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魂不散

家里鬼故事 2022-07-29

“音”魂不散

    收“阴”师
    徐哲的女友,林妍,是个收音师。这种工作要四处跑,还要举很长的收音麦。尤其在大风天气,挂着长绒的防风套子,更是累到手软。
    最近林妍接到一个新活儿,给电台做一档叫“聆听城市”的节目,采录大街小巷里的各种声音。她的第一个主题是“城市之夜”。这天晚上,她整理好设备,徐哲已经等在楼下了。他打开车门,说:“新团路,对吧?”
    新团路是这座城市有名的地标,两旁有大叶的梧桐和贵得要死的老洋房。晚上,酒吧林立,人声鼎沸。节目组把它当作第一目标。
    林妍选了一处较高的石台,把长长的收音麦,伸向半空。夜里喧嚣的声音,一层层传进耳朵,有碰杯声,倒酒声,嬉闹声,音乐声……突然,竟冒出一个女人凄厉的尖叫声。
    林妍一瞬愣住了。看着周围,似乎没有人注意到,显然只有她通过收音麦听到了。
    徐哲见她古怪的脸色问:“怎么了?机器坏了?”
    林妍却做了安静的手势,举着麦杆四处游动。突然,女子的尖叫声又传了进来。这一次,还夹杂着男人愤怒的咒骂声。那个男人恶狠狠地喊着:“我叫你离,叫你离,今天我非砍死你!”
    林妍从石台跳下来说:“快,这附近有人在杀人!”


    徐哲被她吓了一跳,说:“什么意思?哪儿杀人了?”
    林妍顾不得解释,只是举着麦克四处寻找,可是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她把录音倒了回去,把耳包架在了徐哲的耳朵上。徐哲听了一会儿,脸上却露出一种怪异的表情。他说:“林妍,这是你刚才录到的?”
    林妍点了点头。
    徐哲拿出他的手机,找出一则发生在三个月前的新闻:昨晚10点,新团路18号发生了一场凶杀案。一名叫佟强的男子用水果刀刺死自己的妻子,但警方在清理现场的时候,死者竟然和凶器不翼而飞……
    三个月前的凶杀案,现在才录到。这也太邪门了吧。
    徐哲在一旁警惕地看着四周,他发现不远的身后,正是新团路18号。
    别墅
    徐哲拿着带子要去报警,可林妍却不同意。这么离谱的事警察会信吗?她可不想惹麻烦。
    但徐哲却不想放弃,从小就喜欢看片的他,自然不会放过。第二天一大早,徐哲就找去了林妍家。他说:“妍,我昨天想了整整一个晚上。你说,这个世界有鬼没有?”


    林妍一听,立刻打断他说:“停停停,你要查,自己查去。别来烦我。”
    徐哲决定自己去新团路18号看看。
    新团路18号,是个有年头的欧式别墅。因为刚刚发生过案件,一直被封着。晚上,徐哲悄悄翻进了围墙,从一扇没有锁牢的窗子,爬了进去。房子里极暗,客厅里的落地座钟,发出咔咔的响声。
    徐哲拿着手电四处照着,明亮的光柱突然在一张照片上停了下来。那是一张很俗气的结婚照,一个30多岁的男人,正挽着他的妻子。显然那个女人至少比他大10岁。
    这个人应该就是佟强吧,可他身边的女人却让徐哲感到万分惊讶。她和林妍长得太像了。就在这时,楼上突然发出“吱呀”的开门声,接着传出一串轻飘飘的脚步。这屋子不是被封了吗?怎么还会有人?
    徐哲连忙躲进了暗处悄悄窥。视,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走了下来。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纤细的腰肢轻轻扭动着。那个女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猛地转回身。黑色的头发,竟诡异地掉了下来。徐哲吓得几乎晕过去。女人的头光秃秃的,脸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只是露出两只眼睛,在黑暗中散着冷异的光。
    他不确定那个女人有没有看见自己,只能一动不动地躲着。忽然,楼上发出重物落地的声响。女人仰头望了望,转身上楼了。
    徐哲这才长出了口气,飞快地离开了别墅。         

“音”魂不散

    不存在的林妍
    徐哲赶回林妍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有林妍家的钥匙,可是进了门却发现林妍不在。他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徐哲打林妍的手机,那熟悉的铃音,却在卧室里响了起来。林妍走了,连电话也没拿。
    徐哲决定去报警。可是房间里没有挣斗的痕迹,失踪又不足48小时,警察听了他的描述,只安抚了几句,根本不予立案。
    从警局出来,徐哲直觉,这应该是一个圈套。如果真是一个圈套,那么一定不会有人白费这样的力气。徐哲决定先从调查林妍着手。其实他和林妍是在相亲的活动中认识的,恋爱只谈了一个月。林妍独居,相处的这段日子,也没有什么来往的朋友。她的电话里只存着一个人的电话号码,就是徐哲。
    这件事的起点,是录节目,徐哲干脆把电话打到电台询问情况。可是电台的负责人却矢口否认,他说不但没有这档节目,甚至根本不认识林妍这个人。
    除了这间屋子,林妍好像压根儿没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徐哲坐在林妍费神地思考,林妍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想起林妍的手机有可以变声的魔音功能。于是转换成女声,接听了电话。对方是个男人,迟疑了一下说:“你是……”
    徐哲学着林妍的口吻,强势地说:“连我是谁你都不知道,还打电话来干什么?”
    男人嘿嘿地笑了,说:“林小姐,你录的东西还在吗?”
    徐哲打着马虎眼说:“是……新团路那个吧。”
    “对对对,没错儿。”
    徐哲一听,有门,连忙继续应对:“那咱们的约定……”


    “还有效,还有效。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钱能封住口吗
    徐哲和电话里的男人约定相见的地点,是个在近郊的森林公园。徐哲早早就到了,拿着放录音的U盘,静静地等着。不一会儿,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胖子现身了。他戴着巨大的口罩和墨镜,好像生怕别人认出他。
    胖子见到徐哲,愣了一下说:“你是……林……”
    徐哲拿出林妍的手机晃了晃说:“变声器。”
    胖子恍然说:“你还挺会保护自己的嘛。我要的东西呢?”
    “钱。”
    “你怎么确保只有这一份。”
    徐哲机敏地说:“我也就是一个小录音师,你都见到我的样子了,还怕我作怪吗?我只是想要点钱,可不想丢了命。”
    胖子犹豫了一下,扔给他一只信封:“算你识趣。拿了钱,最好闭紧你的嘴。”
    徐哲把U盘交给了胖子,低头打开了信封。一股淡淡的香气,从里面溢了出来。他感到一阵头晕,一下栽倒在地上。
    胖子用鼻子哼着说:“傻瓜,钱能封住口吗?”          

“音”魂不散

    第三张面孔
    “哎,醒醒。”
    徐哲感觉有人在打自己的脸。他睁开眼,有亮白的灯光直射下来,刺目。站在他身边的正是树林里的胖子。徐哲说:“我都把录音给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抓我?”
    胖子冷笑说:“因为我不放心。”
    徐哲渐渐适应了光线才发现自己正全身赤裸地躺在一张手术床上,四肢被紧紧绑住。胖子穿着绿色的手术服,手里拿着一把银亮手术刀。徐哲颤声说:“你到底想要怎样?”
    “告诉我,录音从哪里来的。”
    “我自己录的。”
    胖子把锋利的刀刃贴着徐哲的肚皮说:“我割过那么多死人的肚皮,还是第一次割活的呢。”徐哲心里一惊,陡然发觉晃着自己眼睛的,根本不是无影灯。那么他身下躺着的,肯定也不是手术床,而是验尸床!
    突然,灯光全部熄灭了。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漆黑。胖子也有些害怕,哆哆嗦嗦地摸出手机,按亮屏幕。微蓝的光影里,映出的却是三张面孔。


    胖子、徐哲以及那个脸上缠着绷带的女人!
    胖子和徐哲不约而同地发出刺耳的尖叫。胖子腿软地跌倒在地上,手机掉落在一旁。
    女人脸上的纱布开了,惨白的脸上,翻露着十几条可怖的伤口。汩汩涌出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尽管她的脸上布满了伤疤,但徐哲还是认出了她,她就是那个别墅里婚纱照上的女人。那个已经死掉的女人!
    胖子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爬着逃了出去。房间再次陷入了黑暗。徐哲听到房门开关的声音。大概是那个女人也跟着出去了。
    徐哲的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林妍到底是谁呢?这个没亲人,没朋友,没工作的神秘女人,会不会就是那个照片上已经死了的女人?


    突然,房间的门又发出开关的声音,似乎有人又进来了。
    徐哲怕极了。因为有人在缓缓推动验尸床。微弱的光线里,完全看不出是谁。
    他低声问:“谁?”
    可是那人却一声不吭,把床推到墙边停下来。徐哲说:“你到底是谁?”
    那人还是没有出声,不过却帮他解开了束住手腿的皮带。徐哲终于松了口气,原来是帮自己的。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就被猛地推进了一个巨大的水池。
    池子里的液体又黏又滑,带着刺鼻的味道。徐哲的手脚被绑得麻木了,使不上力气。他只能在池子里奋力挣扎着。忽然他在混乱中触到了一只手。他死死地抓住,用力一拉。可是他的身体,并没有因此而浮上来,而是把一个人直拉到身旁。
    不!那不是人,而是一具尸体!
    徐哲顿时明白自己身在何处了。那是注满福尔马林的尸池!他慌了,拼命地向池边挣扎。可那具尸体的手,却紧缩了,死死扣住了他的手指,他在混浊的波光中,依稀看出那个抓住他手的尸体,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满脸刀疤的女人!          

“音”魂不散

    几十个男人选中你
    徐哲觉得自己真的完了,恐怖与绝望让他失去了最后意识。可就在这时,有人猛地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拖出了尸池。
    房间的灯光已经大亮了,他躺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池子里的尸体也被带了出来,就横在他的旁边。他还看见胖子,头上有血迹溢出来,大概是被击晕了,而那个白衣女人,正直直地看着他。
    徐哲说:“你……到底是谁?”
    白衣女人慢慢地撕掉了假发和脸上的“伤疤”。
    徐哲脱口叫了出来:“林妍!”
    他又指着身旁的尸体说:“那她又是谁?”
    “我妈妈。”
    原来林妍的母亲,就是佟强的老婆,但佟强不是林妍的父亲。林妍的父亲早逝,却留下了大笔遗产。佟强故意接近她母亲,并求婚成功,预谋侵占财产。然而三个月前,林妍的母亲发现他瞒着自己一直在外花天酒地。她要离婚,佟强自然不肯。争执中,佟强失手杀死了她。等佟强清醒过来的时候,邻居已经报警了。情急之下,佟强只好花重金收买了验尸官──胖子。让他谎称尸体和凶器失踪了。一个没有尸体和凶器的谋杀案,是无法定罪的。


    而林妍一直在国外读书。等她得到消息回来,已经是一个月后了,她详细分析了一下案情,推断只有胖子才能得手。办案警员不去细察,多半怕担上渎职的名头,或是被收买了,所以她只好自己想办法,来找母亲失踪的尸体。林妍先制作了假录音寄给胖子,让他上钩。然后用相亲的办法在几十个男人中,选定了徐哲。因为只有徐哲这种爱侦探的性格,才会一路追查到底。所以林妍故意设置了许多谜团引徐哲跟进。她好在暗中观察,找出胖子藏尸的地点。


    徐哲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说:“你行啊,找你妈妈的办法,就是让胖子再杀一次人,跟着他藏尸就发现了是吗?”
    林妍把母亲干瘦的遗体抱上床,轻轻包裹起来,才说:“我不是在关键时刻来救你了吗?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徐哲没好气地说:“再晚一秒我就被开膛破肚了,还不能抱怨吗?”
    林妍却反问他说:“你知道,我见了几十个男人为什么选中你吗?”
    “因为我傻。”
    林妍摇了摇头说:“不,因为你正直,善良,勇敢。做完这件事,我才会心甘情愿地报答你。”
    “你要怎么报答啊?”
    林妍白了他一眼说:“还真够傻的,以身相许呗。”
    屋外已经响起刺耳的警笛声,徐哲抖了抖身上的福尔马林,开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