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戒指

校园鬼故事 2022-06-29

惡魔戒指

  “雪菲”今年十九歲,現在就讀晨光大學一年級,由于現在晨光大學住宿的人員已經完全爆滿,而自己家距現在的學校又實在太遠,所以:雪菲只有和幾個同她一起升學的女生在附近合租了一間兩層高的小公寓,住下了。
  
  今天:放學后,她回到自己的住宅,此時:與她同住的那幾個女生,正在一樓的客廳內,興高采烈的玩著‘建舞毯’大嗓門兒的唱著卡拉OK,她見了不禁感到一陣心煩,因為:最近學業上的壓力實在太大了,而今天中午,自己又和一個女同學吵了架,因此:現在自己的心情仍然很不好。她無趣的回到自己的臥室。(她住的是第二層的A房)。
  
  閑著沒事,她便收拾起了自己床底下的那些雜物,在無意中,她從床下的一個木頭箱子里面找出了一個小小的‘禮品盒’,她見了,將其打開,只見:里面盛放著的赫然是一只‘白金鉆戒’,迎著屋頂明亮的燈光,那顆鑲嵌在戒指上面的藍寶石,閃閃生輝!只是:這顆美麗的寶石竟然被雕刻成了某種可怕的怪獸形狀。


  
  想必:這一定是這房子以前的主人遺失在這里的,想著:她便隨手把這個戒指戴在了她自己的手上,想不道:今天白撿到這樣一件值錢的東西!她這樣想著,就覺得心情好多了。
  
  就這樣:兩個小時過去以后,一摟那喧鬧的舞曲已經停下來了,看來別的同學都已經回房入睡了,但她仍然沒有躺下睡覺,也許是因拾到了這個鉆戒,而興奮得失眠了。
  
  這時:一個若隱若現的聲音傳入了她的耳朵,仔細聽來:那聲音好像是從住在自己隔壁“李蓉”的房間里面傳出的,那個瘋丫頭,想必:一定又是偷約了她那混混男友,在房里鬼混呢!但仔細聽來又不太像,因為:那似乎是李蓉在痛苦的呻吟.管他呢,她這樣想著,突然覺得有些悶熱,不愧是七月的天氣啊!還是先去洗手間洗把臉再說,想著:她便幾步奔到洗手間,將洗臉池放滿水,把頭浸泡在水中,享受著那涼爽的感覺。


  
  當她抬起頭,看到掛在面前的鏡子時,呀!她不禁驚得尖叫一聲,因為:鏡中的自己竟然滿臉是血!低頭再看:下面那極白的洗臉池內已經盛滿了鮮血,而臉池上方的‘水龍頭’正不斷往外噴出的也是那令人作嘔的鮮血。
  
  見了此情景,她感到脊背發涼,頭腦發昏,想轉身奪門而逃,但她剛一轉過身,就猶如掉進了萬丈深淵!門呢?門這么不見了?原本應該是洗手間出入門的地方,現在竟變為了一堵極白的墻,這時:窗子‘哐噹’一聲,被‘風’吹開了,她木然的轉過身,向窗外看去,只見:窗外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在那陣陣呼嘯的風聲當中,似乎還夾雜著一陣陣幽幽的哭聲,和無比詭異的笑聲。
  
  這時:外面下起了雨,但這雨竟是血色,鮮紅色,就這樣:那血雨隨著陣陣微風,不助的往這小小的洗手間窗子里面捎,并淋到了她的臉上,衣服上面,轉眼間,她全身的衣褲已經被捎進來的血雨染成了紅色,屋內一切景象也都變成了紅色。這樣的景象,在這小小的洗手間內微弱的燈光下,顯得是:那樣的陰森!那樣的!此時:她似乎看見了‘死神’仿佛就在窗外向自己招手。        

惡魔戒指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不-!她大喊一聲,這聲音仿佛充滿著一種無形的力量,剎那間,窗外的血雨被震散了,面前的窗子仍然開著,外面的都市依舊燈火通明,她再來到鏡子前,看見鏡中的自己,臉上只有一些清澈透明的水珠,身上的衣褲也非常干爽整潔,再看:洗臉池上方的水龍頭噴出的,是‘水’不是什么血!她轉過身,洗手間的‘門’,依舊毫無生氣的挺立在她面前,她隨手扭開了洗手間的門,回到自己的臥室,坐在自己的床上反復的思考著,自己剛才經歷的那些不可思議的事情。
  
  難道是:最近學業上的壓力太大,自己長期處于深度疲勞的狀態,而神志恍惚,產生了幻覺?但自己剛才的經歷卻又是那樣的真實,但如果那要是真實的,那又將會是多么可怕?。
  
  反正自己現在也睡不著,而且:還有點兒害怕,不如先去住在自己對面的“王麗”同學那里,和她聊聊天,想著:她便轉身出門,來到王麗房的間門前,只見:王麗房間的‘門’嵌了一條窄窄的縫,淡黃色的燈光,從那條縫隙當中隱現出來,原來:王麗她也沒有睡呀,想著:她推開了房間的門,走了進去,看見:王麗正埋頭被對著她伏在窗邊的一個桌子上面,她見了,走到王麗面前,伸手拍了拍王麗的肩膀,但王麗卻沒有一點反映,她見了又拍了拍王麗,道:喂,醒醒!“王麗”快醒醒!但面前的王麗還是沒有反映,此刻:她似乎有些不耐煩了,于是:便伸手搖動了一下王麗的身子,道:我說:王麗你就別再鬧了!可王麗的身體經她這樣一搖動,竟仰面朝天的躺在了地上,當她看到王麗的面容時,不禁驚得連‘叫’都叫不出聲來,因為:王麗的朗眼珠子不見了,只剩下兩個不斷往外噴涌著鮮血的窟窿,而臉部則血肉模糊,仿佛就象剛被汽車的輪胎碾壓過去了一樣,此刻:她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快跑!快點逃離這地獄般的房間!。

  想著:她就轉過身,沒命的向通往一樓的樓梯口方向跑去,可是:邪門了,這樓梯在平日里不出幾步就能到達一樓,可今天卻突然變得永無止境,她也不知跑了多長時間,‘腿’都跑酸了,可面前卻仍然是層出不窮一階一階的樓梯。


  
  她見了,便停了下來,轉頭看了看旁邊的樓牌標號,只見:上面赫然橫著:‘二摟’字樣的牌匾。原來自己跑了這么久,竟還沒有逃出這恐怖的二樓嗎?此刻:走廊上方那盞在平日里,就不是很明亮的燈,變得異常昏暗,就象一只蠟燭掛在走廊的上方,只能勉強照亮周遭的物體,而且還不時的在閃爍著,如同墳場中跳動的鬼火。這時:一股濃濃的氣味鉆入她的鼻孔,整棟摟層里,血腥味原來這么濃!奇怪剛才怎么沒聞到?圍繞著她四周的黑暗當中,無處不在的透著邪異,‘恐懼’就像陰冷的黑水從她的腳底一下子漫過了全身。她蹲在地上長出一口氣,稍微冷靜下來,想:今晚自己在這種邪異的地方,要想活命就得保持冷靜,現在千萬不要慌!。自己不如先去看看別的同學,要是危險時,大家互相也好有個照應。


  
  想著:她來到“李蓉”的房間前,伸手敲了三下門,喊道!“李蓉”你在嗎?你在嗎?……….,可是:她喊了好長時間,屋內也沒有任何反映,她感到一陣緊張和不安,這時:一只手從后面搭在她肩膀上面,她回頭一看,呀!那竟是一具無頭尸體,腔子里面還在咕咕的向外冒著血!她見了不禁發出不像是人類所能發出的一聲尖叫。

可她這一叫,那具恐怖的尸體卻從后面把她緊緊的抱住了,她已沒有力氣掙扎了,然而:就在這時:令一個事物又出現在她面前,只見:李蓉那混混男友,不知何時已出現在她前方不遠處,只見:他臉色青藍,雙眼發出嗜人的紅光,身上那件白色的汗衫上面粘滿了密密麻麻的血跡,他的右手握著一把血淋淋的‘菜刀’,左手竟然提著一個不助往下滴著血珠的人頭,那人頭十分詭異,不時的在眨著眼,還發出陣陣令人心寒,斷斷續續的嘿嘿笑聲。         

惡魔戒指

  
  當他再接近她時,她看清了!他提著的那人頭那竟是李蓉的人頭,就在這惡魔般的男人快要走到她面前時,她也不知是從哪來的力氣,一下子將緊抱著自己的尸體推倒在地,飛快的逃離這里,只有一條路。此刻:她突然想起:住在一樓打經室的“老劉頭”將一樣武器:‘雙筒獵槍’放在了二樓拐角處那個空房間里面的一個柜子里,說是必要時讓我們用來防身的。
  
  她想著:就迅速跑到走廊的拐角處,來到那房間門前,用力撞開了房間的門,奔進去后,又隨手將旁邊一個桌子挪過來,把房間的門堵死,就這樣:她在里面翻箱倒柜,終于:找到了那把雙筒獵槍,和一背兜‘獵槍彈’,她迅速將兩顆子彈上鏜,舉起槍,等待著惡魔來砸門,可是,幾分鐘過去了,卻依然沒有任何動靜,此時:她剛要低下握在手中那把沉重的獵槍,突然:‘轟’一聲巨響,房間的門被震飛了,李蓉那眼發嗜人紅光的男友,出現在門前,而他后面還站著幾個人,確切的說:應該是幾個殘缺不全的人,沒有頭的那個,一定是已經慘遭毒手的“李蓉”,旁邊的那個面部血肉模糊,雙眼不翼而飛的那個不是王麗是誰?另外幾個則更慘不忍睹,她見了,舉起手中的槍,對準已經快要走到面前的李蓉男友道:你這個變態!看我今天不打碎你的腦袋!說著:她果斷的扣下了板機,‘轟’一聲震天巨響,李蓉男友的腦袋頓時只剩下了一半,他只掙扎幾下,就倒下不動了。


  
  她見了,抬手又是一槍,令一個怪物也倒下了,她迅速又將兩顆子彈上鏜,隨手又是兩槍,面前的怪物只剩下了一個,只見:面前這個怪物似乎有些膽怯了,它轉身沒命的向樓梯口方向跑去,她見了,便舉槍對準那正在奔跑的怪物,斷然扣下板機,槍響之后,前面的怪物倒下了。
  
  這回好了!我把惡魔全都打死了!她低下手中的槍,瘋狂的喊著,就舉起手中的槍,并用槍柄狠命的向一個剛才被她一槍打倒,并還在地上掙扎的怪物頭部砸去。就在這時:無數道光束從正前方向她射來,照耀得她睜不開眼睛,她還沒反映過來是怎么回事,就聽見這樣一句模糊而又清晰的話:開槍!與此同時,‘啪’一聲脆響,她只感到有一個東西穿透了她的胸腔,剎那間,她仿佛又回到了現實世界,她似乎看到了陽光明媚的早晨,看到了人來人往的大街,和等著她歸來的爸爸媽媽,但這只是一瞬間,接著:她就掉入了永恒,無休止的黑暗當中。

  第二天:本地正在趕寫著這樣一篇新聞:昨晚本市某區發生一啟特大的殺人案列,據說:是在昨晚零晨時分,在一個小公寓內,不知為何,住在那里的一個少女突然發狂,竟拿起一把‘雙筒獵搶’接連殺死數人,然后又從二樓追趕到一樓,將在那里打經的老人殘忍殺害。


  
  后來警方接 到本地居民的報警電話,當警方到達現場時,她瘋狂依舊,警方自衛開槍,將她當場擊斃。
  
  至于她殺人的動機是什么,這仍然在調查當中。
  
  其實:在后來,有一個微小的變化似乎誰也沒留意到,那就是:她的尸體被送往太平間時,醫護人員還發現在她左手的無名指上面戴著一個樣子稀奇古怪的戒指,但第二天醫護人員陪同她的家人來認領尸體的時候,卻發現那原本應該戴在她手上那個戒指竟然神秘的消失不見了。
  
  至于:這個戒指到底是不是一件邪物。是否它就是那個導致雪菲發狂殺人的真正原因,這就不得而知了。
  
  這個故事提醒各位讀者:千萬不要接受那些來歷不明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