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游戏

校园鬼故事 2022-06-29

四人游戏

静寂的,漆黑的,一场惊悚的即将在四个人中间上演。

“确定要玩吗,大家?”陆飞最后一次问身边的林峰,周鸿飞和唯一的女生吴雨叶。

“玩!怕什么啊,我就不信还真能把鬼招来。”林峰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别废话了,开始吧。”鸿飞不耐烦的说道。

雨叶紧靠着陆飞,两手紧抱着他的胳膊,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咱们就开始了。怎么玩大家都很清楚,不用我说了。但是我再重申一下,玩的过程中要是发生什么意外状况大家都镇定点,要知道情绪是会传染的。“陆飞最后一次交代好一切,四个人在漆黑的教室中凭着感觉缓缓向教室的四个角落走去。

四个人都到达四个角落之后,林峰按照既定的游戏规则,着沿教室的东墙由东北角慢慢走向鸿飞所在的东南角。“咚咚咚。。。”,空旷的教室里顿时响起了林峰的脚步声,不大,但在这被黑暗笼罩的气氛中却显得异常诡异,声声都震得每个人敏感的神经发麻,心脏剧烈的跳动。

压抑,可以让人窒息的压抑感袭击着四个人的大脑,仿佛整个教室被人抽干了空气,变成了绝对的真空,大口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脚步声在教室中回响了一段时间后戛然停止了,四周顿时安静下来,死一般的静,墨一般的黑,人类对黑夜本能的恐惧袭上每个人的心头。短暂的安静后教室的南墙又传来了“咚咚咚。。。”的脚步声,节奏与刚刚的不同,更加的慢了,应该是东南角的鸿飞在向西南方向的陆飞移动。

片刻之后陆风感觉到有人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四周很黑,他看不清来人的脸,不过根据游戏的玩法判断这个人应该是鸿飞,前提是没有人作弊,也没有任何他还不知道的意外状况。

迟疑了一会,陆飞便迈开脚步朝西北方向的雨叶走去。教室的西墙并不长,大概只有五米左右的距离,但是陆飞感觉自己走了好久还没有到,左手能够碰到冰冷的西墙,说明自己是在沿着直线在走,而且自己是按照平常的行走速度走啊,就是慢也不会慢多少的,但是为什么还没有到呢。

一丝阴寒爬上他的脑门,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教室此时变的如此陌生,仿佛以前从来就没有来过。奇怪,刚刚透过窗户还能看到远处的点点灯光,此时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

窗外与室内变的一样的黑,没有一丝的光亮,要不是还能摸到墙壁,陆飞绝对不会认为自己还是在教室里。到底怎么回事,我还是在这个教室里吗?雨叶,你怎么还不出现呢?

意外状况出现了,但这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难道这一切都是在这压抑的环境下自己产生的幻觉,或是由于急切的盼望到达目的地而使自己的感觉偏离了现实?在这个时刻,最忌讳的就是疑心生暗鬼,自己吓自己了。陆飞不敢多想,加快了脚步,希望尽快到达自己的同伴那里,不然他快要窒息了。“咚咚咚咚咚咚。。。”,自己快速移动的脚步声阵阵传入自己的耳朵,很。

终于,一阵女生的娇喘呼吸声传入自己的耳朵,全身浸湿的陆飞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到了。用微微颤抖的右手拍了下感觉中的雨叶的肩膀,猛然的一抖顺着指尖流入了自己的神经末梢,可能是自己突然的一拍吓着这个小女生了,耳边雨叶的呼吸声骤然间大了许多。陆飞好想对雨叶说句话,为她壮壮胆,但是根据游戏的规则,整个过程中是不能有言语的,否则可能有某种危险,他只能在心里期盼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四人游戏

“咚咚咚。。。”,脚步声又一次响起,离自己越来越远,雨叶朝东北角走去,他还能回来吗,不好的预感充斥着陆飞的大脑。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脚步声停止了,按照既定的规则,当一个人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时,游戏就算结束了,结束了就可以说话了,这也就证明了被人们传的异常的四人招鬼游戏只不过是一个谎言罢了。我们知道,假设四个人在长方形的四个顶点,第一个人按顺时针沿着长方形的边由一个顶点走向下一个顶点,到达后在那里停住,拍下这个顶点的人的肩膀,然后本来在这个顶点的人重复第一个人的行为,这样一圈下来,最后一个人肯定会走到第一个人的位置,而此时第一个人已经走了,也就是说最后一个人肯定会来到一个空的无人角落。

然而脚步声停止了,但却并没有传来雨叶宣布游戏结束得声音。静,诡异的静,静的让陆飞全身发麻。怎么了,快点说话啊,雨叶!急切盼望着雨叶的话语,哪怕是其他人的声音也好,但是回应他的只有无边的沉默。他们怎么了,都不说话,难道他们真的不害怕吗?陆飞忍不住了,这样的诡静让他快崩溃了,不管什么规则了,他得说话!

就在话语刚出口前的一瞬间,东北角忽然传来了沉闷的“咚。。。咚。。。咚。。。”声。。。

一股恶寒自脚尖经脊背直串心头,冒着丝丝寒意的身体颤抖的再也站立不住了,向后一靠,倚在了同样冰冷的墙壁上。

沉闷的”咚。。。咚。。。咚。。。“声在空旷的教室里回旋着,每一声都蚕食着陆飞仅存的最后一点理智。难道是雨叶不遵守游戏规则,到了东北角后又继续向东南角走去?不可能,现在的脚步声和刚刚雨叶的脚步声有着太大的不同,此时的每一声都很沉闷,好像是什么在做自由落体运动的物体重重的砸在地面上,而且声音之间的间隔时间非常之长,最可怕的是这种声音好像是两只脚同时落地才能产生的,因为能够隐隐听到每一个”咚“声好像都包含两个连在一起的”咚“声,应该是两个”咚“的快速连音。如果发出这种声音的是一个人的话,那么用”跳“这个词形容他此时的动作就再合适不过了。

如果说刚刚的陆飞还在崩溃的边缘的话,那么此时的他就已经彻底的崩溃了,身体沿着墙壁慢慢的滑下来,发出衣服与墙壁之间窸窸窣窣的摩擦声。

僵尸,看过的各种僵尸片告诉陆飞,那个东西真的好像僵尸,虽然他此时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通过声音和自己混乱的头脑判断。

“咚。。。咚。。。咚。。。”声沿着教室四周的墙壁一点点蔓延着,到了林峰的位置,停了一会,接着又响起了,移向鸿飞的位置,又以同样的方式过了鸿飞的位置,一点点的向陆飞靠近过来。

“你们怎么了,都还在吗?”被这一连串恐怖的脚步声折磨的陆飞大吼道,然而没有人回应他,除了那个越来越近的咚咚声。

陆飞紧缩着身体蹲在墙角,双手在墙上不停的乱抓,传来指甲划过墙壁那刺耳的“吱吱”声。忽然,右手好像摸到了什么,根据形状,陆飞用最后得一点脑细胞判断应该是灯的开关。

“啪”,陆飞将全身的力量聚集在手指上,然后狠狠的按下去。灯亮了,刺眼的白光照亮了整个教室,咚咚声戛然而止,三个人静静的躺在教室的三个角落里,再有没有一丝的呼吸声。

PS:可能大家对这个游戏比较熟悉,我只是以这个游戏为线索,串接上具体的人和事,再加上自己的一点想象,呈现给大家,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神经上的触动。

孔子言“敬鬼神而远之”,有些事情真的不要去碰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