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骨汤

短篇鬼故事 2022-09-10

蛇骨汤

    “让我们来欢迎本马戏团的瑰宝,本世纪最了不起的空中美女周秀华!”
    耀眼的聚光灯和震耳的掌声从四周倾泻。秀华得意地张开双手致意,接着跳上空中秋千,随即荡到高空。在众人惊呼之下,她放开双手,让自己飞腾空中,并优雅地旋转身体。下落那一刻,伸手抓向从另一侧荡来的秋千……不料竟然抓空!
    “啊!”周秀华带着满脸汗水和急促的呼吸坐起身,眼前不是马戏团,而是病床,身上白色的被单被汗水濡湿。掀起被单,底下是她包着绷带的双腿……一切不只是噩梦而已。
    “叩、叩!”敲门声把秀华从悲痛的情绪中唤醒。
    “请进。”
    “秀华,我来看你了。”进来的中年男子是抱着花束的马戏团团长。
    “团长……”
    “医生说你身体恢复得很快。”团长亲切地笑着。
    “嗯,可是我的腿……”她低头看着那两根白布包裹着棒状物。
    “如果好好复健,可能不必坐轮椅。”团长的眼神避开秀华。
    “那么演出……”秀华双手抓紧棉被。
    “先别想这些了,好好休养就是……”团长望着窗外,“我会找其他更吸引人的表演来做压轴,比如我们去年观摩看到的那种演出。”
    “像是‘蛇人秀’那样的?”秀华想到那次观摩,对此印象最深刻。
    蛇人秀是类似软骨功的表演,不但可以把自己装进狭小的箱子中,还可以让身体不可思议地扭曲。想当然做这种表演的人天生就要有此特异能力,不是后天训练就可以的。
    “所以我……再也不能站上舞台了,对吗?”秀华泪水盈眶。
    “该给你的钱不会少,但是马戏团可能已经不适合你,还是另谋出路吧。”
    “可是……我想留下。就算我的腿不能当空中飞人,还是可以参与别的演出吧?”她无法忍受没有舞台和掌声的世界。


    “不好意思,你还是好好休息吧,别再想了。”团长把花放下,压低声音在她的耳畔说道,“马戏团没你可以待的地方,没有任何的演出可以给一个双腿站不起来的人。别怪我,这世界很现实,还是拿了钱,赶快回家吧!”团长随即起身,留下错愕的秀华,走向病房门口。
    “不……”泪水爬下秀华苍白的脸庞。
    “都结束了。”团长离去前丢下这句话。
    “呜……”她掩面痛哭,没想到自己生存的意义和双腿随着那晚的意外,一同从高空摔落碎裂,“不行,不能输,一定还有什么办法。无论如何,我要重回舞台,再次让大家喝彩……”
    就在秀华自言自语的同时,她余光瞥见有人站在自己的床角!
    “谁!”她抬起头,却没有看到任何人,而且门始终是关着的。
    “咦?”虽然没看到人,秀华却注意到脚边不知何时多了一本老旧的小册子,上面毛笔字写着:“温青爷密传药方”。
    “药方?”她随手拿起,一翻开来就看到了《蛇骨汤》的药方,“功能主治:日服一碗,软筋化骨,身型如蛇般扭曲幻化,无足亦能行……”
    “真的有这种药吗?太不可思议了吧!”秀华摇着头,“用料配方:人趾骨五节、蛇骨十节、醋酸半匙,磨碎与四草药文火炖煮三个时辰。这是哪门子玩笑,怎么可能……”她脑海中浮现了马戏团的养蛇人,接着低头看着自己从绷带中探出来变形的脚趾。


    “不,不要乱想……可是假如是真的呢?不用脚也能行走?可以像蛇一样扭转身躯?团长一心想要的蛇人秀……”她脑海中出现自己在聚光灯下将自己的身体扭曲,场下观众惊讶不已,接着报以热烈的掌声。
    “本马戏团的瑰宝,本世纪最了不起的灵蛇美女周秀华!”她仿佛听见团长这么高喊,全身热血澎湃、肌肉紧绷,“对,这就是我要的,无论如何……”
    周秀华立刻办理出院,并向马戏团的养蛇人买了一大笼蛇。接着坐在家中椅子上,她咬着毛巾,拿起菜刀瞄准自己已经变形的脚趾头。
    “你对我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她疯狂地挥下刀,剧烈的疼痛唤起了她从荣耀的高空坠落那一瞬间……
    啊……我要忍住,再怎么痛也比不上那一刻……也比不上只能坐在台下替别人鼓掌。舞台是我的,只有我才最值得喝彩!血染红绷带,滴了满地,秀华仍然忍痛捡起自己的脚趾,把肉剔掉,骨头磨碎,照着药方,炖煮着诡异的药材。
    带着伤、拄着拐杖,好不容易煮好,疲惫不已的秀华大口喝了一碗汤以后,便倒头就睡。但是夜里被噩梦所扰,“啊。”惊醒的秀华睁开双眼,没想到眼前的现实更加——一条青蛇就在眼前,分岔的舌头离鼻头不到五公分!
    “不!”秀华用手护头,连忙后退,稍微恢复冷静,她才发现有铁网将蛇隔开,原来自己不知何时到了蛇笼的旁边。
    “咦?”她想着自己不是在睡觉吗?自己没有拐杖不可能移动,怎么会跑到厨房的蛇笼旁?
    “等等,刚刚是怎么后退?”秀华双手抱头、趴在地上,但是却敏捷地让自己向后缩退了一两公尺。她回头看着身体……
    身体竟然有原来的一点五倍长,并且呈S型伏在地上!她差点害怕地叫了出来。不过随即又冷静了下来,并且尝试着移动身体。“太神奇了!”她竟然可以很灵活地前进和后退,拖着双腿,身体柔软地扭曲。
    “这就是‘蛇骨汤’的魔力吗?”她兴奋地浑身颤抖,想着自己身体有这样的特异能力,一定会让大家惊奇不已,绝对可以成为新的巨星。
    于是她决定把所有的蛇骨和仅存的五趾再煮一碗蛇骨汤喝掉,然后隔天去见团长!       

蛇骨汤

    马戏团的后台仓库幽暗而安静,团长踏着缓慢的步伐走来,直到适应昏暗的眼睛捕捉到那个坐在轮椅上的身影。
    “秀华,你该在家好好休养,干嘛神秘兮兮地约我来这?”团长的声音暗藏着不耐烦。
    “团长,有好消息要告诉你。”秀华的声音兴奋中带着颤抖,“我又可以演出了”
    “你疯了吗?脚那样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好,怎么可能再上台?”
    “不,我今天就是要你好好见识一下,还记得去年参访看到的蛇人秀吧?你不是想要有那种水平的演出?”
    “蛇……蛇人秀?别开玩笑了,指望这种表演太不切实际,搞不好这世界上只有那一个怪物可以办到……”
    “不,我也可以。帮我开灯,团长。”秀华高呼。
    随即明亮的灯光洒了下来,秀华想象那是舞台上的聚光灯,仿佛听见台下震耳的掌声,她张开双手微笑答礼。在团长眼里,只是更确信她疯了。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灵蛇舞’。”秀华语毕,身体前倾,忽然间身体拉长一般下巴竟然碰到了地面。
    团长惊愕地睁大眼睛。
    秀华身体随即扭曲了起来,像是没有骨头一样,从碰在地上的脖子开始扭曲爬行,把身体拖下了轮椅,全身柔软地蠕动。
    这画面实在太过诡异,团长脸色发白,双手捂住嘴,深怕自己呕吐出来。
    秀华微笑着在地上蜿蜒爬行,到了宣传用的旗座和旗杆。她仅仅靠着身体就沿着旗杆攀爬上来、一圈又一圈绕在旗杆上,最后她再次张开双手,摆出胜利的姿势,拥抱着她想象中的喝彩声。
    “团长,”秀华兴奋地带着期待的眼神望向团长,“如何?吓倒了吗?这是无人能比的蛇人表演吧,比我们去年看到的更厉害。马戏团发达了,靠我这一招,肯定……”


    “等等……等一下。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太了吧!”团长声音带着恐惧的颤抖,眼前的秀华仍然以人类不可能办到的扭曲姿势缠绕在旗杆上。
    “秘密。”秀华微笑着,忍不住吐出俏皮的舌头,但是她并不知道那根分岔的舌头让团长的脸色更加惨白。
    “天啊,你怎么了……秀华,我带你回去看医生好不好?你这样……”
    “我怎样?”秀华收起笑容,“我没有生病,这是表演!快说下次何时演出,何时让我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展现?”
    “这不行啊,这样会吓倒大家的。这恐怖又恶心的演出只会让人不舒服,我们不能安排这演出。我要的是像空中飞人那样,优雅、高难度、又令人赞叹的表演。这种像怪物恶心的东西怎么能看?”团长毫不顾忌地大声说。
    “什么……什么啊?我那么辛苦、那么牺牲……这样无与伦比的表演叫做恶心恐怖?你……根本就不懂,不配当团长!”秀华如蛇般狭小的瞳孔盯着团长,让他忍不住打了寒战。
    “我说过我要上台,无论如何,不能因为一个眼光狭小的废物就被阻挠!”
    “秀华你冷静一点……”


    秀华从旗杆上溜了下来,“我还有一招给你看看,我保证你看了就会后悔不让我上台。”秀华一面吐着舌头,一面快速地爬向团长。
    “你……你想干嘛?”团长转身想离开,但脚踝感觉到一阵剧痛。他回头一看,发现秀华竟然露出一口尖牙咬在他的脚踝。“啊,救命!”
    团长一脚踹开秀华,然后连忙逃出仓库,从后台跑上舞台。秀华追了上去,身体越拉越长,像一条巨蟒,移动也越来越迅速。团长逃跑的动作却越来越迟钝,他觉得身体似乎不听使唤:“难道有毒?”
    “嘶……”秀华追上了跪倒在地,冒着冷汗的团长,拉长的身体攀了上来。
    “走……走开!”团长失去力气挣扎,眼看秀华像是爬上旗杆一样,一圈圈攀了上来。
    “你知道蛇怎么吃东西吗?”秀华的身体紧紧缠绕着团长,让他感觉到骨头快被压碎。
    “把猎物缠绕绞死,然后一口吞下。”
    “不!”团长以最后的力气再呼喊了一声。
    “咦,谁在哪?”马戏团的驯兽师听见了,但是没有演出的舞台相当昏暗,他看不见发生什么事情了。
    “别想求救。”秀华张开嘴巴,下颚脱臼,然后整个嘴巴夸张地张大。
    团长已经吓傻了,眼睁睁地看着带着利牙,绝对不属于人类的巨口渐渐罩住自己的头……接着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从充满黏液的口腔与食道滑过,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秀华从头把团长整个吞下,自己的头、脖子和身体一一被撑得异常巨大。“这才是世界上绝无仅有,最神奇完美的演出,蛇人吞人秀!”秀华兴奋地高喊。
    忽然舞台的灯全部亮了起来,秀华兴奋又感动地落下泪水,张开双手,挺着隐约还看得出团长轮廓的巨大肚子。震耳的声响像是在为她演出喝彩,只不过不是掌声,而是枪声!驯狩师看到这恐怖的场面,赶紧拿出猎枪射击秀华……
    “砰、砰!”恐惧让他一枪接一枪。
    而在子弹进入秀华的头颅前,她闪过的最后念头却是:“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