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遇肇事车

短篇鬼故事 2022-09-09

梦遇肇事车

    铭娟是在公墓上负责后勤管理工作的,也就是有人来入葬或扫墓时,她就在边上帮着料理料理,没人时要到墓区里清清杂草捡捡扫墓人丢弃的果皮纸屑什么的,活相对较轻松,就是听起来有点怕人。
    这天午后,铭娟刚从墓里绕了一圈回到办公室,就听到公路上传来汽车马达声。这条乡间公路是专门为公墓修建的,平时很少有过往车辆的,应该是有人来入葬或扫墓了。
    铭娟出去一看,是辆殡仪馆专用大巴士,知道是来入葬的。铭娟看到车上的人陆陆续续都下了车,这才忙跟在家属后面进了墓区。看到遗像上是个青年人,铭娟打听起死因来。一问才知是被车子撞死的,肇事车主撞人后逃逸了。
    铭娟边往里走边与死者亲戚说着话,猛一抬头,突然看到墓道上有辆面包车向她飞驶而来,在车子撞上她的一瞬间,铭娟大叫一声,仰面倒了下去。
    正与她说话的那位吓了一大跳,本能地一伸手,抓住铭娟腰部的衣服。顺着惯性,铭娟侧身倒在了地上。
    听到叫声,大伙都回过神来问长问短,也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好一会儿,铭娟才艰难地睁开双◇文/朱闻麟眼,晕晕乎乎地看了看周围的人,又用手抚摸起自己的身体来,自言自语道:“我……我这是在哪儿?是不是被撞死了?”
    听铭娟这么一问,扶她的人心头一惊:“大姐,你这是在墓地啊,什么撞死不撞死的,大白天的别来吓唬我们啊!”


    看到自己的手正扶在紧挨墓道的石碑上,铭娟知道那人没骗自己,“撞我的那辆面包车呢?”“什么面包车?这里可是墓区啊,哪儿来的面包车!大姐,刚才你好好地走在我身边,突然大叫一声后就自个儿倒下去了。要不是我及时拉了你一把,怕是你的头就会先着地了,那样的话后果就真的不好说了。”
    刚才明明是被面包车撞倒的,怎么变成是自己倒下去的呢?难道这公墓上真的有鬼魂不成,铭娟头又一阵发蒙。
    记得刚到公墓工作时,看到松柏下竖着的一排排墓碑,铭娟心里还是很害怕的,毕竟这里是死者安息之地,多少有点阴森。随着时间的推移,也看多了生死离合的场面,铭娟慢慢地也就适应了这样的环境和氛围,经常一个人在墓地里做事也不害怕了,知道鬼怪只是一种而已,事实证明,这些年来自己从未遇上什么奇怪的事情。刚才发生的事情真的有点蹊跷,自己分明是被车撞了,可别人都没看到。再说,如果真是被车撞了,自己早就体无完肤了,可现在身上一点伤也没有,看来真是产生了幻觉。不管怎样,没事就好,铭娟这样想。


    受到惊吓后脑子里一直晕乎乎的,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回到家后铭娟忙完家务就早早地上了床。
    半夜时分,林强被尖叫声吓醒,开灯一看,铭娟正手舞足蹈着像是很痛苦的样子,连忙边推边喊:“铭娟,铭娟,你醒醒,你醒醒,你这是怎么了?”“有……有辆面包车要撞我。”听铭娟这么一说,林强松了一口气,原来老婆是在做噩梦。“噢,现在没事了,快睡吧。”看到自己好好地躺在床上,铭娟也松了一口气,想继续睡却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丈夫的鼾声,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铭娟每晚都会在睡梦中被那辆面包车给撞醒,不仅自己被吓得全无睡意,就连林强也跟着受累。
    一直做同样的噩梦,自然想到身体会不会出了问题。在林强的陪同下,铭娟到市做了个全身检查,还特地做了个脑CT,怕脑部长了什么坏东西。一番检查下来是一切正常,铭娟那颗悬着的心是放了下来,可噩梦却依然缠绕着她,时不时地把她从睡梦中吓醒,弄得她是吃不香来睡不安。
    已不相信这世上有鬼怪之说的她,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撞上了晦气遇到了鬼魂,于是求老公林强从网上找出一些驱鬼的方法,又是在自己的房门口挂桃木剑、照妖镜,又是在床头柜上放菜刀、剪刀,还在床头的墙上张贴了从城隍庙里求来的驱魔符。可以说该用的都用上了,可效果却不理想,那辆面包车就像是专门跟她作对般,反反复复出现在她的梦境里,一次次无情地撞向她。       

梦遇肇事车

    看到老婆被噩梦无休止地折腾,林强也很苦恼,看过了医生,试过了驱魔都不奏效,自己也想不出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就把这事告诉了同事,让同事帮着想想办法。同事听后也感到很奇怪,每个人都会做梦,可经常做同一个梦那就奇了,居然身体没有问题,那一定是另有原因,至于是什么原因,同事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就给林强提了个建议,说上什么能人都有,不如上网发个帖,看看论坛上的人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听同事这么一说,林强眼前一亮,对啊!自己怎么没有想到网络呢。立马上网把铭娟的事给贴到了论坛上。很快就有网友回了帖,在众多的回帖中,林强看中了其中的一条,那位网友建议他带老婆去看看心理医生,说这种情况多半是心理病态。林强想想也对,于是打电话跟铭娟一说,受尽噩梦折磨的铭娟自然同意,有谁愿意天天在噩梦中度日子的。
    听了铭娟的一番讲述后,心理医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做噩梦应该是受到刺激后产生的阴影所至,要解决这一问题,最好的方法是换换环境,放松放松身心,比如出去旅游,参加一些娱乐活动等,只要心里不再去想它,慢慢地应该会有所好转的。至于铭娟提到大白天产生幻觉,心理医生也感到很奇怪,说不定是公墓的环境太特殊了吧。
    听了心理医生的建议,林强与铭娟双双请了假出门去旅游了一次,两人开开心心游玩了祖国大好河山,心情真的放松了不少,铭娟做噩梦的次数明显减少了。
    为了能让铭娟彻底与噩梦说拜拜,林强依然关注自己的贴子,经常跟帖顶帖。这天,林强又一次翻出自己那条帖子,看起了众多网友的回帖。无意间看到一个名叫“圆梦人”的回帖,“你小子是真糊涂还是傻到了根,车子撞人那可是违法行为,这事即便是在梦里也不行,让你老婆告诉车牌号,你阳间告不了就烧张黄纸到阴间去告,人不管鬼管,相信只要主持了公道,那车就不会再来找你老婆麻烦了。”


    人到了这个地步,即使是人家一句笑话,林强也会当成是根救命稻草。当晚临上床时,林强特地提醒老婆:“铭娟,如果晚上还做那梦,你就多留个心,看能不能记下那辆面包车的车牌号……”“江QW713”,还没等林强话说完,铭娟想都没想就报出了车牌号。
    “江QW”这组字母像是很熟,对了,这不正是我市汽车牌照的前三位,难道真有这么一辆面包车不成。
    林强想到这儿,当即打通了在交警支队工作的同学刘新的手机,让他帮着查一查看有没有这样的车牌号。巧的是刘新正好是在值夜班,很快就给林强回了电话,说有这个牌照,是辆五菱面包车。
    听到是辆面包车,林强很是惊讶,忙上网找出五菱面包车的图片让铭娟看。看到电脑里的面包车照片,铭娟肯定地说,梦里的车子就是这个样子的。“铭娟,刚才我同学说了,经常在梦里撞你的面包车真的存在。要不明天我们就去找他,让他帮忙联系到车主,说不定能解开其中的瓜葛。”
    第二天,夫妻俩早早地来到交警支队,看到了已下了班的刘新,听清来意后,刘新找到了面包车主人的联系方式。为了不引起人家的误会,林强提出让刘新一起去。


    经过一番打听后,三人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小区里找到了那辆牌照为“江QW713”的面包车。“就是它,就是它撞我的。”看到车子,铭娟激动地叫了起来。
    听到铭娟的叫声,车里下来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看到一身制服的刘新后是拔腿就跑。
    看到有人想在自己眼皮底下跑掉,刘新预感到其中有事,连忙拔腿就追。不过二三百米的路程,胖子就败下阵来,乖乖地随刘新回到车边。
    经过一番询问才知他就是面包车的主人,问起为什么见到交警就想逃时,胖子低下了头,“我知道早晚会被你们查到的。”随后道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就是他制造了那起肇事逃逸案,那天到公墓上入葬的那个死者就是被他开的面包车给撞死的。
    下午两点时分,路上是车少行人也少,胖司机看到自己的车撞了人后,知道闯下了大祸,因为中午时他喝了半斤老白干。当他看到前后左右都没人时,也不管伤者是死是活,凭着侥幸心理,一踩油门离开了现场。
    说来也巧,那天公墓上的财务员让铭娟帮着去银行缴款。下午两点多,铭娟骑着电瓶车从公墓出来,刚要从乡间小道转入镇区公路时,一辆面包车是迎面而来,铭娟本能地双手捏紧了刹车,“吱—”的一声把车刹停。看到道上有人,面包车司机也是一个急刹车,险得很,面包车的前保险杠碰到电瓶车前轮才停了下来,没酿成大祸。可还没等铭娟从惊吓中反应过来,面包车就一个倒车,回到大道上飞快地开走了。
    死者来落葬那天,听到“交通事故”这几个字后,铭娟的脑子像是短了路,莫名其妙地产生了面包车撞自己的幻觉被吓昏了过去,从此后,这段可怕的经历一直刺激着她的脑细胞,让她噩梦不断。
    话又说回来,正是有了这个做不完的噩梦和那个网络上的奇才,无意间帮交警破了这起肇事逃逸案。解开了心中的谜团后,铭娟那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在打扫墓区时,特地在那个年轻的死者墓前烧了一刀纸,告诉他已找到了肇事司机。说来也怪,从那天起,那辆面包车再也没有出现在铭娟的睡梦里,生活又恢复到往日的平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