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魂杀

短篇鬼故事 2022-09-11

双魂杀

    一、猎杀
    夜晚的风有些凉,拢了拢衣衫,方言继续在废品堆填区里翻找着之前的东西。四周散发着恶臭,即使戴着好几层口罩,还是让人感到窒息,但方言像是闻不到一样。不经意地,他发现了一截手指头,顿时,他有些病态地裂开嘴笑起来。
    在这里找到什么都不奇怪。那些被丢弃的尸块在这里腐烂地很快,用不了多久就会像变质的猪肉一样,烂成一团肉泥,长满肉蛆。
    不过谁会去报警呢?至少方言不会,活着的人尚且无人问津,死了的又有何必去管呢?更何况……
    方言把捡到的手指头放进不远处放着的一个盒子里,盒子里竟然装满了福尔马林。他回到回收站旁只有他一个人居住的小房子里,走进一间暗室。只见里面有很多的架子,上面全是一罐罐泡着福尔马林的尸块。地上还有一个大的玻璃缸,里面已经一张脸皮和身体的一些部分。他将新得来的手指头掏出来,塞进玻璃缸里。方言看着它,欣慰地笑了,神色是说不出的温柔爱怜。
    很快就能凑齐一具完整的了呢。
    但是世界总是和方言作对,距离上一次找到肝脏,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除了废品还是废品,他一无所获。方言很焦躁,在屋子里不停地来回走着。他看着这具即将拼凑完整的尸体,突然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他要尸块!他要杀人!
    就在他产生这个强烈的欲望时,空气中传来微弱的笑声,不过方言已经陷入疯狂,并没有发现。
    一开始,方言的胆子还没那么大,他的第一个目标是个女人。他装作流浪汉的样子在离处理厂挺远的一条路边坐了好几天,他确定这个女人并不是周边的住户,于是冲上去挖出了她的肾脏和子宫。毕竟是内脏么,一般人都不会浪费地扔到垃圾处理厂,所以方言很难捡到内脏。看到那女人到死也不明白的神情和恐惧的脸,方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至于尸体,方言扔在原地并没有管,只是处理了下痕迹。果然这件事被当成了偷内脏换钱的案子,那条路附近地区的居民都不怎么有钱。
    方言定了下心神,杀人的时候,心里凭着一股冲动,下刀干净利落,但之后,却莫名很难受,所以他愈发阴沉,几乎要把尸体当做神一样膜拜,告诉自己这是在为神做事,这样才能安慰自己。
    出于快刀斩乱麻的心理,方言很快进行了第二次行动。这一次,他决定要把剩下的部分一次都拿到,但他同样非常小心地找了一个地方寻找猎物。
    二、方君
    这次的目标是个高个子男人,很瘦,最突出的特点是他非常白,白的让人不舒服。男人走过来,扔了一些零钱在方言面前,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方言和他对视的时候,心抖了下,但还是亮出了尖刀,在他弯腰的一刹那捅向了他。
    男子倒下了,事情的进展很顺利,但方言却觉得不应该这么顺利。难道不应该顺利吗?


    这次方言并没有在作案现场分尸,而是回到了垃圾堆填区。这个地方对他有着不一样的意义。费了很大一番功夫方言才将头颅和皮肤弄下来,他喘着粗气,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把眼睛挖出来扔掉了。没有眼睛的头颅,只余下带血的两个黑洞。
    回到暗室,方言将桌子上的东西一把扫到地上,然后把泡在福尔马林里的碎尸拿出来,虔诚地用针线缝合,眼珠子也用之前捡到的补上了。缝合好后,方言将刚收集到的血液喂进尸体的嘴里,等待着——这是他创造的人啊!
    尽管方言的手法十分粗糙,但尸体还是有了反应,她坐起来,身上的伤口迅速复原,一点痕迹也看不出。方言震惊地看着这一切,随后便是骄傲和得意。
    “我是你的主人,知道吗?你得听我的话。”
    “以后你就叫方君。”
    方君只是笑着,或者根本不能称之为笑,但方言已经很满意了。接下来的几天,方言依旧在垃圾堆填区里工作,方君就在一旁陪着。方言因为没怎么跟人聊过天,他甚至不跟自己聊天,所以他不怎么跟方君说话,尽管她是他创造的,说什么都不会反驳,总是安静地听着。他温柔地笑着,擦了擦她脸上的油脂,仔细地帮她整理了下衣服和伞的位置,让她安全地待在阴影里,然后又继续工作。
    突然他看到了一对眼珠,很完好,一点也没有腐烂,但这却让方言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是之前他杀了那个男人之后扔掉的。尽管每个人的眼球都差不多,但方言就是知道。已经过了这么多天,天气又这么糟糕,怎么可能不烂!
    他扭头看向方君。方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背后,笑着看他,或者说看他的眼珠子。
    这时候一种恐惧地感觉袭向全身,他呆愣了一会,突然若无其事地说:“方君,我们回去吧,吃饭。”说罢,头也不回地往房子走去。方君跟在他的身后,眼睛里闪烁着不明的光。       

双魂杀

    三、献祭
    半夜,方言醒来,睁开眼睛就看到方君站在床边,她的眼睛变了。方言面色沉了沉,叹了口气,果然。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不直接下手,但方言还是奋起挣扎了。他跳到床的另一边,抄起水管,照着脑门就是狠狠一棍子。方君的脑门立刻就凹下去了一大块。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要不是我能有你!”
    听罢,方君笑了起来,不再是那种皮笑肉不笑,而是极生动地嘲讽地笑,只听她说: “你真以为你能让那些碎尸活过来?要不是我住进来,这具尸体依然只是具尸体。”
    方言呼吸急促沉重,问:“那你想怎么样?”
    “比起死人的尸体,当然还是活人的肉体更好了。我要你献祭给我。”说着,她瞬间来到方言的面前,直直地看着他,“献祭给我,你最膜拜的人……不正是你最希望的吗?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再也不会有人看不起你、忽视你……”伴随着方君的话语,她的手缓缓来到方言的眉心处,而方言似乎被蛊惑,一动也不动。
    忽然方言的身体剧烈地抖了下,猛地推开方君,夺门而出。在真正面临死亡的恐惧的时候,方言退缩了。他安慰着自己,那只是他制造的人,又怎么能让他反客为主。
    不知道是不是天要亡他,他慌不择路,竟然跑进了一片墓地。方君在后面放肆地狂笑。
    “嘭!”
    方言不知道撞到了什么,摔在地上,凝神一看,竟然是个男人……不,方言快速后退,这个地方这个时间点,遇到的不能是人。
    方言坐在地上,只见那男人站起来,拿出一张纸,在空中晃了几下,那张纸就飞向了方君的面门,方君便被定在了那里。


    “合体尸?”那男人疑惑地说到,他看向还瘫坐在地上的方君,说:“我是除尸人,你知道这具尸体是从哪儿来的吗?”
    方言低着头,不说话。他不知道该不该承认。
    “他追我,我就跑……然后就遇到你了。”
    男人定睛看着方言,他已经猜到了方言就是这具合体尸的制造者。因为这具尸体看上去与寻常女人无异,一般来说,不了解的人见到她并不会被吓跑。
    “这种合体尸必须找到本体作法消灭才可以,不然就不会死,力量还会日益强大。”话没说完,他看到方言一直盯着一动不动的方君,男人接着说,“我这张符顶不了多久,到时候我可以脱身,但你是制造者,你不能。”
    方言看向男人,沉默良久,才开口:“眼睛。”
    那男人点点头,又说:“但你要自首,活着总比死了好。”
    方言想到血液慢慢流失,身体那种一点点乏力、沉重、窒息的感觉,那种恐惧让他不得不答应,他又想,自首的时候,说不定自己可以伪装成精神有问题的人。
    四、毁尸
    男人见方言同意了,才开始作法。他将眼珠子从尸体上挖出来,带出了一股粘稠的尸水,气味十分难闻。他抓了一把泥土,包裹住眼球,然后贴了张符纸在上面,用一把看不见刀刃的匕首刺穿了眼球。那眼球剧烈地颤动起来,发出了“滋滋”的声音,一缕缕青烟升起,最后尘归尘土归土,彻底化成灰,和泥土混在一起。


    “那这尸体怎么办?”方言问。
    男人一边揭下贴在面门的符纸,一边说:“你带回去安葬吧。已经没有危险了。”
    然而就在符纸被揭下的那一刻,尸体却忽然动了,她一掌打向男人,甩出一股尸水。男人被打得吐血,被尸水溅到的衣服立刻被腐蚀,他立即脱下,躲到一边,愤怒地看向方言,厉声质问:“你骗我!” 方言抖着声音一直说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就是眼睛不一样了……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
    “她在换眼睛之前就能行动,换了眼睛之后才能说话。”
    “混蛋!竟然是双魂。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妈的,差点被你害死。”男人一边和方君胶着着,一边骂方言,“那这个的本体呢?”
    “对不起,我不知道……”
    这次因为有了防备,所以男人很难再给尸体贴上符纸,而且还不知道本体在哪儿,不过好在她没了眼珠子,看不见东西,只能靠呼吸感应。
    没办法了,只能全部消灭了。男人屏住呼吸,那尸体果然失去了方向,更加暴躁地四处攻击。他拿出符纸,迅速用之前那把匕首划破手臂,血液流在符纸上,符纸竟然燃烧了起来,但男人还是拿着它,似乎那火焰并不会烧伤他。
    他凝神,缓缓吐出一口气,方君感应到了,立刻狞笑着扑过来,而这时方言不知道为什么,也向这边冲过来。不过男人管不了这么多,抓住时机,直接将燃烧的符纸拍在了尸体身上,速度比之前的行动不知道快了多少倍,一击即中。火焰迅速袭遍全身,方君痛苦地哀嚎,那声音在这片墓地上显得尤为凄怆。
    方言赶过来,想触碰方君,手被烫地一缩,立即出现了几个燎泡。他看着地上的灰烬,看了很久,终于悲痛地哭了出来。
    最后,方言将灰烬收集起来就近找了个地方,仔细地埋了起来,磕了几个响头,之后就去自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