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岁的报复

短篇鬼故事 2022-09-24

太岁的报复

    一辆农用四轮车,带着一个平板拖斗,蹦蹦哒哒的行驶在田间小路上,开车的是本村的村民何老二。
    四轮车的平板拖斗上坐着他的两个儿子。大儿子何勇今年十七岁,小儿子何健今年十五岁。
    此时正值春耕季节,一家人刚刚忙完给自家的田里施完肥,开着四轮车往回家走。
    两个儿子正在兴高采烈的摆弄着一盘软乎乎,乱糟糟的不成形状的,像一团腐肉一样的东西,这个东西是刚刚在田里施肥的时候,从地里挖出来的。
    父子三人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是一件什么东西。用手触碰触碰感觉软软的,似乎还会动,看样子应该是个活物。
    最后父子三人想起来人们常说起来的太岁,看看这个东西和平常大家所说的差不多。没有固定形状,像一坨烂肉,听说是很稀罕的东西,拿回去也许会卖个好价钱。
    就这样父子三人把太岁一起带上,开着四轮车就往赶去。
    这何老二在车头上开车,两个儿子坐在平板拖斗上闲着没事,就把那堆怀疑是太岁的东西,拿在手上把玩。
    这何勇和何健哥两个像闹着玩一样,你争我夺的抢着要自己拿着那堆烂肉。没想到在争夺过程中,老二何健一把没拿住,那堆烂肉就从何健的手中掉落在了地上,被开动的四轮车后拖斗轮子压了个正着。
    听着儿子的叫喊,何老二停下四轮车,父子三人下车查找那堆掉下去的烂肉,却发现怎么样的也找不到了!那堆疑是太岁的烂肉,竟然凭空的没了踪影。
    既然找不到,想想算了,父子三人也没在意这件事情,就开着四轮车回家了。
    第二天中午,当父子三人像昨晚一样忙完田间的活计,还是开着那辆四路车带着平板拖斗向家里走去。
    当四轮车行驶到掉落那堆烂肉的路段的时候,何老二的二儿子何健,无缘无故的“啊!”的一声,从平板拖斗上大头朝下就掉了下去。


    当何老二在大儿子何勇的呼喊声中停下四轮车的时候,那何健已经被平板拖斗的轮子从身上重重的压了过去。何健接连吐出几口鲜血,话都没说出来就咽了气。
    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孩子,转眼就没了,这事摊在谁的身上,谁也受不了。于是何老二夫妻两个,不顾家族中人以及村民的劝阻,一意孤行的非要把何健好好的入土安葬。
    在有个不成文的说法,那就是未成年非正常死亡的人,是不能入土安葬的。只能弄来好多的秸秆把放在上面,浇上油料,一把火烧没为止。这种情况下如果实施了土葬,是会发生尸变祸害四邻的。
    无奈何家夫妻两个爱子心切,执意的买了一口厚料棺材,把何健就埋葬到了村子后头的一片小树林里。
    大概也就在何健下葬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本村的刘家小媳妇海燕在娘家吃完晚饭往回走。当路过那个小树林何健坟头的时候,竟然被吓得半死,跌跌撞撞的跑到家门口,人就失去了意识。
    家里人七手八脚的把海燕弄醒了以后,海燕惊惧的向家里人讲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
    原来,就在海燕将要路过何健坟头的时候,竟然影影绰绰的发现那里站立一个瘦小的身影。
    海燕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颤抖着声音问了一声“是谁在那里?”谁知道对方竟然回答道:“大嫂,是我何健。”


    何健不是死了吗?海燕的第一反应就是见到鬼了!腿肚子转筋,也不敢答话,拼了命的向家里跑了回来。
    一路上就听见身后一直有个声音再喊“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回村子里。”
    家里人一听,都觉得头皮发炸,感觉不可思议,难道真的是那冤死的何健起尸了?
    于是,海燕在家里人的陪伴下来到了何老二的家里。没想到刚把事情的经过和何老二夫妻两一说,这夫妻两不但不相信,而且还一脸的不高兴,高声叫骂着把海燕一家人给推了出来。
    真的出事了,当天晚上半夜的时候就出大事了!
    本村张木匠家里有个十四岁的女儿,名叫张芳。这好好的睡觉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的拉开灯绳,跪在地上对着父母“梆梆梆!”的磕了三个响头,嘴里说着:“我要去村后小树林陪伴何健哥哥去了,在这里向父母辞行,下辈子再见!”
    这张木匠夫妻两个,被女儿这阴测测的话吓了个半死,死命的上前拉住女儿,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奈张芳面色惨白,目光呆滞,嘴角挂着诡异的笑,死命的挣脱父母的拉扯,转身推门向村子后头跑去,眼看着消失在茫茫黑夜里。
    全村的人,都被张木匠夫妻两个的哭喊声给惊动了起来,当问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都纷纷的跑向村后何健的葬身之地。
    来到何健的坟头一看,哪里有张芳的影子?什么都没有,只有风吹树叶发出刷刷的声音。
    张芳就这样莫名的不见了!村民们找到了何老二的家里,把发生的事情跟何老二夫妻两一说,意思是想办法看看怎么办?也许真的是何健的坟头闹鬼了。
    可是这何老二夫妻两个就是不听那套邪,压根就对众人的说法不予理会。夫妻两就是认为村民对他们好好安葬何健的作法有偏见,想着法的找茬来给他们夫妻施加压力。
    很无奈的事情就这样的不了了之的过去了。可是就在第二天晚上,本村的村民于贵家的二丫头玉莲,也跟张芳失踪前一样一样的,半夜跪在地上磕头向父母辞行。
    于贵夫妻两加上玉莲的姐姐,三个人都没能拉住怪异辞行要去陪伴何健哥哥的玉莲。眼看着玉莲消失在茫茫黑夜里。       

太岁的报复

    这一次更让村民们惊惧的是,据于贵一家人讲,当时不是拉不住玉莲,而是似乎有一个影影绰绰的人在中间用一双冰凉的手,死命的阻挡一家人拉住玉莲。
    接连两个女孩神秘失踪,一样的过程,一样的半夜里说是去村后陪伴何健。
    村民们不干了,集体的聚集在何老二家的院子里。要求何老二立即挖坟开棺,看看里面的何健是不是起尸了,祸害村子里的年少女孩子。
    这何老二夫妻两不管你怎么样的说,就是死活不同意。一门心思的说,是村民故意找茬,没有一点情意,竟然还在丧子之痛的时候上门来欺负他们家。
    愤怒的村民顾不了那么多了,于是决定不管何老二一家同不同意,大家一起去把何健的坟头挖开,看看里面究竟是怎么了?
    这何老二媳妇一听,跑到厨房拿来一把菜刀,就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扬言谁要是敢去挖何健的坟墓,她就当场死给谁看。
    老实本分的村民哪里见过这个架势,眼看着那何老二的媳妇眼珠子都红了,到按在脖子上后刀都见了红了,都无奈的慢慢的散去了。
    就在有女儿的家庭,战战兢兢的守候着自己的女儿,不敢睡觉的第三个晚上的时候,厄运降临到了村民肖家的女儿小敏的头上。
    只感觉到一阵阵阴风从屋子里刮过,小敏披头散发的突然双膝跪倒在地磕头,嘴里嘟囔着要去村后陪伴何健哥哥,神情呆滞的转身就想往外跑。
    肖家的人早有准备,几个人守住门口连拉带拽的把小敏按在了地上。看着小敏被按在那里一动也动不了,肖家的人把小敏抬到了炕上,总算是松了口气。
    可是就在这时,阴风刮得更猛了,何健脸色惨白的出现在了肖家人的面前。“鬼啊!”肖家的人立刻慌了神,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按住小敏的手。


    只见那何健面如白纸,眼窝深陷,猩红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机械木讷的冲着肖家人,张嘴吐出一口黑雾,立时满屋子的恶臭。
    肖家人被这股恶臭熏得都站立在那里不得动弹,眼睁睁的看着何健拥着小敏开门而去。
    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邻居发现了肖家的烟囱没冒烟跑过来查看,这才知道肖家出了事。
    小敏不见了,肖家的几口人似乎是中了什么毒,一个个的就像机械的木头人不得动弹。
    村里人赶紧的跑到邻村,请来了平常会鼓捣点中邪之类的马婆婆。马婆婆一看,立刻叫人熬了一锅糯米汤,给肖家的人按个的灌了进去。
    在吐出一地恶臭的黑水以后,肖家的人说出了昨晚一家人的遭遇。
    事情再也不能耽搁了,村民们在村长的带领下。也不管那何老二夫妻两同不同意了,直接的奔着何健的坟头而来。
    何健的坟头在外表上看,一点的异样都没有。村长一声令下“挖!”村民们就抡起镐把开始挖了起来。
    这时候听到消息的何老二媳妇跑过来,直接一下子趴在了何健的坟头上,手里拿着那把菜刀,又来那要死的架势了。


    村民们直接上前一把夺下何老二媳妇手里的菜刀,把像杀猪一样嚎叫的何老二媳妇按倒在地上。
    坟墓被挖开了,崭新的棺材安静的摆放在里面,似乎真的没什么异样!
    “开棺!”村长带头把何健的棺材给起了出来,当打开何健棺材的那一刻,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棺材里满满的上下重叠摆放着四个人,失踪的三个女孩,都面目朝上的被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最底下的何健的尸身上。
    在家人的一片哭声里,三个女孩被抬了出来,可怜的是都已经命归黄泉,没有了呼吸。
    人们真的愤怒了,一把揪过来何老二夫妻两个。让他们跪在三个女孩的面前,让他们看看,由于他们的自私,不听村民的劝告而惹来的祸端。
    村子的后头,那一片小树林里,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喊,一簇簇的火苗,三个冤死的女孩在火中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人们痛打了一顿何老二夫妻两,弄来一桶柴油浇在何健的棺材上,打算一把火把这个何健给彻底的消灭掉。
    火扔下去了,棺木也着了起来,可是那何健竟然嗷嗷叫着,挣扎着眼看着就要从棺材里跑出来。
    正在这时,人们看见三个女孩的身影齐齐的上前,死死的按住了就要挣扎出棺材的何健,把何健死死的按回到了棺材里。
    耳边只听得鬼哭狼嚎的声音,慢慢的在大火里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空气中弥漫着阵阵的恶臭。
    后来才知道,那个被何家父子从田里挖出来的东西真的是太岁。由于太岁被何健没拿住掉到了地上被车轮子碾压。
    所以太岁隐身逃跑之后报复何健,使何健葬身在车轮之下。何健的父母不听村民劝阻,使得横死的何健变身起尸祸害了村子里的女孩。
    如果不是村民们醒悟过来,打开棺材烧毁了何健的尸身。这要是等过了百天以后,那何健就会化为飞尸,无人能降服得了,那可真是一场无法估量的灾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