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人

短篇鬼故事 2022-09-23

说书人

    我是个说书人。
    这个年代,说书人已经不大常见了,从前的说书人有的抛弃了老本行,有的走进了广播大厦,用电波娱乐人的耳朵。像我这样站在一方小桌前,手拿折扇,间或拍一把堂木,或是抿一口茶水润润嗓子,花一个小时说上一整段传奇的人也算稀少,但我还是乐此不疲。我在古镇开一家小店,是书社,到了晚上,我会在桌子上摆满点心和酒水,等待那些感兴趣的人光临,然后我来说上一小段书,无他,只是因为有人喜欢。我想,说书这件事情,哪怕只有一个人喜欢,我也会继续做下去。
    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各种各样的人,我常和老人们聊天,所以听说过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我把这些事情编成传奇,拿出来和人们分享,信不信由你,我从不强求。但你们知不知道,语言和文字一样,是有魔力的?
    常来听我说书的人里,有个年轻的男孩子,总爱坐在角落,但却很容易注意到他。他有一双异常清澈的眸子,比天上的星辰耀眼。他爱喝我酿的梅子酒,听故事的时候时常爱沉思,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也从来不说。我想,他有些沉默寡言。
    可是有一天,在故事散场后,他突然走到了我的面前,怯生生的,目光闪烁,问我:“小江,你相信言灵吗?”
    言灵,我常提到这东西,我无比相信语言的力量,语言能让人置之死地而后生,亦能让人万劫不复,全看你的心肠。于是我点头:“我信。”
    “那你相信你的故事能成真吗?”他又问。
    这次我没有急着回答他,我想了想,我讲了那么多故事,有善恶,有鬼话,有人心,总有结局好的,也有坏的,倘若都成了真,或许也未必是件好事。于是我说:“我相信故事里那些好的东西最终都能成真,而邪恶的,就烟消云散吧!”


    他忽然间笑了起来,笑容那样明亮:“再给我倒一杯梅子酒吧,这次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我说:“好。”
    他讲的故事从一个老说书人开始。
    很久之前,那时社会还未有这般物欲浮华,人们走路很慢,说话很慢,见面时微笑点头,鞠躬作揖,他们有很好的乐子,便是去附近的戏楼,听上一场戏,抑或是来到茶馆里要上一壶好茶,听一段评书。
    在当地最有名的茶馆里,有个最有名的说书人,八十岁高龄,不评古,不论今,只说他所见过的稀罕事情,说那些我们肉眼所看不见的叫做魂灵的东西。但凡他来说书,茶馆里总是座无虚席的。听他说书,要有一副壮胆,因他说到激动之处,“啪”地一声,堂木一拍,简直能将人的三魂七魄都拍出身体来,末了,散场时大家都摸着胸口惊魂不定,好似那故事里的魂灵就跟在自己身后,简直传神极了。
    但后来,发生了些怪事,那一日下了倾盆大雨,老说书人一段书刚讲完,人们还在回味,突然茶馆的大门被推开了,斜风冷雨呼呼直往门里灌,一瘦弱书生靠在门口,一手提着一盏灯笼,另一手指着老说书人,疯癫叫嚷着:“琉璃娘子!我见到琉璃娘子了!美!真美!”


    他说的琉璃娘子,大家是知道的,那源自于老说书人的一段故事,说是在深沉而不见星月的夜里,大街小巷会飘来星星点点的光,那是一个个红衣女子执灯而行,薄纱曳地,发出诱人的声响。她们个个有着勾魂摄魄的容颜,所以能引得身后的男子痴傻相随。他们要去往的地方叫做云雨楼,只在夜间出现,是消遣的好去处。那时的他们眼中被欲望燃烧,自然不知道引他们的女子实为手中灯笼所化,而糊着灯笼的那层纸,便是她们艳丽的好皮囊。他们夜夜春宵,终有一日欲望盈满整颗心脏,便是成熟之际,他们的魂魄化为灯芯,会有人来吸食。而琉璃娘子,便是以女子皮囊制灯笼,诱男子上钩,吸食他们的魂魄,换自己永生。
    听客们都稀罕,不过一段故事,这书生是读书痴傻了吧,竟然还会信以为真?正想着,就见那书生忽然盯着外面大街,眼神里透出迷醉来,好似看见了什么。他狂奔过去,大雨浇在身上,手中的灯笼竟然没有熄灭,摇摇曳曳的,好似人的眼睛。众人正待要唤他回来,他却忽地一阵抽搐,倒地不起,一团青烟自他头顶冒出,整个人瘪了下来,像被吸干了血。围过去看,那盏灯笼的火光照在他的上,太过妖冶,不知谁喊了句:“皮!那灯笼是用人皮做的!”人们这才看清楚,这灯笼柔软似人皮,纹络清晰,甚至,还能呼吸。
    “琉璃娘子的灯笼!这真是琉璃娘子的灯笼!”恐惧自围观人群的心底油然而生,他们吓得狂奔回家,再不敢回头。而老说书人则颤巍巍走出来,想要拾起地上那盏灯笼,却忽地,灯笼自他手中消失不见,只剩书生一具干枯尸体,再没有其他。       

说书人

    而后,怪事一桩接一桩发生,都是老说书人曾经讲过的故事,如今倒都成了真,这城里人心惶惶,也再无人来茶馆听书,老说书人一个人站在他的小案后面,抚摸着跟了他一辈子的堂木,有些落寞,有些悲凉。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说的故事都成了真,但他自己也曾不止一次在说书时提到过,万物皆有灵,人在做,天在看,言灵这样的东西是存在的,说得多了,便也成了真。他想,是他说得太多了,他说了一辈子书,如今是该停下了。
    他准备收拾东西回乡,夜里,想最后去那家说书的茶馆里看看。他一人缓缓踱步而来,却见本该早已打烊的茶馆却亮着灯火,靠近去看,竟听见抑扬顿挫的声音,在讲着他曾经讲过的故事,那般传神的描摹,让人听着仿佛也去了故事里,而那些魂灵,就在自己身边。
    老说书人凑近门缝向里看,看见一个少年,学着他的模样,手拿折扇,对着空荡无人的茶馆,陶醉地说着书。奇怪的是,看少年的眉眼,竟是让老说书人极熟悉的。
    老说书人并未急着推门闯入,而是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下,静静听完了一整段评书。末了,空荡荡的茶馆里竟然爆发出一阵掌声来。老说书人也不惊,镇定的咳嗽了两声,再推门而入,怪了,那说书的少年竟不见了,而小案上端端正正摆着一方堂木,正是老说书人用了一辈子的那一块。
    他拿起堂木,在手里摩挲着,道:“当日取你来做堂木,就是看你是块好木头,你听了这么多年故事,也养得有了灵性,能修成人形,也是你的造化,但我故事里的善恶你却并未学到半分,否则也不会召集这些魂灵来听,让它们把故事变成了真,无故祸害了许多人的性命。如今我也不说书了,留你也无益,我们就此缘尽吧!”


    老说书人口中的缘尽,是一把火烧了这块追随他多年的堂木,堂木投入火中的那一刻,他分明看到有几滴眼泪从那块木头身上滚落,而他转身离开,眼睛也是湿润的。
    男孩的故事讲到这里便结束了,他说自那之后,没人再见到过这位老说书人,而怪事也随着他的离开而终止了,所以人们传言,老说书人是个妖精,害完人便逃走了,幸而他离开,一切又都平安如初。
    “但那块惊堂木并没有被烧光,对么?”我将最后一杯梅子酒递给他:“他以故事为食,所以苦苦找寻说书人,那位老说书人年事已高,早已入土,而如今说书人已剩不了几个,偏巧我是其中之一,又偏巧我的故事合他的口味,所以他便来了,是么?”


    男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饿了很久……”
    “那你就不怕我再用一把火把你烧得干净?”
    男孩虽然身子颤了颤,但目光却是坚定的:“你?不会的。”
    “为什么?”
    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因为你让这里长出了一颗心。”
    我笑了,对他举杯:“欢迎。”
    我突然觉得,这一夏的梅子酒,是我酿的最好的酒。
    我是个说书人,我在古镇开一家小书社,到了晚上,我会在桌子上摆满点心和酒水,等待那些感兴趣的人光临,然后我来说上一小段书。我说鬼话,我言人心,我告诉人们世间万物有灵且美,你看不见的,不一定不存在。我想让他们睁开心上的眼睛去看一看周围的世界,感受那些灵魂的呼吸,每一个存在都值得被尊重,人无贵贱,灵魂亦是。我想让你们看见那些美,它们多过于世间的邪恶,像我酿的梅子酒一样,能醉人的心窝。
    哦,对了,我有一块陪伴了多年的堂木,声音清脆,拿起来一拍,似是能涤荡人的三魂七魄。有时夜深,他会出来舒活舒活筋骨,喝杯我酿的梅子酒,会很心满意足。他是我养的魂灵,只吃我讲的故事,我们相依为命,这样的日子,该是很好。
    有一天,倘若你路过古镇的一家小书社,闻到梅子酒的味道,请进去坐坐,我会为你说上一段故事,让你看一看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灵魂和最至善的心肠,你会看清这个世界,然后去爱它。
    你问我是谁?我是江姑娘,黑夜到来,我为你秉烛夜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