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里藏刀

灵异事件 2022-07-09

雾里藏刀

    贾乐乐提着一盒生日蛋糕,敲响了那扇令他魂牵梦绕的门。
    门开了,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但马上,他眼中炽热的光芒黯淡下来,开门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人。
    “小琬呢?”他问。
    “她不在了,我是她的室友邢晏晏。”女孩礼貌地请他进门,然后,嘴角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把门关上。他们在仓促之中对视一眼,气氛有点尴尬。
    邢晏晏摸了摸脸,说:“我去补妆,你随便坐。”言毕,她径直去了洗手间。
    贾乐乐把蛋糕放在桌子上,开始摆蜡烛。红红的蜡烛很喜庆,遗憾的是他只买了三根。
    刚摆好,电话响了,是小琬打来的。他咳嗽一声,郑重其事地接听。
    小琬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异样,一上来就说:“抱歉这么晚才跟你打电话,你一定在门外等很久了吧?”
    等很久?贾乐乐不禁犯起了嘀咕:“什么意思?”
    “我的室友失踪了,她叫邢晏晏,半个月没消息了。就在刚刚,警察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们找到一具,怀疑就是她,让我去确认。当时情况太急,没来得及告诉你。”
    贾乐乐心里咯噔了一下,回头望了望洗手间,门没有关紧,一条缝隙若隐若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冲出来。贾乐乐心头莫名地发紧,颤抖着声音问:“那……是不是她?”
    “我还没看,马上就到现场了,我好怕。”
    贾乐乐在心惊肉跳中安慰她:“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你别挂断。”就在这时,耳边传来嘀嘀两声,他的手机没电了,小琬的话只传来一半就戛然而止……
    贾乐乐霍地感到毛骨悚然,他把目光从死去的手机屏幕上抬起,看向洗手间,那里面的灯突然灭了。邢晏晏在里面尖叫一声。然后,嗵嗵的脚步声响起,邢晏晏冲出洗手间,径直挡在门口。
    这一系列变故把贾乐乐的神志硬生生地唤醒,他陡然意识到,停电了。黑灯瞎火中,他控制住颤抖的五指,“嚓”一声划亮火柴,点着了那三根蜡烛。它们成了仅有的光源,事不关己地摇曳着。


    烛光下,邢晏晏的脸变得煞白,还时不时地有暗影掠过,她开合着嘴唇,语气淡漠地说:“我怕黑,你别走。”
    那怪怪的腔调,让贾乐乐浑身发毛:“刚才小琬给我打了个电话,她说……她说她回来了,让我出去接她。”
    邢晏晏“咦”了一声:“不可能,你在说谎。你知道小琬去什么地方了吗?”
    谎言瞬间被拆穿,贾乐乐的手心骤然开始冒汗:“什么地方?”
    “你刚进门的时候,问我小琬在哪里,我是怎么回答的,你还记得吗?”
    “你说她不在。”www.guidaye.com
    邢晏晏诡异地笑了笑,声音也跟着变得叵测:“不,我说的是:她不在了。”
    在急速飙飞的恐惧中,贾乐乐心念急转,想起了半个月前第一次和小琬见面时的场景。那也是他们之间唯一一次见面。
    那个地方很诡异。
    黑褐色的水在脚边喑哑地起伏,清冷的雾气盈满水面,营造出一种雾迷津渡的感觉。贾乐乐蓦然惊觉,这是渡口。
    立时,他心里涌上一股慌乱,因为他从来没有到过这个地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置身于此。正疑惑间,背后响起细碎而忐忑的脚步声,充满了试探。
    贾乐乐想躲,却没有地方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道身影向自己逼近。居然是个女孩,但看不清楚脸,她停下来的位置刚刚好,能隐约被看到却不暴露面目。


    贾乐乐“咦”了一声,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从心底泛起,他奓着胆子问:“你是谁?”
    女孩隔着白雾回答:“我叫小琬,我现在在梦里,你也是。”
    贾乐乐的脑袋“轰”了一声,这个回答他无法接受:“我们怎么可能在同一个梦里,是你梦到的我,还是我梦到的你?”
    小琬的回答里有一丝莞尔的笑意:“都不是。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当两个人同时梦到一个地方,那么这两个人就能在梦里相互交流。你想想,平时你做梦,肯定会梦到一些陌生人,他们就是和你梦到同一个地方的人,只是你们没有对话。”
    “那咱们为什么会对话?”
    小琬开始往前走了,边走边说:“因为……我认识你,咱们不是第一次梦到同一个地方了。以前我们都没有说过话,你也没留意过我。”
    小琬越走越近,贾乐乐看清了她的脸。皮肤太白了,没有一点血色。贾乐乐脱口而出:“我不信。”
    “那好,”小琬想了想说,“我告诉你我的联系方式,等梦醒了之后,咱们试着联系一下,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贾乐乐刚把她的电话号码默记在心里,耳边就突兀传来一个阴寒空灵的声音:“要船票吗?”
    循声望去,只见水面顿起涟漪,一只乌黑的无桅船刺穿白雾缓缓驶来。船头立着一个浑身黑衣的人,他手里没有长篙,但船兀自在动,像是靠着他的意念行驶。
    小琬的声音无端颤抖起来:“要坐船吗?”
    贾乐乐的心弦早已绷紧:“我想知道对岸是什么。”
    他们买了船票,那船票很奇怪,是一枚树叶。上了船,从摆渡人面前经过的时候,贾乐乐感觉到一股异样的奇寒。
    船无声地驶向对岸。小琬无意间扫了一眼乌黑的河水,从河水里,她看到了一个人影。立刻,她情不自禁地尖叫一声。
    摆渡人转过脸看向她,瞳孔放射出一股诡谲的光。
    小琬一把扯住贾乐乐的手腕,看着河面,语气凄凉地说:“那不是我的脸!那不是我!”
    贾乐乐瞬间不知如何是好,他惊惶四顾,看到白雾像是收到指令似的,飞快地朝他们聚拢,那个摆渡人也开始抬起脚步……
    “跳!”他不期然地来了一句。
    只稍稍犹豫了一下,他便攥紧小琬的手纵身一跃,扎进河水中。        

雾里藏刀

    逼人的凉意霎时灌满全身,呼吸也跟着变得艰涩,贾乐乐挣扎着惊坐而起,发现果然是一个梦。余悸未平的他给小琬打了个电话,竟然通了,她的声音和梦里一模一样。
    那一刻,贾乐乐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惧当中,方寸大乱。为了弄清谜底,他和小琬一直保持着联系。半个月后,他发现自己爱上了她。
    问清小琬的住址后,他决定去看她。这天恰好是小琬的生日。
    邢晏晏和贾乐乐依旧在对峙。
    贾乐乐当然不相信她的话,但联想起半个月前那次诡异事件后,他有点动摇了,可他还是不愿面对:“刚才她还跟我打电话,怎么可能不在了?”
    “已经半个月了。”邢晏晏淡淡地说,“半个月前她感情受挫自杀了,不过警察一直没有找到尸体。”
    “她在哪里……自杀的?”
    邢晏晏缓缓吐出两个字:“渡口。”
    贾乐乐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他在电光石火中意识到,邢晏晏不具备说谎的条件,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个梦。这么一想,他的恐惧感就更实在了。
    邢晏晏加了一句:“今天是她生日,如果她的魂儿还没走,一定会在今天出现。”
    贾乐乐注意到,她说“魂儿”这两个字的时候,语气波澜不惊,仿佛对她而言这两个字早已司空见惯。贾乐乐张了张嘴想说话,还没出声,邢晏晏就打断了他:“你看,我说得没错吧!”
    她的手指向燃烧的蜡烛,贾乐乐下意识地把视线跟过去,只看一眼,登时头皮发麻。那蜡烛竟然变成了白色的!
    恐惧感扶摇直上,贾乐乐抬了抬脚,不断后退,下一秒钟几乎就要破门而出。邢晏晏霍地拦住他的去路:“你去哪里?你说过不走的。”
    这时,手机响了。
    贾乐乐哆嗦着手指掏出来,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小琬的号码。心惊肉跳中,他接了起来。


    小琬上来就说:“终于打通了!我看到那具尸体了,她就是邢晏晏,一点也不假。天啊好可怕!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她为什么失踪?是因为感情,半个月前她感情受挫,一下子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自杀。”
    贾乐乐长长地喘息着:“你在哪里?”
    “渡口。邢晏晏的尸体就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贾乐乐狠了狠心,终于问:“渡口在哪里?怎么走?”
    小琬的声音突然冷静下来:“你打开窗户,就能看到我了。”
    霍地,电话断了。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贾乐乐陷于惊骇中无法自拔,骤然他全身一震,意识到一个问题:刚才,他的手机明明已经没电自动关机,现在怎么突然能用了?
    贾乐乐看了看窗户,没有风,但窗帘却在诡异地飘荡。无边而深邃的夜在窗外逗留,一言不发。
    贾乐乐咬牙让自己镇定,一步步地靠过去。
    “你去哪儿?”邢晏晏一脸紧张地问。
    贾乐乐没有理她,继续朝前走,他心里有一团的乱麻,必须尽快理清。终于,窗帘近在咫尺了,他屏住呼吸,“哗”一声拉开。
    扑面是一道白雾,异常凄迷,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看到。贾乐乐不甘心,探头朝外俯视,倏尔,迥异的一幕跃入眼帘。视线下面草深露重,入眼清明,更惊喜的是,草地中央有一片波澜不惊的湖。


    刹那间,贾乐乐恍然大悟,这里是三楼,从窗口跳进湖里肯定毫发无伤。半个月来的默契,使他的情感天平轻易地朝小琬倾斜,一定是她在帮忙。
    回头一看,邢晏晏正一脸狐疑地盯着他,那分明是蠢蠢欲动的架势。贾乐乐不再犹豫,双手在窗台一撑,纵身而出。
    坠落湖面之前,贾乐乐心想,万一那不是湖而是幻觉,怎么办?幸好耳边传来“扑通”一声。
    湖水清澈得过了分,置身其中,贾乐乐一下子心神明朗。他奋力爬上岸,刚站稳,手机就响了。它湿漉漉的,竟然还能用!
    是小琬的声音:“你逃出来了吗?”
    贾乐乐舒了口气:“逃出来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你接电话的时候,有一只耳朵贴在你旁边偷听,那呼吸声太熟悉了,是邢晏晏。你已经进入了她的梦,她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手机失灵也是她搞的鬼。她已经死了,我不能让她伤害你,所以只能用这种办法救你出来。”
    “我进入了她的梦?”
    “是的。有一次咱们聊天的时候,我发给你一张图片,是一扇门。其实那张图不是我发的,是邢晏晏偷偷发的。只要你梦到这扇门,推开它,就会进入她的梦。”
    贾乐乐的表情在飞快地转换:“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琬顿了顿说:“你来找我,我当面跟你说。”
    “你在哪里?”
    “顺着你脚下的路一直走,我在渡口等你。”
    刚走没多远,邢晏晏的电话就打来了。她直奔主题:“你千万别信她。”
    贾乐乐呼哧呼哧喘着气,讥讽道:“不信她,难道信你?你很有问题,我一进来你就去补妆,你为什么补妆?那是因为你的脸太白了,不像人。”
    邢晏晏一时语塞,只好说:“到这个地步,我也不想再瞒你了。其实,小琬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她有另一副面目。”
    贾乐乐一下子顿住脚步,这句话让他回想起一个细节,在最早的那个梦里,小琬看到河水里自己的倒影,尖叫着说:“那不是我的脸!那不是我!”
    什么意思?越接近真相越手足无措,贾乐乐瞬间感到空前茫然。         

雾里藏刀

    邢晏晏的声音又不失时机地传来:“你回来,现在还有机会。”
    贾乐乐没有动,也没有吱声,就那么失魂落魄地站着,全身上下被疑惑包围。
    “如果你一定要去,听我说,不要买船票,不要坐那条船,否则……”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邢晏晏接着说,“那条船也是个梦境,只要上去,就很难再出来了。我费了千辛万苦才把你拉回来,你千万不要重蹈覆辙。”
    贾乐乐猛打着哆嗦,根本无法控制:“你是我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拉我回来?”
    邢晏晏突然不吭声了。电话断了。
    贾乐乐用力抱住脑袋,感觉下一秒它就要爆炸。
    冷不丁地,一个念头跃入脑海:也许可以从手机里寻找线索。
    他点开电话薄,按顺序一个接一个地打过去,可怕的是,没有任何动静。看来除了邢晏晏和小琬,任何一个人的电话都无法接通。
    百般纠结中,贾乐乐决定冒险。顺着脚下的路一直走,他来到了渡口。
    小琬果然在重重白雾中等他。
    当那艘船驶来的时候,小琬说:“邢晏晏死了,她想拉着你一起走。为情所困的女孩,死了之后最怕的就是孤独,我理解她,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害你。”
    贾乐乐点了点头:“你真好,我相信你。”
    他们买了船票,一起上船。
    那个摆渡人还是那么奇怪,两只瞳孔放射出诡谲莫名的光。
    船行到河心的时候,小琬突然牵住贾乐乐的手,试图往船的中央走:“这条河太可怕了。”她的声音里有一丝慌乱,但不明显。
    贾乐乐一动不动,目光扫向河面。马上,他被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惊洗劫:他没有看到自己的倒影,也没有看到小琬的倒影,他只看到一张脸。


    邢晏晏的脸!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我害怕。”小琬终于释放出心里强烈的恐慌,她在吸引贾乐乐的注意。
    这时,摆渡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他一步步走过来,速度不紧不慢,带着古怪的节奏。
    贾乐乐异常坚定地说:“我要跳下去,我要去救她。”
    小琬一下子慌了,脸上霎时挂满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摆渡人走过来,冷冷地看着小琬,良久之后,突然阴森森地说:“你不要忘了规则,让他自己选。”
    然后,摆渡人扭过身来,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贾乐乐,那倏忽而至的光芒,让他结结实实地打了个激灵。
    贾乐乐的心咯噔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
    那天,他和陌生的小琬梦到同一个地方,就是这个渡口。醒来之后,他们联系到了彼此。
    但现在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或许根本就没有醒来过!
    那些打不通的电话就是证明,还有,这半个月来,出现在他身边的只有这两个女孩!
    在梦里,时间可以被无限拉长,这是常识。但问题是,他究竟在谁的梦里?
    看一眼被水面覆盖的邢晏晏,再看一眼身边的小琬,他觉得这一切荒诞极了。船缓缓行驶,他的心疯狂跳动。


    最后,他咬了咬牙,一纵身扎入水面。小琬在船上狂喊他的名字,他充耳不闻。
    抓住不知是死是活的邢晏晏之后,他拖着她朝来时的方向游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等他的力气接近极限的时候,手指终于触碰到一块石头。攀着这块石头,他上了岸。
    邢晏晏静静地躺在他身边,过了很久很久,她蓦地咳嗽一声。
    贾乐乐轻轻把她搀起,然后,盯着她苍白的脸,眼神里满是疑问。
    邢晏晏很虚弱,缓了好大一会儿才能开口说话:“谢谢你选择了我……”忽然,她泣不成声。
    那哭泣的模样让人心疼,贾乐乐紧皱眉头,静静地等待着。
    最后,邢晏晏终于停止抽泣:“对不起,我之前一直在骗你,因为我没有别的办法。在现实中,我和小琬爱上了同一个男孩,那天她约我到河边,说要好好谈谈,没想到她竟然把我推了下去……”
    “你死了?”虽然已做好心理准备,贾乐乐还是有点震惊。
    “你别怕,听我说。在我奄奄一息的时候,我见到了摆渡人,摆渡人听了我的故事,决定给我一次机会。在他的操纵下,小琬杀我的画面变成一个噩梦,小琬梦到了这个场景。巧合的是,你也梦到了这里。于是,摆渡人就让你来选择,你选择谁,谁就有活下去的希望,剩下的那一个就会被他带走。当然,在你做出选择之前,我们不能告诉你这些。这是规则。”
    贾乐乐唏嘘不已:“你是好女孩,你值得活下去。”
    邢晏晏抬起头,脸上有一丝怅然若失的伤感:“你马上就会醒来,等你醒了,你就会忘记我。”
    贾乐乐定定地望着她:“不,我不会!”
    三天后,贾乐乐再次来到渡口。
    他确定自己不是在梦中。
    雾迷津渡,一副清寒之感,这画面他下意识地觉得似曾相识。
    不经意间,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他应声回头,立刻看到一张脸,这张脸是那么熟悉,以至于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霎时如临梦境。
    这个人隔着白雾跟他打招呼:“你好,我是邢晏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