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你来…

家里鬼故事 2022-06-29

爸爸!你来…

  (1)出世
  这是一个的故事,相不相信就看你自己了,无论如何世上本来就有很多解释不了的事或者现象,这或许真的是冥冥之中有些什么在注视着我们的一言一行。
  杰(此中具为化名)和玲结婚刚刚1年,无论在哪方面看他们都是很幸福的一对,况且现在玲已经有了6个月的身孕了,对这个平淡的小家庭来说更是一种美满。
  在第7个月的一天,玲突然感到肚子里开始翻滚,然后是剧烈的疼痛,“要生了”,玲首先想到,艰难的拨通杰的电话,杰立刻风风火火的请假回家,把玲送到的。
  接着的时间就是杰在手术室外艰难的等待,还有玲在手术室剧烈的惨叫声。杰从来不知道原来等待是这么的漫长,听着玲的哭喊,杰不由得心疼不已,心想孩子还没出世怎么就叫他的妈妈受这么大的罪啊!
  时间缓慢的象静止了一般,从下午6点到现在已经是晚上9点了,医生说玲难产,可能会有生命危险,问杰危险的时候是先保大人还是先保孩子,杰毫不犹豫的说先保大人。于是医生又进去手术室奋战了。
  过了10点之后原本吵闹的医院突然静悄悄的,好想所有的人都刹那间蒸发了,这就更加凸显了玲时有时无的惨叫声。微弱的灯光不情愿的映照在杰焦急的脸上。杰疲惫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揉了下已经通红了的眼睛,看了眼依然紧闭的手术室的门,叹了口气再次走向洗手间。


  这家医院妇产科的男洗手间似乎很少人进,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连灯也都不亮,杰点燃了打火机,象上几次一样的进去了。也象上几次一样进去后杰就会熄了火,不一会他的眼睛就适应了黑暗,初冬的夜,月光已经有些寒了,也照的洗手间里惨白一片。
  洗手的时候,杰习惯性的看着拢了一下头发。突然看见一个背影刚好拉开门,他身上似乎还穿着医院的病服。杰脑子里闪了一下,妇产科怎么会出现男病人,但是过度的疲劳使他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思考别的,理了下头发,洗了把脸,杰就走出了洗手间。
  刚刚走到手术室门口,杰就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啼哭,“生了!”杰的心情既激动又担心。激动的是自己终于做爸爸了,担心的是玲不会有事吧。
  不知又过了多常时间,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和杰一样疲惫不堪的医生带着满脸的倦容走了出来,杰早就在门口等待了。医生一出来他马上迎上去问玲的情况,医生说玲没事,还好大人和孩子都保住了,玲已经在镇定剂的作用下沉沉睡去了,剩下孩子清凉的哭声在医院里回荡。


  医生看了眼杰告诉他是个男孩,然后告诉杰孩子不是很健康,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可能不会有正常人的生活。看着医生远去的背影,杰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无论如何还是先进去看看老婆和孩子再说。
  玲很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熟睡的象个孩子,杰爱惜的摸了一下玲的头发,转身来到孩子的小床旁边。这时这个刚刚来到人世间的孩子也已停止了哭泣,也好象已经熟睡。杰慢慢走过去,看着他的儿子,一个皱巴巴很丑陋的家伙,这是杰看了眼他的孩子后的第一个想法。夜晚的月光冷清而朦胧,杰凑到孩子的旁边想看仔细,这是孩子突然张开眼睛,杰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好几步,再定睛一看,孩子还好好的在睡觉,杰看不清孩子的脸,觉得是不是自己太累看错了,揉了揉太阳穴,坐到了玲身边趴在病床上就睡着了。
  “爸爸,你来……”杰感觉自己在无边的黑暗中,前面有个皱巴巴的小手在召唤他,杰看不清手的主人的脸,直觉告诉他那就是他的刚出生的孩子。
  “爸爸,快点,你不能不要我啊……”孩子还在招着皱的很难看的手,杰木然的朝孩子的方向走过去,就快看清孩子的脸了。
  “杰,起来好吗?”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杰的肩膀,杰一下子张开眼睛,刺眼的阳光让杰立刻又闭上了眼睛,适应了一段时间,杰才惺忪的张开眼。原来是玲在喊他起来,原来刚刚他在做梦。           

爸爸!你来…

  (2)去世
  杰终于看清这个刚刚落地的孩子了,长的真的是很难看,杰觉得这个孩子不象自己也不象玲,好象不是他们俩的孩子,要不是自己一直等待着这个孩子的出生,如果是从婴儿室里抱出来的,杰真的会怀疑是不是医生搞错了。杰和玲是大学的同学,他们的结合曾被喻为金童玉女,可是这个孩子真的是很丑。
  但是孩子毕竟是自己的,杰想,可能长大点就好了吧。杰和玲没有半分喜悦的看着这个小生命,回想着医生的话,“孩子以后可能不会象正常人那样的生活,”杰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孩子。不经意的在孩子转动脑袋的时候,杰忽然看见孩子的右半边脸上似乎有东西。走近一看,是个象斑一样的东西,有点发紫的颜色,令孩子看上去更丑了。这时孩子一下正过脑袋来,盯着杰,杰又吓了一跳,他总觉得这个孩子不祥。
  接下来便是杰和玲的好朋友啊,亲戚啊什么的来探望了。来探望的人嘴上都说着恭喜的话,实际上大多数人都笑的有些难看,所以来祝贺的人大都走的很快,似乎也都感到了这个不祥的孩子。


  最后留下来的是杰最铁的朋友华强了,两个大男人愁眉不展的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
  “华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啊,孩子他不健康,需要长期治疗,你也知道我和玲的收入并不高。”
  “我知道啊,看那个孩子,真不敢相信是你和玲生的。”
  “是啊,我总觉得那个孩子不祥,他出生的当天晚上我就做噩梦。”
  “什么梦啊,”
  “我梦见这个孩子向我招手,还叫我爸爸,当时把我吓坏了。”


  “真的啊,怎么会这样……”
  “唉……”
  尽管大家都不欢迎这个不健全的小生命,但是这个孩子似乎很高兴来到这个世上,从刚刚出生的时候哭过一次,就没有人再见过这个孩子哭,而且还经常的笑,只是这个孩子的笑也不好看,甚至象他的人一样丑陋。
  华强想着杰夫妇的不开心,又想着这个既不健全又不祥而且丑陋的孩子,想着从前自己困难的时候杰夫妇无私慷慨的帮助,华强总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他猛然间想到了某着个片的片段,想到了许多不健全孩子的被遗弃,华强想到了谋杀。华强知道杰夫妇买房子的贷款还有一部分没还清,知道杰的近几个月不是很景气,知道玲为了生这个孩子已经有2个月没上班了。于是华强更坚定了自己的计划,他安慰自己,是这个孩子不该来到这个世上,他是为了朋友的,希望这个孩子不要怪他。            

爸爸!你来…

  和杰简单说了下自己的想法,杰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想了下华强说的他和玲即将面临的困难,有想到了自己的梦,他动摇了,也同意了。最后他和华强的计划是找个晚上,等玲和孩子都睡着了,华强就把孩子处理掉,做完之后再告诉玲,毕竟母亲的心都比较的软。
  计划就在第二天实施了,杰没想到这么快,华强说越早越好,免得夜长梦多。本来杰是要和华强一起去的,但是那天晚上玲似乎察觉了什么,让杰哄她睡觉,她说心里很不安,好象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无奈之下,只好由杰陪着玲,防止玲怀疑。现在只能由华强单独实施这个计划了。
  这天过了11点多玲才睡着,睡着了的手依然紧紧抓住杰的胳膊。华强在杰家的客厅从6点一直坐到11点40,等到玲睡着了,才走进杰他们的卧室,抱起了已然睡熟的孩子。孩子睡的很香,似乎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来临,好象还做了个好梦,嘴角动了下,好象在笑。华强心头掠过了一丝不忍,看了一眼杰,杰惨然的一笑。华强就狠下心抱着孩子走了。


  华强把孩子放在汽车后座上,孩子依然一无所知的沉睡着。到了那座华强早就想好的大桥上,华强竟有些害怕了。看了下手表,还有5分钟就12点了。华强下车,打开后座的车门,孩子突然哭了,哭声在寂静的夜里显的很恐怖,华强心慌了,慌忙拿着车上的一个*垫压在了孩子的头上。
  一会孩子就没声息了,华强慢慢拿开*垫。看见的是一张铁青的皱巴巴的小脸,眼睛还是张开的,在月光下凭添了几分恐怖。华强赶忙抱起来孩子,走到桥栏旁边,下意识的华强低头看了一眼孩子,这时孩子张大的眼睛似乎闪了一下,华强吓的手一松,孩子就落了下去,紧接着是一声不大的落水声,忽然不知什么地方传来的古老的钟声,是12点的钟声。这时华强感觉一阵风吹过,好凉,原来他的衣服早就湿透了……
  这个不祥的孩子只出生了几天就去世了,他甚至连个名字都没有。            

爸爸!你来…

  (3)梦
  华强做完之后驱车回家,他打开门的手还依然是颤抖的。他总觉得现在自己是满手血腥了,心里空空的,总害怕什么跟在自己的背后。
  好不容易开了门,已经是一片黑暗了,孩子和老婆也早已睡熟了。他轻手轻脚的走到浴室,“洗个澡吧,一身的汗”,想着,华强就走到浴室刚打开灯,
  “爸爸,”
  “啊,”华强吓的大叫一声,猛的回头,原来是自己的儿子起床了,儿子被爸爸过度的反应吓清醒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满头大汗的爸爸。
  看到是自己的儿子,华强总算松了口气,安慰着儿子说自己太累了,陪儿子去了洗手间之后,洗完澡就上床睡觉了。
  “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刚刚才活过来,你又杀了我!”
  “你是谁?我什么时候杀你了?”
  “还说没有,你等着……”
  “你等着……”
  “啊~~~~~~~~~~”又一次惊醒,华强又是满身的汗,他喘息着,想着反复做着的这个梦,他怕极了。从上次那件事之后,华强就天天做噩梦,同一个噩梦。于是他睡不好,工作老是出差错,被老板训了几回。最近几天,因为晚上总失眠,而在上班的时候睡觉,被老板看见,降职到了原来工作的起点,华强的精神越来越差,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杰和玲的日子也不好过,本来恩爱的夫妻现在关系越来越紧张,杰第二天告诉玲他和华强的计划之后,出奇的铃没有什么很大的反应,似乎也很接受这个事实,只是原来开朗的玲不再爱和杰谈笑了,总是恍恍惚惚的自言自语。
  杰自从那天之后,话也少了,每天晚上依然被那个噩梦缠绕着,他天天看到孩子在向他招手,问他为什么不要自己了,问他为什么要杀了自己!
  大家就这样在恐慌中度过了还算是安宁的几天,可是不祥的事情终于开始发生了。
  华强自从降职以后,工资越来越低,工作的却越来越晚了。但是,每天再晚回家,儿子总是会等到爸爸下班了,才肯安心的去睡觉。这天,华强还是那么晚回家,但是却没有了孩子和妻子的欢迎,他立刻感到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他开始打电话给朋友。终于,一个朋友告诉他,他的儿子出车祸了,他妻子也在医院。
  华强害怕了,他立刻赶到医院,看到自己孩子躺在一堆白色中,他那可爱的儿子几乎全身都缠着纱布。妻子在旁边哭的不成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啊?”华强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
  “我不知道,呜呜~~~~~我在给他买他爱吃的冰棒,他本来就在我身边的……”她哽咽的不成样子
  “可是我听到一声刹车声之后,我就看到我们的儿子……”
  “看到他躺在血泊里了……”
  华强已经什么也听不到了,他觉得整个世界要塌掉了,他看着自己那个昨天还是活蹦乱跳的儿子,看着嘴巴总是很甜很甜的很懂事的儿子,看着今年才刚刚7岁的儿子,他落泪了。他走过去,心疼的看着儿子,他看着孩子的嘴在动,他凑上前去,听到了儿子断断续续的话语,
  “爸爸,……”
  “恩……”
  “……我知道自己的命不长了……”一段令人窒息的沉没。
  “我看见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站在路中央,……我只是想把他拉回来,那里好危险的。”
  “本来我看了左右的,我真的很听话……”
  “路上没有车子的,可是我一跑过去,就有一两车从旁边冲出来……”
  “爸爸……我身上好疼啊~~~”
  “爸爸,我真的不想死,哪怕我残废了,我也想活着……”
  “我好舍不得你和妈妈,我好想上学……”
  “爸爸……救我!”
  ……………
  华强喊着自己儿子的声音,他看着儿子的眼睛慢慢的闭上,他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爸爸,你来……”            

爸爸!你来…

  “儿子,不要走啊,爸爸在这里啊!”无边的黑暗包围着华强,
  “爸爸,你看我和这个弟弟在一起了,他就是我想救的那个小孩啊。”
  “你是……”华强想上去看清楚那个很小很小,小的象个婴儿的孩子的脸,可是只看见他那皱巴巴的手。
  “爸爸,你来呀,陪我们玩,好不好?”
  “儿子,过来让爸爸抱抱你。”华强向前跑去,


  “爸爸……”
  儿子的声音却离华强越来越远,华强再怎么跑,还是越来越远,甚至远到他听不见儿子的声音了。
  “你等着,不会就这么结束的!”
  是那个小小的孩子,是他!是那个被我谋杀的孩子!华强大叫着睁开眼睛,原来自己躺在病床上,旁边趴着挂着满脸泪痕睡着的妻子。华强动了动,看到自己的手上还吊着点滴,擦了下额头的汗,又回想起梦里的那个声音了。
  “是的,肯定是那个孩子谋杀了自己的孩子,”华强回想着,他想到自己儿子临终前的那句话,“爸爸,我真的不想死,哪怕我残废了,我也想活着……”他忽然感到了生命的可贵,“哪怕残废了我也想活着,那我凭什么谋杀一个刚刚落地,还没尝到生命的滋味的孩子啊!”华强悔恨了,真的悔恨了,可是已经太晚了,失去的生命是无法找回的。            

爸爸!你来…

  (4)杰
  自从杰与华强把这个刚出生的孩子扼杀之后,杰从来就没睡过一次安稳的觉,他总是在重复着那一个梦,他不知道他的这个孩子到底要把他带到哪里去,总是招着那只小手,喊着,“爸爸,你来……”,杰很怕,他觉得是报应来了。
  孩子死了以后,玲再度进了医院,还是住在妇产科。看着那么多的妈妈哄着啼哭着的孩子,她的心都酸了。杰发现玲的精神越来越恍惚,梦里常常叫着儿子儿子的!是啊,这个孩子还没有名字呢,杰不由得一阵心痛。
  由于玲的精神和身体越来越不好,杰不得不在下班之后买了东西到医院看着玲。
  这天刚好是孩子死的第7天,杰一如既往的到医院看守着玲。
  “杰,我们的儿子今天说回来看我呢。”玲的脸上挂着异样的微笑,杰惊奇的看着玲。
  “真的,他昨天晚上告诉我的,让我等他呢。”杰疼惜的看着玲,“她一定是想儿子想过火了。”杰想着,没太在意。
  不到11点,玲就在杰的劝慰下睡着了,脸上还挂着那抹微笑,在月光的映衬下有点恐怖。玲太苍白了,怎么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杰看着玲睡着之后,便想去下洗手间,然后再睡觉。


  那个洗手间的灯还是没有修好,杰不得不还是点着打火机。走进去的时候,杰马上就熄了火,火机上面有点烫手。
  还是习惯性的,杰洗完手之后总会瞧一眼镜中憔悴的自己。可是当他一抬头,忽然发现镜中有个人影。
  “啊~~~~~~”杰一声尖叫,回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他觉得肯定是自己太累了,看到了幻象。
  “爸爸,你来……”一声低低的声音,稚嫩的象个婴儿,杰猛的回头,依然什么也没有,窗外刚刚还很皎洁的月光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没了,只剩下漆黑的一片。
  “爸爸,你来呀,”杰再次听到了这个声音,不过这次好象是在门外,杰打亮了火机,向门外走去,他的每一步都走的很慢很仔细,好象生怕惊动了什么似的。
  “妈妈,我来看你了。”


  “孩子乖,妈妈对不起你啊……呜呜~~~”杰出门就听到玲的病房的声音,
  “妈妈,你跟我走好不好,这样你就可以一直陪着我玩了,我就不用在孤独的一个人了。”
  “好啊,我们去哪啊,妈妈陪你……”杰很害怕,他觉得从来没有这么怕过,他在想象着病房里,一个刚刚被他杀死的自己的孩子在啦着他的妻子的手,“他要干什么?”杰想着,担心玲的安全,于是就加快了脚步。
  杰在门口,尽了最大的勇气打开了门,可是他依然什么也没见到。玲依然安详的在睡觉,脸色一样是苍白的,苍白的象具死尸。
  杰松了口气,走到妻子的床边,准备睡觉,他实在是缺少睡眠,但是他又怕极了睡觉,他好怕看见那个婴儿喊他,怕看见那个婴儿向他招手。
  杰帮妻子整理被子,他看见妻子的手露在了外面,他记得他刚刚准备出去的时候才帮妻子整理好被子的。冬天已经无声无息的来了,但是还没到医院开暖气的时间,所以,空气冷,而且弥漫着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杰感到了窒息。
  杰把玲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玲的手异常的寒冷,而且还有点湿,“有点湿?”怎么回事,玲的手怎么会是湿的?杰的心里咯噔一下,他把手放在玲的鼻翼上,还有气息,很匀称的微弱的气息。杰才把玲的手放回被子里面,自己也趴在旁边睡着了。            

爸爸!你来…

  “爸爸,我要把妈妈带走了,”又是那个孩子,
  “爸爸,你也来吧~~~~”杰终于看清了,是他和玲的孩子,小小的身体,皱巴巴的脸,浑身都湿透了。
  “爸爸,你还记得我出生的时候,其实我们先见过了……”见过了?怎么会!
  “妈妈还没生出我的时候,我们在洗手间已经见过面了……”洗手间?对了,杰忽然想起来了,那个背影,那时杰没注意,现在想起来,那个背影好象还回了一下头,他的脸上好象也有片斑,就在眼睛旁边。
  “看我现在有两个伴了,我好开心啊……”果然,两只皱皱的手上都拉着个人,一个7岁左右的孩子,另一面的好象是个大人。
  “爸爸,我很讨厌水的,我第一次死就是被水淹死的……”杰看着这个孩子,他的身上真的还是湿湿的。
  “现在我和妈妈在一起了,以后你也会来和我们在一起的是吗?”杰再仔细看下他旁边的大人,那熟悉的长发,熟悉的影子,


  “玲!!”杰惊叫着,
  “先生!”杰又被人给唤醒了,他抬头一看,是医生和护士,怎么这么多人在玲的病床干吗,难道是……杰不敢想了。
  “先生,对不起,您的妻子已经在今天早上去世了……”杰愣了,他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仿佛还在熟睡的妻子,他似乎已经没有太多的惊讶了,他知道,是他的孩子带走了他的妻子。
  “死因现在还没有确认,初步估计是……”医生说的话杰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他呆呆的看着脸上还挂着微笑的妻子,那个曾经美丽的让他心碎的妻子,他忽然发觉玲好象老了10年似的,瘦而苍白的脸,深陷的眼窝,毫无色泽的头发。


  “爸爸,你也一起来吧……”杰又听到了儿子的呼唤,他抬起头,看见儿子和妻子站在走廊那里向他招手,
  “爸爸,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丑啊,所以你不要我,要杀了我……”杰一步一步走向家人,但是好象越走就离他们越远。
  “爸爸,你来呀……”
  当医院的人都尖叫着喊杰回来的时候,杰离阳台只有几步远了,但是杰好象已经听不见人间的话了,他脸上出现了光彩,好象月光一样冷清的光芒,他的脸上还出现了微笑,就象他第一次看见玲的时候那样的微笑。
  华强想去医院看看杰,自从儿子出事后,他第一次来医院,毕竟是朋友,他想告诉杰他的噩梦,想和杰谈谈心。当他刚刚付了钱从出租车里出来的时候,一个感觉很重的东西忽然掉了下来,华强向后一闪身,看到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杰似乎还对华强笑了一下才掉到地上的,杰的眼睛最终也没有闭上,嘴角还挂着微笑。玲的病房并不高,就在4楼,可是杰死的很安然,没有什么痛苦,好象落地了就死了,无声无息,华强看到了杰的心脏在地上摔碎了。           

爸爸!你来…

  (5)华强
  看到自己最亲个朋友就在自己面前死去,华强在那里愣了半天。一切都来的太突然,回想一下,玲生孩子以前,他还和杰一起背着玲和自己的妻子到酒吧喝点酒,谈一些学生时代的事,想一下上学的时候的漂亮女生,在结了婚之后开个小差。其实华强比杰才大2岁,杰上学早,华强结婚早,于是华强很早就要负担起家庭的重担了,杰没结婚之前没少帮助过华强,因为两个人在里的时候关系就很好,所以,在和玲结婚之前,能帮到华强的,杰曾经不惜一切。
  华强是个很好胜的小伙子,因为家庭状况不好,所以在大学的时候和杰是一起吃饭,一起睡觉的,杰从来不在华强面前谈钱,怕的就是华强自卑。华强谈恋爱的时候,为了给华强凑钱,杰曾经把自己半年的生活费资助给了华强,自己在外面边打工边读书,就因为华强的女朋友不许华强打工,说是怕她的父母看见不好。华强的女朋友的父母在市里很有地位,说到处都是熟人,因为她的女朋友告诉自己的父母说华强在读博士的。但是这个女朋友最终还是告吹了,那时的华强很失落,是杰一直陪着他走出这段阴影的。
  华强在杰夫妇的墓前想了很多过去的事,想到了那时杰刚刚认识玲的时候的羞涩,象个大男孩一样,他不由得笑了。后来又想到玲生出的这个不祥的孩子,想想华强感到这一切好象都是自己造成的,如果自己不提出那个建议,如果自己不去谋杀那个孩子,那么自己的儿子和杰的一家不会就这么死去的,华强感到心里面有块很大的石头压着。


  华强的妻子最近一直沉浸在丧子之痛里面,终日以泪洗面。华强每天回家都看到妻子在那里哭哭啼啼,他觉得烦透了。晚上的时候华强和他的妻子已经不再有激情了,他的妻子总在哭声中睡去,华强总在噩梦中惊醒。
  扼杀这个孩子的这件事从头到尾就剩华强一个人知道了,他觉得心里面的那块石头越来越重,压的他快透不过气了。每天晚上他都看见那个孩子湿湿的站在他面前质问他,他看见那个孩子当着他的面把自己的儿子推下水,那个刚出生的孩子好象有一个成年人那么大的力气。有时他又看见那个孩子站在路中间向自己的儿子招手,然后一辆车经过,他的儿子倒在血泊里,那个孩子却完好无损还站在原来的地方朝着他微笑,那笑容恶毒而诡异。
  慢慢的日子似乎平淡了下来,华强和他的妻子也似乎恢复了往日的恩爱,但是华强心里的那块石头那片阴影还是象鬼魅一样跟着他,折磨着他的精神。他想找个人诉说,想让长期闷着的胸口开朗起来,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他觉得他的妻子肯定可以分担他的痛苦,毕竟他是那么爱他的妻子,他相信他们的坚固。


  于是有一天,华强决定向自己的妻子说出一切,希望他的妻子能和他分担,他希望他妻子再怀孕。
  “老婆,和你说个事,”
  “恩?什么事说吧。”
  “这件事在我心里憋了很久了,一直想跟你说,”
  “那就说吧,都老夫老妻了,还怕什么。”
  “我们再要个孩子好么?”华强忽然想到先说这个可能比较好。
  “恩……好的,其实我也这么想过,”华强心里一阵感动,
  “还有一件事,”
  “恩……说吧。”
  “…………”华强把事情的经过向妻子详细的说了一变遍。
  “老婆?”没有了声息,华强连续喊了几声也没动静,于是他以为他的妻子已经睡着了,可能自己说的声音太小了吧,但是感觉心里已经好受多了,就往被子里钻了钻,想抱住妻子,突然感觉妻子的身体很僵硬,好象还有些发抖,华强明白了,心里那片刚刚想散去的阴影又聚拢了回来。他松开了搂住妻子的手,闭上眼睛,等待那个孩子继续的骚扰。
  第二天,华强起床就没看到妻子的身影,从洗手间里出来以后就看到了客厅的桌子上妻子的留言:
  “华强,没想到你这么的变态,你居然谋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你也间接的谋杀了自己的儿子,我和你在一起已经没有了安全感,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不会也谋杀我,你已经不正常了!过几天我会把离婚书寄给你的,我不会再见你的,希望你也不要来找我!
  永别了!!”
  华强看完信之后感觉那片阴影好象迅速的盖住了他的整片的心,他平静的把妻子写给他的信揉了揉扔到了垃圾筒里。          

爸爸!你来…

  (6)结局
  几天后华强和他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华强始终没有再见到自己的妻子一面,他每天在家里拿着家里的合影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妻子,感觉好象他们就在身边一样,现在他已经习惯了那个湿淋淋的孩子的存在了,甚至有时候还和他说几句话。但是主要的还是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有时他会领着自己的儿子到杰家里做客,看着杰和玲那么恩爱,华强有点羡慕。但是看到那个丑陋的孩子夹在他们中间,华强还是感到有点不自在。他觉得那个孩子看着他的眼神还是有点恶狠狠的。
  又过了些日子,华强觉得那个孩子的身上不再是湿的了,而且看自己的眼神也很友善了。他就和自己的儿子还有杰一家三口住在一起了,他不知道怎么描绘他们住的地方,很少有人来,但是来的几乎都是年轻的似乎是刚结婚的男人,看那些男人的眼神好象都很焦急,而且这个地方还充斥着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还经常有些孩子的尖锐的哭声。


  有一天,华强他们住的地方又有个男人进来,看样子似乎很焦急的样子,当他在洗脸的时候那个虽然不再湿但是依然丑陋的孩子出去了。
  以后华强就没再见到那个孩子。
  自从华强和他的妻子离婚以后,过了快半个月了,她有点担心华强了,她总觉得华强好象出事了,半个多月了一直没听到华强有什么消息。于是她想她还是去看看他吧,毕竟夫妻一场。
  拿出那串已经许久不用的钥匙,她有点害怕的打开了那扇熟悉的门。
  第一眼映入他眼帘的是华强已经开始发臭的。
  因为天冷的缘故,使华强的尸体没有腐烂的太快,但是他的内脏已经开始腐烂膨胀,所以本来很帅的华强此时看起来既臃肿又丑陋。
  法医鉴定的是华强已经死了13-14天了,死因初步断定为自杀,因为他的尸体旁边有个空了的安眠药瓶子,还有一张他的全家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