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尸房的守夜人

医院鬼故事 2022-06-29

停尸房的守夜人

四零六最近突然成为全国媒体关注的焦点。

因为该医院出了件大喜事:十七名久卧在床的病患竟然在几天之内相继下床走路了。

其中不乏早已被确诊的全身瘫痪、植物人以及脊椎受损的病患。

随即人们发现了新的问题,这些看似康复的病人只是行动与常人无异,但是几乎都出现了厌光,喜阴暗潮湿,几乎不与人交流的症状。

院方专家出面解释这是因为他们常年卧病在床,现在还需要一个复健疗程,辅以心理治疗才能重返社会。

本来这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但是有一个人却开心不起来。

这个人就是停尸房的守夜人——周瑜。

他一直没敢上报,最近这段时间停尸房里面的出现了点异样。

陆续有尸体的后脖出现了伤口,直观的说:脊椎被咬穿,然后被吸空了髓液。

从齿痕来看,断然不是人类的齿痕。因为只有两个不大的眼儿,如果稍加装饰完全看不出来尸体被毁坏过。

但是周瑜就是发现了,虽然是意外之举。

人就是这样奇怪。不知道的时候,毒粉丝,毒辣椒……都能吃得津津有味,但是一旦知道了真相,大脑就会拧开恐惧的阀门,一发不可收拾。

按理说,停尸房的守夜人,还要兼职搬尸工,胆子应该不小。但前提是:他明确知道这里面的这些人都不是活物,是不会动的。

人的恐惧,其实是来自于未知。

不知道才会恐惧,要是知道了,无非也就是闭上眼睛迎接那一刹那的冲击罢了。

所以我们看片里面的,先前害怕、恐惧,那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将面对的是什么,会怎么死。等到真正直面死亡了,反而淡定了。

又好像我们在等待一个结果,是好是坏都不是最让人痛苦的,痛苦的是不确定。于是在希望和绝望之间游荡,消磨了意志残损了时光。

所以恐惧是等待的过程。

胆大如周瑜,现在也有些害怕了。他忍不住开始思考是什么东西造成了这些尸体的伤口。           

停尸房的守夜人

但是任凭他怎么回忆也想不起半点蛛丝马迹。于是他晚上开始特别留心每一个细微的动静,坚持了一周,仍然毫无所获。仍然不断有新尸体被吸走脊髓。

仿佛肇事者是个隐形人,又或者是虫豸……但都一一被周瑜推翻。隐形人即便存在,拉开冷冻柜这么大的声响不可能不惊动他;虫豸又怎么可能钻进关合严密的冷冻柜,而且要把脊髓吸干,该是多大一条虫?

这周该周瑜值白班,他留意了一下,尸体被破坏似乎都是在夜晚发生的。

自己该不该给换班的老刘提个醒?但这样做会不会吓到他?周瑜有些犹豫。

突然间,周瑜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停尸房虽然不断有新鲜尸体入库,但是从被破坏的速度来看,似乎很快就要“库无完尸”了。如果那个神秘物的胃口越来越大,会不会开始吸活人的脊髓?

这个念头着实很。

他做了一个决定,至少要查出是什么东西在捣鬼,以便给其他人发出警告。

用了两瓶酒一条烟,周瑜顺利从监控室的李保安那里看到了他值班那段时间的监控录像。

让他奇怪的是,几乎每天晚上后半夜,就有一段视频是黑的。时间不长,也就十几二十分钟。

在画面黑掉之前,周瑜分明看到自己站在摄像头的监控范围以内,醒着。但是自己怎么也回忆不起这段时间有什么不正常的事情。

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还是李保安找到了疑点,在画面黑掉前后,周瑜站的位置没有一丝变动。好几卷带子都是这样。明显不合常理——难道他站着发呆发了20分钟,每天准点?

李保安提出去检修一下摄像头,周瑜让他先压一压这个事,如果真的有问题,此举必然会打草惊蛇。

谁知,第二天下午,李保安就带着技术人员来了一趟停尸房。把几个摄像头都检测了一下,并且优化了角度,近乎没有死角。在检修过程中,李保安发现负责监控进口的摄像头底座被人粘了一块口香糖,原本可旋转90度的摄像头现在有了30度的死角,正好看不见门口。

周瑜既喜又惊,喜的是发现了问题,惊的是会不会因为这些举措惊动了凶手,从此作案更加严密。

下班的时候,周瑜看到李保安居然没在保安室,难道他今天不值班?正想上前打个招呼,却看见他身边站了个人,两人有说有笑正要过马路。

旁边那个人很眼熟,应该是医院的医生,但是一下子想不起是那个科室的。

既然如此,周瑜也不好上前打扰,只管自己赶路。

没走几步,他就听到路中央一阵刺耳的急刹车,然后是人群的尖叫。            

停尸房的守夜人

扭头一看——李保安半个身子被卷进了一辆搅拌车的后轮。

当场毙命。

周瑜虽然成天跟死人打交道,但是还是心惊肉跳。

询问路人才知道,当时大家都在等红灯,等到一半,李保安突然冲到路中央。仿佛就在等那辆车到来。

打听清楚经过,周瑜直觉告诉他:事情绝不会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这时他才想起来刚才李保安身边站的那个医生,却怎么也找不着了。

出于职业习惯,他走上前去看了看尸体,没想到正好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一条形体瘦小长约三寸的蜈蚣从李保安的耳朵里爬出来,倏地不见了。

周瑜开始回忆刚才李保安和身边人讲话的情景,似乎都是那个人在讲,李保安要么就点头,要么就笑,没太多动作。

对了,耳朵!刚才那个陌生人贴近李保安耳朵说了句什么。虽然不知道说的内容,但是那个动作现在想起来似乎有点可疑。

难道他往李保安嘴里吐了一条长长的蜈蚣?

周瑜觉得自己大概是快疯了。

李保安的尸体送到后,周瑜专程过去看了一眼,整个肚子被碾得稀烂,黄腻腻的脂肪和深褐色的内脏水乳交融。他突发奇想看了看李保安的脖子,什么也没有。他暗笑自己太多心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他专门带了点祭品拜祭李保安。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要不是自己拜托李保安查这个事,李保安就不会死。

当他把李保安的盖尸布揭开的时候,发现尸体的头竟然歪向一边。他赶紧帮忙拨正。突然灵光一闪,他又把尸体脖子歪过去仔细一看。

果然,出现了齿痕。

一整天,周瑜都魂不守舍,坐立不安。

过了几天,他在医院里看到一名女子陪着一个病号在散步,做复健运动。

不经意一瞥,如同一个炸雷响过。

那个病人……原来他不是医生,是病人。不正是李保安出事那天站在他身边的人吗?!

对了,我想起来了,他是前一段时间院方公布的十七名重症瘫痪后康复的患者之一。

难道说……他们的康复是依靠吸人骨髓?

不可能,首先那不是人类的齿痕;何况当初他们都卧病在床,不可能到停尸房作案……

周瑜开始在想要不要报警。但是没有任何证据,又没受害人。            

停尸房的守夜人

就算是控告有人蓄意破坏尸体,也需要有怀疑对象才行。何况两个小孔对尸体来说,也没太大破坏。

一时间,周瑜既害怕又有些不知所措。

会不会是院方研究什么新疗法,悄悄取走了尸体的脊髓?这十七名病人都是试验品?

越来越多的疑问让他沦陷。

这半个月周瑜都不再去关心尸体是好是坏,反正不是僵尸吸人血就行了。

至少活人是安全的,目前来看。

话说回来,有时候你不去犯事儿,事儿偏偏找上你。

这天改周瑜值白班,交班后他就回家了。

到家才发现,钥匙落在办公室了。于是回去取。

老刘没在办公室,大概进停尸房了吧。周瑜本打算取了钥匙就走,却听见停尸房里有悉悉索索的声响。

大概是有新的尸体运过来了。

但是怎么没听见人说话的声音?

隔着停尸房的塑料门帘可以看到里面人影憧憧。

周瑜顿生疑惑,正想撩个缝隙看个清楚,却听到有脚步声从走廊传来。

他吃不准状况,赶紧钻进办公室的大置物柜躲了起来。

后来回想起来,正是他这个举动,救了他的命。

在柜子里不知过了多久,间或听到很多人走过的声音,然后是一种奇怪的咝咝声,就像天然气管漏气的生意。

接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再过了会,就听到有人走进办公室。

周瑜推开一个小缝一瞧,是老刘进来了。

周瑜推开柜子门走了出去,把老刘吓得一声怪叫!            

停尸房的守夜人

“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回来拿钥匙……”周瑜不知道老刘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你刚才干嘛去了?”

老刘一手抚摩着胸口有些嗔怒:“没被里面的人吓死也要被你吓死。拿钥匙干嘛躲在柜子里!”

“刚才我进来看你没在,然后……”周瑜犹豫了一下,“听到些怪声音,我一时害怕就躲了起来。”

老刘听周瑜这么说倒觉得好笑了:“你做这行的还怕这个,我刚才就进停尸房打了一转就回来了啊。就两分钟的功夫。”

“就你一个人?”

“活人的话,就我一个啊……”

周瑜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他突然想起当时看录影带的时候自己傻站了20分钟。

莫非……是催眠?

第二天,周瑜交班后没有回家,而是在外面转了一圈又悄悄地溜回了停尸房。

老刘在值班室无聊的看杂志。一切正常。

周瑜白天的时候就把地形勘测好了,房间里有一张滚轮坏掉的床,一直没有修理,所以这段时间都没有用。他悄悄把早已准备好的无线摄像头黏在床底,伪装得不露痕迹。

为了保证信号不受干扰,他钻进停尸房左侧的清洁房躲了起来。

这里放着拖把一类的清洁用品和杂物,气味不是很好闻,但是好在他已经习惯了。

为了防止自己睡着,他把耳机音量开到最大,这样停尸房一旦有动静,摄像头上的无线麦克风就会把声响传过来。

在潮湿腐臭的清洁房,每一分钟都像一小时那样难熬。

他紧张得连带的一瓶矿泉水还没喝到一半,就已经尿了三次。            

停尸房的守夜人

幸好这房间有水槽,不然活人还真有可能让尿憋死。

好容易熬到了半夜两点,周瑜已经睡了醒,醒了睡了好几次。

还是没动静。

操,真是自己找事儿。其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了,完全不关自己的事。

他开始感觉有些懊悔。

这时,耳机里传来脚步声,他一看视频,是老刘进停尸房例行检查。

突然,他看到停尸房门外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那个影子的动作很轻,即使是高灵敏度的麦克风也没能捕捉到一点声音。

塑料门帘被轻轻地撩开,浮现出来的是一张熟悉的脸庞。

这不是最近刚受院长褒奖的刘子虎医生吗?

刘子虎的脸苍白死寂,唯独那白齿红唇异常惹眼。只见他慢慢张开嘴,伸出舌头……周瑜仔细一看差点没叫出声来。

那根本不是舌头,而是一只肥硕的粗大异常的毛毛虫,那是褐色的八角丁!

那虫舌就像一个喷雾器一样往空中喷洒了一些绿色的雾气,不一会,就看见老刘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一动不动了。

接着,刘子虎把虫舌吞了进去,张口突出几条黑色的蜈蚣。那蜈蚣仿佛有灵性一般,摇曳着身子向墙上游去。只见它们径直攀上停尸房的摄像头,用身子紧紧地裹住镜头。

这下周瑜算是明白为什么监控录像会黑掉一段时间了。也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傻傻地在镜头下站了20分钟了。

刘子虎布置好一切,就放心大胆地走了进去。他拿出停尸房进出登记记录,拉开了新入库的几具尸体的冷藏柜。

“妈的,越来越少了。”他忍不住骂了一声。

然后他对着门外,伸出舌头——这次不是八角丁,而是一对蜈蚣的触须,在空中高频振动着。紧接着门外就走进来一群人,正是那十七个康复的脊椎病患者。

周瑜这时才想起:这十七名病人并不是由同一个主治医生负责,但是康复确实都是在刘子虎医生来到医院之后的事。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古怪!

这帮病人走进停尸房便分成几组围着尸体,看样子他们先是由一个人咬穿尸体后颈,然后分别从嘴里生出一根触须插进创口吮吸脊髓。

周瑜看得心惊肉跳,幸好他们只对死人下手,要是对活人也这样那该怎么办?!

由于今天没有什么新鲜尸体。这帮人……应该说是怪物,很快就完事儿了。            

停尸房的守夜人

在他们离开停尸房之前,刘子虎突然停下脚步,意味深长地朝周瑜的摄像头这边看了一眼。

噗通、噗通、噗通……

周瑜感觉心脏就要从嗓子眼腾出来了,他死死咬紧牙关,舌头抵住上腭,双手握拳几乎能捏出汗水……怎么办,被发现了吗?不可能吧……但是他那样的怪物、妖物,谁知道有什么能力……

不过刘子虎并没有多做停留,他跟着那帮病人退出了停尸房。摄像头上的蜈蚣也紧跟着游了出去。

走廊里脚步声渐渐远去。

出去还是不出去?周瑜犹豫不决。再等等吧,要是刘子虎杀个回马枪就惨了。

于是他又等了十分钟。直到确定四周悄无声息了他才蹑手蹑脚地向门口慢慢走去。

但是他忽略了两点:一是老刘被定在那里仍然没有恢复行动。按照之前他被定身的时间,老刘的时间未免太长了;二是在他身后黑暗中,有一双散发着幽光的眼睛正在悄悄地盯着他,那是一只乌黑发亮三寸有余的蜈蚣。

等他打开门,小心翼翼地左顾右盼,确定没有人之后,他才放心大胆地把门全开,探出身去。

可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好像有一股气息似有若无地萦绕在他周围。又好像有一双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他。

直到他抬起头……头顶上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正倒吊在屋顶,四肢攀附着天花板仰头盯着他。那人的口水在空中拉成亮亮地丝线,低落在他脸上。凉丝丝的。

啊……!

周瑜怪叫着赶紧退开。

那病人是个女人,姓李,周瑜记得那是院长的某某亲戚,也是十七名病号之一。

“李大姐,你……你别乱来。”

周瑜一边后退着一边语无伦次地求饶。

李大姐突然把头转过180度直愣愣地盯着周瑜,然后手脚并用沿着墙壁爬了下来。

周瑜觉得自己快昏了,但是好歹他是搬尸工,很多奇形怪状的尸体都见过。他暗暗告诉自己“这不是人,只是一具尸体”,这样才稍微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

李大姐落回地面后,站起身来,把头扭回正常位置,面无表情向周瑜走来。周瑜分明看见在她牙缝里有两根黑色的触须呼之欲出。

妈的,她要吸我的脑髓!

求生的欲念战胜了恐惧,周瑜知道如果不反抗只有死路一条。            

停尸房的守夜人

于是他不退反进,冲上去猛地踹了李大姐的小腿一脚。当场踹得她小腿骨折。

但是她浑然不觉得痛,拖着断腿张舞着两手向周瑜抓来。

周瑜一肘敲碎旁边消防柜的玻璃取出消防斧,看准了空档,对准李大姐脑门劈过去。

没用。

淌着脑浆的李大姐仍然步步逼近。

这时,刚才在清洁房的那只黑色蜈蚣悄悄爬上了周瑜的肩头,对准耳朵眼儿伺机侵入。

周瑜的感觉从未如此敏锐,他一边后退一边揪住这个正要钻进自己脑子的小虫豸。

用手一捏,噗……那蜈蚣的一节身体被捏到爆浆。

蜈蚣痛苦的挣扎着。奇怪的是,对面李大姐身子竟然像筛子一样抖动起来。

怒火攻心的周瑜把蜈蚣扯成两截,扔在地上踩成肉泥。

“唔呃咕咕……”李大姐嘴里发出奇怪的叫声,猛地向周瑜扑来。

周瑜赶忙挥舞着斧头抵挡。凭空横着一划,李大姐腹部就开了张大嘴,嘴里红的黄的白的一应俱全。

没想到斧子在抽出来的时候被衣服勾住了。周瑜用力一扯,竟然把李大姐的病号服扯了下来。

这种情况下女人的裸体只会让周瑜觉得恶心。

李大姐还在逼近,周瑜已经退无可退。

他当机立断,横着把斧头朝着李大姐的双腿砍去。

咔嚓两声,那女人的一双小腿跟身体分了家。整个人就像周瑜扑来。

周瑜赶紧闪开绕到她身后。

没想到,眼前的一幕把周瑜看傻眼了。

因为那女人的脊椎——原本脊椎所在的位置,被一条约莫一米长的巨型蜈蚣取代了。            

停尸房的守夜人

那蜈蚣伏在李大姐背上,百足插入两边肋骨,蜈蚣脑袋从后颈钻进头颅,看样子是藏在嘴里。这下周瑜明白为什么这群原本脊椎有问题的人能够下地走路了,因为他们有了一根“人造脊椎”!他也明白这群病人是怎么吸食人的脊髓的了。

那蜈蚣似乎感觉到李大姐的身体不能再用了,竟然挣扎着从李大姐的脊椎上褪了下来。

可惜这时周瑜已经杀红了眼,一看蜈蚣想逃,他抡起斧头只消几下就把那肥硕的蜈蚣砍成了一颗颗肉丸子。

再看李大姐那失去了“脊椎”的后背,只剩下一串好像糖葫芦一样的深坑。

这时,周瑜发现蜈蚣有一节躯体还在动。莫非真的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包抱成一团的小蜈蚣。

周瑜一阵恶心,抡起斧头猛砸下去。

这下他明白为什么之前砍李大姐没有什么效果,但他把肩上的蜈蚣扯断反而能引起李大姐产生反应了,想必那只小蜈蚣是这只大蜈蚣的崽子。

回到家,周瑜开始担心。现在如果请假,刘子虎一定会怀疑到自己。但如果去上班,不知道会不会仍然有危险。

他左思右想,估计刘子虎当时只是发现了有人在监视他,但不确定是谁,所以留下李大姐做侦查员。

于是他硬着头皮还是去了医院。

通过旁敲侧击地询问老刘,他才发现李大姐被杀死这件事竟然被人掩藏地严严实实,医院里没人知道半点风声。刘子虎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

幸好这段时间他都是白班,大白天至少不会那么恐怖。

手里偷拍的刘子虎的视频,他刻成了碟子,一时不知道交给谁好。

院长?还是警察局?如果把东西交出去,他们又不相信自己,那我岂不是暴露了?

就这样硬着头皮过了几天,还是犹豫不决。

突然周瑜脑海中一个惊雷炸响,自己在停尸房私自装监视器的小动作,一定被停尸房原有的监视器拍了下来。如果刘子虎去监控室一看录像,那岂不是……

这几天通过暗自观察,周瑜发现自己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他在医院出没的地方,总会有意无意地碰到刘子虎医生或者那群康复的病人中的一两个。

这已经能说明自己被监视着,对方一定在找机会下手,只是因为现在自己值白班,他们一定会在我夜班的时候有所动作。

决不能坐以待毙!            

停尸房的守夜人

周瑜知道,如果请假或者辞职都不是办法。对方是妖怪,如果要杀死自己肯定不会因为自己离开医院就作罢的。

于是他在自己值夜班的当天,就通过邮局用挂号信把光盘给院长寄了去。他不能提前寄,不然自己的计划会被破坏。

只要院长收到光盘,不管是自己死还是刘子虎死,这光盘都能起到决定性作用。如果自己死了,至少能揭发刘子虎;如果刘子虎死了,光盘也能为自己脱罪。

到了夜里,周瑜严正以待。

他其实很担心,如果十六个病人一拥而上,再加个刘子虎,自己完全没有必胜的打算。但愿自己之前的部署能够凑效……

刘子虎一如既往在在半夜两点来到停尸房,他先让病人们在门口守着,自己只身穿过走廊先去麻痹周瑜。

周瑜这次把摄像头装在了二楼的阳台下,清清楚楚看到了刘子虎的一举一动。

刘子虎走到停尸房门口,轻轻地伸出虫舌释放麻痹气体。然后用小蜈蚣挡住摄像头。

他看到周瑜背对着房门坐着,一动不动,显然已经被麻痹了。在周瑜面前是一部笔记本电脑。电脑画面上显示的正是走廊门口的情形。

等到刘子虎走过去才发现,这哪里是周瑜,分明就是停尸房的一具尸体被穿上的周瑜的衣服端坐在这里。

遭了,调虎离山计。

刘子虎眼睁睁地看到监视器画面,周瑜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戴着防毒面罩背着药箱对着那十六名病人喷洒着不知名的杀虫药水。

那药水威力似乎很大,病人们先还有力气反抗,不一会就全体抽搐躺在地上。周瑜还不解气,仍然对着躺在地上的人们狂喷乱洒。

看来那药水不单是剧毒而且有腐蚀性。不一会,那些病人的面颊,衣服都被灼烧出一个个窟窿。甚至可以看到他们的蜈蚣脊椎也被蚀穿了,一只只巨型蜈蚣痛苦的扭曲着,连挣脱躯体的本事也没有了。

这时刘子虎才意识到危险,这些蜈蚣都是他的崽,这样惨死令他心痛不已。

他觉得自己太小看这个人类了,一次失误全盘皆输!

我要亲手宰了他!刘子虎转身向门外赶去。            

停尸房的守夜人

周瑜知道刘子虎一定通过监控视频看到了外面的情况,不由得一阵兴奋,觉得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他戴着面罩背着杀虫水药箱就往走廊里走去。正好看到刘子虎站在走廊的另一端,逆光,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是他可以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气在这狭长局限的空间中弥漫开来。

周瑜小心翼翼地朝刘子虎走去,紧紧握住手中的药水喷雾杆。

走到一半的时候,周瑜开始觉得不对劲。手里的喷雾杆怎么松了?

他低头一看,喷雾杆和药水箱之间的连接管不知道什么时候断了。回过头去才发现不知何时药水箱上爬满了蛞蝓。难道是蛞蝓把管子咬断的?!

这些虫子哪里来的?

周瑜战战兢兢地抬起头:天花满上密密麻麻全是虫子:有蜈蚣、蟑螂、蛞蝓和八角丁还有些看不真切。

这时这些虫子开始如同雨滴一样纷纷往下落。不一会儿就爬满了周瑜全身。虽然他穿了厚厚的外套戴着防毒面罩,但是脖子缝、裤腿管儿、衣袖……防不胜防。

周瑜只得一边跑一边脱掉背上的药水箱,脱掉外套,摘掉爬满虫子的面罩。拍打着身上试图钻进内衣的虫子。

八角丁的毒刺蛰得他双手又红又肿,蜈蚣把他的耳垂咬掉了一大块肉……

谁知他慌不择路,居然跑到了刘子虎的面前。

刘子虎一把捏住他的脖子把他钉在墙上,周瑜双手使劲掰也掰不开刘子虎的手指。

好大的力道,吸进去的氧气越来越少,周瑜觉得自己快不行了。

“我……我……死也不会……让你……咬我,变成……你那……样吸食骨髓的……怪物!”他努力从牙缝挤出这句话,

刘子虎听了哈哈大笑:“你以为我是吸血鬼吗?咬你就把你变成我的同类。告诉你,你不配!你以为那十七个人是我的同类吗?哈哈……他们不过是我做的吸管,每天吸食骨髓然后供我享用。你还真看得起你自己……”

一边说着,刘子虎慢慢把脸凑过去,用眼睛死死地瞪着周瑜。

周瑜觉得这双眼睛好像饱含着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停尸房的守夜人

只见那双眼睛越来越鼓,慢慢长出了触角夺眶而出。

竟然是两条蛞蝓。

那两条蛞蝓慢慢从刘子虎的眼眶中探过身去,一点点向周瑜的眼睛爬去。

“你这么身强力壮,变成吸管太可惜了。我要你变成捕食器,专门替我杀人,然后我就有源源不绝的脊髓了。哈哈!正好这鬼医院的尸源越来越少。”

刘子虎说话的当口,一股土腥味从他的喉咙里传出来。周瑜恶心得想吐。

眼看那蛞蝓要爬上周瑜的脸了,周瑜把心一横,张嘴便咬。

一口咬下两颗蛞蝓的脑袋。

“啊……啊……”刘子虎猝不及防,惨叫着倒退几步。抓住周瑜的手也送了开。

周瑜赶紧啐掉嘴里恶心的玩意儿,伸腿一绊,让刘子虎摔倒在停尸房门口的蹭脚垫上。

“这电热毯算是我送给你陪葬的!”周瑜一秒也不敢耽搁,赶紧按下墙壁上的电源按钮。

他早就在蹭脚垫下盘好了一张铜丝网,接了电源插头。就等刘子虎踩上去。

只听一阵噼啪声,失去眼睛的刘子虎在电网上不住的抽搐,冒着青烟。

不一会儿就变得焦黑。

周瑜怕他不死,等了五分钟才打电话报警,等警笛响起他才关闭电源。

这时候,刘子虎都成一块炭了。

由于事情太过,市里决定将这件事严格保密。

院方放了周瑜一个月的假期。带薪。

等到他休息完回到岗位上时,院长亲自接见了他。          

停尸房的守夜人

“周瑜同志,很抱歉因为医院的管理疏忽让你经历了这种可怕的事情。”院长和蔼地对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说,“作为精神补偿,院方决定赔偿你两万元。当然,如果你愿意继续在我们医院工作,我们还是很欢迎的。”

周瑜受宠若惊,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工也能收到院长接见,而且有一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觉。

“愿意,当然愿意!”周瑜激动地搓了搓双手。

院长站起身来,慢慢背过身去:“那就好,那就好。另外我还有件事要跟你聊聊……”

“院长,您说!”周瑜想大概院长会嘱咐自己对这件事情保密之类的。

他正对着院长的后脑勺,只见院长的头发一阵耸动,然后掉了下了。

居然是假发。

周瑜想笑又不好笑。

接下来的事情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看见院长后脑勺上覆盖着一条巨大的蛞蝓,那蛞蝓变成一张女人的脸:“另外一件事就是,你杀了我老公。那两万块钱送给你买棺材吧!”

院长猛地把头扭过180度,嘴里喷出一条蛞蝓,倏地盖住了周瑜的脸。

然后,那蛞蝓分成数十条小蛞蝓,从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钻进去了。

一刹那,周瑜听到了自己脑子被吃掉的声音。

咯啦,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