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财经

股票财经股票行情门户

前两月22家新三板公司被强制摘牌

0503月
更新时间:03月05日|标签:

今年以来,新三板基础层“强制摘牌”延续了2021年的势头,部分经营出现困难、公司治理欠佳、信息披露不规范的公司被持续清理“出场”。据统计,今年1月和2月,分别有26家、24家基础层挂牌公司摘牌,其中被监管层强制摘牌的公司各有11家。

  不少业内专家认为,新三板“强制摘牌”的持续推进,将形成企业能进能退、投资风险与投资者适当性匹配的良性市场生态。

  基础层“强制摘牌”延续

  自2021年9月以来,越来越多新三板基础层公司接到了全国股转公司发来的强制摘牌通知。

  上海证券报记者查阅基础层挂牌公司的公告发现,不少挂牌公司由于触发了强制摘牌的规定而被要求进入摘牌整理期,其证券简称的前端被冠上了“摘牌”“ST”等字样。

  据上证报资讯统计,今年1月和2月,分别有26家、24家基础层挂牌公司摘牌,其中被监管层强制摘牌的公司各为11家,占比分别高达42%、46%。在2021年,1月摘牌总数量则为159家,其中50家为强制摘牌,占比为31%;2月摘牌的72家公司中,没有一家公司是被强制摘牌。

  梳理“强制摘牌”的脉络可见,2021年1至8月新三板强制摘牌的比例都较低,除了1月超过30%,3月、8月为15%、14%,其余月份强制摘牌的公司占比皆低于2%,部分月份甚至一家都没有。2021年9月北交所宣布设立,当月的强制摘牌比例猛增至40%,北交所开市的11月更是高达90%,12月延续了11月的势头,强制摘牌公司比例高达60%。

  从交易方式角度看,2021年到今年2月被强制摘牌的367家基础层公司中,绝大多数采取的是集合竞价交易方式。采取做市交易方式的公司较少,仅16家,占比不到5%。

  问题公司被清理“出场”

  基础层“强制摘牌”持续的背后,是经营出现困难、公司治理欠佳、信息披露不规范、受到纪律处分、诉讼缠身的公司被清理“出场”。

  翻阅公开资料可见,绝大部分基础层挂牌公司因未按照规定时间披露年报而被强制摘牌,个别挂牌公司甚至尚未披露2019年半年报、2018年年报。

  挂牌公司乐活天下于2月28日发布了《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挂牌的风险提示性公告》。公告称,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8 年年度报告》《2019 年半年度报告》《2019 年年度报告》《2020 年半年度报告》《2020 年年度报告》《2021年半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乐活天下于2021年提出主动摘牌的申请,由于未完善异议股东保护措施被监管层驳回。其间,由于重大诉讼未披露和财报再度未披露,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受到纪律处分。

  被勒令强制摘牌的另一种原因,是一些挂牌公司多年不支付主办券商的持续督导费用。2020年底,全国股转公司出台新三板主办券商持续督导新规,对于不如期缴纳持续督导费用的挂牌公司,主办券商可单方面解除协议。此后,多家主办券商已向企业单方面解除持续督导协议。

  博联股份于2017年4月19日、2019年4月12日与国盛证券分别签订《推荐挂牌并持续督导协议书》《推荐挂牌并持续督导协议书之补充协议》,并对持续督导费的金额和支付时间作出明确约定,但是公司2017年至2020年连续4年未按协议约定支付督导费用,于2021年8月11日收到国盛证券出具的《关于单方解除持续督导协议的通知》。最终,国盛证券与博联股份签订的持续督导协议自2021年11月30日起解除。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主办券商持续督导工作指引》第四十八条规定,主办券商单方解除持续督导协议后满3个月,公司无其他主办券商承接其持续督导工作的,全国股转公司根据相关规定启动终止其股票挂牌程序,公司股票可能存在被强制终止挂牌的风险。

  还有部分公司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也进入了强制终止挂牌的流程。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票终止挂牌实施细则》第三章第十七条的规定,挂牌公司出现“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意见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之情形,全国股转公司终止其股票挂牌。

  例如点点客,公司2020年的财务报告被上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今年2月8日公司发布《关于股票可能被终止挂牌的风险提示公告》,如公司2021年财务报告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意见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将于披露2021年年报的下一个交易日停牌,全国股转公司将启动终止其股票挂牌的程序。

  建设“能进能退”良性生态

  业内专家认为,新三板“强制摘牌”的持续推进,是市场机制进一步完善的体现。

  安信证券新三板首席研究员诸海滨认为:“新三板的基础层和创新层是北交所的‘储备营’,未来北交所的监管会与沪深交易所趋同,新三板基础层和创新层的监管也不断规范。”早在2016年,全国股转公司就从“进”的角度规范明晰新三板挂牌条件,加强监管。如今,新三板摘牌制度逐步完善,从“退”的角度为新三板已挂牌企业建立自净通道,优势劣汰。

  “新三板的监管方式,正从指向规模化的粗放式‘放养模式’,逐渐过渡到采用系统化‘优选模式’,从入口向科技创新类企业倾斜,提升挂牌公司的活力和质量,同时在退出方面对重大违规和欺诈行为零容忍,赋予主办券商事前监管权,一进一退将不断净化新三板市场。”诸海滨说。

  新三板“强制摘牌”,也有利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

  申万宏源新三板首席研究员刘靖认为,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用“调层”“公开发行”“转板”等制度打通了上升通道,也用强制的“退市”“退层”“摘牌”等制度肃清市场,提升市场质量,形成企业能进能退,投资风险与投资者适当性匹配的良性市场生态,有利于激发企业的创新活力和竞争意识,减少炒作和非理性投资等现象,提升资本的市场化配置效率。

推荐阅读

北交所转板政策落地新三板里程碑式事件完成

河南辖区召开新三板公司2021年年报监管工作会议

道恩集团4000万投资新三板公司龙港股份,于晓宁夫妇资本市场动作不断

“不用看”vs“没毛病”!粤开证券150亿定增能否再次上路?股转、公司、投行“吵翻了”

大地民基拟从新三板摘牌

散户能买新三板的股票吗 开户需要什么条件
散户能买新三板的股票吗 开户需要什么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