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之冰船

短篇鬼故事 2022-09-09

恐怖故事之冰船

    1.被困
    我被关在一艘船上,这艘船由冰制成,我和几个人被关在了船舱里,狭小的空间透着骇人的凉气,其余的几个人都被裹在了厚厚的毛毯里,我看不清他们的模样。
    我的手脚都被结实的麻绳捆着,幸好我身上也盖着一层毛毯,让我能保持体温。不一会儿,船舱的门打开了,一名中年男子将我们一个个拉出了船舱,扔在了甲板上。
    我终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我们居然在一条小河上,此时还是,但我已经能隐隐看见天边泛着一丝曙光。那个中年男子看了看我们:“我知道你们都醒了,起来吧,别装了。”众人这才地动了起来。
    中年男子静静地看了我们一会儿,冷笑了一声:“说,我的女儿到底去哪儿了?”回答他的是死一般的寂静。
    “你们不说,我就跟你们耗着!”中年男子示意我们看了看他脚边的机器,“我已经启动了安置在船里的发热机,这艘船会慢慢融化,你们要是不说出真相,都会葬身在这条河里。早上6点之前,不会有人发现这里,你们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中年男子说完,就迅速离开了甲板。


    我听见身边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终于不再保持沉默。
    “你们认识这个男人吗?”最先坐起来的男子先介绍了自己,他叫徐威,是一名健身教练。
    “我怎么会认识他?”一名女子说。她的名字叫郭琳,她将自己的大半张脸遮在了毛毯里,恐惧和寒冷让她的身子止不住发抖。
    “你们看,那是什么?”郭琳突然朝着甲板的角落喊着。甲板角落有一张照片,看上去应该是中年男子故意遗留在那里的。
    “你离得最近,麻烦你过去拿一下吧。”一个叫许程的男子对徐威说。
    “你!”徐威瞪了许程一眼,但还是尽力挪动身子向甲板边缘靠过去。过了一会儿,他用嘴叼起了那张照片,然后放在了众人面前。照片上是一个年轻女子的自拍。


    “这个,不会就是那个男子的女儿吧?”郭琳说。
    我仔细观察着众人脸上的表情,他们的表情阴晴不定,因为我们都见过这个女孩子。我想我们都惹上了大麻烦了。
    这个女孩子就是之前网上疯传的失联年轻女子。她的名字叫薇薇,根据新闻报道所说,这名女子原本是打算去探望同学,没想到突然就失去了消息。除了警方在努力搜索她的行踪之外,数以万计的网民也在帮忙寻找这个女孩子。但这个女孩子已经消失了三个月了,网民们开始逐渐淡忘她,只有她父亲还在拼命寻找她。
    “我,我要离开这里。”郭琳突然崩溃,身子拼命扭动着。
    “你为什么情绪这么激动?”徐威冷眼看着郭琳,“难道你和薇薇的失踪有关?”
    郭琳没有回答徐威的问题,而是开始低头啜泣。
    我感到甲板上的水越来越多,看来冰船已经开始逐渐融化,我们的时间所剩无几。于是,我主动开了口:“我们还是把自己知道的关于薇薇的事情都说出来吧,说不定能知道什么线索。”        

恐怖故事之冰船

    2.黑车
    三个月前,18点35分。
    薇薇穿着粉红色的泡泡裙出现在公交车站,她的脸上带着泪痕,一直盯着手机里的一条短信。手机屏幕上只有三个字:“分手吧。”
    就在薇薇出神的时候,末班车呼啸而过。
    “我真倒霉。”薇薇自言自语。她没想到一直深爱自己的徐威居然抛弃了自己,喜欢上了另外一个女人。
    “小姐,你要去哪里?”一名的士司机看见了站在路边的薇薇,摇下了车窗。薇薇看见了的士,立刻上了车。但汽车开了十几分钟后,薇薇才发现自己的钱包丢了。
    “师傅,真的不好意思,我的钱包丢了。”
    “真是见了鬼了,居然遇上你这样的乘客,你快给我下车!”薇薇只好狼狈地下了车,但下车之前她看了一眼放在副驾驶座前的司机信息牌,上面写着:编号0079,姓名许程。
    “原来当时她坐上了你的车。”郭琳看着许程,“那后来呢?”
    许程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接着说,“后来我感觉把一个女孩子扔在郊区实在有些不放心,于是我又开车回去看了看,那个女孩子好像上了一辆黑面包车,往市区开走了。”
    “黑车?”徐威突然朝许程吼道,“你让她一个女孩子上了黑车!”
    “哼,我拉她回去也没有钱赚,我可不是开慈善机构的。”许程说,“再说,要不是你狠心抛弃了她,她也不会错过了公交车。”


    “你……”徐威一时无话可说。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郭琳说,“那个黑车司机就是犯人,我们只要找到了黑车司机,就能知道薇薇的下落。”
    “我不是犯人!”一个一直将自己裹在毛毯里的人突然抬起头来,“我就是那名黑车司机,我没有杀人。”
    黑车司机叫陈烈,55岁,据他所说,当晚他经过郊区的时候突然看见孤身一人的薇薇,他觉得薇薇十分可怜,于是答应载她一程,但汽车在行驶的途中突然爆胎了,于是陈烈下车更换备胎,没想到他再次回到车上的时候,薇薇已经不见了踪影。
    陈烈说完后,一直不见人影的中年男子突然回到了甲板上。
    “怎么样,你们知道我的女儿现在在哪里了吗?”
    “叔叔,我真的知道错了。”徐威拼命挪动着自己的身子趴在了中年男子的脚下,“都怪我没有看好薇薇,但薇薇出了事,真的与我无关,你要怪就怪他们。”


    “哼,要不是因为你,我女儿根本就不会失踪!”中年男子突然踹了徐威一脚。徐威在湿滑的冰面上滚了一圈后一下子保持不住平衡,竟然跌出了甲板!
    “啊!”郭琳发出了一声尖叫。徐威的手脚被绳索捆着,一下子就沉进了河底!
    “我再给你们一点时间。”中年男子看着我们说,“如果你们还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你们就会和他一个下场。”说完后,他又离开了。
    “你们快点说,谁知道薇薇的下落,我可不想那么快死!”郭琳歇斯底里地大喊着。突然,她的目光盯向了我,“你又是谁,你和薇薇是什么关系?”
    “我是当晚的公交车司机。”
    “这位大姐,要是你当时能多停一下车,就不会发生现在这种事。”许程哭丧着脸看着我。
    “那你又是谁,你和薇薇是什么关系?”我反问着郭琳。
    郭琳愣住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不说我也大概猜得到。”我冷笑一声,“你和徐威动作亲昵,而且刚刚徐威也说了,他和薇薇分手是因为喜欢上了别的女人,我猜,那个女人就是你吧?”
    “是,是我又怎么样?”郭琳的脸上露出了凶狠的表情,“我哪里比不上她?凭什么徐威就是喜欢她!我爸爸是徐威爸爸的上司,他们家最近经济上遇到些困难,我威胁徐威,如果不跟我在一起,我就叫我爸爸炒了他爸爸。”
    “先别说这个了,你们有没有感觉船在逐渐往下沉?”陈烈的声音里透露着一丝不安。
    的确,我也感觉到船在往下沉,冰船正在慢慢融化……         

恐怖故事之冰船

    3.真相
    “其实,我好像见过薇薇。”我突然开了口。
    “什么,那个小贱人还活着,她还真是阴魂不散,还想着跟我抢徐威吧。”郭琳咬着牙说。
    “太好了,”陈烈说,“那个女孩子在外面肯定吃了不少苦。”
    “她究竟在哪里?”许程急切地看着我。
    我没有说话,我相信躲在暗处的中年男子听到我说的话一定会再次出现,过了一会儿,我果然听见了熟悉的脚步声。
    “她知道你的女儿在哪里了!你还不快把我们放了!”郭琳冲着中年男子大声地喊着。
    中年男子没有理会她,而是走到了我的背后将捆住我手脚的绳索解开:“辛苦了,我的女儿。”
    “徐威,你辛苦了,你也出来吧。”不一会儿,徐威从船舱里走了出来。


    没错,我就是薇薇。三个月前,我上了陈烈驾驶的面包车,后来,汽车爆胎陈烈下了车,就在那一瞬间,我被人袭击,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来后,我衣衫不整地躺在一个小木屋里,我趁着天黑逃离了小木屋,后来辗转回到了市区。我将发生的一切告诉我的父亲,我发誓要寻找袭击我的凶手。
    我的照片在上疯狂流传,我只好整了容改变了自己的模样。我装作冰雕节的工作人员,给所有有嫌疑的人发去冰雕节的门票和机票,将他们引诱到此地,然后由父亲伺机将他们打晕,带到了这艘冰船上,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从始至终,徐威一直在配合我演戏。


    “你知道袭击你的凶手是谁了吗?”徐威对我说。
    “我知道了,那晚袭击我的人就是你吧,许程。”
    “你在说什么!你有什么证据?”
    我冷哼了一声:“刚刚我在说我知道薇薇下落的时候,郭琳和陈烈只是关注我的生死,而只有你担心的是我究竟出现在哪里。那是因为你害怕我从郊区逃了出来,如果找到警方,那么,警察就会逮捕你。”
    是的,我记起来了。那晚我被袭击时,隐约见到两片白光,那是许程的眼镜反射出陈烈的车头灯发出的亮光,这几个人里,只有许程戴着眼镜。许程折返后发现陈烈的车出了一些小故障,于是趁陈烈更换备胎的时候袭击了我。
    “你打算怎么办?”父亲问我。
    “我们走吧。”徐威取出了橡皮艇,将我和父亲拉了过去。
    那艘巨大的冰船向河的对岸缓缓行驶着,而对面的岸上闪烁着刺眼的警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