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有大到暴雨

短篇鬼故事 2022-09-15

今夜有大到暴雨

    (一)
    电视上,正在播报天气预报。当气象员说到“今夜有大到暴雨,请市民做好防范准备”时,正窝在沙发里养神的赵五四一骨碌跳起,快速拨通了好哥们儿酒糟鼻的手机号码:“你在哪儿!”
    电话里,先传来一阵嗲嗲的娇笑,接着是酒糟鼻含糊不清的反问:“你几个意思?”
    明摆着,酒糟鼻没在正经场所,还喝了酒。赵五四暗骂声“不长脑袋的蠢货”,训道:“让你身边的人滚远点。你看没看天气预报?”
    “明天就走了,我正乐呵呢,哪有功夫看那玩意。咋了?”酒糟鼻问。赵五四放慢语速,咬着牙说:“乐呵你个头。你竖起耳朵听清楚,今夜有大到暴雨。晚8点,东门桥见。我警告你,酒误事,色夺命,请闭紧你的狗嘴!”
    挂断电话,赵五四瞅瞅时钟,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今夜有大到暴雨,绝对是老天帮忙。秦大经理,吉时将到,我们兄弟俩也该送你上路了。要怪你就怪吴丽那个狠心女人吧,我们只是看钱行事。稍加思忖,赵五四走出门,直奔电器市场。
    晚8点,穿着绝缘雨靴和雨衣的赵五四准时赶到了城外的东门桥。没等上半分钟,酒糟鼻也带着满身酒气到了,硬着舌根问:“哥们儿,黑咕隆咚的,叫我来这儿干嘛?”
    “永绝后患。”赵五四扔给酒糟鼻一只铁锹,自己则扛起镐头走向山坡。绕来绕去转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在一处陡峭斜坡下,赵五四收住了脚。酒糟鼻晃着手电筒四下望望,不由得叫出了声:“哥们儿,你不是想把秦老抠再挖出来吧?”


    (二)
    秦老抠,就是东源建材的秦大经理。几天前,秦大经理的合伙人吴丽约赵五四见面,说秦老抠最喜欢看穿越剧,想帮他实现穿越梦。酒糟鼻也是穿越迷,色眯眯地盯着吴丽熟透如蜜桃的身子问:“是清穿还是汉穿?”吴丽似笑非笑,将厚厚一沓钱推到了赵五四面前:“空间穿越,地狱!”
    此前,赵五四和吴丽都在饭店做过服务员,彼此还算熟悉。后来,秦老抠出现了,和吴丽闭门密谈了一夜。次日早,吴丽便辞了职,听说是去了秦老抠的公司做秘书。秘书来秘书去,又摇身一变成了合伙人。至于个中蹊跷,外人无法窥知。见面那天,吴丽支付了两万订金,说事成之后会把50万全款一次性转入赵五四的账户。赵五四脑瓜聪明,一点儿都不担心吴丽会赖账。原因很简单,他留了心眼,偷偷录下了和吴丽交谈的整个过程,半个字都没落下。


    这几天,赵五四和酒糟鼻一直暗中跟踪秦老抠,终于在今天下午逮住了绝佳时机─秦老抠到城郊洽谈生意,途中内急,匆忙钻进了路边的小树林。刚解开裤腰带,酒糟鼻已摸到背后套住了他的脖子。秦老抠边挣扎求饶边开价,愿出30万买命。赵五四和酒糟鼻图的是钱,谁开的价高帮谁,于是说:“60万。”不得不承认,秦老抠真够抠门的,居然舍命讨价还价:“砍一半,30万。”赵五四冷哼:“55万,这是我的底线。”秦老抠心一横,说:“40万,咋样?”去你的40万,你以为老子不识数啊?酒糟鼻双臂一较劲,秦老抠当场蹬了腿。
    事已办妥,赵五四给吴丽打去了电话。吴丽提出一个条件,为防万一,请他们两人务必尽快离开此地。只要你们上车,赏金立马到账。本来,赵五四已买好了明天5点的车票,可回到出租屋,越琢磨越觉得不托底。偷鸡摸狗的事没少做,可害命还是头一遭,手忙脚乱,坑挖的不够深,今夜又有大到暴雨,一旦把秦老抠冲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见酒糟鼻面露惊愕,赵五四不容置疑地回道:“少废话,快动手。吴小姐想让他穿越到地狱,咱们再送他一程,越深越好。到时大雨一冲,半丝痕迹都留不下。”
    “挣点儿钱真他奶奶的不容易。”酒糟鼻嘟嘟嚷嚷,脱下上衣抡圆了膀子。斜坡下全是乱石,不好挖,累得连呼带喘总算挖到半米深,酒糟鼻顿如触电般浑身一哆嗦:“哥,哥们儿,秦老抠……没了!”        

今夜有大到暴雨

    (三)
    秦老抠肚子大,身板也厚实,当初埋他的时候,离地面多说20厘米。眼下已挖了半米深,却连肚皮都没碰到。赵五四也觉不妙,使足劲儿又凿下了一镐头。
    “咣”,镐头砸上硬物。差点儿震裂虎口。
    不会是秦老抠的脑袋吧?赵五四紧忙蹲身一通扒,摸到了一块石头。
    秦老抠真的不见了!
    死人不翼而飞,酒糟鼻登时骇得抖如筛糠:“哥们儿,咱撤吧?”
    “闭嘴。他要死而复生报了警,就算我们跑到天涯海角也会被逮住。”赵五四强稳心神,一再追问,“你好好想想,到底勒没勒断他的脖子?”


    “可能,大概是断了。妈呀,他,他在,在,在那儿─”
    惊叫脱口,酒糟鼻双腿一软,瘫坐下去。赵五四也吓得够呛,颤抖着手捡起酒糟鼻掉落在地的手电筒往不远处一晃,果真照到了四仰八叉的秦老抠!
    触碰鼻息,没有;摸摸身子,冰凉,可以想见,酒糟鼻只是勒昏了秦老抠。埋掉后,他醒了,拼着最后一口气钻出来,可没爬几步就气绝身亡。幸好及时赶来,不然可就出大事了。赵五四回身踢了酒糟鼻一脚,说:“熊包,快起来挖。要下雨了。”
    天气预报报的真准。黑黢黢的天空闪过一道闪电,大颗大颗的雨滴紧接着砸落。一个挥锹,一个抡镐,不一会儿工夫,两人已将坑挖到了一米半深。赵五四擦擦满额头的汗,说:“这回够深了。快爬上去,把秦老抠拽过来─”
    话音未落,一个黑影直挺挺地戳在了坑边:“不用拽,我自己来。”
    听动静,是……秦老抠!
    就在手电筒照到黑影脸上的那刻,赵五四彻底领会到了什么叫毛骨悚然,魂飞魄散─秦老抠活了,正咧着嘴歪笑!         

今夜有大到暴雨

    (四)
    惊恐之中,天空电闪雷鸣,天气预报中的大雨也倾盆而下。酒糟鼻冷不丁出手,将赵五四砸翻在深坑内。
    “哥们儿,对不住了。你不是说为了钱,心要狠吗?”酒糟鼻得意哼道,“我这人脑瓜转的慢,但不傻。吴丽那骚货给50万,咱俩均分,一人才25万。秦先生肯出40万,如果全归我,哪个多哪个少我还拎得清。”
    赵五四听明白了,酒糟鼻是故意没勒死秦老抠,故意埋得浅。埋完以后,酒糟鼻借口去澡堂子洗晦气,其实又返回埋尸地挖出秦老抠,并谈妥了赎金。得知原委,秦老抠老羞成怒,发誓要以牙还牙。而更让赵五四没想到的是,在给酒糟鼻打去电话时,酒糟鼻正和秦老抠谋划新方案。他听到的乱七八糟的声音,不过是安装在手机里的撒谎软件使的诈。这一带,山体疏松,下缓上陡,易发生泥石流。今夜不是有大到暴雨吗?只需在坑上的岩缝里打几个洞,塞几个防水雷管,必会让自掘坟墓的赵五四从此“深藏不露”,永远消失。
    “酒糟鼻,算你狠!”赵五四咬牙切齿地回道,“我就是做鬼,也会记住你俩的!”


    “谢谢了。别光记着,到那面还要帮我占个地儿。”酒糟鼻铲起满满一铁锹土石,兜头撒向赵五四,“秦经理,还愣着干吗?动手啊。”
    秦老抠动手了。不是铲土,而是狠狠砸向了酒糟鼻的后脖颈。重击之下,酒糟鼻眼前一黑,“咕咚”摔进了深坑。
    雨,越下越大,短短片刻便汇集成河,夹杂着乱石泥浆灌进了坑穴。酒糟鼻摇摇晃晃想爬起,赵五四却死死抱住了他的双腿。黄泉路上,哪能少了哥们儿相伴?秦老抠哈哈狂笑:“想勒索、讹诈我的钱,你们还嫩了点儿。哈哈,我这就送你们上路─”
    “宝贝,你也跟他们去吧,省得斗地主缺人手。”随着令人肝颤的笑声响起,斜坡上又多出一个人。
    是吴丽!
    (五)


    50万并非小数目,吴丽自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从赵五四和酒糟鼻动手时起,她就悄悄跟着,也洞窥了酒糟鼻和秦老抠的阴谋。一石三鸟的机会来了,万不可错过。事实也是,不待秦老抠爬上陡坡,吴丽已引爆了酒糟鼻安装妥当的雷管。老天也真成人之美,“轰隆隆”滚过几声炸雷,完全掩盖了爆炸声。陡坡瞬间塌陷,大大小小的巨石汹涌而下。
    吴丽转身就往山顶跑。这是遭遇山体滑坡时的常识,顺坡往下跑,极易被吞噬。吴丽边跑边快意大叫:“秦老抠,你说要和老婆离婚,和我结婚,可又怕老婆分走家产,拖起来没完;你让我进入公司,却一分钱都不让我碰。我算看透你了,你是在骗我!哈哈,咱们是合伙人,你死了,你的公司和所有的钱就都是我的了─”
    跑着跑着,一道炫目的闪电如蛇般从天而降,无情地击中了吴丽。
    在亮如白昼的强光映照下,吴丽恍惚看到山顶上插着一根手指粗、高达十余米的铝管。
    怎么会有铝管?也许在香消玉殒前,吴丽想到了脚穿绝缘雨靴、身穿绝缘雨衣的赵五四。但她不会想到,今夜有大到暴雨,必定雷电交加。赵五四和酒糟鼻约定晚8点见面后,径直去了电气商店。他的计划同样无比完美,合力重埋秦老抠后,再让没脑子的蠢货酒糟鼻死于天灾。随后,50万巨款就将全部落入自己的腰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