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惊魂

校园鬼故事 2022-06-29

鬼屋惊魂

   还记得读中三的时候,我在一间澳洲在香港办学的国际学校( tayor’s college ) 上课。我班里的同学们,全部都是外国人,连同我在内就祗有三个香港人。SUNNY..HENRY..及我。所以我们三个是很老友的。
    有一日,班鬼仔就问HENRY..够唔够胆去鬼屋睡一晚吗?又话睇怕我们都不够胆量去呀!如果去了,回来就请我们吃杂扒餐,那HENRY.就问我去不去??我生性顽皮,要面子,又见过鬼都无事,胆生毛,无有怕。( 心知那间鬼屋很有名的 ),就一口应成,决定週末晚上( 夜探鬼屋 )。。等班鬼仔不要小看我们的香港仔。。
    连日来预备好乾粮,气灯,长木棍,收音机,还有新发明的–驱魔鎗( 偷了妈咪拜神之香炉内的灰制成灰水,放入强劲喷射的水鎗内 ),用来射鬼的。哈哈,各位网友,当时的我是不是很有创意呢??所以我长大后,注定系做设计师。。还有各人都带了:中国制造的长电筒,要用六个大电磁,射程150米。好光亮耐用架!!最记得带既系鬼妹仔送给我的十字架颈鍊。
    很快就到了週末。幻想著我们的杂扒呵!!嘻嘻,到时就威到尽啦,我们三个就像去露营一样,一步步地向鬼屋进发。。
     当时正是中国鬼节期间,时有风雨,我们到了跑马地,黄泥涌道,正转上乐活道时,( 鬼屋就在乐活道,9 — 10 号的山坡上, 即现时既。。比华利山庄 ) ,见到一间名为 ( 乐活士多 ) 的杂货店。我们因为没有带饮料,所以就到店内去买,当时是晚上十一时左右,店内有位婆婆问我们要买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你们的妈咪不掛心吗?我就很开心地跟她说,我们到 9 – 10 号去露营呀!她听了就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开心地回答她:我叫 ( 探险 ) 呀!她看见我们年纪很小,就说:不要去呀!上面的地方很脏的,最好是不要去呀!!嘎,我鬼知道原来她说的脏是很多鬼怪的地方呢??我还开心地对她说:脏??无问题,打扫一吓就得啦,呀,婆婆:有没有扫把卖呀?


    她看见我们三个小朋友,不想我们发生意外,就在店内拿了一张变了黄色的旧报纸给我们看,年份是 1935 年 ,系几十年前的旧报纸,她好心地跟我说:小朋友,上面的路晚上去不得,你睇,这段新闻系讲当年有一个警察,晚上行经 9 – 10 号的路段时,前面见到一个穿著白袍的少女在路上慢步,那警察就在她背后对她说,小姐,夜啦,路上要小心啊,我陪你行好吗??点知,那少女背著他说:好呀!你就陪我行吧!!说完就将个头转向后面看著那警察,那警察看见她后,就悚到晕在地上,直到晨运客路过遇见他时,就把他救醒,他讲述了见鬼的经过后,再度昏迷,送院后就証实死亡。 ( 原来他看见的那个少女是头转身不转的,难怪悚死啦! ) 我看完那张旧报纸后,心内发毛,双脚麻目,这是真实的新闻呵,还有那警察躺在地上的相片呢!!!


    我心里想,今次死得啦!我们三个,你眼望我眼,心知不妙,但已骑上了虎背,死就死啦!!连翻谢谢婆婆的好意后,我们便硬著头皮,一步一步的行向那荫深恐怖的街道上去。。。
    当我们行到一个向右转的弯路时,天上洒下了微雨,路面上有点湿滑,特然我们看见一间学校,门上写著培桥中学。这学校现在还在办学中,(各位网友如到港可拍照留念)。我们发觉这个路段开始上山边,而路之右边是山崖,左边是丛森密佈的斜坡,看过去感觉很荫深恐怖,斜坡的草丛中,隐约见到9-10号的路牌,呵!!这里是啦!!我们看到这个路段跟报章上那个警察看见鬼的马路是一模一样的,我们三个一齐大叫,系这里啦!!是乐活道呀。
    SUNNY,系我们当中胆量最小的一个,我看见他想立刻逃跑的时候,我就一手拉著他的背包,说:我们已经讲好了,一就是不走,要走就三个一齐走,记得吗??他听后,低著头,跟著我和HENRY的后面,但我仿佛听到SUNNY的牙齿在拍拍地响,可知他是多么慌张呢!这时后我也不理了,如果我的表现坚强,也许会给他们一点安全感的,哎!其实我比他们更惊慌啦!因为我真的见过鬼嘛!!
    这时我祗好顶住上,双手拔开草丛,见到一级级被乱草盖著的石级,我带头用手电筒一边行,一边向山上照,因四週是荒废的地方,是私人禁地,而屋主是全家惨死的,所以多年来无人打理,而且下面路灯的光线微弱,更被树叶盖著,所以漆黑一片,但山顶上就发出微光,所以我们不断向上爬行。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鬼屋惊魂

    正当我扒开草丛时,我的手电筒射到草丛中的一双发光的绿色眼睛,我即时哗的一声,整个人跳起来,他们两个就立刻用木棍打过去。见到那双反光的眼睛从草丛中跳出,吓,原来是一隻野黑猫,悚得我满头大汗,我转身再向山顶爬行,不到一分鐘,就到达山顶。
    到山顶时,心情兴奋,因已到达目的地,但当我们看见面前的境象时,身体好像有一鼓寒气,从四周渗入我们的体内,当时正值是盛夏,没理由有12-13度的寒意,而我们面前是一度用离芭织成的两迟半高小掩门,掩门前面是一大片长满杂草的大花园,而大花园的后方就建有两座三层高的别墅,但我们祗看到别墅的剪影,因是背著光,而屋背的强光是从花园尽头的山背下射上山顶的,而因下著微雨,雨水落在山背下的射灯上,雨水被射灯的高热蒸发成为水蒸气,从山背下不断向上升起,交织成一幅恐怖片惯用的,( 落著微雨的花园别墅有强力背光兼喷大雾。) 的猛鬼别墅 FEEL 的感觉。。呵!!。。十分恐怖。。
    我们才祗有十多岁的小伙子,更大胆也顶不住这种恐怖埸面,这么辛苦才爬到上来,但又没有胆量再向前进,正当我在思想斗争时,SUNNY 已开始顶不住,不理我们,自已转身就跑了,我两个祗好无奈地转身跟著他跑,由山顶一路跑到山脚,跑回乐活士多的门前,我们三个跑到头晕脚又软。我说,哎,两点鐘了,现在又回不到家,(因当年未有地铁,又没有夜间公交巴士,渡海轮在晚上十时就停航,更没有海底遂道,) 我们身处香港,家在九龙,隔着一个美丽的维多利亚海港,有家归不得,祗好坐的士到中环天星码头旁之( 皇后像广场 ) 露宿,等天亮时再上去鬼屋探险。。
 鬼吧恐怖网 http://www.ggs8.com.cn/
 
    我们终於等到天亮,但因雨点越落越大,所以天色还是阴喑,我们穿着雨衣,再次坐车回到那恐怖的鬼屋来。。
    这次我们很快就爬到了山顶,我拿着木棍,一直跑到别墅的大门前,他们两个就跟着我后面,但我没有立刻跑进去,因为我想先看看花园的四周环境和别墅的结构,免得我们逃走时迷失方向。


    我们左手拿着电筒,右手揸著木棍,慢慢地行去花园的尽头,看看昨晚山背下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何有强光射上来?我们不看还是好,一看之下,大为震惊,你们会想到是什么地方呢? U .F .O .的升降场地??…….哈哈哈…( 错 ) 。
    原来山下有很多人在露营,我还开玩笑地说。SUNNY..立刻对着我说,不要乱讲呀!!好邪呀!!我笑着回他一句:系啦!成个神婆一样,用不着这么慌张吧!!没想到山下原来是个坟场,( 应该是跑马地坟场 )一排一排的墓埤放满了整个山谷,那些雾来自对面高山上飘过来,令整个坟埸更觉有鬼魅横飞的感觉。。好悚人呵!! 当时我的脑海内,立刻浮现着有很多的尸体从坟墓下慢慢地爬出来。。哎,我也不敢再想,拍拍心口大叫,( 我们进来啦 ) 。这句话是对屋内的鬼怪先来个通知。。
    我立刻拿出那支无敌驱魔鎗,一支箭的冲入大屋内,他们两个就跟着我的左右。。用电筒向屋内大厅之四周围照射,原来大厅已没有什么家私,祗有一张发了霉的旧床褥,放在大厅的中央处,而床褥的旁边放了一些很旧式的女装半高跟鞋,那是三十年代的款式呵!!周围的墙身石屎已经大部份脱落了。还满佈了蜘蛛纲,更觉得阴森恐怖。我自言自语地说,哗,我睇怕几十年都无人来过呀!!!
    我边讲边沿着大厅旁之楼梯级向上行上二楼,他们也小心地跟着上来,因楼梯的一旁己没有扶手铁拦,而梯级是满佈墙上掉下来的碎石屎块,一不小心就会滑了下去。万一发生意外,都要很久才有人来施救呢!!


    我看见二楼有几间客房和厕所,厕所内祗剩下一个坐厕,所有房间都没有木门及窗框,於是我们再上三楼,看看有什么发现,上到三楼,见到有一间很大的房间,那应该是主房了,而主房侧有一条走廊通道直通去另一座别墅三楼的小房,哦,原来两座别墅的三楼中间,是有一条露天的天桥相连着呢,但最特别的是那个小房间是独立房间,下面二楼是上不来的。我说,这是最安全的地方呵!今晚我们就在这个小房内睡觉,HENRY 好奇地问我,为什么要撰这间房睡呢?我说,如果有人搞我们,他们必需要从这条天桥过来,因这天桥太窄,祗可供一个人过,如果我们三个人死守着小房门口的话,他们是没法攻进房内,而下面二楼是没有楼梯上来三楼的,所以很安全,除非系。。他们很紧张地追问着,系什么?( 系鬼啦   ) 我答。他们两个哗的一声,就跑了下去,我也立刻跟着跑。喂!喂!等等我呀!咪走得这么快。。呀。
    我们一窝蜂地跑回一楼地面,然后向后座一楼进发,哦,原来后座一楼至三楼每层都祗有一间小房,一楼可通上二楼,看似是一个储物房,我们用电筒照到有一些书簿杂物的东西放在一张满怖灰尘的桌上。我拿起其中一本簿,看见簿上有写着 ( ST. PAUL ‘S SECONDARY SCHOOL ) 的字句,哦,原来系名校。。圣保罗女子中学!!而簿上更写上了。MARIE,的名字和FORM TWO .CLASS – A 的字句. 哦,她是中学二年级A班的学生,她写的英文字很靚呵!!我笑着说:写的字这么靓,人也一定很靓呢!玛莉,如果你做我的女朋友就多好呵!!
    这时,特然有一隻手从我后面伸过来,把我的嘴巴盖着说:呸呸呸,衰既唔灵好既灵!!吓!原来又系SUNNY 搞鬼,我连忙说,你唔做神婆真系浪费呵!还用这么脏的手盖着我个嘴!!( 其实,就因为我讲了这句话,怪事就开始跟着我来啦 ) 。我们还不知天高地厚,就这样在屋内外周围签名,证明我们到此一游,等明天我们同班的鬼仔们来验证呢。。这样一搞,就搞到中午,我们就跑上天台上去看风景和吃东西。玩得多开心。完全忘记了这一间是( 全港出名的鬼屋 )呵!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鬼屋惊魂

 
 
    吃过午餐后,我们分工合作,SUNNY 去收集一些碎石块作为武器,HENRY 负责将小房间弄乾净,我们今晚会睡在那里,而我就装好那支气灯和整理杂物。
    可能是天雨的关系,很快就觉得天黑了,我们三个人都习惯了过童军生活,听收音机,下橡棋,看图书等等,都能让我们打发时间,就这样,不经不觉地,已到了深夜,我们在小房间内开了一盏气灯,小房间内立刻被照得一片光明,因下雨多云,没有月色,房间外漆黑一片,祗有坟场下的灯光和那些白色的雾作为背景光。情景也像昨晚一样,阴森恐怖,因我们入住的那个小房间是最接近山背的,而且是在三楼,所以我们时刻都看到坟场内一排排的墓碑,十分悚人。
     可能近期发生的怪事多了,已令我觉得黑暗没什么大不了,胆量也比以前大很多,相反,大家都知道啦,(神婆) SUNNY 是最胆小的,所以他很早就坐在房的中央,HENRY就在后窗那边,即是最接近坟埸的那个窗,而我呢,无撰择餘地,坐在房门入口处,是最前线的,若有什么情况,首当其冲的,就是我啦。。无法啦。。我充大哥吗!!
    其实我没有想过会出现什么情况的,但是我的身旁已放了很多石块,一支木棍,小刀和驱魔鎗,以防万一,此刻,我休闲地坐在毡上,闭着眼睛听广播,而他们两个在下棋,房内好不热闹,而屋外就一片。滴滴答答。的雨水声,及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好像在为我们的鬼故事配效果。
    正当我们沉醉於欢乐之中,特然近在后窗的楼下地面,即储物室外,发出一度很尖而凄厉的叫声,而叫声之大,令对面山谷也有回音,呀。。呀。。呀。。呀 的来回几次。
    哗,当时的我们,全部弹起,大家手拿石块,就向楼下的地面掷下去,一时间,砰。砰。澎。澎。的。碎石横飞。


    一轮碎石战后,(人,鬼)全飞。我们伸个头出窗外,感觉不到外面再有异样,就坐回地上安慰自己说,可能是秃鹰的叫声,但心想,明明是女人的叫声。但我真的不想又再跑回天星码头露宿呵!!
    於是,我就对着悚得面青唇白的他们说,现在己是午夜三点多鐘,还有不到三个小时就天亮了。我们什么都不理,看看可以把我们怎么样呀??睡觉吧!!
    於是,我就带头将波鞋的带子解开,脱了一隻又一隻,我所穿的是 US. MASTER 的篮球鞋,穿和解鞋带都比较麻烦的,因我是先脱的,所以我脱完,他们才脱了一隻。
    就在此时,怪声又再出现,唔。的一声,一把老年男人声音从另一隻窗外的大树上传入来的,我们三个人定着,我立刻把收音机关掉,再将掉在地上刚喝完的胶水樽口封著,然后很科学性地对着他们说,可能是收音机之( 低频 ) ,或有可能是风吹入了胶水樽内所发出的声音呢??
    嘎,当我还未讲完时,那怪声又再度从那个窗外传入,而且今次系 唔。唔。唔。的声音是有高低音及带有震动频率的。那声音是多么的愤怒及震撼兼悚人呵。。。
    此时,(神婆) SUNNY 立刻穿回他那隻鞋,拿着背包,飞奔出房门外,而HENRY 就跟着他跑出去,而我就惨啦!我祗穿回笫一隻鞋,当我穿第二隻鞋时,笫三次的怪声就在房内四周的墙壁和天花及地面上同时发出。我立刻拿着背包,想跑出房外,但那怪声好像有压力似的,把我全身包围著,我即时好像电影定格一样,整个人好像被点了穴似的,眼看着房内的灯光随著那怪声的愤怒而由黄色变为橙红色,而且很光亮,光到连四周的境物都看不见。


     我心想," 今次又系我 " 嘎,今次死硬啦!!唔知会怎样弄死我呢!!
    但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若十五秒左右,就没有怪声和强光,我立刻拿著背包,飞跑出去。原本是一层楼有十多级楼梯的,当时的我,一步就飞落一层楼,( 因楼梯是满佈碎石块的,所以是一步滑下去的 ) ,而我的杂物,从我未及时关好的背包内,一个一个的滚出来,如是者,我四步就跑了下去。但我的后面,有很多东西跟著我滚下来,我也不理,跑出花园,落石级,经过山路,到了培桥中学,再跑回乐活士多的门口,才见到 SUNNY 和 HENRY 这两隻 ( 死仔 )。全程花不到三分鐘,我又破了世界记录。
    我想,我当时这样称呼他们,绝对是不过份。我很气愤地站在他们面前,不作声地望着他们,以示抗议!!
    他们知道自己不是,(神婆),SUNNY 就首先开声问我啦,为什么这么迟才下来呢??我笑着说:( 我已经死了,现在跟你们说话的,是我的鬼魂 ) 。因你们两个先走,留下我被悚死了。都讲好:要走就大家一齐走吗!!无义气!!( 本能反应吗!!我们都唔想呀 ) ,好。。下次你们有什么问题,就不要来找我帮忙呀!!,我都唔想呀!!
    我们三个小鬼,就你一言,我一句地,徒步行去中环天星码头,一路上,他们两个都知道我生气,就低著头,拉着我衫尾,不停地 SAY , SORRY ,其实,我心里面又怎会怪责他们呢?我们没有出意外,以经是行运啦。在途中,我将后来的经歷,全部讲给他们听,他们都庆幸跑得快,如果他们是我的话,可能悚死了。
    长大后,(神婆) SUNNY 就在尖沙咀漆咸道之日本料理 ( 水车屋 ) 做大厨,而HENRY 就在AIA 友邦保险做经理,而我就在无线电视台( 翡翠台) 做美术设计师 。。。
    有一次,我们三个人约了出来聚旧,当我提起乐活道鬼屋时,他们两个异口同声地说:不要再讲啦!我们时常发恶梦呀!从此,我也不在他们面前再提了。。。。

 3/3   首页 上一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