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房里的夜半麻将声

家里鬼故事 2022-07-28

新房里的夜半麻将声

    周衡是个装修工,三十多岁还没有结婚。之前,他谈了好几个对象都吹了,原因都是女方嫌他没有婚房。最近,周衡好不容易用多年攒下的积蓄付了首付,在郊区买了套房,并开始装修房子。
    这天晚上,窗外一片漆黑,周衡刷完墙,刚上床睡觉,突然听见对面303的屋里一阵喧哗。这个小区刚开盘,入住率很低。周衡被吵得睡不着觉,便想去瞧个究竟。打开门,声音更清晰了。原来,303在打麻将呢。周衡实在太困了,只好硬着头皮“砰砰砰”敲门。
    很快,一个眉头长黑痣的男人开了门。周衡往里一瞅:嘿!里面烟雾弥漫,三男一女正坐在八仙桌旁打麻将,旁边还有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在玩耍,扎着朝天辫。
    周衡赔着笑脸说:“各位,能不能小点声?我没法睡觉啊!”
    谁知,黑痣撇了撇嘴说:“你睡你的觉,与我何干?我还要看牌,没工夫搭理你!”说罢,“砰”的一声把大门关上了。周衡碰了一鼻子灰,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回到屋里,周衡猛地打了个激灵,心说:不对呀!刚才那个黑痣,后脑勺怎么好像留着一条小辫子呢?衣服也好像是清朝的?转念一想,也许是自己看花眼了。
    接下来的每天夜里,对门都传来嘈杂声,周衡又敲了一次门,却没人来开门。周衡被吵得实在没辙了,就找到了物业的刘经理,对他大倒苦水,并央求道:“求你赶紧去说说吧,我白天干活,半夜不能睡觉,太痛苦了!”


    刘经理诧异地说:“不对呀!303还没人入住呀,你没见窗帘每天都拉得死死的吗?”
    周衡摇了摇头,说:“不可能!白天倒还消停,可每天晚上都有人打麻将,吵死了!”
    刘经理皱着眉,调出了监控,说:“你看!这几个月,303从来没人进出过小区。”
    周衡愣住了,想了想说:“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上回敲门,发……发现里面的人穿着清朝的衣服,不……不会是闹鬼吧?”
    刘经理瞪了他一眼:“你别瞎说!这话要是传出去,房子还卖给谁?这样吧,下次我遇见303的户主赵小姐,就和她说一说。她住在大城市,过一段时间才来一趟。”
    几天后,刘经理突然打来电话:“周先生,303的户主赵小姐来了,你下来一趟!”


    很快,周衡跑了下去,只见赵小姐浓妆艳抹,手里还挎着一个红色的包包。于是,周衡将303半夜打麻将的事说了一下。
    谁知,赵小姐怒道:“胡说八道什么呢?那房子我一直空着,根本没人住!”
    周衡争辩道:“我耳不聋眼不花,看得真真切切。有个男的眉头有黑痣,还穿着清朝衣服。哎呀,跟你眉头上的黑痣长在一个地方!边上还有个两三岁的孩子,头上扎着朝天辫……”
    赵小姐脸色大变,舌头都打结了:“什……什么?眉头黑痣?朝……朝天辫的孩子?”
    周衡说:“你要是不信,就去开门看看,不会是有人占了你的房子,你还蒙在鼓里吧?”
    赵小姐声音颤抖地说:“凭……凭什么我要打开门让你看?我又没做亏心事,真是神经病!”说罢,扭了扭腰肢,转身就走。
    过了一个月,这天傍晚,周衡正在屋子里贴地砖,突然,听见门外有人大喊一声:“我的娘呀……”
    周衡赶紧打开门,只见有个男子疯了一般朝楼下跑去。此时,303的门开了一半,门口还留着一摞工具,有螺丝刀、铁丝……
    周衡明白了:哎呀,这是遭贼了呀!可是,小偷为什么吓得撒腿就跑呢?周衡赶紧打电话通知了物业。很快,刘经理带着几个保安赶来了。之后,周衡跟着他们进了门。顿时,众人大惊失色。       

新房里的夜半麻将声

    原来,客厅里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有一副麻将牌,还有一些冥币。最醒目的是,墙边的桌子上竟然摆着六个牌位,后面还有六个骨灰盒。每个骨灰盒上都贴着主人的遗照,年代久远的是画像。旁边还有贡品和香烛。
    很快,周衡认出了其中一张画像,就是那个眉头长黑痣的男子,果然穿着清朝的衣服,留着小辫子。旁边是那个扎朝天辫的孩子的照片。顿时,周衡吓得瘫倒在地。
    大伙明白了:原来,赵小姐买这套房子是专门用来放骨灰盒的。怪不得,窗帘每天都拉得死死的。她过一段时间来这里,只是为了更换新鲜的贡品和点香烛啊!
    第二天,赵小姐就被叫了过来。刘经理气呼呼地说:“有你这样的业主吗?把墓地搬到了咱小区,阴森森的,以后,谁还敢买这里的房子?”
    赵小姐满不在乎地说:“我就当墓地了,你能怎么着?谁让城里的墓地那么贵,你们的房子卖那么便宜呢?从长远来看,这绝对是桩一劳永逸的买卖。话说回来,哪条法律写着,不能把骨灰盒放在自己的?”
    刘经理被噎得够呛:“你……”
    赵小姐接着说:“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以后我也不用遮遮掩掩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周衡不干了,拉住她喊道:“你不能走!我就住你对门,以后,你……你让我怎么办?”
    赵小姐尖叫道:“关我屁事!快松开,否则,我要喊非礼了!”周衡只好无奈地松了手。
    很快,这个小区闹鬼的事传遍了大街小巷,还有好事者专门跑来,拍下了门牌号,发布到了网上。结果,房主们纷纷要求退款。最惨的是周衡,每次相亲,女方一听说房子就在鬼屋对门,立马抬脚走人。周衡想低价卖掉房子,可根本卖不掉。
    两个月后,赵小姐又抱着一个骨灰盒,和几个壮男一起来到了小区。原来她父亲去世了。
    自从上次,周衡跟赵小姐说起303闹鬼的事,她就再也不敢一个人来这里了。因为,赵小姐心里很清楚,那个穿清朝衣服眉头有黑痣的男人,是她太爷爷;而扎朝天辫的孩子,是她夭折的侄女。看起来,这房子真成了赵家的墓地了。
    像往常一样,赵小姐将牌位和骨灰盒放在桌上,换上新鲜的贡品,开始焚香祭拜。刚拜完,手机突然响了,于是她打开红色的包包,拿出了手机。这时,耳旁传来“吱呀”一声,好像是开门声。


    赵小姐心一紧,朝门外看了看,问:“什么声音?”几个壮男纷纷摇头,表示没听到。
    赵小姐稳了稳神,心想,大门都关着呢,能有谁进来呢?接完电话,她又打开包包,将手机放了进去,然后拉上拉链,带着其他几个人就走了。谁也没发现,赵小姐的包包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当晚,赵小姐回到家,洗了个澡。之后,她打开包包,拿出了化妆品,然后对着涂抹起来。突然,镜子中出现了一张诡异的笑脸,忽隐忽现,正是和她闹过的对门业主周衡。赵小姐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赵小姐安慰自己,一定是幻觉。
    上床后,赵小姐很快进入了梦乡。梦中,面色惨白的周衡双脚离地,飘飘忽忽地来到她床前,冷冷地说:“都怪你,害我有房不能住,又找不到对象。我实在走投无路了,只好跟着你回来,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说罢,身子飘到了床上。
    赵小姐尖叫一声,一下子醒了,不禁暗暗庆幸:“幸亏只是一场梦!”她想拿手机看一下时间,突然,她的手触到了什么东西,转头一看,立马吓得魂飞魄散:她的枕边,赫然躺着面色惨白的周衡,此时,正与她四目相对……
    不久,报纸刊登了一则醒目的新闻:郊区某小区业主周衡,被发现服毒死在自己家里。死亡时间,刚好是赵小姐抱着父亲的骨灰盒放回小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