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头陀

短篇鬼故事 2022-09-24

菜头陀

    我是一个农民,我每天带着锄头下地。给我种植的大白菜施肥除草,但是今天却出现了一个让我十分奇怪的事。
    我的菜竟然全够枯死了,唯独只剩下中间的那颗大白菜。我看到这场景却让我心痛不已,我放下锄头,一步步小心翼翼的走在菜地里;看着这满目狼藉的菜地。我心想道:这两个月的心思都白费了。
    我走到中间的那颗大白菜前,从白菜叶的缝隙中;隐隐约约的看到一双正在打坐的脚。我惊了一下;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也不敢将外面包裹的菜叶剥开。我连忙去找了村子里的刘先生。
    刘先生他家是扎香蜡竹火店的,也经常的帮别人跳神打鬼。
    我一路走去,发现村子里所有的土地里面的作物全都枯萎了;大部分的村民脸上有泛出兴许的苦涩。可不是嘛,就等着这些庄稼来过年呢;我低声叹了一口气,加快步伐往刘先生家走去。
    好不容易敲开刘先生家的门,刘先生却埋怨的说:“敲什么敲啊?”我气喘吁吁的摆了摆手说:“刘先生,呼呼,不好了,呼呼。我家地里种出不不知道什么东西,所有村民家的庄稼都枯萎了。”刘先生眉头一皱,眼珠子一鼓,怒道:“什么?!带我去看。”我摆了摆手急促的说:“哎呀,刘先生;听我说完。我家地里还有一颗白菜;菜叶里面似乎包着一个像人的东西!盘着腿在哪儿坐着!”
    刘先生这次却没有说话,反倒是到了自己的卧室里。我连忙跟了进去,只看见刘先生在哪儿忙前忙后的翻着什么。半响刘先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本书,书上写的字我完全不认识。
    刘先生拿出了那本书走出了房间,在他家的大堂随意找了张板凳坐了下来。开始翻阅他手中的那本书。我站在刘先生的房门前,十分焦急;但是却又不敢打扰刘先生。翻了好一会书的刘先生,慢慢的站起身对我说:“走,带我去看看你说的那包白菜。”


    我点了点头,带着刘先生便往我家的菜地里赶去。一路上刘先生也没有说话,只是看到他脸上十分焦急的神情。越走刘先生的脸色便越不好看,我心里便有了准备。
    到了我家菜地的地埂边,看到好多村民都已经围在哪儿;我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我很快的走进人群中,扒开人群。我看到我家菜地里长出的那唯一一颗白菜外面的叶子已经被村民们剥开了。里面是一个绿色的小孩在哪儿打坐,但是小孩的面目却十分的狰狞;看起来如同邪祟一般。
    这时候好不容易刘先生才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刘先生看到这绿色的小孩脸色上的表情却一会阴一会阳。这时候边上的村民都不敢出气,我也束手无策的站在了一旁。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刘先生突然翻到在地上,开始不停的抽搐,口吐白沫。众人看到这情况也懵了,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不能让刘先生一直在这儿发羊癫疯啊,先送村卫生所啊。”这时候众人才反映过来,合力将刘先生抬上了拖拉机,往卫生所开去。
    而很快大家伙将刘先生送上拖拉机后,便又返回来。这时候大家开始流言蜚语的说了起来:“你看看啊,他家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啊。现在好了刘先生都对付不了。”“谁说不是呢,他家不仅害了刘先生,还让我们的庄稼都毁了。”“是啊,不知道他家造了什么孽啊。”……


    各种流言蜚语充斥到我的耳中,让我十分烦躁。但是转念一想是同村的村民也就忍了。我拿起地上放着的一把锄头,将这个绿色的小孩从地里轻轻的刨了出来。
    这个菜头中央盘坐着一个小孩,看着确实有些许渗人。但是我盘算着不能把这东西放在这儿,不然指不定会在闹出什么乱子。我把我外面的上衣脱了下来,将小孩用衣服包裹住;头也不回的走回了家中。
    回到家,我把这菜的根切平了;放在了的桌子上,根部也和普通白菜一样。
    这时候儿子也放学回来了,“爸!”儿子还没进家门就喊道:“爸,你看我考了一百分。”我看着孩子跑进来,手里拿着一张试卷。儿子跑到我的面前直接将试卷扔在了我的手中,高傲的说道:“爸,你看我;今天又考了一百分。”我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笑道:“嗯,我儿子真聪明。”顿了顿,我站起身说:“儿子,你在家里看看电视;爸爸给你做好吃的。”儿子高兴的点了点头。
    我走进厨房,开始洗菜。虽然脸上的十分的喜悦,但是心里却是对那绿色的东西有一丝的畏惧。刚在切菜,就听到儿子在外面说道:“我们一起玩好不好?我今天考了一百分哦……”我心想:会不会是儿子的同学来了呀?但是没过一会就又听到儿子的声音:“哦……我们一起飞……”我暗道:不好。
    立马走出厨房,看到孩子双手拿着那绿色的小孩在哪儿跑着一圈一圈的转。我看到这情形便对儿子吼道:“儿子!把那个玩意给我放下!”但是儿子并没有停下,却越跑越快。我放下手中的菜刀,大跨步的走到儿子的面前将儿子抱了起来。但是儿子的脚还在扑腾个不停,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那绿色的小孩。       

菜头陀

    儿子这时候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啊?”这时候儿子似乎已经被这个绿色的东西迷到了。我一怒,夺过儿子手上的绿色小孩,“啪”的就往地上摔去!那绿色的小孩如同山药一样被摔得四分五裂!在摔断的地方却流出了鲜红的血液!儿子这时候也哭了起来:“呜呜……头陀……”这时候我看到儿子的额头上突然滴下一滴滴的鲜血!
    我轻轻的扒开儿子的头发,却没有发现任何伤口;血就是从毛发中滴出来。我轻轻碰到儿子的头,儿子却哭得大喊大闹,直喊疼。我看到这情况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抱起儿子就往村卫生所跑去。
    好不容易跑到村卫生所,卫生所的张医生正在吃饭;看到我抱着儿子,满手鲜血。立马放下饭碗,就接过我的儿子,往卫生所内的就诊室跑去。闪瞬之间,张医生便已经把我儿子放在了治疗台上。
    这时候边上的小护士递来一个装满了酒精和剪刀等工具的方盘,张医生用剪刀把儿子的头发一点点的剪开,我看到儿子的头顶上泛出一个大大的口子!看起来十分的骇人。张医生问我道:“你儿子?”“我儿子。”“怎么伤的?”“我……我……我不知道。”
    这时候正在处理伤口的张医生突然抬起头来看到我说:“不知道?孩子的头骨都开裂了你不知道?”说完又继续帮儿子处理伤口,这时候儿子迷迷糊糊的说道:“头陀,你是我的好朋友你为什么要打我啊?呜呜呜……”我听到这话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眼腺开始湿润。很快张医生给儿子把针缝了,整整缝了十七针。


    很快张医生手下的那个小护士过来说道:“张医生说了,要输破伤风和青霉素。要先做皮试。”我抱起儿子,走上卫生所二楼的病床。小护士很快给儿子做了皮试,给儿子输液。
    我找了张板凳坐在了儿子病床旁边,心里那叫一个懊悔。我泣不成声对昏迷的儿子说道:“儿子,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为什么要带这么一个邪祟的东西回家。爸爸对不起你啊,呜呜呜。”
    这时候有人轻轻的摸了一下我的脊背,我一个激灵;转头看去,是刘先生。刘先生正在病床上睡着看着我,淡淡的说道:“原来是你啊,我说谁把我吵醒了?”我看到刘先生就如同抓到一颗救命稻草一样的扑过去就跪下,边磕头边嚎道:“刘先生,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刘先生缓缓的说道:“你别这样,先扶我起来。”我听到这话如获大赦,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将刘先生慢慢的扶起靠在床头。刘先生缓缓抬起手,又慢慢的放下;来回了好几次,这却让我心里更加没有了底气。
    刘先生长叹一口气,用嘶哑的声音对我说:“哎,算了我还是告诉你吧,你家里种出来的那个东西,我知道是什么。那叫菜头陀,那是农民怨声载道的怨气形成的。它属于一种怨气化成的精灵,每当你们农民种地的时候,唉声叹气就会形成怨。就会慢慢的把怨种在了地下,慢慢的就形成了菜头陀,菜头陀属于修炼的精灵;弄不好就会变成煞。你把他挖出来没?”我焦急的说:“我挖出来,但是被我儿子拿去玩然后就被那东西迷惑了;我把那个东西摔碎了。我儿子也就变成这样了。刘大师,快救救的我儿子吧。”


    刘先生长叹一口气,缓缓的说道:“你摔碎后,菜头陀怎么样了?”我焦急的说:“不知道,但是摔碎后就流血了。”刘先生出了一口大气说:“呼,还好,那好。”刘先生缓缓的说道:“放心吧,没事了,你家里的那个菜头陀还没有成气候;所以那菜做成的身体如同肉身一样。会流血,就证明它还没有成气候;就被你破了法。它懊恼才打你儿子,但是现在应该已经灰飞魄散了。”
    我听到这话我又哭了,这一切的事情似乎都怪我。而且也确实是因为我才让儿子变成这样。我的眼泪又从眼睛里流了出来。这时候儿子突然醒了“爸爸…”儿子虚弱的说道:“爸爸,我饿了。”我看到儿子慢慢睁开的眼睛,我兴奋得抱住了儿子“啪”的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说道:“好,儿子你等会。爸爸这给你去买好吃的。”
    这时候护士打开了门,带来了两碗病号饭;递给了我和刘先生。
    后来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儿子头上的伤也好了;学习虽然说落下了一些,但是也没有多大的影响,但是儿子的头上却留下了那永远抹不去的伤疤。至于我,种地的时候都会和庄稼悄悄的说:“庄稼,你好好长大;长得好好的哦,哈哈哈。”
    在后来我才明白了,做什么事情都要开开心心的去做才能做好;如果每天做什么事的时候怨声载道自己的心情也会变得很差,事也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