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黄条纹的小天使

短篇鬼故事 2022-09-18

穿黄条纹的小天使

    一、地铁上的孩子
    故事的开端很。
    那天苗美和秦晓澜一同坐在地铁里,人并不多,车厢似乎比平时冷一些。诡异的事情就在此时发生了:一个小孩子,穿着黄色条纹的童装,他在第一站下了地铁,过了一会儿,在第二站上车,之后他在第三站下了地铁,然后第四站上车。
    秦晓澜拉着苗美的手,颤抖着问:“你看到了吗?那个小孩是怎么回事?正常人怎么可能跑得比地铁快?”
    苗美其实早就看到了,她心里比秦晓澜更害怕,甚至不敢去看那个脸色苍白,重复上下地铁的孩子。秦晓澜还不合时宜地说:“你记得《咒怨》吗?好像死去的冤鬼会在他死的地方,重复死前的同一个动作,你说会不会是……”
    秦晓澜话还没有说完,地铁到站了。那个黄衣小孩咧嘴一笑,朝着苗美和秦晓澜走过来了。一步,一步,又一步,他越来越近。


    苗美猛地跳了起来,尖叫着从刚刚开启的地铁车门冲了出去,把身后的朋友置之不顾。
    苗美一口气跑回了出租屋,对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气,这才渐渐从恐惧中平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秦晓澜也回来了,她拍着苗美的肩膀安慰道:“别怕,其实在地铁上我也就是那么一说,很有可能不是咱们想得那么玄乎。比如,可能恰好有很多个小孩穿着同样的黄色衣服,分别在每个站上车。再比如……”
    “别说了!我肯定是遇到鬼了!”苗美尖叫起来。
    “你怎么那么确定是遇到鬼?”秦晓澜问。


    “我就是知道,因为……”
    话还没说完,就在这个时候,苗美面前的电脑突然自动打开了,屏幕缓缓发出了光亮,登录之后进入到了QQ聊天模式。秦晓澜伸手好奇地摆弄了一下,便有一个QQ视频邀请弹了出来。
    没等苗美拒绝,秦晓澜就已经接受了邀请。
    屏幕黑了一下,突然弹出了一个小孩子的脸。他穿着黄色条纹的衣服,正对着屏幕笑呢。他说:“阿姨,我想跟你视频。”
    “他来了——”苗美的喉咙里爆发出凄厉的惨叫,转身就要跑,却被秦晓澜死死地拉住。
    秦晓澜不解地问:“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不过是个小孩子,你怕什么啊?”
    “让我走!他是来索命的!”苗美拼命挣扎,但却比不上秦晓澜的力气大。
    秦晓澜不依不饶地说:“不行,咱俩合租一屋,你有话必须说清楚。”
    苗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别逼我啊!这件事……我真的不想说啊!”          

穿黄条纹的小天使

    二、交代
    在秦晓澜的逼迫和恐惧的诱使之下,苗美讲出了这么一件事。
    大四毕业那年,苗美找工作不顺,而且还失恋了,生活很苦。与她形成对照的是舍友林雪居然一帆风顺,她找到了一个高级幼儿园老师的工作,待遇好,工作内容也是她喜欢的。更重要的是,由于林雪做了一个这么有爱的职业,她受到了富二代韩康的青睐,有机会嫁入豪门。
    妒忌是非常可怕的,苗美看到舍友过得这么好,心里恨极了,她想:凭什么呢?全世界的好事都是你的?
    于是苗美想到了一个阴险的方法:她知道林雪正处在实习期,过几天要带几个幼儿园的孩子坐地铁去公园玩,如果孩子们在这路上出了事,那么林雪的工作肯定就泡汤了,那么豪门帅哥也就不会要她了。


    苗美偷偷地跟在了林雪以及小朋友的身后,到了地铁站,她伸出手来冷不防地推了一把,她本来只想让小孩摔倒磕破点皮之类的,但没料到小孩子站不稳,被推倒的那个又去推了别人,一个连一个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摔倒,最前面的那个跌下了站台。
    这时,车进站了。
    当时苗美吓坏了,她来不及看结果就急匆匆地逃离了现场。事后,苗美听说那个跌下站台的孩子死了,到底是摔死的、碾死的,还是地铁铁轨电死的,这些苗美都不知道,她只记得那个可怜的孩子穿了一身黄色的条纹衣服。就像今天在地铁站看到的小孩子一模一样。
    后来林雪失去了工作,再也没有了音信。但这件事情始终印在苗美心里,她好悔恨,也好害怕。
    回忆完毕,苗美蹲在地上呜呜地哭,她说:“现在你知道了吧,为什么我如此害怕?我怀疑地铁里那个小孩子来找我报仇了!刚刚跟我聊天的,说不定就是他!秦晓澜,你救救我吧……”
    没想到,听完了苗美的话,秦晓澜一点惊异和同情的表示都没有。她伸手关掉了电脑,然后拍了拍口袋:“苗美,如果不吓吓你,你怎么肯说出当年的真相呢?谢谢你,你的话我已经录音了,我跟你合租的目的也达到了。谢谢配合。”
    苗美看着秦晓澜得意的笑脸,目瞪口呆。
    临走之前,秦晓澜还补充了一句:“哦,对了,地铁里那个小孩子和视频里的小孩子都是我安排的,你不用怕。”
    秦晓澜“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穿黄条纹的小天使

    三、小孩再现
    出门之后,秦晓澜打了一个电话:“韩康少爷,你要的录音我拿来了,当年确实是有人害林雪,才会导致那次幼儿园发生事故。”
    韩康就是当年林雪找到的富二代男友。
    听说录音到手,韩康激动极了:“我就知道小孩子出事不会是林雪的错!她是个细心善良的女孩,她是无辜的!谢谢你的工作,我雇用你,也是为了还给林雪一个清白,她后来自责而死,我也始终不能释怀。现在请你把录音给我吧,我把尾款打给你。”
    然而秦晓澜却要求见面付款,她说:“我还有其他情况向你反映。”
    韩康虽然不太情愿,但几个小时之后还是在自己豪华的办公室里接待了秦晓澜。韩康先试听了录音,他非常满意。秦晓澜却说:“有件事,我不知道应不应当说。”
    “要说就快说吧。”韩康把录音锁进了抽屉里。
    “是这样的。实际上,我只是安排了一个小孩子穿着黄色条纹的衣服在地铁里出现,为的是给苗美一个强烈的感官刺激。但没想到的是……今天在地铁里,居然有很多个穿着黄色衣服的小孩上上下下,那不是我安排的啊。”


    “你说什么?”韩康的脸色变了。
    秦晓澜说:“你知道《咒怨》吗?据说,人若是冤死的,那么死后他的灵魂不会消失,会在同一个地方重复他死前的动作,一遍又一遍。我怀疑我们今天是看到……看到鬼了。”
    韩康“霍”地站了起来,他的双手不断地颤抖,却还在强装笑脸。
    当天晚上住在家中,富少韩康总觉得有点不对,白天秦晓澜的话也一遍一遍地在他的头脑里闪现:出现了多个黄色衣服的小孩子,如果是冤死的,小孩子可能会重复死前的动作……
    韩康越想越觉得冷,他好不容易强迫自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了“砰砰”的声音,有什么在敲打他的玻璃。


    他估计是花园的园丁,因为窗外就是花园,于是他拉开了窗帘。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立在窗外,双手紧紧地扒着窗框子。
    韩康吓坏了,他转身就朝屋外跑,然而刚刚推开门,就看到走廊尽头滚过来一只皮球,顺着皮球的轨迹朝前看,那里立着一个小男孩,穿着黄色条纹的衣服,睁着一双又黑又大的眼睛。
    韩康急忙返身回屋,把门紧紧地锁上。然而刚刚躺下,他发现门就开了,那个穿黄衣服的小孩走了进来,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但他似乎朝着韩康笑了一下,离开了。
    然后小孩子再推门进来,又离开,再推门,又离开……
    韩康受不了了,他抓起床头的台灯狠狠朝大门砸去,伴随着“砰”的一声,一切恢复了平静,再也没有小孩子走进来。
    但是住在楼上的韩康父亲却不满意地打了内线电话:“儿子,你半夜不睡做什么?我们家的家教就是这样的吗?”
    韩康最怕的就是父亲,他在半疯癫中恢复了理智,急忙向父亲道歉。
    挂断电话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床都被汗水浸湿了。           

穿黄条纹的小天使

    四、心机
    第二天,韩康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父亲的房间,把秦晓澜取来的录音交给父亲。
    韩康沉痛地说:“父亲大人,弟弟的死因查明了,是一个妒忌林雪的女孩下了黑手,唉,弟弟好可怜。”
    原来,韩康之所以雇用秦晓澜查明小孩子的死因,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女友林雪——林雪只是他众多女人当中的一个,对韩康来说没有那么重要。这件事的重点在于:当年跌死在地铁里的孩子,其实是韩康的弟弟,家庭的第二号继承人小鹏!
    韩父听了录音之后老泪纵横,小鹏是他的小儿子,聪明伶俐心地善良,韩父非常钟爱,没想到在一次出游当中出现了事故。韩父现在老了,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想要弄清小儿子的死因:怎么会那么巧?跌下去的偏偏是他的小儿子呢?
    韩康抱住了父亲的肩膀,安慰道:“父亲大人,您不要伤心了,至少现在小鹏出事的真相已经大白了,小鹏地下有知也可以瞑目了。您要保重身体,虽然没有了小鹏,但您至少还有我呢,我还可以帮您振兴家族,我还可以帮您完成事业。”
    韩康父亲抬起头,目光凛冽地扫在韩康的脸上。他一字一句地说:“韩康,其实我并不是哭小鹏,他已经死了一年了,我都想开了。我其实,是为你而哭。”
    “为我?”韩康大吃一惊。
    “对!为你做下如此恶事!”


    韩康父亲打开电脑,播放了一段视频,韩康看到之后直冒虚汗,甚至站都站不稳了。
    这是昨晚他在卧室里的录像,窗外的身影和进进出出的黄衣小孩子都依稀可见,更清楚的是,当小孩子靠近韩康的瞬间,韩康居然大吼了一句:“小鹏!你给我滚!我有本事杀你,就不怕你索命!”然后韩康操起台灯砸了过去。
    韩康完全不记得昨晚居然说了这么关键的话,可能人在恐惧之下会本能地说出内心的想法。
    韩康父亲说:“好了,解释一下吧。”
    韩康颓然坐倒在沙发上,他说:“父亲,您要保护我啊!我知道错了!”
    原来,韩康之所以与幼儿园老师林雪谈恋爱,并不是因为两情相悦,而是因为林雪恰好是弟弟的幼儿园老师。为了争夺家产,韩康早就想要除掉弟弟小鹏,他知道父亲更钟爱小鹏,这个劲敌越早除掉越好,便动用了攻势,让深陷情网、易被利用的林雪替自己成为杀手。出游那天,是林雪提出要带小朋友们坐地铁的,即使没有苗美意外出现推倒小孩子,林雪也准备对小鹏下手,苗美只是恰好起到了掩护作用而已。林雪趁乱把小鹏推下了地铁,而小鹏也不幸惨死了。


    事后,林雪要求韩康跟自己结婚,而韩康当然不会同意。他假意约林雪去外地,他说:“你刚刚犯了这么大的事儿,应当装出愧疚的样子,远离人群,这才不会被大家怀疑。”林雪听信了,被韩康骗至外地,残忍地杀害了。所有认识林雪的人,都以为她是自责而死。
    本来此事已经天衣无缝了,没想到韩父对小儿子的死产生了疑心,认为另有真凶,非要让韩康查明。韩康无奈之下只好雇用了业余秦晓澜,让她骗取了苗美的一段录音,企图嫁祸到苗美的身上。
    韩康父亲听完了真相气急败坏,他说:“你以为你骗得了我吗?我告诉你吧!其实昨晚那些恐怖的镜头也都是秦晓澜安排的,她早就听命于我了!她制造了女鬼和‘小鹏还魂’的假象,为的就是诱使你招供。”
    事到如今,韩康只能跪倒在父亲面前,请求父亲的原谅。
    韩父声声长叹,痛苦不已。
    韩父说:“其实你确实是成不了大器的人,比如说刚才那段视频吧,那里的声音是后配的,你昨晚根本什么都没有招。可是你呢?略一使诈就全都招供出来了,唉,我怎么放心把家业交给你。”
    原来是这样!韩康这才感觉到,在心机深沉的父亲面前,他实在太天真了。
    “可是父亲,你救救我啊!”韩康无助地哀号。          

穿黄条纹的小天使

    五、小天使
    早晨,明媚的天气,秦晓澜收拾东西走进了幼儿园。虽然她是名业余的侦探,但实际上她的身份是幼儿园老师,而且是非常优秀的老师。
    她之所以接下“地铁儿童死亡”事件的案子,就是因为她对孩子们有真切的爱,对于当年的案子她实际上也有许多疑问要查明,正好借此机会得知真相。如今,查明了真相的秦晓澜却并不开心,她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黑暗无比,大人们的心机令她作呕。她要让自己投入到照顾孩子的生活当中去,这样才能洗涤心中的灰尘。早晨的工作很多,一对双胞胎跑过来抱住她,他们都喜欢跟她玩。她喂孩子们吃了东西,自己也喝了一杯果汁,才觉得心情好起来了。
    这时候,秦晓澜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接听之后传出了韩父的声音。
    秦晓澜笑道:“您有什么需要吗?居然换号了。”
    韩父说:“谢谢你帮我查明真相,这个真相令我非常震惊。”


    “那您应当考虑报警了吧?”
    “不是这样,虽然我的儿子做了错事,但现在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我不能让他再受到任何伤害,否则我的家业要怎么办呢?所以我觉得,我最需要做的是除掉任何一个知道这事真相的人。”
    秦晓澜心里一凛。
    话筒里传来韩父嘿嘿的笑声:“你太聪明了,我不能放过你。很抱歉,我已经派人在你的果汁里下了毒,你喝下的那杯就是。也许你想报警,但是据我所知毒药发作得很快,你来不及了。”
    秦晓澜双膝一软,坐倒在地上,电话不知何时已经挂断了。双胞胎跑过来围住了秦晓澜:“老师老师,您怎么了?”


    “老师没事儿,你们到一边儿玩吧。”秦晓澜现在想到的并不是自救或者报警,而是怕自己一会儿的死状会吓到孩子们,她不希望孩子们受到伤害。
    然而双胞胎却呜咽起来:“老师,你是不是生我们的气了?我们把你的果汁倒掉了,换上了我们平时喝的那种。对不起啊老师!”
    什么?孩子们偷偷把她喝的果汁倒掉了?怪不得自己到现在都没有毒药发作的感觉。秦晓澜一个激灵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搂住孩子问:“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双胞胎同声说:“一个穿黄衣服的小哥哥刚才让我们那么做的,他说那么做老师您会开心的。”
    穿黄衣服的小哥哥?秦晓澜朝着双胞胎所指的地方看去。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树的迎春花在风中绽放。
    双胞胎真诚地说:“黄衣服小哥哥,他刚才明明在那里的。”
    秦晓澜突然间明白了,她的眼眶湿润起来,她说:“对,黄衣服的小哥哥确实在那里,他是天使。他说得很对,老师现在很开心,因为老师有你们。”
    秦晓澜把孩子们紧紧地搂在怀中,紧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