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路可逃

短篇鬼故事 2022-09-12

无路可逃

    “阿雯,你确定你爬过这座山?”
    小兰皱着眉头望着眼前这座山上崎岖不平的小路,瞧了眼身后的穿白色卫衣的女同伴说:“这样的小路,能不能爬上山都不晓得呢?”
    被叫做阿雯的女孩边把手机放进口袋边说道:“没有,我只是很早就听人说过这座山,正好到家难得聚在一起,唱歌喝酒什么的早就没什么意思了。丽丽说要爬山,我就想起了这座,以前听表哥从这里经过时经常提起,就叫你们来了。”
    “没错,我也听说过这座山。”丽丽在一旁补充道:“小时候就在爬过这座山,只是当时还小,没能爬多久就下来了。”
    小兰瞧着丽丽的胸部戏谑道:“可你现在也不大呀!”
    丽丽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赌气道:“我随我爸好吧。”
    在一旁一直没吭声的嘉嘉这时候却揉着肩膀叫:“哎哟,那么高的山,什么时候才能爬上去啊,上路又那么陡,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我知道这里不远有一家旅店,哪里的温泉和饭菜都很不错。”
    “哎,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小兰一脸嫌弃的表情揶揄道:“你看看,你都胖成啥样了,趁这次爬山好好的减减肥,把你这游泳圈减下来,不然哪有男孩子会喜欢你啊?”说着,小兰捏着嘉嘉腰上的赘肉抖了抖,又补充道:“啧啧,看看,这腰围都快赶上胸围啦!”
    嘉嘉心里有火,无奈嘴笨辩不过小兰,只好嘟着嘴又一言不发。
    这是远处突然传来车子的响声,一辆豪华的黑色轿车在弯道停下,一个男子下了车,打开副驾驶车门。一个戴墨镜穿着时髦的女孩下了车,同男子耳语几句便分开了,男子回到了车中。女孩这才朝女孩儿们这边望了一眼,招手道:“嗨,姐妹们,对不起啊,我这紧赶慢赶的还是来晚了。”
    丽丽瞪大双眼向周围姐妹问道:“这是婷婷么?我的天啊,几年不见变成这样了,跟大明星似的。”
    小兰一旁冷哼一声:“是啊,脸上不知道割了多少刀呢,来这么晚,八成全用在化妆上了。”
    这时候婷婷一走到眼前,笑着赔礼道:“哎哟,真对不起,以为男朋友开车会快一点,谁知道高速上遇到堵车,还是来晚了,这是对不起啊!”
    嘉嘉这时抢白道:“没事,没事,几年不见,婷婷都长这么漂亮了,男朋友又帅又有钱啊!”
    “是啊,几年不见,都这这么大了。”小兰依旧瞧着对方露出的事业线说道:“这大热天的,你就穿这么少,可别晒黑了。”


    婷婷尴尬笑笑,转而对刚刚到过招呼的嘉嘉说道:“几年不见,嘉嘉也混得不错吧,都有小宝宝啦,怎么?几个月了还来爬山?”
    一句话,其他三人都笑了,小兰在一旁补刀道:“可不是,都怀了三年多了,八成是个哪吒!”
    嘉嘉脸色及其难看,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这是胖的。”
    婷婷额头已渗出汗水,本来自己迟到就被别人嫌弃,如今嘉嘉这么个老好人还被自己无意得罪了,现在的她,开始后悔来这儿了。
    阿雯开始打圆场道:“好了,闲聊有的是时间,咱们还是先上山吧。”
    众人此时也没心情抱怨什么了,都纷纷往山上走去。这山并不高,却十分广阔。五个人各怀心事,路上只是偶尔寒暄问一下各自近况,便再也无法找到话题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大家都有些累了,却谁也不肯说出口,突然一条特别陡峭的上路出现在面前。是一条三岔路,左右两条相对平坦些。
    “啊?怎么办?往哪儿走啊?”
    这时,一对夫妇从左侧山路上拄着登山杖走下来。小兰大踏步一步跳到中间那条山路的一座岩石上。
    “来啊,走这里,这样才刺激啊!”
    “那条山路很难走的。”那对夫妇见状忙劝道:“没有人难走那条路,据说有人见到从那条路上走下来的人都是脸色惨白的样子,不知发生了什么。”
    小兰听了那对夫妇的话,也开始犹豫了,瞧着下面呆立在那里的伙伴们也都面面相觑。突然丽丽向小兰的脚下一指说道:“你看那是什么?”
    小兰吓得急忙跳开,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块掉在地上的木牌,上面写着:“禁止通行”四个字。
    “那是十年前留下的,这条路上通往的是一座荒村,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去了,只剩下一些空巢老人,知道十年前最后一位老人去世,这条路也就被封了。”那对夫妇又解释道:“所以说你们还是不要走这条路的好,据说那里还闹鬼呢!”


    “啊,小兰,我们还是换路走吧!”阿雯劝道。
    原本小兰也是要改路的,但刚刚自己被一块牌子吓到,脸上实在是没面子,于是佯作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道:“怕什么,封建迷信有什么好怕的。”
    丽丽低声道:“对啊,没……没什么好怕的。”嘴上这样说,心里还是有些胆怯。
    嘉嘉犹豫道:“这根本算不上是条路啊,万一迷路啦咋办?”
    小兰不屑道:“这么多人怕什么?”
    婷婷皱眉道:“这路上会不会有蛇啊,我最怕蛇了。”
    小兰轻蔑道:“你下巴整的跟蛇精似得,还会怕同类?你们这些胆小鬼,不敢来就别跟着。”说着便独自往山上走去。
    其他人无奈跟在后面,婷婷走在最后,跟身边的阿雯悄悄说道:“阿雯,你为什么要叫她来啊,要知道她可是出了名的尖酸刻薄,在场的所有人,有哪个不是被她嘲笑过千万遍的啊。”
    阿雯只是笑笑说道:“大家都是同学啊。”
    “哎呀,我累了,我不想走啦!”阿雯说着一屁股坐在小道旁的一棵大树下;她一坐下,丽丽也突然叫苦道:“哎,我也累了。”
    小兰突然道:“你看前面!”
    众人抬头,见到前面突然出现的村庄。嘉嘉跳起来叫道:“那对夫妇果然没骗我们,这里是有个村庄。”
    “那又怎样?”丽丽不屑道:“不过是荒村而已,而且荒废了十年,说不定里面遍地死尸或者骸骨什么的。”
    小兰看了看表说道:“我们到里面休息一下,然后原路返回就好了。”
    虽然不愿听小兰的安排,但也没有更好的主意了。婷婷这次顺从的朝荒村走去,微微闭着双眼说道:“我似乎听到了溪水声音,我要洗个澡才行。”
    小兰头也不回说道:“记得别洗脸,不然卸妆后没脸见人啊!”
    婷婷知道自己说不过她,便没再理会。
    阿文看了眼手机道:“这儿果然没信号。”
    “我先去村后面帮你们探探路。”丽丽说着,快步跑到前面。
    小兰瞧着皱眉道:“丽丽向来自私,这次怎么这么好心了?”
    阿雯道:“这么多年不见,谁都会变得。”
    小兰冷笑一阵:“哼,狗改了吃屎那就不是狗啦。”
    荒村并不大,看上去还算完整的仅不足十户人家,房子也早已破烂不堪。只有一所小学,里面空落落的,房子还算结实,只是里面布满了灰尘。然而每张桌子上都蒙着厚厚的白布,小兰一一掀开白布,这里的每张桌子,看上去确实崭新的。虽然奇怪,但小兰并没有多想,她并了两张桌子,直接躺了上去。虽然一路上她都没有叫苦,却实实在在的累瘫了,竟躺在桌子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无路可逃

    小兰是被众人的尖叫声吵醒的,醒来时看见阿雯就坐在自己对面的一张桌子上,婷婷和丽丽跑了进来,全身湿漉漉的。
    小兰猛地坐起来,还没明白外面发生了什么,就听到了一声炸裂的雷声。
    “哎呀,真倒霉,刚换的衣服又被打湿了,外面雷声好啊!”婷婷娇声抱怨着。
    丽丽也附和道:“是呀,是呀。这里是什么鬼天气,这雨说下就下,还有这么吓人的雷声,这下咱么可怎么走啊。”
    “都别吵啦!”小兰本就有些起床气,如今这雷声已经都让她厌烦了,周围这些被她看不顺眼的“闺蜜”还不停地叽叽喳喳,叫她心里更是烦躁。
    众人虽气不过,却还是怕她三分,都住了口。这时阿雯小声跟婷婷说道:“我包里还有干净的衣服,你要不嫌弃,就先穿我的吧。”
    婷婷对阿雯笑笑说:“谢谢!”然后就去墙角翻阿雯的包了,阿雯忙跑过去道:“诶,我帮你拿!”婷婷连说:“不用。”便毫不客气的翻着阿雯的包。
    “呀,这个发簪上面的蝴蝶好可爱呀。”
    “你不要乱翻我东西嘛。”
    “嘿嘿,开玩笑的,别介意啊。”
    小兰没再理睬她们的嬉闹,环视四周,整个空间开始暗下来,她突然问道:“嘉嘉呢?”
    众人一时间都愣住了,这才发现嘉嘉不见了,众人面面相觑,阿雯站了出来道:“我去找她好了。”
    “外面雨这么大,你出去肯定会被淋病的,在这么大个人会有什么事,没准正在某地避雨呢,你白担心一场。”
    “是呀,是呀。你出去不但没用,自己出些什么事,那可怎么办啊。”
    “这里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她能有什么危险的,等雨停了我们再去找她也不迟。”


    阿雯摇摇头,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好了,我有雨衣跟手电,等找不到我就回来。”
    丽丽拉着她的胳膊说:“你把手电拿走了,我们怎么办?”
    “你这小婊砸,就是一点也没改掉自私的毛病。”小兰冷冷的嘲讽着丽丽。
    阿雯轻轻推开她说道:“我会很快回来的。”
    丽丽原本还想说什么,又怕再被小兰嘲笑,索性闭了口,眼睁睁看着阿雯离开。
    余下三个低头边看手机便等,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又过了三个多小时,雨停了。有一抹夕阳照在窗上,教室的门再此被打开,进来的只有阿雯一个。
    “找到没?”小兰问,见对方摇摇头,便没再说些什么。
    这次天是真的黑了,众人也都有了倦意,各自的手机也显示电量不足的状态。
    “刚刚雨水太大,那条小路被封了。”
    “啊,什么?”丽丽第一个跳了起来,“天呐,那我们怎么办?”
    “对啊,难道要在这过夜吗?”婷婷皱着眉头道:“这儿脏死了,而且……而且说不定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小兰重重的一拍桌子,叫道:“屁话,什么不干净,还有比你不干净的?”


    “你骂谁呢,谁不干净了?”婷婷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她狠狠地把湿衣服摔在桌子上,同样尖着嗓子叫道:“小兰你够啦,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谁都要听你的?凭什么大伙都要成为你嘲笑的对象?你自己还不是个女屌丝,装什么装啊!”
    小兰也不服输道:“是,我没钱,我是屌丝,但我不会为钱随便跟人上床,更不会为了根本不知道是哪个男人,而两年打五次胎!”
    丽丽一旁劝道:“大家都是姐妹,干嘛要这么吵啊!”
    婷婷却像只疯狗一样,反冲着劝架的丽丽骂道:“这没你的事,走开。”
    万没想到,婷婷因为气急而推了一把丽丽,丽丽跌坐在地上,手里的包也掉在地上,从里面掉出许多零食。丽丽赶忙坐起来,把零食猛往包里塞着,却被小兰一把抢过去。
    “给我!”
    丽丽想要抢回,却被小兰一把甩开,嘴里骂道:“婊子,这是什么,刚刚大家伙都在叫饿,你这自私自利的婊子却藏着这么多零食不拿出来,不要说,刚刚假装躲开实在一个人偷吃吧!”
    “要你管!那是我自己带上来的!”丽丽抢白道。
    婷婷也一把抓住包包的另一根带子,与小兰拉扯中喊道:“东西是别人的,你凭什么要拿?”
    小兰力气大得很,一把抢过,却不小心将东西尽数丢到了地上,脸上自是有些尴尬,还是强硬说道:“谁知道这东西是哪儿来的,这种人从小就会偷东西,老爸是贼,女儿也是贼!”
    “够啦!”
    丽丽的叫声几乎险些震碎这周围的窗子,最后竟破了音,带着哭泣的声音道:“对,我是贼,我是偷过东西,可我没抢过人家男朋友啊!”
    许久,大家也吵累了,都各自坐在一角静静地待着。在这无路可走的山中荒村里,在这月光刚刚洒下与刚刚停下的夜里,姐妹们把各自挤压多年的不快,全部吐了出来。绿茶婊、有前科的贼还有抢闺蜜男朋友的薄情的女人,阿雯不知道为何闺蜜是这样不堪的一个词。
    “雨停了,我要去找嘉嘉。”
    阿雯低声说,她是想离开这儿,然后她就走了。         

无路可逃

    “我跟你一起去!”丽丽也不再管地上自己的凌乱的东西,起身跟着阿雯离开,颊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不要哭了。”
    丽丽身子靠在一面残破的墙壁上,阿雯抱着她为她拭去面上的泪痕,喃喃道:“都是我不好,这么久没见,又把你们凑到这里,都是我不好。”
    “没事,这都不干你的事,今天的事迟早会发生的,使我们都对不起你才对。”丽丽仍在哭,她边哭边说:“阿雯你真好,今天的事突然让我想起:我们上学的时候,那时候你就是最老实的,那天你有急事需要打电话,我当时明明拿着手机却没有给你。哪知道你是因为爸爸生病的事,结果害的你没能见爸爸最后一件,现在想想真的很对不起你,真的……”
    “没事,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突然……
    一道黑影从教室窗前闪过,小兰忍不住叫了一声,见婷婷依旧低着头坐在课桌上没理她。当下便也不理她,自己冲出教室,朝黑影方向跑去。
    婷婷没有理她,双手抱着小腿,头埋到膝盖里。
    “婷婷!”
    是阿雯的声音,婷婷抬起头,瞧见门口一条黑影,佷像阿雯。
    “阿雯?”
    婷婷叫了一声,见对方身子在颤抖,很冷的样子,她没有回答自己的问话。婷婷站了起来,朝阿雯走了过去,又问了声:“阿雯,是你吗?你看上去很冷的样子,丽丽呢?”
    “啊!”等婷婷走进些才看到,阿雯身上全是血,她吓得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像见鬼一样喊道:“阿雯,阿雯你身上有好多的血啊……”
    “是……”阿雯端着粗气道:“这是丽丽的血,她死了。”
    “发生了什么事?她为什么会死啊?”婷婷挣扎着想要起来,却不知为何身子无法动弹。
    “她临死前跟我说了句话。”阿伟说着一步步向婷婷走去。


    “她说什么?”
    “她说……她说……她说她想见你……”
    ……
    “啊……”
    ……
    小兰被吓得跌坐在地上,眼前不远处便是嘉嘉的,她的头是被利斧看下来的,流了好多的血,身子有些干瘪了。她前几个小时还是个胖胖的女孩儿,如今成了一具干瘪的无头死尸。她颤抖着掏出手机,打开手电功能,照亮四周。
    这间破瓦房是全村保存最好的一家,虽然也已经轰塌了一半,她猛然发现桌上放着的一本相册。小兰费力的站起身,凑近桌前,灯光照亮相册的内容。
    天呐,一张六寸的相片放在相册里,那竟是阿雯的照片,她不由得叫出声:“阿雯!”
    “你是在叫我么?”
    小兰猛然回身,拿着相册护在胸前,眼前果然是阿雯,满身鲜血的阿雯。
    “阿雯,这是怎么回事?嘉嘉……嘉嘉她是你杀的吗?”小兰很紧张,但还是再用一种质问的口气说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阿雯从背后拿出了那柄利斧,那柄接连要了三条人命的利斧。一步步的逼近小兰,阴测测的说道:“你还问我为什么?你难道忘了十年前你们干的事情了吗?”
    “十年前?”小兰大脑中疯狂的回忆,却情急中大脑一片空白。


    “十年前,里开了一个转学生,她性格很孤僻,经常受同学欺负。直到某一天,班里的校草喜欢上了她,她也因此遭人嫉妒。就在回家的路上,被另外四个女同学虐待,她们毒打她、还扒光了她的衣服,还拍了裸照……”
    “我错了,我错了阿雯。”没等阿雯说完,小兰便突然跪下来抢白道:“我们对不起你,但那时我们都是未成年,思想都不成熟……”
    “那你知不知道?”阿雯提高了音调,恶狠狠道:“你知不知道那女孩后来怎样了?那就在这儿,就在离此不远的后山,跳崖死了!”
    “那你……”
    “我是她双胞胎妹妹,这儿就是我们曾经的家,姐姐从小就是我们全家的希望,背负着全家的希望和压力。姐姐原本就是个内向的孩子,学校里被欺负了不敢和爸妈说,临死前,只对我说出了一切。从那时起,我就已经决定要报复!”
    阿雯说着便扑向小兰,小兰突然把手中的相册丢向阿雯,阿雯挡开相册的同时,小兰从她身侧逃出。阿雯拼命地在后面追逐,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小兰情急中跑进教室,里面一片漆黑。
    阿雯追了进去,眼前一片漆黑,还未及反应,左眼突然被某个尖锐的物品刺中。阿雯退了出来,被某物绊了一下,跌坐在地上,利斧掉在一旁。她咬牙拔出,模糊中看到自己那根发簪,发簪在滴血,是姐姐的发簪。她捂着眼睛瞧见小兰手里拿着利斧,朝自己劈来……
    阿雯再醒来时,小兰的尸体趴在自己不远处,后脑上插着那根发簪。
    天亮了,阿雯戴着帽子走下山,帽檐矮矮的,遮住了阿雯的半张脸,她还戴着婷婷的墨镜。
    “喂!”
    阿雯听到有人在叫,抬头看见那辆昨天送婷婷过来的车子,那个中年男人站在车前。
    “你不是婷婷的朋友吗?”那男人道:“昨天发信息说信号不好,叫我今天上午来接她,她人呢?”
    “她先走了。”阿雯说:“她们丢下了我先走了。”
    “哦。”男人想了想说:“我送你吧!”
    阿雯低着头,走过去,坐在车的后座位子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