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寝里的鬼

校园鬼故事 2022-06-29

女寝里的鬼

  深夜,一只进入了女寝的403室.
   它在室内转了两圈,很好,没有人发现有个不速之客.
   唉!这年头吸人阳气也不那么容易了,有灵力的人好象增了好多.
   它静静地立在了靠进门口左边的那张下铺上,寝室老大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一边淌着口水,一边伸出手来乱抓.“哎呀!”女鬼惨叫了一声,又急忙捂住了嘴.还好,寝室里没有人醒来.原来是老大抓到了它的胳膊一个劲儿地猛啃,一边啃一边说:“好吃,就是不一样,比食堂冰冻的新鲜多了!”女鬼情急之下,只好断臂自保.“可恶!”看来她要花一亿冥币买只新胳膊了.
    其实在寝室当老大的都不好惹,女鬼算是得了教训了.
    从老大那里脱险之后,它又来到了里面的那张床旁,想吸食老二的阳气.女鬼这回有经验了,没有靠床太近,而是远远的看了一下,才安心地凑过去.老二就是老二,不愧是艺术系的,睡觉打呼噜都分出个高低音来,嘴巴张的老大,足可以塞个男生的拳头进去.女鬼阴森森地张了张嘴,两颗丑陋的龅牙立刻冲了出来.它冲着老二的脸俯下身去,近了,近了,马上就……
   “啊!”忽然一个高亢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黑夜,女鬼只觉耳边一麻,“咦?这是?啊!!”女鬼第二次发出了惨叫,原来老二在梦中试音,一个准确无误的超超高八音把女鬼的耳朵给震下来了.“妈的!”女鬼捧着自己的两个耳朵不相信似的又看了看,心想这回又得花一亿冥币买对新耳朵了,同时猜到了刚才自己惨叫为什么没人醒—-那跟老二的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儿科!女鬼马上又得到了一个新教训:搞音乐的女生在睡觉的时候不要惹,否则……你会陪掉你的一对耳朵!


    女鬼铁青着脸,残着一条胳膊,捧着一对耳朵又来到了老二对面的老五的床边.女鬼仔细听了听,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没有老五的,再凑进看了看,老五的睡相很好,没有淌口水,手也没有乱抓,甚至还甜甜的露出了微笑.女鬼一阵狂喜:看来今天的晚餐有希望了,就是她了.女鬼那没有黑眼仁的眼睛突然放大数倍,举起那只剩下的爪子向老五猛扑了过去!可就在这时,老二猛然睁开了眼睛!
    
   “啊!”
  一人一鬼在黑暗中对峙着,女鬼站在老五的床前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懵了.它看着睁大双眼望着它的老五,脑子里飞快的转着:“难道她是个有灵力的人?那我要不要吃它呢?它会不会有攻击力呢?不吃?难道就放弃这大好美餐?”


     其实这想法仅仅只在女鬼的脑子里转了两秒,老五的眼神就变了.只见老五望向它的眼睛变的温柔无比,还略有些……伤感.那眼神瞧的女鬼直发毛.它的爪子不动声色地略张了张,五个奇长的指甲就长了出来.“哼!你想动手了?老娘也不是吃软饭的!”
     忽然老五的嘴皮子动了起来,微微的向它念着什么,女鬼暗叫一声“不好!她开始念咒语了!”便迅速地后退了几步,严加戒备.可是足足过了一刻钟的工夫也没见什么金光白光向它的头顶罩去.女鬼莫名其妙:难道她的咒语失效?女鬼满腹狐疑地向老五凑了过去,趴在老五的枕边想听听老五到底是念的什么咒.这一听非同小可,直听的女鬼泪流满面,肝肠寸断.女鬼立马拍板决定不杀老五了,还决定今后如果哪个人想找老五的麻烦就—–杀无赦!
    看官看了一定觉得很奇怪:这老五乃何方神圣?竟可收服厉鬼,让女鬼当它的马仔?!
    其实老五是在唱歌,声音委婉细腻,荡气回肠,她唱的是:“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
    (哇哈哈哈哈哈!大家听出来了吧!这是最近最火的流行歌曲<东风破>原来女鬼也是杰迷呢!)           

女寝里的鬼

    (那个谁,别打我的头!!-_-!!)
    其实这个女鬼不是什么鬼,它只不过是被老五的歌声勾出心事罢了(什么心事呢?你去问它好了!-_-!)
    女鬼悄悄地从老五枕边直起身,擦了擦鼻涕(由于没有眼泪,只好流鼻涕)还帮老五掖了掖被角,顺带把老五的眼睛抚上—–老五的眼睛太大,睡觉的时候经常无意识地睁开,曾N次在课堂上睁眼睡觉,老师还向全班大吼:“你看看你们,哪有点儿学子的样,你学学人家小谁(指老五),从来都睁大眼睛正正经经听我传道受业!”后来毕业后老师终于知道了真相,那老师直拍大腿:“咋我上学的时候就没学会这招儿呢!”(@#$%^~~~~)
    罗嗦多了,回到寝室.
    女鬼在室内又转了两圈,终于发现下铺这三位奶奶是不用惦记了,于是它开始往上铺上爬.
    它先从老五的铺旁爬上了老四的铺上.女鬼对着老四看了又看,老四是全寝室长的最漂亮的,想当然尔,皮肤也是很好的,身材匀称,五官端正,眉清目秀,柳叶眉,单凤眼,樱桃小口一点点……,恩,女鬼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挺正点的晚餐!女鬼一高兴,没有黑眼仁的眼睛又张大了数倍,伸出长长厉爪,向老四当胸一抓!
    “哇!…..!”
    “哇呀呀呀!…..!”    
  一人一鬼在黑暗中对峙着,女鬼站在老五的床前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懵了.它看着睁大双眼望着它的老五,脑子里飞快的转着:“难道她是个有灵力的人?那我要不要吃它呢?它会不会有攻击力呢?不吃?难道就放弃这大好美餐?”


     其实这想法仅仅只在女鬼的脑子里转了两秒,老五的眼神就变了.只见老五望向它的眼睛变的温柔无比,还略有些……伤感.那眼神瞧的女鬼直发毛.它的爪子不动声色地略张了张,五个奇长的指甲就长了出来.“哼!你想动手了?老娘也不是吃软饭的!”
     忽然老五的嘴皮子动了起来,微微的向它念着什么,女鬼暗叫一声“不好!她开始念咒语了!”便迅速地后退了几步,严加戒备.可是足足过了一刻钟的工夫也没见什么金光白光向它的头顶罩去.女鬼莫名其妙:难道她的咒语失效?女鬼满腹狐疑地向老五凑了过去,趴在老五的枕边想听听老五到底是念的什么咒.这一听非同小可,直听的女鬼泪流满面,肝肠寸断.女鬼立马拍板决定不杀老五了,还决定今后如果哪个人想找老五的麻烦就—–杀无赦!
    看官看了一定觉得很奇怪:这老五乃何方神圣?竟可收服厉鬼,让女鬼当它的马仔?!
    其实老五是在唱歌,声音委婉细腻,荡气回肠,她唱的是:“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


    (哇哈哈哈哈哈!大家听出来了吧!这是最近最火的流行歌曲<东风破>原来女鬼也是杰迷呢!)
    (那个谁,别打我的头!!-_-!!)
    其实这个女鬼不是什么现代鬼,它只不过是被老五的歌声勾出心事罢了(什么心事呢?你去问它好了!-_-!)
    女鬼悄悄地从老五枕边直起身,擦了擦鼻涕(由于没有眼泪,只好流鼻涕)还帮老五掖了掖被角,顺带把老五的眼睛抚上—–老五的眼睛太大,睡觉的时候经常无意识地睁开,曾N次在课堂上睁眼睡觉,老师还向全班大吼:“你看看你们,哪有点儿学子的样,你学学人家小谁(指老五),从来都睁大眼睛正正经经听我传道受业!”后来毕业后老师终于知道了真相,那老师直拍大腿:“咋我上学的时候就没学会这招儿呢!”(@#$%^~~~~)
    罗嗦多了,回到寝室.
    女鬼在室内又转了两圈,终于发现下铺这三位奶奶是不用惦记了,于是它开始往上铺上爬.
    它先从老五的铺旁爬上了老四的铺上.女鬼对着老四看了又看,老四是全寝室长的最漂亮的,想当然尔,皮肤也是很好的,身材匀称,五官端正,眉清目秀,柳叶眉,单凤眼,樱桃小口一点点……,恩,女鬼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挺正点的晚餐!女鬼一高兴,没有黑眼仁的眼睛又张大了数倍,伸出长长厉爪,向老四当胸一抓!
    “哇!…..!”
    “哇呀呀呀!…..!”    
              

女寝里的鬼

  只见老四迷迷糊糊地床上坐起来,惊魂未定睡眼朦胧地四处瞧,只见寝室里黑洞洞的,各位大小姐都在不停地打着呼噜,一片嘈杂.也没有什么异常啊!老四纳闷地拍了拍胸,松了口气,咕噜道:“原来是做梦,我还真以为哪个色狼来偷我的‘戴安芬’了.”于是放心睡去.美丽的脚丫子还尽量往床外伸了伸,以期能比刚才睡的更舒服.
     这女鬼怎知老四最近花高价买了个可爱文胸呢!老四整天为了它神经兮兮的,并为此终于练成了在睡梦中只要有人接近她的床铺一米之遥的人就被她飞踹出去的工夫.寝室的姐妹们为此都不敢靠近老四的床铺,并还为老四的这套工夫起了个名—–“安芬十八腿”!(以她的文胸命名的)老四老以为有外寝的人来偷她的小可爱—-可寝室的姐妹们谁惦记着她的东西啊!码数都不同啦!这个空有美丽躯壳的猪头老四!
    可怜了那女鬼了,刚刚被老四一个精准的“安芬十八腿“踹的胖头肿脸,后心生疼,龇牙咧嘴地在地上躺了老大一会儿—-都没起来.刚才那一声就是它惨叫出来的.等它好不容易站起来……发现它已经站不起来了……
    “呜啊!!!我的腿啊!…..”女鬼凄厉的叫声划破了夜空,别的寝室的人都被惊醒了,可403寝室的……别的不说什么了,这几个猪头!
 
    聪明的看官一定都知道了,女鬼中招之后断了一条腿.哦不,您等等,我看看……(女鬼还在地上流鼻涕,没有站起来的迹象.).
    各位看官,女鬼断了两条腿耶!(你高兴什么,又不是你踹的!-_-!)她这回要再花两亿冥元了.
    这会我们倒霉的女鬼一边在地上用一个爪子爬一边又总结经验:如果美丽的女生买了喜爱的东西千万不要接近她,否则—-你会比接近搞音乐的女生更惨!
    可怜的女鬼现在费力地抬起上身,拖着半截身体,咬着两只耳朵,吸溜着鼻涕,用仅剩的一只爪子扒着地艰难地,一爪一爪地努力地又向老四旁边的铺爬了上去……


     唉!现在混口饭吃多难啊!
  
  只见老四迷迷糊糊地床上坐起来,惊魂未定睡眼朦胧地四处瞧,只见寝室里黑洞洞的,各位大小姐都在不停地打着呼噜,一片嘈杂.也没有什么异常啊!老四纳闷地拍了拍胸,松了口气,咕噜道:“原来是做梦,我还真以为哪个色狼来偷我的‘戴安芬’了.”于是放心睡去.美丽的脚丫子还尽量往床外伸了伸,以期能比刚才睡的更舒服.
     这女鬼怎知老四最近花高价买了个可爱文胸呢!老四整天为了它神经兮兮的,并为此终于练成了在睡梦中只要有人接近她的床铺一米之遥的人就被她飞踹出去的工夫.寝室的姐妹们为此都不敢靠近老四的床铺,并还为老四的这套工夫起了个名—–“安芬十八腿”!(以她的文胸命名的)老四老以为有外寝的人来偷她的小可爱—-可寝室的姐妹们谁惦记着她的东西啊!码数都不同啦!这个空有美丽躯壳的猪头老四!
    可怜了那女鬼了,刚刚被老四一个精准的“安芬十八腿“踹的胖头肿脸,后心生疼,龇牙咧嘴地在地上躺了老大一会儿—-都没起来.刚才那一声就是它惨叫出来的.等它好不容易站起来……发现它已经站不起来了……
    “呜啊!!!我的腿啊!…..”女鬼凄厉的叫声划破了夜空,别的寝室的人都被惊醒了,可403寝室的……别的不说什么了,这几个猪头!
    聪明的看官一定都知道了,女鬼中招之后断了一条腿.哦不,您等等,我看看……(女鬼还在地上流鼻涕,没有站起来的迹象.).


    各位看官,女鬼断了两条腿耶!(你高兴什么,又不是你踹的!-_-!)她这回要再花两亿冥元了.
    这会我们倒霉的女鬼一边在地上用一个爪子爬一边又总结经验:如果美丽的女生买了喜爱的东西千万不要接近她,否则—-你会比接近搞音乐的女生更惨!
    可怜的女鬼现在费力地抬起上身,拖着半截身体,咬着两只耳朵,吸溜着鼻涕,用仅剩的一只爪子扒着地艰难地,一爪一爪地努力地又向老四旁边的铺爬了上去……
     唉!现在混口饭吃多难啊
  
  只见老四迷迷糊糊地床上坐起来,惊魂未定睡眼朦胧地四处瞧,只见寝室里黑洞洞的,各位大小姐都在不停地打着呼噜,一片嘈杂.也没有什么异常啊!老四纳闷地拍了拍胸,松了口气,咕噜道:“原来是做梦,我还真以为哪个色狼来偷我的‘戴安芬’了.”于是放心睡去.美丽的脚丫子还尽量往床外伸了伸,以期能比刚才睡的更舒服.
     这女鬼怎知老四最近花高价买了个可爱文胸呢!老四整天为了它神经兮兮的,并为此终于练成了在睡梦中只要有人接近她的床铺一米之遥的人就被她飞踹出去的工夫.寝室的姐妹们为此都不敢靠近老四的床铺,并还为老四的这套工夫起了个名—–“安芬十八腿”!(以她的文胸命名的)老四老以为有外寝的人来偷她的小可爱—-可寝室的姐妹们谁惦记着她的东西啊!码数都不同啦!这个空有美丽躯壳的猪头老四!
    可怜了那女鬼了,刚刚被老四一个精准的“安芬十八腿“踹的胖头肿脸,后心生疼,龇牙咧嘴地在地上躺了老大一会儿—-都没起来.刚才那一声就是它惨叫出来的.等它好不容易站起来……发现它已经站不起来了……
    “呜啊!!!我的腿啊!…..”女鬼凄厉的叫声划破了夜空,别的寝室的人都被惊醒了,可403寝室的……别的不说什么了,这几个猪头!
    聪明的看官一定都知道了,女鬼中招之后断了一条腿.哦不,您等等,我看看……(女鬼还在地上流鼻涕,没有站起来的迹象.).
    各位看官,女鬼断了两条腿耶!(你高兴什么,又不是你踹的!-_-!)她这回要再花两亿冥元了.            

女寝里的鬼

    这会我们倒霉的女鬼一边在地上用一个爪子爬一边又总结经验:如果美丽的女生买了喜爱的东西千万不要接近她,否则—-你会比接近搞音乐的女生更惨!
    可怜的女鬼现在费力地抬起上身,拖着半截身体,咬着两只耳朵,吸溜着鼻涕,用仅剩的一只爪子扒着地艰难地,一爪一爪地努力地又向老四旁边的铺爬了上去……
     唉!现在混口饭吃多难啊
  等女鬼爬到老六的床铺上时,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女鬼先是伏在老六的床边一动不动地等了等(其实也是它累的动不了),然后才慢慢地接近了老六.老六显然睡相不好,大张着嘴,口水顺着嘴丫子滴滴嗒嗒地落在枕旁,由于感冒,老六的鼻子也在淌鼻水,搞的脸上一塌糊涂,十分恶心.她的手脚是呈大字型打开的,白天打篮球时穿的背心短裤还穿在身上,显然是她太累了,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睡着了.女鬼凑近了人高马大的老六,试探性地向老六的脸上吹了口阴气,老六毫无反映.女鬼又吹了口阴气,还是毫无反映.女鬼心里一阵激动,马上又紧张地吹了口阴气----这回老六动了动,按了按她不通气的大扁鼻子,不耐烦地侧了个身,一边咿唔道:“别闹,旺财!”
    看来她是梦到她们家的狗了.
    女鬼看了这种情况显然很振奋,她快速地贴到了老六的后背上,刚想伸嘴咬,猛然好象又想起了什么,忙从身体里掏出了一只吸管状物品.女鬼阴阴的咧了咧嘴,眼中血红一片,慢慢的把那个管状物插向老六的头颅......
    成功了!快成功了!啊!我今晚的人脑饮料啊!女鬼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高兴的差点儿又摔下去.她颤巍巍地把嘴凑到了那个吸管状物上,一边心想在现代就是方便,以前聂小倩它姥姥多不方便啊!吸食人血还要把嘴贴在人的臭脚丫子上,多不卫生!啧啧!还是“不共戴天吸脑器”好,一秒钟毙命,携带方便,简单卫生,您瞧准了,是“不共戴天”牌!您可别买了假货!


    可惜......它太得意忘形了,“成功”和“快成功”可不是一码事啊!就在它刚刚要吸一口人脑美髓时,它的脑袋已经离了它的身体而在空中划出了一个漂亮的曲线!它的嘴里还叼着那个“不共戴天吸脑器”!
    “左转!右转!我躲!我闪!我扣篮!哈哈哈哈!想偷袭我!下辈子罢!”老六的笑声像一声炸雷一样在空中爆了开来!
    “......”
    它已经哭不出来了,因为它没有东西可哭了.
    女鬼悲愤地看着还在狂笑中的老六,两只眼睛慢慢地扩大,再扩大,渐渐地,女鬼的满脸都是白色的了.女鬼心中充满了愤恨!
    “扑通!”有什么东西从老六的床上掉下来,原来是老六在梦中打败对手后躺下继续流鼻水,一个不小心把女鬼的身体给撞到了地上.只见刚刚被老六“扣篮”的鬼头哀怨地从寝室的一个角落慢慢地滚了过来,在它的身体边上默默地绕了N圈,大概是在遗体告别?


    “呜!呜呜呜!!”
    女鬼的整个头颅都在月光下流出大量的鲜血,这是“破颅大法”!
    “哇呜~~~~~”方圆几百里的狗都叫了起来,看来所有的幽灵都被它招到403室来了!
  D大园外.
     无数幽灵亡魂厉鬼僵尸各俱面相张牙舞爪从四处八方涌来,仿佛受到了什么召唤,迅速地包围了D大学女生寝室.
     女寝403室内.
     那只破了脑壳一边流血一边运功的女鬼显然是已经用尽了它所有的法力,疲惫地半睁半闭着眼睛,形神俱灭的前一刻突然咬碎鬼舌用尽全力大喝一声:“我,我冤哪~~~~~~~~!”(窦娥也不过如此罢!)那贯注了所有怨气的脑壳突然向四周迸裂开来,瞬间把房间染了个张灯结彩——-遍地腥红!
     同时间校外群鬼突然疯了似的向D大学发起了总攻!只见有头的,没头的,有胳膊的,没胳膊的,有腿的,没腿的,流血的,没血可流了的,丑的,俊的(相比其他厉鬼五官还比较健全的),会飘的(怨灵),会爬的(僵尸族),会看热闹的(呃……这些不是鬼,这个群体基本是梦游者~)都一股脑地往寝室楼冲去!
     “哦嗬嗬嗬……”
     “哇呀呀呀……”
     “呼噜呼噜……”
     “吭哧吭哧……”
     “砰!”
 
     这不和谐的声音引来了正冲的不亦乐乎的群鬼诧异目光,原来是一只无头僵尸从六楼上摔下去了.
     一边不知哪具僵尸骂了一句:“妈的,早让你赚钱去买个头来,都拿去赌了!”           

女寝里的鬼

     “扑腾扑腾!!”又有若干鬼从楼上掉了下去!
     突听一只鬼发了声喊,一鬼当先地冲进了403寝室!其他的鬼迅速地跟了上去!
     唉!破颅,破颅,纵拼得法力尽失形神灭,恨不血洗天地报仇冤!
     看来403寝室的几个猪头纵有天大的好运也难逃这百年之劫了!
     当无数鬼挤挤碴碴地在403寝室围着床铺推来挤去时,有几只鬼已经迫不及待地亮出尖牙打算大块哚颐了,哪里还畏惧里面的人有没有灵力(就算有灵力吓都被你们这么多鬼吓死啦!),张嘴就向寝室的众姐妹们咬去!
    “慢!各位仁兄小心有诈!”蓦地一只僵尸从众鬼堆中挤了出来,一边挤到寝室中间一边指了指女鬼破碎后的头颅碎片,顺带还把挤出来的花花绿绿的肠子往身体里塞:“各位可见此女鬼的惨状?若非什么法力高强的在此,她怎舍毁了百年道行来下这个形神俱灭的恶咒呢?” 
    寝室内顿时充满了各种齐齐怪怪的附和声音,那几个差点儿要咬到人的鬼立马把嘴收回来后还不忘检查一下自己的牙:这年头一颗牙比几百斤粮食还贵呀!
    “老鬼,那依你看呢?”一只只剩了一半脸的恶灵问道.
     那僵尸听那恶灵称它为“老鬼”,的颇为受用,不由捋了捋下巴,却不由捋了空,原来是下巴早烂光了.老鬼只好尴尬地咳了两声,道:“这个嘛!人是肯定不能动了,但不杀了它们我们又都会毁了道行—–破颅大法实在是一个太过厉害的大法,所以—–”
     “所以什么?”众鬼齐道.
     老鬼满意地看了看现场鬼众的反应,又故意咳了两声,才道:


  “所以我们今天不吃人,吃人只吃‘羊角疯’!”
     “……”
  “怎么,‘羊角疯’你们都没听说过吗?”老鬼瞧着楞了一屋子的鬼一脸得意地道.
     “……”
     “嘿嘿,也对,你们怎么可能知道呢!这是我僵尸家族千年传下来破此恶咒的唯一办法,都失传了千年啦!难怪你们不知道.”
     老鬼说着还向墙角的几具僵尸瞄了瞄,那几具僵尸明显的颤抖了一下;果然,老鬼开训了:“你们呀!好歹也是几百年的僵尸了,也不好好学习,搞的我们这个族群都快绝迹了!……”(以下省略老师常用字2000余个)
     “唉!所以说啊!现在这些年轻的鬼们!……”老鬼的这番话墙角的那几具“年轻”僵尸显然不是唯一的恐惧者,几乎整屋的鬼们连大气都不敢出了——-而老鬼还在吐沫横飞地大谈新鬼们的素质问题.
     “那个…..”刚才那个半边恶灵冒着“灵命”危险迟疑地打断了老鬼的一言堂,只见老鬼尸脸顿时一黑,整个一屋的鬼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老….老鬼,那我们现在具体怎么做?还请您明示.”半边脸恶灵恭恭敬敬地向老鬼行了个礼,一壁厢在心里咬牙切齿地骂:“妈的!想当初老子从八十多层楼上跳下来就是为了老板的罗嗦,没想到做了鬼还受这老鬼鸟儿气!”不由对老鬼起了杀心.


    不表半边脸对老鬼的杀气,但见那老鬼就仿佛突然记起什么久远的事情一样一拍后脑勺,“啪!”掉下来一块头骨,也没在意,歉意地道:“噢,把这正经事儿忘了!”
     “……”
     屋子里对它起杀心的鬼顿时增添了百分之八十!
     只见那老鬼从破烂的袍子里拿出一个皱巴巴的纸包,嘴里叨念了一句什么,顿时从纸包中飞出一些黑绿色的东西,众鬼仔细一瞧,竟是老鬼身上的尸虫!
     但见那尸虫一个个三寸长,拇指粗,通体黑绿,飞快地把地上女鬼的碎头骨和身体吃了个干干净净,摇身一晃,竟又长了三寸之长!且通体呈碧绿色了.这并不稀奇,稀奇的是尸虫们竟然开始直立起身体,慢慢地晃动起来,且越晃越厉害.
  众鬼都是新生代,哪里见过这场面,一时间都瞧着这奇异的小虫子扭来扭去,只不知道老鬼用意何在.
     “众位,这就是‘羊角疯’!大家看,这些尸虫们的动作是不是像得了‘羊角风’啊!”
     “哦……”
     众鬼恍然大悟,下一秒中,尸虫转眼不见.
     “妈的!这帮小鬼崽子们也不傻啊!都知道吃尸虫解咒了,嘴比我还快!”老鬼心里气哼哼地不忿了两句,表面却还显出欣喜之色,直道:“儒鬼可教也!”
     众鬼有一半把吃下的尸虫吐了出来,不但中了恶咒,毁了道行,还落下了胃溃疡的毛病……(此是后话也).
     话说众鬼解了咒而用不必与高人斗法,老鬼也因其无私的奉献而被众鬼推崇做了方圆几百里鬼的大哥. 于是皆大欢喜,满意而归.
     而403寝的姐妹们呢?就像我事先给你们的答案喽!不但活的好好的,甚而睡眠上佳呢!
     
              

女寝里的鬼

    后记:
    清晨.
    “哇啊!这一觉睡的好沉啊!还做梦去商店买‘戴安芬’,就是人多了点,都围在我那个专柜跟我抢!”老四第一个从床上坐起来,晃了晃细嫩的胳膊,睡眼朦胧地打了个哈欠.
    “恩,我还好啦!昨晚梦到比赛,我一个盖帽儿就把球给灌进篮了,哈哈!”老六一边接话一边兴奋地在床上一窜而起,搞的床一阵晃动,把老大晃醒了.
    “老六,大清早晃什么床呢!”老大不耐烦的声音从被窝里老大不愿意地传出来.
    “没有,那啥,老大,你昨晚梦见啥了?”
    “还能有啥?我整天被食堂那帮人饿的嘴唇子发青,肯定梦见我回家吃新鲜猪腿了.”
    “呦!快看!老大搂着啥呢?”老二眼尖,一个高八度喊了起来.


     大家都望老大那瞧了一眼,然后又对望了一眼.
     “老……老大,你……你咋搂着人骨头睡呢?”老四哆哆嗦嗦地问老大.
     “切,有啥稀奇,肯定是我昨天晚上下课把解剖室里的骨头带出来了,我们学医的经常忘了这事了,没事儿.”老大的声音平常的不能再平常.
     “呕!”突然老大翻身吐了起来,喊了一声:“可我昨天晚上好象把它给啃了,呕!”
     “呕呕!”不只老大一个人吐了.
     “老大,快把它扔出去!”
     老大吐的七荤八素,歪歪扭扭地拿着骨头刚想往外丢,昨晚不在寝室的老三刚好拉门进来了.
     “呀!老大,脸色不好啊!怎么啦?”老三是广东人,说话柔柔的,听的老大脸没那么难看了.
     “没啥,昨天啃了一个人骨头,现在把它扔了.”
     “呕!呕!“老大走出门,身后又是一片吐声.
     “喂,别忙啊!把它留下褒汤吧!很补的!”老大身后传来老三油腻的声音.
     ……
     “哇!”
     一个人从403寝飞了出来,躺在走廊里不动了,后被110救走,听说是严重内伤,据说伤者好象是广东女同学……她也没说什么……就说是给寝室里的人褒个汤……好象说是用解剖室里的人骨头……
    
   “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