夜里看不清他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但能看清他双手手指长满了长长的钢爪子,他似乎在嘲笑着眼前的这只猎物。秦晖急忙告诉她:“你后面有人!”
    但宋琳根本没有听到,眼看着她身后的魔鬼伸长了胳膊,秦晖要跑过去,但双脚完全不听使唤,他想告诉她但此时的嗓子里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宋琳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危险,她说:“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可秦晖依然在一次一次地发出无声的声响告诉她。突然,那只胳膊挥向了宋琳!
    “啊……”秦晖猛然坐了起来,他满脸是汗,嘴里不停地喘着气,他看了看桌上的闹钟,现在是三点多了……
    早上,秦辉给宋琳打过去一个电话,并且把那个梦全都告诉给她。
    可宋琳似乎完全不在乎,她说:“呵呵,不就是个梦嘛,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再怎么说我也是个鬼。”
    秦晖仿佛还在感到后怕,他说:“但这个梦真的好,能知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今天我就要回家了,我去接你,行吗?”
    “好吧,我在家等你”
    打完电话,秦辉就穿好了外套走出去了。读者朋友们,这个秦辉就是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故事男主人公,至于他的故事请听我慢慢给大家讲述:秦辉的左眼天生就是阴阳眼,也就是他能看到常人无法看到的鬼魂,人死后的鬼魂是看不见摸不到的,当然,也很怕阳光,可过了一百年后,他们就慢慢地变成了人的模样,也不怕阳光了,这时也是它们最厉害的时候,它们可以随时随地、无论白天黑夜去杀死一个人,其实在大街的人群中就有很多是死了一百多年的人,他们已经变成了厉鬼,只不过,它们和普通人一样,也就是说当我们看到的一些“人”也许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鬼。


    有一次,秦辉坐公交的时候无意中踩到了一位大妈的脚,秦辉当时也给道歉了,可那位大妈就是不依不饶地一顿乱骂,秦辉用左眼看到她皮肤苍白,双眼空洞,脸上还有很多细小的裂缝,这应该是生前被人分尸的缘故吧。这位大妈从上车就一直骂,一直到秦辉下车,这位大妈骂了一道,而秦辉一句也没敢还口,他知道,如果一旦把她惹火了,这一车人都性命难保。
    秦辉想凭他的阴阳眼去当一名警察,工作期间,有一次,一位无业青年人杀死了十九名儿童,可他居然还用那十九名儿童的头来当背景拍照,警察抓到他时问他为什么要杀那十九名儿童,他竟然说是为了传到空间里让别人给他点“赞。”还有一次,三名匪徒用枪当街朝人群扫射,那三名匪徒打光了二十多个弹夹,死了四五十个人,还有一大堆伤者,其中两名匪徒被当场击毙了,还有一个被捕了,他说他的动机只是想试试他研制出来的枪威力有多大就朝人群开枪。
    他只当了两个月的警察就辞职了,具体原因用他辞职时跟领导说的一句话最适合不过了:“我再也不想看到其他人和最爱的人分离时的痛苦了。”辞职以后,他打算和他女朋友一起回老家看看,也算是给父母带回来个儿媳妇吧,但他心里很明白——宋琳其实是个鬼。
    秦辉和宋琳下了车,这是一座偏僻的小山村,秦辉带着宋琳来到了,这是他父母住的房子,说起来得有个二十年了,秦辉伸手去敲了敲门,不一会儿,秦辉的妈妈就打开了门,秦辉笑着说:“妈,我回来看你们来了。””


    “快进来,快进来。”秦辉的母亲招呼他俩进屋,秦辉说:“妈,这是我女朋友,宋琳。”
    “阿姨,你好。”宋琳问一句好,然后伸手去和她握手,秦辉的母亲握着宋琳的手说:“好好好,长得真漂亮,一看就是善相,将来一定能和秦辉过好。”
    老爷子走出来说:“哎呀,我来看看我这儿子,这么长时间没见精神啦,哈哈哈。”然后又看看宋琳说:“挺好,这儿媳妇我也喜欢,你们俩以后结婚了过日子就住大房子,最好是个高楼,而我呢,就守在这个小屋子里,这可是我们老两口的证明啊,哈哈哈哈……”
    他们坐在炕头上唠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时,老爷子看见了朱大宝走进院子里了,老爷子说:“哎呀,朱大宝来了,你快去告诉他说我不在,千万别告诉我在家,快去啊。”
    “哦。”秦辉的母亲去开门,朱大宝是秦辉小时候的玩伴,他和小时候几乎没有变,黑胖黑胖的,小时候很淘气,连小学都没念完就出去打工了。
    秦辉问:“爸,为什么要告诉他说你不在家啊?”
    他说:“你看吧,一会儿他保准说哎呀,我们家又有好事了,赶紧让叔来我们家吃点吧,其实他根本不是让我去他家喝酒,而是让我去给他们家杀猪。”
    果然,朱大宝一进门就说:“哎呀,我们家又有好事了,赶紧让叔来我们家吃点吧。”
    秦辉的父亲是个杀猪高手,杀猪要一刀捅进猪的脖子里的血管里,那样猪会死得快,少扑腾,如果一刀没有捅进去或者捅错了位置,那么猪会很痛苦,当然,其他按着猪的人也会挨不少累。这三十年来秦辉的父亲杀猪从来都没有失手过,是村里面有名的杀猪能手。
    晚上,秦辉的父亲走出朱大宝的家,他的家人依然客气地要给他几袋子猪肉,无论他怎么摆脱,那一家人都热情地不依不饶把这些肉都送给他。
    秦辉父亲拎着两大袋子猪肉往家走,还没进去家门,秦辉母亲就出来说:“他们给咱们拿这么多东西啊,这一家人真是热情。”
    可老爷子一脸不满地说道:“哼,肥肉都给咱们家了,好肉他们都挑走了。”
    晚上九点多,秦辉和宋琳已经睡觉,突然,秦辉听到了外面有警车的警笛声,他神经过敏似得穿好了衣服裤子,宋琳刚睡着就被他吵醒了:“你干嘛?”
    秦辉说:“外面有警察,我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说完,宋琳和秦辉一起起床出去看个究竟。当秦辉和宋琳来到村路口人群里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朱大宝躺在地上,身上全是血,衣服上很多个口子仿佛是被刀子捅破的,他的母亲抱着他的头放声地大哭着,可朱大宝就像睡着了一样,给不了她一点安慰。           

鬼在你身边

    她告诉警察,她是在离她家不远的地方工地干活,朱大宝是给她送饭的。
    朱大宝是秦辉小时候的玩伴,他死了秦辉心里也十分的难过,秦辉走出了人群蹲在地上偷偷地哭了起来,宋琳蹲在他身旁拍了拍他肩膀。突然,宋琳说:“喂!你快看!”
    秦辉抬起了沾满泪水的双眼,看到朱大宝的鬼魂就在他前面,他全身是血,脸上也都是血,站在街道上,旁边的人根本看不见他,只有秦辉的阴阳眼和宋琳能看到他。朱大宝伸出了手,指着人群里一位四五十岁的人,秦辉转过头看着那个四五十岁的人。秦辉上去一拳就打在他的脸上,秦辉破口大骂:“你为什么要杀人!他哪里得罪你了!”
    在场的警察急忙把秦辉拉开了,可秦辉依然不依不饶地要去打他,那个人说:“我不是凶手,我刚从外面的工地回来,你凭什么说我是凶手?再说,你有什么证据?”
    秦辉不断地说他是杀人犯,周围的人也都议论纷纷,没办法,警察把两个人还有宋琳都带进了警察局里。
    这一晚上,局里的警察和现场的警察相互寻找证据,在几个证据的面前,他终于交代了杀害朱大宝的事实,原来,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他打麻将时欠下的那几百块钱,他想如果杀了债主自己就不会还债了,就为了这几百块钱他就在外面找债主,当他看到朱大宝时就冲上去,连捅了二十多刀,也许是因为天黑自己没看清楚,当他杀死了朱大宝时才发现,原来朱大宝并不是他的债主,他杀错人了。
    当秦辉和宋琳走出警察局的时候,他们看到秦辉的父亲骑着自行车来接他们了,他说:“儿子,这是你小时候的自行车,你不在这段时间我经常骑,一直都没出过毛病,你们就骑着它回家吧。”
    秦辉接过自行车说:“哇,这么多年,没想到还能骑啊,虽然生了点锈,我还蛮愿意骑着这个自行车的。”说完,他载着宋琳骑着车子就走了,临走时还向他爸爸打招呼:“爸,我们先走喽。”
    “走吧,骑车注意点哦。”说完,他又小声嘀咕着:“臭小子,老子骑车来接你,你倒把老子丢这了。”
    回去的路上,他们走的是山坡,山坡凹凸不平,土地也十分的泥泞,因此,他们两个人是推着自行车走上山的,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朱大宝的事,宋琳说:“真是可惜了,就为了几百块钱杀人,而且还杀错了,他就没为对方想想吗?”


    秦辉说:“要是人人都懂得珍惜别人的生命就好啦,现在的人动不动就杀人,等杀完人才知道后悔了,那又有什么用啊?他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现在一想起来我就恼火,我以前当警察的时候经常处理这些个案子,有一位大学生连续杀害了十九名儿童,最后还用那十九名儿童的头来当背景拍照,通过他的照片我们很快就抓到他了,最后我们问他为什么杀人,他居然说是为了上传到空间里让别人给他点赞。还有一次我们遇到过一伙人用枪满大街扫射,打死了四五十人,警察赶到后打死了两名嫌犯,还有一名被捕了,他说他只是想试试他研制的枪的威力,就因为他想知道他这愚蠢的研究就死了那么多人。我不想当警察就是这个原因,别人都说警察是帮助人的,可有的时候你眼睁睁看着他离你远去,而你却无能为力,那种感觉真的很痛苦。”
    就在他说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他发现宋琳在一旁偷偷地啃着一个苹果,秦辉惊讶地问道:“唉?你从哪拿来的苹果?”
    她指着旁边的果树说:“那里不是有很多吗?”秦辉也想过去摘一个,但宋琳急忙说:“你等下,看我的。”说完,宋琳伸出手,那个苹果就自己送上了宋琳的手里,秦辉一脸惊讶地表情,宋琳说:“别忘了,我是鬼,这是我的念力,呵呵,不错吧。”
    他们吃苹果的时候,宋琳望向了秦辉的头上,秦辉转过头一看,山顶上是一座小房子,宋琳说:“那就是我以前的家。”秦辉被说得一愣,两个人来到了山顶上的小房子前,这是一座带前后院的房子,房子应该是很久以前就建好的,中间是古老的两扇大铁门,门两边是白色的围墙,围墙外面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宋琳走上前去,摸着门说:“这就是我以前的家,没想到一百多年了,我还是回到了这里。”宋琳摸着门说:“当年我死的那天,我母亲抱着我哭了整整一天,爸爸也为了我一病卧床不起,我实在不忍心看他们难过。”说着,宋琳的眼泪就下来了:“我当时就在他们身边,可他们完全感觉不到我的存在,那时我才领悟到生命对于一个人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如果每个人都能活两次该多好啊,哪怕是一天、一小时、一分钟的时间。”


    秦辉的心底和我们有着同样的困惑——宋琳是怎么死的?他似乎不想问,也没有胆量去问,对于一个人来说问他当初遭遇不幸的事对被问的人来说就是第二次打击,他们做鬼的也是一样。
    从山上往下走的时候,宋琳一句话也不说,秦辉推着自行车,由于路不是很好,他们俩走出树林后秦辉才说:“现在是平地了,地面也平坦,我们骑自行车走吧。”
    宋琳也答应了,坐在了他的后面,秦辉骑着自行车载着她说:“你也不要难过了,人生不都是这样吗?你失去一部分人的同时也得到了一部分新的人,你失去了父母、家人一百多年了,但一百多年后你不是又有了很多同事、朋友吗?还有我,当你觉得孤独、寂寞的时候,别忘了你还有我。”
    他的这一番话让宋琳感到了一点点的希望,没错,有的时候秦辉确实可以让她依靠,宋琳说:“你把手松开。”
    “干嘛?”
    “你就把手松开嘛!”
    “那是干嘛?那样会掉下来的。”秦辉还是没弄明白她要干什么。
    “放心吧,有我在呢。”
    秦辉慢慢地松开了手,那一瞬间自行车逐渐地飞到了天上,秦辉兴奋地大叫着:“哇,我飞起来啦!”与此同时,一群小鸟在两旁的树林里伴随他们一起飞翔,他们越飞越高,渐渐地,他们向黄昏中缓缓飞去,夕阳西下,上帝给了他们一个金色的世界……
    晚上,他们两个人来到了乡里的一家咖啡店,他们两个做进一间单间里,宋琳说:“晚上喝咖啡会睡不着觉的。”
    “没关系,反正我就没打算要睡觉。”
    秦辉终于鼓起勇气问:“我有件事想问你一下,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宋琳似乎没想到是什么,秦辉又说:“你能告诉我……你当初是怎么死的吗?”
    宋琳喝了一口咖啡说:“你听说过鬼王吗?就在你们村子附近。”
    秦辉似乎想起来了,小的时候家人们都不让孩子去山上,他们都说山上有妖怪,他一直以为那是老人吓唬小孩的,也许那就是真的。
    宋琳接着说:“一百多年前有个鬼王每过十天就会娶一个年轻的女性,让她们去嫁给鬼王,而鬼王主要是用年轻的女性的血来强壮他的身体,当时村里人不断地奉献闺女,一直都没有人能够对付得了鬼王,终于有一天,村里人的女人都被它杀光了,当然也包括我在内,村里人当晚就全都逃走了,他们临走的时候正好碰见了一位道士,那位道士决定要和鬼王决一死战。”            

鬼在你身边

    宋琳就像说故事一样,说得秦辉目瞪口呆,她接着说:“而我就是那些女性中的最后一个,那位道士和鬼打斗了很久,道士最终还是没能斗得过鬼王,但是鬼王却被封在了一座山上,一百年后它还会再复活。”秦辉听得很入神,他们两个在这个咖啡厅里坐到了很晚才走。
    几天后的下午,秦辉走在半路上,他看到一群人围着一栋楼看,那是一栋别墅,欧美式建筑风格,院子中央有个大喷泉,周围都挤满了人,有的是记者、有的是看热闹的人,秦辉走过去,他看到以前的同事张贺也在这,他问:“喂,张贺,你怎么在这里啊?”
    张贺转过脸,他有四十多岁,一脸的横肉,他说:“里面有个怪物劫持了人质,目前还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秦辉用手遮住了右眼,他用他的阴阳眼看到里面有个人身材魁梧、强壮的鬼,那个鬼脸上全都是腐烂的,左右两只手都是钢爪子,穿着绿色皮衣和绿色的裤子。秦辉更是看到了他抓过来一个女的,然后在那个女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那个女的双手被捆绑着,嘴巴也被堵着,很快,那个鬼甩开了那个女人——他吸干了她的血!
    这时,外面的警察开始清理现场的记者了,秦辉说:“让我进去吧!”
    张贺说:“那怎么行呢?”没等他说完,秦辉就说:“放心吧,里面的不是人,而是个鬼,就让我进去吧。”说完,他就越过警戒线进入了别墅里,张贺在后面叫他可惜没叫住他,他就这样像一股烟一样溜进了别墅。
    别墅里破破烂烂的,仿佛这里刚刚发生过激烈地打斗,而且地上还有很多死去的特警,秦辉走到了二楼,二楼是个客厅,客厅里贴了很多张“喜”字,好像是为谁举办的婚礼。当他走到二楼的饭桌前看到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鬼,从头到脸,再到脖子都是烂的,双手上都是铁爪,非常锋利。地上还躺着一具被吸干血的,尸体穿着白色的婚纱,已经完全看不出人样了,但身体还在冒着热气。
    面前坐在沙发上的鬼说话了:“今天是我鬼王的婚礼,你们能不能改日再来?”
    “婚礼?我看是葬礼!我不管你是魔王还是鬼王,总之,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我要让现在就是你的葬礼!”说完,秦辉猛地举起枪对着鬼王连开了几枪,这几枪全都打中了,可鬼王一动没动,突然,鬼王一伸手,秦辉就被一股神力推出好几米远,然后,鬼王手心对着他往墙上一甩,秦辉就被扔到了墙上。
    就在这时,秦辉身旁躺着一个特警,特警手里还拿着一把冲锋枪,秦辉立刻捡起冲锋枪,站起来就冲鬼王开枪,可鬼王却一下子就消失了,只留下那个沙发。秦辉警惕地看着周围,他说:“鬼王,你给我出来!鬼王,你给我滚出来!”


    突然,秦辉感觉一只无形的拳头打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肚子上又是一拳,秦辉被打得推到了墙角,紧接着,他感到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脖子,然后,那只手慢慢地抬起来,将秦辉举了起来!秦辉的脖子被掐着喘不过气来,叫也叫不出来。然后,他被拎着,一把就把秦辉扔到了大厅的鱼缸上,鱼缸“哗……”一下子玻璃碎片连同里面的水都散落在了地上,他那把冲锋枪也掉落在了一边。还没等他喘上气来,鬼王拽起他照脸上又连续揍了几拳,秦辉的鼻子和最都不断地往出喷血,秦辉被定在了墙上浑身动弹不得,鬼王在无形中连续地打,直到被打得站不起来,秦辉趴在地上一点一点挪动着身体。
    这时,鬼王又现身在刚才的沙发上,鬼王说:“你被我打得站都站不起来,怎么来给我埋葬啊?”秦辉满脸是血,好不容易才爬到了旁边的几名特警的身边取下几颗手雷,他说:“你错了,虽然我杀不了你,但是我可以和你同归于尽!”鬼王的脸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宋琳来到客厅里,发现叔叔和婶婶都不在家,她吃了一口桌上的水果,然后打开电视,电视正播放着一条新闻:“本市一座别墅发生了一起人质劫持事件,劫匪长相怪异,他并没有提出要求,只是在别墅里,据悉,别墅里有几名女性、她们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可能已经遇害,现场警方已经开始清理了在场的记者,关于此次事件的具体报道我们将会持续关注……”
    宋琳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说:“该来的终究会来。”
    别墅里,鬼王早早地拧开了几个煤气罐,屋子里充满了刺鼻的味道,秦辉的手里死死地攥着四颗手雷,鬼王却要掰开他的手,鬼王说:“你不是要和我同归于尽吗?”突然!鬼王掰开了手雷的保险,那几颗手雷同时掉在了地上……秦辉回过头撒腿就跑,后面的爆炸如猛兽一般将屋子里的一切连同鬼王在内一起吞没了,秦辉没命地跑着,很快,跑到了窗户上,此时大火已经追上来了,将他紧紧包裹着,秦辉纵身一跃从二楼跳了下去,刺眼的火光在后面喷射出来后又如鲨鱼出海般地缩回去了,留下了掉在地上的点点火光……


    他掉在地上的时候浑身都在燃烧,张贺大喊了一声:“秦辉……”他和他的手下急忙跑过来帮忙扑火,可就在他们扑火的时候,鬼王发出了阵阵地嘲笑,它全身是火地慢慢地飘在了空地上。而此时,一个脚步正飞快地赶来,鬼王说:“既然你那么想死我就成全你!”说完,鬼王一伸胳膊,一串火焰朝他们射了过去……突然,宋琳挡住了鬼王的火焰,将火焰全部都散布在四周。这时的秦辉身上的火已经都扑灭了,鬼王看着她问:“你是谁?”
    宋琳说:“一百年了,想不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你这个凶残的鬼王,我们是不会让你再害人了!”
    鬼王笑了笑说:“哈哈哈,你只不过是被我吸干血的鬼,你以为你能斗得过我吗?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这!”
    “快带秦辉走!”宋琳转过头立刻警告他们,他们也把秦辉抬走了。鬼王说:“你们谁都别想走!”说完,他伸出双手,两串火焰顿时飞射过来,宋琳猛地伸开了双臂!后面的喷泉里响起一连串的爆炸声,把水蹦出千尺多高,然后,宋琳又用念力将水全部都冲向了鬼王的火焰,鬼王的火焰喷着火,他看到自己身上的火逐渐地灭了,突然,他眼前的水柱一下子就把鬼王冲进了别墅里!宋琳急忙飞开了!一股热浪“哄……”地一声从别墅里窜出……
    里,张贺和其他人推着车床,车床上的秦辉双眼微闭,脸上全都是血,到了手术室的时候除了医生和护士,其他人都留在了门外,这时,秦辉的父母家人也都来了,他们一来就问:“这到底怎么回事?”几名警察拦住他们说:“请你们在这里等一下,保持安静。”
    而张贺却坐在椅子上抱头痛哭起来,宋琳走到了他的面前,张贺捂着头说:“都怪我,我应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去。”他是看不见宋琳的,此时的宋琳任何人都看不见,她独自默默地走进了手术室,手术室的门根本挡不住她,她的身体像空气一样穿过了门。手术室里是几名医生、护士正极力抢救秦辉,护士说:“病人心跳微弱!”
    医生问:“脉搏呢?”
    “快要没了!”
    宋琳悄悄地走到了他们身后,然后,对着秦辉的嘴,此时他们的嘴中间产生了一道蓝光,周围的医生护士完全看不见,那道光传递了很久才逐渐彻底传给了秦辉,宋琳双眼充满了泪水说:“我以为,即使人鬼也会有他们的春天,但没想到命运却是如此捉弄人,我没有做成你未来的爱人,我只不过是一个孤魂野鬼……”
    “我已经把我的阴气已经传给了秦辉,到时候秦辉就是人鬼合一,他就会变得力大无穷,刀枪不入,到时候只有他才能对付得了鬼王,而我……我就像离开了水的鱼,我现在已经没有念力了,时间一到我自然就会消失,而且永不能超生。”宋琳说完了这番话,对面的张贺、秦辉的父母他们更是替她感到惋惜。            

鬼在你身边

    张贺说:“那秦辉醒来怎么办?”
    “他醒来后你们千万别让他看见我。”
    三天后,秦辉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像刚睡醒一样,坐起身发现自己在一栋别墅里,他看了看屋子,他看见了一只蚊子仿佛很缓慢地在他眼前飞过,下地穿鞋,然后他开始寻找着,终于他说了一声:“宋琳!”可他一直都没有见到宋琳,他一边喊她的名字一边找,终于,他走到了客厅看见了张贺,张贺说:“你起来啦,吃饭吧,这几天你先在我家住,这就是我家。”
    “宋琳呢?”
    可张贺就像没听见一样,接着说:“吃饭吧,这是我刚做的。”
    “我问你宋琳呢?”
    张贺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他说:“你就别再找她了,她已经走了!”
    秦辉把脸凑到他面前说:“那我也要把她找回来!我知道我第二次生命是她给的,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她!”说完,他用手遮住了右眼,他用他的阴阳眼仔细地寻找,终于他看见了宋琳!他大叫一声:“宋琳!”可他追上去的时候宋琳转身就走了,张贺也急忙追了出去。
    秦辉在后面一直追到了外面,他看见一团白影子飘走了,他跑去打开门,去追那团白色的影子,可他怎么也追不上,只好叫了一辆出租车,跟着那团白影子,他坐着出租车一直追到了市里的一座摩天大楼下面,这是一栋专门在夜晚营业的场所,汇集了KTV、迪吧、台球厅、市场的大楼,今天正好是情人节,所以,今天的这栋摩天大楼格外的热闹。他下了出租车后继续追着那团影子,张贺也跟在后面,追到了大楼里面,他看着那团影子往楼上飘,他就往楼上跑,他现在接收了宋琳的阴气,现在已经是人鬼合一了,他一口气跑到了五十多层楼。
    跑到了楼顶,他看到那团影子穿过了一扇防火门,秦辉就去开那扇防火门,可门是锁着的,他再轻轻一用力,那个门把竟然被他弄掉了!打开门后这是一间私人的大屋子,里面空荡荡的,有一张大床,还有一把椅子,一位穿着白衣服的人背对着秦辉,面朝窗户外面站着,她就是宋琳,张贺在后面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地终于追上来了。
    秦辉说:“我来了,你就别躲避了。”
    她用很沙哑的声音说:“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张贺跑过来拉住他的胳膊说:“秦辉,你还是走吧……”秦辉甩开胳膊说:“你走开!”可他没有想到,这轻轻一甩就把张贺甩出了很远,他再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知道自己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了。


    宋琳说:“你走吧,人鬼殊途,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
    秦辉走过去说:“你是骗不了我的,我有阴阳眼,楼下的那些人其实大多数都不是人,人鬼虽然不是同一种类,但是谁都想在这短短的一次生命里获得一次重生,所以请你相信我,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下你的。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刚见面不久的时候,你问我怕不怕鬼?我说不怕,说他们是鬼,倒不如说他们是被上帝捉弄过的人,人鬼究竟有什么不同?还不都是人的转变吗?人也好,鬼也好,都有一颗善良、感恩的心,谁都不会丢下自己喜欢的人,而我也是其中之一,所以,我敢肯定你和我想的是一样的,我们……在一起吧,我不会后悔的。”
    宋琳慢慢地转过了身,秦辉看到了她变成了一个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的老太婆了!宋琳双眼流出了眼泪:“你还爱我吗?”
    秦辉点了点头说:“爱,我只爱你!”
    当晚,他们在这里举办了简单地婚礼,这间屋子里烛光点点,秦辉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宋琳是一身洁白的婚纱,秦辉抱着她,把她抱到了床上,并且给她戴上了戒指,戴戒指的时候他看到宋琳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滴在了手上,秦辉默默地给她擦去了眼眶里的眼泪……
    张贺在门外给他们关上了门。
    此时,一架武装直升机在城市上空盘旋着,直升机里面坐着鬼王,他仔细地搜寻地上的东西……
    而秦辉和宋琳刚要躺下,突然,一道强光从外面透过玻璃投射进来!还有直升机的声音,秦辉猛地坐了起来,他看到外面有一架直升机在空中,这时,张贺也跑过来了,秦辉急忙说:“张贺,你带宋琳先走!”
    “那你呢?”张贺问他。
    他说:“你们先不要管我,先疏散大楼里面的人,快去!”
    鬼王坐在直升机里说:“你们一个都跑不了!”说完,他按下了按钮,两颗导弹赫然发射过来,导弹射进楼里顿时产生了强大的气流把屋子里的大部分蜡烛都熄灭了,而秦辉抓住了一根顶梁柱才没有被吹走。


    楼下的人听到了刚才的爆炸声吓得四处逃窜,鬼王降低了直升机,又对着楼下“嗖嗖……”发射出去两发导弹,那两发导弹把这一整层楼都点着火了。秦辉急忙从楼上跑下来,他看到人们正在逃窜,他就带着人群往下面跑,
    可鬼王驾驶着直升机也往下降,他按住了发射的按钮,从楼上挨个楼层发射导弹,整栋大楼像地震了一样颤动着,大楼外面的警车、装甲车、坦克也都赶到了,一张大战似乎无可避免了!
    秦辉跑到窗前喊道:“你有能耐就冲我来,别伤害那些无辜的人!”
    鬼王说:“好,我就找你。”说完,他调转了直升机,然后航炮对准了秦辉就是一顿乱打,秦辉回头就跑,身后的啤酒、食品、装饰品全都打爆了,这里以前是个商店,现在东西全都被打碎了,头顶上的灯赫然掉了下来,灯泡垂直掉在了地上激起一大片碎片……
    秦辉往楼上跑,可鬼王驾驶着直升机也往楼上追,子弹在他后面发射过来,秦辉不停地跑,子弹也不断地喷射着,秦辉能躲的地方都被打烂了,大楼里有的地方开始起火了,秦辉又跑上了一层楼,直升机的子弹就在身后不断地响着,终于,他躲在了一张桌子后面,他心里想:“要是一直这样,就完蛋了。”
    突然,鬼王又开始用航炮扫射了,屋里的桌子、椅子全都打碎了,秦辉只有重新站起来继续跑,鬼王看见他后继续朝他开火,秦辉身后的地板接二连三地被掀起,屋子里顿时充满了烟雾,秦辉又上了一层楼,这层楼是个台球厅,他看到鬼王的直升机也升上来了,混乱中,他拿起台球杆一下子打中了直升机,鬼王急忙握住了操纵杆,飞机发出了“嘟嘟嘟嘟嘟……”地警报,鬼王看见油箱里面的油快没了,他说:“糟糕,打中油箱了。”终于,他的直升机立刻就往下降,任凭鬼王怎么晃动操纵杆飞机就是急速下降。
    张贺扶着宋琳往楼下走,可这时,张贺却忽然感到宋琳有点沉了,他再一看宋琳,她苍白的脸上出现了许多条裂痕!张贺大惊失色地问:“你怎么了?”
    宋琳软起无力地说:“我要魂飞魄散了……”
    张贺像抱起宋琳,可宋琳的体重此时却重了很多,他费了好大的力气都没有抬动,宋琳说:“你快走吧……别管我了,鬼要魂飞魄散的时候体重会加重,而且……就像人死了一样,我也没力气再走了……”
    大楼外面,鬼王又重新控制住了飞机,飞机从远处急速飞向了大楼,大楼里面的人大喊:“那架直升机要撞过来啦!”人们吓得惊慌失措,突然,地震般的巨响撞碎了大楼的玻璃。
    秦辉在大楼外面从墙壁上往下跳,一层一层地往下跳。
    直升机的螺旋桨依然飞快地旋转着,无数个人都被螺旋桨刮死了,鬼王坐在直升机里控制着左右去撞人。突然,秦辉从他的对面冲了过来,用双手顶住了直升机,可直升机依然不断地向前移动着,被顶出很远后,就在秦辉没注意的时候,他被顶在了一个柱子下面,直升机残骸把他挤在了里面。           

鬼在你身边

    就在这时,警察、武警全都上来了鬼王从直升机里面拿出了两把机关枪,对着他们一顿乱开枪,武警和警察也都开枪了,可子弹打在了他身上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鬼王左右手都端着机关枪扫射,他一边走一边扫射,很快,地面上就死了一大片人就在武警、警察快要死光了的时候,秦辉用手推开了直升机的残骸,他看到地面上有一把砍刀,他捡起了那把砍刀。
    鬼王得意洋洋地说:“还有人吗?”
    “还有我!”说完,鬼王转过身看见了秦辉拿着砍刀已经站起来了。秦辉说:“你这个杀人狂魔,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说完,他猛地举起砍刀冲上去和鬼王打了起来,秦辉一把抓住了鬼王的头,一下一下地往墙上撞,最后又撞碎了一块玻璃,然后,又拽着他的头沿着玻璃边缘推了过去,鬼王回过神来一拳打在秦辉的脸上,可秦辉感觉不到异样,挥动砍刀一刀坎掉了鬼王的一只胳膊,鬼王惨叫一声,紧接着,又是一刀把鬼王的另一只胳膊也砍了下来,秦辉趁这时候连砍了十多刀把鬼王的身上都砍烂了,最后,他猛然站到了鬼王的前面,与鬼王四目相对。突然,秦辉举起刀,狠狠地砍了下去,“咔……”地一声将鬼王的身体砍成了两半,下半身也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秦辉转过身刚要走,他突然看见鬼王的身体正在缓慢复合!两只胳膊仿佛有吸引力一般往一起挪动着,上半身和下半身也不约而同地往一起聚。终于,他的身体再次拼成了,秦辉举起刀再次冲过去,可鬼王的眼睛一看他,他就被弹出了一米多远,鬼王的眼睛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着秦辉站起来,然后,猛然向后面飞去!一下子撞在了一堵墙上,使他动弹不得,鬼王走到他面前,用眼睛里的念力一下一下地让秦辉的身体往墙上撞,墙体逐渐出现了裂缝,然后,鬼王用一股大的念力,秦辉的身体一下子撞碎了墙!被撞到另外一个屋子里去了。
    鬼王从墙洞走过去,一把抓起了秦辉,秦辉立即用砍刀捅进了他心脏的部位,鬼王大叫一声,他心口的部位不断地往外喷血,然后他奋力地举起了秦辉,把他的头插进了头顶上的灯罩里,秦辉的身体“噼里啪啦……”地四处冒火花,鬼王一直举着他让他在电流里,秦辉使劲地拽开了灯罩后便向后面倒去……然后捡起砍刀对着鬼王又是一刀,这一刀把他的身体刺透了,然后抽出了刀,从他身体里拨出了一大堆白色恶心的液体,秦辉站起来了,可鬼王倒下了,秦辉一只脚踩在鬼王的身上,一刀一刀地捅向了鬼王,鬼王几乎都没有力气还手了,可秦辉依然一下一下地捅着,每捅进去一刀就会蹦出一股血来。


    秦辉再一次举起刀准备捅下去,可鬼王却一把抓住了刀刃,这一下就要捅进了他的脑袋里,他看着刀刃一点一点地离眼前越来越近了,他突然推开了刀刃,然后身体僵直一样站了起来把秦辉弹出去很远。鬼王说:“你吸了宋琳的阴气,变成了人鬼合一,现在变得刀枪不入,力大无穷,看来今天我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了。”
    秦辉说:“我就说过今天将是你的忌日。”
    鬼王笑了笑说:“哈哈哈,但是你别忘了,你吸了宋琳的阴气,过了十二点宋琳就会魂飞魄散的,她是因为你而无法投胎的,哈哈哈哈哈哈……”鬼王突然大笑了起来。秦辉感到了事情的不妙,他说:“所以,我要尽快的消灭你,才能救得了她!”
    可鬼王却一下子跑到了窗户边上跳了下去!秦辉紧忙翻过窗户去追他,鬼王在外面向下飞了好几层楼,然后撞开了一层玻璃,走了进去。秦辉也从外面爬了进来,他翻过身跟着鬼王钻进了大楼里面,他看到鬼王此时正劫持着宋琳,他看到松林的脸上逐渐开裂,她有气无力地站着,仿佛是要快死了的人。


    鬼王站在她身后说:“秦辉,今天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我知道你爱她,我可以让你一辈子都生不如死,哈哈哈哈哈……”
    秦辉说:“你好卑鄙!”
    “你求我啊,你不是想当英雄吗?你以为你有了那双阴阳眼,就可以让死人变活人吗?”
    张贺在一旁说:“你错了,像你这样不珍惜别人的生命,你到现在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就算你杀光了世界上所有的人,你以为你能快乐吗?”
    鬼王顿了顿,他说:“你给我闭嘴,就算我死了,我还能拉上你们几个垫被的。”
    突然!秦辉猛地冲上去一把拉开了鬼王的手,其他人也都蜂拥而上把鬼王和宋琳拉开,秦辉一把拽过宋琳,其他人则一起按住了鬼王,秦辉把他的阴气慢慢地吐到了嘴里,然后,对着宋琳的嘴又传给了宋琳,宋琳说:“这样你会死的……”
    可秦辉却说:“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两个人不能共享一条生命,如果老天要让我和你之间做出选择,那么,我希望牺牲的是我!”当他把阴气还给宋琳的时候,宋琳立即就变回了年轻时的模样,而秦辉却像丢了魂一样趴在了地上……宋琳大叫一声:“秦辉!”
    鬼王猛地睁开了所有的人,把那些人都摔倒了一边,就剩下张贺还在抱着鬼王,张贺偷偷地往他衣服里放进了两颗炸弹,鬼王一把抓住了张贺,并且把他扔到了一边,鬼王还没有拿出炸弹,却忽然“哄……”地一声爆炸了,爆炸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爆炸过后,所有人都跑向了秦辉,他蹲在地上,他身体了还有点残留的阴气,他说:“宋琳,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以前我总是帮鬼做出他想做的事来弥补遗愿,没想到,看来我要麻烦你了。”
    宋琳哭着点了点头说:“恩,我帮你。”
    “今后这一百年只有你能走进我的世界了,要是没有你,我的世界就没了。”
    这时,刚才爆炸的火堆里发出了“咔!咔!咔……”的声音,一只血红的脚从火光里面走了出来,所有人都转过了头,看到鬼王还没有死,刚才的爆炸把鬼王的身体全炸没了,现在剩一副骷髅架子,里面的内脏全都能看见,还有胸口部位的心脏在“咕咚咕咚……”地跳着,头上的血管也都流淌着血液。          

鬼在你身边

    宋琳说:“他还没有死,他现在在找替身,如果找不到替身他一会儿就死了,大家要小心!”那副骷髅架子一下子飞了过来,用手拨开了其他人,然后双手双脚缠住了秦辉,秦辉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骷髅的肋骨也张开了缠在了秦辉的身上,秦辉开始胡乱的挥舞着,他说:“大家快走!我控制不了身体啦!”说完,他冲进人群,从特警身上拽下来一把95式,秦辉说:“你们快走……”说完,他抬起枪口对着人群开枪扫射,那些人急忙都跑开了,秦辉使劲地控制着自己,可他手上和脚上捆绑的骨头让他动弹不得。他再次用枪对着人群开枪,枪声中他大叫着:“你们快走啊……”突然,不知谁开了一枪,子弹打中了秦辉的腹部上,血一下子从他身体了喷射出来,张贺说:“大家谁都别开枪!”
    他打光了所有的子弹后就把枪扔下了,张贺和一些特警全都围上来要替秦辉掰开那些骨头,张贺在他身后使劲地掰那几根肋骨。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那副骷髅控制着秦辉把所有人都甩开了。然后他身上的肋骨开始慢慢地往他身体里嵌入,秦辉惨叫了一声,他的肋骨的地方逐渐溺出了鲜血,他说:“他勒的我好疼啊……”张贺再次去跑到他身后替他掰开肋骨,可是,秦辉的胳膊往回一肘子就打在了张贺的身上,然后转过了身对着张贺往脸上又是左右两拳把他打倒在地上。
    秦辉大叫着:“你们开枪啊……”张贺却说:“谁都别开枪,不然会伤到他的!”
    秦辉努力地控制着自己说:“你们快开枪啊……”那副骷髅仍然狠狠地勒着秦辉,不断地往他身体里嵌入,现在秦辉的身体已经发出了“咔咔咔……”的声音,仿佛骨头断裂的声音,秦辉又说:“快开枪啊……不然,一会儿他进了我的身体就更难对付啦……你们快开枪……”


    张贺拿起枪跑过去照着那骷髅的头上砸去,一下……两下……三下……可那骷髅似乎没有任何感觉。秦辉的右手一拳打在了张贺的肚子上,然后他抓着张贺的脖子一下子扔出去很远。
    还有一名特警跑过来,一把搂住秦辉的头,用枪对着他后面的骷髅头就是一枪,可那一枪却只留下了一个弹痕秦辉的右手夺下了他的枪,然后,左手一下子把他身体打穿了!
    此时,那骷髅的头上的血管似乎流的更快了,它心口的心脏跳动得也更快了,它要死了,所以,它不得不加快进入秦辉的身体,秦辉看那些警察谁都不肯开枪,终于,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走到了柱子前使劲地往柱子上撞,一下、两下、柱子上沾上了他额头上的血,秦辉说:“就算我死了我也不让你上我的身!”然后,他又控制着自己一头撞碎了玻璃柜台,玻璃碎片像下雨一样掉落在地上,秦辉满脸都是血。


    就在这时,宋琳终于站出来了,她冲上去一把搂住了那副骷髅的头,然后,右手手指一下子戳进了它的眼睛里,血液“嘶……”地一下子喷射出去,然后,她用手撕开了它脑袋上的血管,血流的更猛了,它脑袋上已经全都是血了,宋琳捂着它的头一拳一拳地打它脑袋,血伴随着脑浆不短往外喷出,宋琳看到它头上的血流得非常快,心脏也是“咚咚咚咚咚咚……”跳的不停,终于,它转过了身抓住了宋琳,宋琳动不了了!
    秦辉猛然清醒过来,他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使劲地往后一仰,整个人顿时失去了重力向后面退去,突然,“哗……”一声,随着玻璃破碎的声响,秦辉和捆在他身上的骷髅一同飞出了窗外!宋琳急忙从大楼里纵身跟着跳下去!在空中,秦辉身后的骷髅的脑袋血管流动更快了,终于,“砰!”地一声它脑袋和心脏几乎同时爆开了,血浆和恶心的白色液体却都流淌出来,肋骨也渐渐地松开了秦辉。
    这时,一双手轻轻地接住了秦辉,而那副骷髅却自己掉了下去……
    宋琳在空中接住了秦辉,她抱着他慢慢地“飘”到了地面上,过了一会儿,张贺和其他警察、特警也都下来了。他们看到秦辉安详地死去了,宋琳说:“他还是走了。”
    就在这时,所有人都哭了起来,宋琳说:“人死了之后鬼魂是普通人无法看到的,只有一百年,一百年后的鬼才能显身出来,变成和人一模一样的外表。你们就让我带他走吧,让我等他一百年,也许一百年后我们还会在一起的。”
    现在天已经完全地亮了,秦晖的鬼魂飘在了大街上,他看到整条街一个人也没有,也许人们还在熟睡当中,但是,他却看到了鬼,这世间有很多鬼,密密麻麻的,仿佛都快装不下了,人们都说鬼是可怕的,但是,我们周围的这些鬼又是谁造成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