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财经

股票财经股票行情门户

世界将再次进入100美元油价时代

2702月
更新时间:02月27日|标签:

2月24日,俄罗斯的枪炮声中,国际石油价格最高摸至每桶105.79美元,欧洲基准天然气价格上涨至106.1欧元/兆瓦时。俄罗斯是世界性油气资源和生产大国,在世界油气市场拥有不可或缺的地位、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未来,俄乌局势的走向、西方国家的对俄政策,将决定世界油气形势,而中国的能源外部环境势必更加复杂。我们认为,国际油价有可能继2007年-2008年、2011-2014年之后,第三次进入每桶100美元以上的高油价时代。

世界将再次进入100美元油价时代

世界油气市场未出现灾难性结果

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无论是世界天然气还是石油市场,都由2020年受新冠疫情严重冲击下的供应过剩,转变为供应逐渐紧张。这段时间,由天然气引发的欧洲能源危机蔓延到全球,天然气和石油价格都持续上涨。2021年10月4日,国际石油价格重上每桶80美元,第四季度欧洲和亚洲天然气价格均超过3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进入2022年,世界油气市场延续了2021年的供需紧张和价格持续上涨的趋势,其中自年初以来不断升温的俄乌紧张关系成为主要推动因素。

1月28日,布伦特原油收于90.03美元/桶,这是7年来布伦特油价首次突破每桶90美元;2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与欧洲盟友的视频会议中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日期是2月16日,敦促所有美国公民48小时内离开乌克兰,当日布伦特原油最高价涨至每桶95.66美元;2月14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下令关闭位于基辅的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暂时性地”把留在基辅的少数外交人员转移到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并呼吁位于乌克兰的美国公民尽快离境,当日布伦特原油最高涨至每桶96.78美元,距100美元/桶的大关仅一步之遥。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在俄乌紧张关系的刺激下,布伦特原油先后越过了每桶90美元和95美元两道大关,自2007年10月和2010年12月之后,第三次历史性地站稳了90美元/桶的价格水平。

2月2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电视讲话,决定在顿巴斯地区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世界油气市场迅速做出反应,期间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度直线飙升至105.79美元/桶,WTI价格最高涨至100.50美元/桶,两大原油双双涨过100美元/桶的大关;作为欧洲天然气基准价格的荷兰TTF上涨50%,最高涨至106.1欧元/兆瓦时。

随后,在看到俄乌军事冲突形势不如预期严重,特别是美国总统拜登未宣布对俄罗斯的能源贸易实施制裁、未宣布将俄罗斯排除在Swift之外,并与其他国家合作,准备动用战略石油储备之后,国际石油价格回落。

2月24日,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收于99.08美元/桶,WTI期价格收于92.81美元/桶;2月25日,随着俄罗斯同意与乌克兰谈判消息的传出,布伦特原油再次下跌并收于97.93美元/桶,WTI收于91.59美元/桶,两大原油双双均没有站稳100美元/桶的关口。这样,两天的战事结束后,对世界油气市场的第一次冲击结束,无论是石油还是天然气市场,均未出现灾难性的结果。

世界将再次进入100美元油价时代

俄罗斯在世界油气市场举足轻重

俄罗斯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在世界油气市场拥有不可或缺的地位和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不过,油气行业在为俄罗斯经济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同时,也决定了俄罗斯高度依赖世界油气市场,一定程度上也对俄罗斯的对外政策形成了掣肘。

俄罗斯是世界油气资源大国。2021年1月1日,俄罗斯剩余探明石油储量为1078亿桶,排名委内瑞拉、沙特阿拉伯、伊朗和伊拉克之后,位居世界第五,占世界剩余探明石油储量的6.2%;俄罗斯的剩余探明天然气储量更高,为37.4万亿立方米,世界第一,占世界剩余探明天然气储储量的19.9%,几近五分之一。

俄罗斯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天然气生产国。根据国际能源署2022年1月19日出版的《石油市场报告》,2021年12月,俄罗斯的石油产量为每天1125万桶,排名美国之后,世界第二,占世界石油总产量的11.41%;根据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提供的数据,2021年,俄罗斯原油和凝析油产量为5.22至5.24亿吨左右。根据国际能源署2022年1月出版的《2022年第一季度天然气市场报告》,2021年俄罗斯的天然气产量为7610亿立方米,也是仅排名美国之后,位居世界第二位,占世界天然气总产量的18.46%。

俄罗斯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石油天然气出口数量,直接决定了俄罗斯在世界油气市场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根据俄罗斯海关的统计数字,2021年俄罗斯的出口石油2.3亿吨,仅次于沙特阿拉伯位居世界第二。正加为如此,决定国际石油市场局势的欧佩克+,基本上是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的二人转。2021年,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数量为2035亿立方米,世界第一。

除绝对数字外,俄罗斯在世界油气市场的影响力,主要集中在具体的出口市场,其中欧洲对于俄罗斯的油气进口依赖程度尤其高,同时欧洲也是俄罗斯油气的主要出口地区。

欧洲是俄罗斯天然气传统的出口目的地和目前主要出口地区。俄罗斯向欧洲出口天然气,起自20世纪60和70年代的苏联,目前通过7条天然气管道,向欧洲出口天然气。以2019年为例,在俄罗斯出口的2369亿立方米天然气中,出口到欧洲的天然气为1926亿立方米,占比高达81%,也即欧洲是80%以上俄罗斯天然气出口目的地。2020年,俄罗斯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数量有所下降,欧盟成员国合计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约为1526.5亿立方米,占欧盟天然气总进口量的38%,也就是说欧洲进口天然气中的超过三分之一,来源于俄罗斯。

俄罗斯对欧洲石油市场的依赖更大,2020年俄罗斯石油出口中的约48%流向了欧洲市场,也就是说俄罗斯石油出口中的约一半依靠欧洲。

在欧洲国家中,俄罗斯与德国的能源关系最为密切。作为欧洲经济体量最大的国家,德国的能源消费高度依赖进口,尤其依赖于从俄罗斯的进口。以2020年为例,德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约70%依赖进口,其中石油全部依赖进口,天然气消费的约97%依赖进口,煤炭消费的约88%依赖进口,而俄罗斯是德国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进口来源国,德国石油消费的约31.5%和天然气消费的约57%,都来源于俄罗斯。反过来,俄罗斯的能源出口也高度依赖德国,其中2020年俄罗斯石油出口的11%流到德国一个国家,俄罗斯向欧洲出口的天然气中有25%左右流向德国。

石油天然气行业是俄罗斯最重要的经济支柱,油气行业的总收入占俄罗斯财政收入的约40%,俄罗斯出口收入的一半以上来源于油气。2021年,俄罗斯油气收入预计为8.5万亿卢布,大大超过2020年,其中俄罗斯石油出口收入高达1101.19亿美元。正是得利益于规模巨大的油气出口,为俄罗斯获得了大量的外汇收入,为俄罗斯经济打下了较好的基础。根据俄罗斯央行的数据,截至2021年12月24日,俄罗斯国际储备达到6305亿美元,再创历史新高,使得俄罗斯的外汇储备排名世界第五,为应对重大国际危机,准备了较为充足的外汇基金并提供了较为有效的政策手段。

世界将再次进入100美元油价时代

俄乌局势决定世界油气市场形势

目前处于紧平衡状态的世界油气市场,任何与石油天然气相关的事件或新闻,都会将国际油价和气价推入更高的水平,这使得以美国首的西方国家对俄政策处于两难的境地,但对欧洲油气市场的高度依赖,也决定了俄罗斯不能将与欧洲和美国的关系逼进死胡同。因此,我们认为,未来俄乌军事冲突是不是会进一步恶化,美国和欧洲对俄罗斯的政策会不会进一步收紧,决定着世界油气市场的未来趋势。

(一)世界石油市场的紧平衡使得美欧对俄投鼠忌器

2月24日,在与七国集团其他领导人视频会晤后发表的讲话中,美国总统拜登表示,七国集团领导人同意推进“毁灭性”的一揽子制裁和其他经济措施,以追究俄罗斯的责任,让俄罗斯与全球经济隔绝。

但是,在这个讲话中,拜登没有提及对俄罗斯能源行业的制裁,更没有回应媒体和行业广泛讨论的将俄罗斯排除SWIFT体系之外。与此同时,虽然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三国外长呼吁欧盟立即切断俄罗斯与SWIFT国际结算系统的联系,但欧盟也表示,在现阶段不暂太可能将俄罗斯排除出SWIFT国际结算系统,担心此举将对欧洲经济造成严重的后果。

就在俄乌紧张关系不断升级之际,2月22日,有美国官员对外表示,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并不是针对石油和天然气市场。

从2021年1月20日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不断上涨的汽油和天然气价格,就成为拜登政府的一大心病,高涨的油气价格带来了美国通胀不断创下纪录,严重影响了拜登的民意支持。为此,自上任以来,拜登本人和包括能源部长格兰霍姆等拜登政府主要官员,都将很大的精力投入到如何降低国际石油价格中,为此不惜于2021年11月23日宣布释放50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并不断施压沙特阿拉伯等国提高石油产量。

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没有收到预期效果,国际石油价格自2021年10月4日突破每桶80美元后,2022年1月底又突破每桶90美元,并于2月24日摸高至105.79美元/桶。因此,除非俄乌军事冲突进一步恶化并导致严重的平民伤亡,否则在当下紧平衡的国际石油形势下,制裁俄罗斯的能源行业,将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赶出世界油气市场,国际油价肯定会站稳每桶100美元的水平,天然气价格也将创出新高,这是美国拜登政府不愿意看到的,更是无法承受的。

(二)高度依赖欧洲油气市场也使俄投鼠忌器

2月24日国际油气价格冲高后均出现回落,除美国与欧洲明确表态暂时不将俄罗斯的能源行业列入制裁外,另一方面重要的原因是,俄乌第一天军事冲击的规模和结果均有限,这说明,对欧洲油气市场的高度依赖,也掣肘了俄罗斯在乌克兰军事行动的规模,俄罗斯不可能将与欧美的关系逼进死胡同。

传统上,欧洲是俄罗斯最大和最稳定的油气市场,天然气在这方面最有代表性。早在冷战时期,前苏联就排除一切困难,建设了完善的管网系统,使得欧洲成为自己最大的天然气市场;苏联解体后,与乌克兰关系的不断恶化,迫使俄罗斯花大价钱,建设了多条绕过乌克兰的天然气管道,目的都是为了保住欧洲传统的天然气市场。其中,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最有代表性。

近年来,随着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能力的不断增大和对欧洲出口天然气数量的逐渐增加,俄罗斯对欧洲天然气出口数量已经在下降,对于俄罗斯来说,保住欧洲天然气市场更加迫切。因此,从油气商品的角度,至少理论上,俄罗斯不应该进一步升级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彻底恶化与欧洲的关系。

当下的俄乌军事冲突已经影响了俄罗斯的油气出口。俄罗斯原油的很多买家和船东,目前都处于观望和等待状态,害怕美国和欧洲的制裁波及到自己,这使得市场上的乌拉尔原油价格大跌,价格折让达到创纪录的每桶9.8美元,是过去几年平均折让水平的10倍。

俄罗斯对欧洲油气市场的依赖,是硬币的一面,硬币的另一面是,欧洲当下也没有可能完全摆脱对俄罗斯油气资源的依赖,天然气尤其如此。目前,唯一有可能缓解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只有美国的液化天然气。

2021年,美国成为欧洲液化天然气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占欧盟和英国液化天然气进口总量的26%,2022年1月每天向欧洲出口液化天然气的数量高达65亿立方英尺,占现有液化能力的65%上下,由于液化天然气项目的建设存在较长的周期,短期内美国无法迅速扩大生产能力,向欧洲提供更多的天然气。正因为如此,无论是法国还是德国,都不希望俄乌关系进一步恶化,都在积极斡旋,希望缓和俄乌关系,其中的原因,除不希望看到战争外,更重要的还是希望保持欧洲与俄罗斯能源关系的稳定,尤其是在当下供暖季尚未结束的时候。

(三)俄乌军事冲突使中国面临的能源外部环境更加复杂

2021年,中国进口原油5.13亿吨,进口天然气1.22亿吨,是世界第一大原油、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进口国。其中,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为7964万吨,俄罗斯是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的中国第二大石油进口来源国;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数量为1207.62万吨,是中国管输天然气第二大进口来源国和液化天然气第六大进口来源国。此外,俄罗斯还是中国第一大电力进口来源国和第二大煤炭进口来源国,煤炭进口数量仅次于印度尼西亚。所有能源产品合计,俄罗斯是中国第一大能源进口来源国。综合来看,俄乌军事冲突使中国面临的能源外部环境更加复杂。

首先,能源价格的上涨,增加了中国进口成本。以石油为例,2021年中国原油进口的数量比2020年下降了5.4%,但进口金额却大涨了44.2%,其中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2021年不断上涨的国际石油价格。目前,国际石油价格已经站稳了每桶90美元,逼近100美元。仍以2021年中国原油进口为例,国际石油价格每上涨1美元/桶,中国原油进口将多支出35亿美元,上涨10美元则将多支出350亿美元。

其次,中国与俄罗斯的能源关系将面临多次层的金融风险和支付难题。目前,虽然美国和欧洲等国对俄罗斯的制裁没有包括能源行业,但已基本包括了俄罗斯的主要银行。庞大的能源贸易,需要两国银行业的支持。在美国和欧洲对俄罗斯银行实行制裁的局面下,中国如何与俄罗斯开始能源贸易将面临支付难题。此外,在近期中国与俄罗斯签署的众多包括能源贸易的双边协议中,明确以欧元进行结算,虽然这可以避免以美元结算支付存在的风险,但如欧盟对俄罗斯在欧元领域进行制裁,这些协议就将面临如何执行的问题。

第三,美欧对俄罗斯制裁将使俄油气更多流向中国,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也不利于中国能源安全。目前,俄罗斯已经是中国第一大能源进口来源地和第二大石油进口来源地,其中俄罗斯向中国出口的石油占其总出口量的三分之一。从中国能源安全的角度,应该分散进口来源,不能对单一的国家形成过高的依赖。从天然气的角度看,除液化天然气外,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主要是管输天然气,管输天然气存在设计能力等一系列技术问题,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输量可能性不大。

随着新冠疫情缓和,美国和欧洲等很多地区的生产生活正在恢复正常,世界主要能源机构都预测,2022年的世界石油消费将超过2019年,消费总量将达到1亿桶/天的水平,创下新纪录。而欧佩克+较好地执行了有序的增产计划,使国际石油市场保持着紧平衡的状态。

一段时间以来,不时传出伊核新协议谈判取得进展,每天约150万桶的伊朗石油将重新进入市场。不过,即便对伊核新协议谈判持最乐观的看法,但由于涉及到石油生产恢复等一系列技术性的问题,伊朗石油真正大规模进入国际石油市场也需要时间。

俄乌军事冲突的未来走势,将决定已经神经紧绷的国际石油形势。两天战事后,俄乌双方都宣称希望坐下来谈判,国际石油价格从近100美元的高位应声回落。如果冲突进一步恶化,美欧对俄罗斯制裁力度加大,国际石油价格肯定会再次大幅度上涨。即使冲突缓和,但俄乌紧张关系得不到根本的改善,仍会随时引爆油价。

因此,在紧平衡的国际石油形势下,我们认为,2022年国际油价有很大的可能第三次站在每桶100美元之上,世界将再次进入高油价时代。

推荐阅读

商务部:全力以赴保障市场生活必需品供应

2022年大规模退税政策加速实施

3月信贷结构不佳,货币政策方面,宽松货币基调将持续

2022年中国外贸进出口连续7个季度保持同比正增长

2022年一季度,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9.42万亿元

新增专项债券进展较快,项目使用范围不断优化
新增专项债券进展较快,项目使用范围不断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