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灼灵

烈日灼灵

    烧死鬼     楼小峰站在太阳底下,如芒在背。他总觉得自己的影子里藏着一双眼睛,每天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今……

刻个字吧!

刻个字吧!

    胖子拿着小刀十分认真的在课桌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同桌用胳膊撞了他一下“老师不让在桌子上乱刻。”     胖子嘿嘿一笑……

死灵缠梦

死灵缠梦

    初见     李础写完了最后一道题,放下笔,揉了揉脖子。抬起头,果然,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看了看手表。10:30。他急忙收拾了桌子……

借你双脚

借你双脚

    晚自习最后一节课,里充满了同学们的聊天儿和大笑声。     人群中,有两个人始终低着头,一个叫王海斌,一个叫梅青。叫王海斌的男……

我的存在

我的存在

    晚上,闰晓蓓独自走在回楼的路上。路灯昏暗,冷风不停地吹,路旁的小草不停拂过她的脚踝。     她心里突然有些发毛,自己明明是在……

真情告白

真情告白

    我坐在教学楼前的长椅上,非常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眼睛看着满天星星,耳朵听着背后水池里的鱼游动的声音,这让我感到异常惬意和放松。  &nb……

染发契约

染发契约

    今年是谭羽菲大学的第一年,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并没有让她的心情有什么不同,相对于其它同学的新奇与兴奋,谭羽菲显得有些格格不入—&mdash……

怨气充

怨气充

  倒霉不倒翁 月色下,后山,两个人正低声争执着。 “八百块钱你就给我这个?”刘蜜愤怒地看着眼前戴着鸭舌帽的男人。 鸭舌帽男冷哼道:“货真价……

诡地

诡地

    晚自习下课后,同学们接二连三地离开了。     孟蟠飞还在打盹儿,迷迷糊糊中,忽然听到有粉笔划过黑板刺耳的“吱吱”声……

恶梦

恶梦

    老师已经在讲台上准备就绪,同学也是陆续全部到了。齐珂与室友坐在中间座位的第三排。正当上课铃响时,一位穿着白色裙子的女生走了进来,齐珂看着……