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尸的报复

校园鬼故事 2022-06-29

女尸的报复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我在卫校上课,可能我们在那种环境下一个个都变的胆大无比的,我是个喜欢看另类小说的人,在我的床对面是个业余的另类小说家啊星,啊星老说他以前捉过鬼,但是我们没人相信他,不过,我和他兴趣相同,因此,我和他之间是最谈的来的人,另外两个室友是小张和小王,他们喜欢唱歌,当然也喜欢听啊星讲另类故事。我们也有时候象个小孩子玩捉迷藏的,记得小张那次躲到去了,呵呵,那时我们还是一群大孩子。我们悠久,里面还有几座牌坊。
  有一天,我们系里来了个女尸,据说是当地老乡挖古墓挖出来的,看妆伴还是乾隆时期的,到我们学校来做研究。我和啊星心里不由的好奇起来,怎么几百年了,还不化呢,真的是嘴里吞了什么宝珠吗。就是这个星期五的下午我们生理实验员和解剖实验员的死去了,据说,根据死后的样子,可以判断是吓死的。是怎么回事,我和啊星在床上讨论着,没道理啊,两位老师工作了这么久,整天和尸体打交道,能怕什么呢。我认为他们的死状只是别人编造的,啊星却一反常态,没有直接地回答我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两个老师都有警察,又出了什么怪事,难道老师们是被人杀了。啊星晚上很晚回来,我还躺在床上想这个问题,可能今天晚上所有的人都在想这个问题吧,学校接二连三地出事。啊星叫我,“啊龙,我知道上午警察为什么来了,是两个老师的尸体不翼而飞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警察也没办法。”我简直不敢相信。“啊龙,你想不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想啊,可是我们有什么办法?”啊星这时候才把他对这整个事件谈出了他的看法,他认为是那具女尸搞的鬼,后来女尸把老师的尸体拖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了。我听的离奇,因为我对这件事情也很敢兴趣,当时叫同意和他一起夜探停尸房。他带了他常用的柳枝、桃木剑、露水、八卦镜和一大堆的符,我看他的样子简直是去捉鬼了,我问他你带这么多东西有用吗,要是真有鬼怎么办。他对我说,柳枝和桃木剑是打斗用的,八卦镜是照出它原形用的,露水是擦眼睛能看见鬼的,符是保护自己的,今天晚上是看看有没有,并不是一定要抓它的。我只好对他笑了笑,觉得带这么多一点用都没有。


  这天晚上一点月光都没有,可以说伸手不见四指,电筒的光是我们唯一的路灯,我们好不容易走到停尸房,里面尸体混着药味让人感到想吐,走廊上的灯是声控的,由于太安静,现在又有我和啊星在走路,所以路灯总是一会亮一会暗,我感到一丝的恐惧。正准备推停尸房的门,啊星叫住了我,“不要推,跟我学着做!”他先拿出露水,端在面前,念了一段词,至于什么词我也听不清,然后把露水撒在我和他的眼里,我的眼此时看旁边的事物就象在白天里看见的一样清楚,我不觉的佩服啊星;接着他把几张符塞到我最里边的口袋里,我觉得我突然有了无穷的力量。他看我这种样子笑了笑对我说:“推门吧!”
  吱——门开了,我吃惊了,因为以前这扇门两个人用劲才能推开啊,现在我只是轻轻一推,太不可思议了。里面象往常一样,整整齐齐的。他皱了皱眉,拽开了那个女尸的停尸箱。一股腥味冲鼻而来。他赶忙用柳条攒了露水打了我一下。“这是尸毒,小心点,可能两个老师就是这样死的!”我伸了神舌头。这时候我和他才注意到停尸袋里什么也没有。啊星翻了翻尸体袋,发现有一张纸条,是繁体字有些发黄了,上面写着“看见我身体的臭男人都得死”。我吓坏了,暗自庆辛没看见尸体。他说:“今天晚上先回去吧,看来它不在。”我当然同意。就这样回去了,可是一夜都不能睡。       

女尸的报复

  星期天的晚上我们都过去了,可是一样徒劳无功。
  星期一,解剖老师说今天下午留下四个人和他一起解剖女尸。其他人都不敢。于是担子留在我们四个人身上。真不敢相信女尸竟然还在,做实验的时候我不敢看,我怕死。回宿舍小张和小王一直在谈论那个女尸有多么漂亮,他们说虽然尸体有两百年了,可是样子一点都没变,脸还是红扑扑的,皮肤还是滑滑的。啊星告诉我他也没看。
  又到了星期五,小张和小王回家了,可是第二天,却传来了小张和小王,还有解剖老师死去的消息。真不敢相信预言成为现实了。我恨自己为什么不把事情告诉他们,他们死的不明不白。啊星对我说,问我还想不想为他们报仇了,既然要报仇就不能说出去。我点了点头,发誓要抓住女妖。
  星期二,又传来消息说,他们的尸体也不见了。这天中午我和啊星谈了一会,他说他这几天的发现,问我想没想过为什么我们晚上去停尸房总是见不到女尸,而且他们总是星期五晚上死的,第二天尸体都不见了。我一想还真是的。他说:“你想不想弄清真像?”“想。”
  他说:“那今天下午我们就去停尸房,看到女尸,到星期五加上星期五的白天我们只有三天时间弄清真相。如果不行,我们就和小王他们一样了,但是如果我们不去做,那会有更多的人死去的!”我同意了,上午写好了遗言,把这件事写的清清楚楚。好让我们死后,别人能从我们身上看到事情的真相。


  下午,我和啊星到了停尸房打开尸体袋,真的象小王他们说的一样,这个女人好漂亮啊,看它的容貌应该是18岁死的,啊哲撬开它的嘴,里面什么也没有,并没有我们想看见的宝珠,他又脱下女尸的衣服,真不敢相信星期一的刀痕一丝也没有,整个尸体完好无损。他用解剖刀割了点肉放在显微镜下观察,在显微镜下,我们看见它血液还在流动!可是不象正常人的血细胞是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它的血细胞好象是一种虫在缓慢地爬着。我庆幸自己和啊星没用手去碰,啊星看到这里,高兴地对我说,终于,终于找到一点点线索了,就是这群变态的血细胞。他把我拖回宿舍,和我研究起来。可是却没有找到其他的线索了。


  一夜,我们守在停尸房的门口却没看见什么东西。
  徒劳的一天,又没有线索,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晚上,也就是星期三的晚上,啊星对我说还有两个白天和两个晚上了,问我怕不怕。我告诉他怕能有什么办法呢,我提议晚上再去,他说晚上去没有丝毫意义的,去了也是白去,他劝我还是休息一下,白天再去。我同意了他的看法,毕竟他遇到过这种事情的。在床上,我想,我即使死了也是值得的,至少我们发现了尸体身上的“血细胞”,我把这几天的事情都用日记的形式写了下来。我想起了父亲、母亲、和等我毕业的小利……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四了,我和啊星上午就去了停尸房,可是还一样一无所获。又到晚上了,我想睡觉了。他却对我说,没准晚上去也能找到线索的。我点了点头,我认为还是没有线索,但是还是决定去了。这一次,我们不是看在停尸房,而是在实验楼的下面守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了。两点钟了,终于,在旁边的牌坊里升出了一股白气,向实验楼飞来,白气不见了。啊星说:“走,进去。”我们跑到停尸房,拉开停尸袋,里面竟然有女尸。可是它还是睡的那样安详。“走,去牌坊,它从那里出来的!”
  牌坊还是那样,丝毫没有动过的样子。难道我和啊星也要死。
  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丝的黑暗。
  死亡并不可怕,可是就这样死了,会死不瞑目的。
  我们没找到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